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风起(十八)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风起(十八)

过去十九年的人生,对于徐乐而言,是无忧无虑的。

徐敢打理好一切,将他安全的置于自己的羽翼之下。这位老人,哪怕已经过了他最巅峰的岁月。仍然是是一个不可轻侮的人物。

老人扫平了桑干河谷的马匪盗贼,开辟了徐家闾。在草原上建立了人脉,还曾经试图聚合九姓联盟反抗突厥人,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势力。

徐敢将自己剩下生命,全部投入保护自己的孙子成长,尽可能的为自己孙子留下一些什么当中。

可是命运始终在刁难这位老人。

聚合九姓联盟,最终还是失败了。当初在草原上举起反抗突厥大旗的几位老友。罗敦颓废,乌头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突厥。而徐乐黯然回返徐家闾,这一场失败的战事,将徐敢最后的精气神都消耗了干净。

他只能用最后一点气力,继续保护徐乐,直到中风倒下。

而就在徐敢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力的岁月当中,徐乐长大成人了。

自己少年英俊,自己实力过人,甚至还称得上聪慧。

徐乐有着太多雄心壮志,徐乐以为这个天下都会被自己震动。虽然徐乐温和的接受爷爷的安排,老老实实的呆在神武县中。但徐乐未尝没有腹诽,爷爷也太过小心,未免有些耽误了自己成为这个天下最为耀眼的英雄人物的进程。

虽然徐乐从来不说,但是在心里,已经以为是自己来保护爷爷了,该自己来完成爷爷那些未了的心愿了。

所以一旦出神武,徐乐战苑君玮,斗恒安鹰扬兵,几次冲千余越部大营。锐气十足,张扬万分。就是想回来对爷爷证明,自己已经不需要他的保护,自己已经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可当今夜,呼啸的山风之中,看着爷爷靠在山石之上,那支羽箭还插在爷爷的胸口。

徐乐宁愿回到从前,回到爷爷的羽翼之下,再不踏出神武县一步,再不去做危险的事情,再不想证明自己。

只要能回到从前。

庄客们次第回返,终于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呆在当场,击败马邑越骑精锐的喜悦,在一瞬间就全然烟消云散。

韩小六惊呼一声,已经冲到徐敢面前,双膝跪地,泪如泉涌。

“太公,是咱没护住你!”

而徐乐就呆呆的站着,已经不知道做什么才好了。

徐敢却神sè宁定,摸了摸韩小六的头发:“这不怪你,战场之上,谁生谁死看命。你还得好好打熬筋骨,光靠一点射术,可成不了英雄人物。”

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什么,徐敢嘴里污血也不大溢出了,说话也不再断断续续。稍稍安抚了韩小六一下,就对着自己呆呆站在那里的孙子喝道:“还愣着做什么?马邑越骑不会离开,还要和他们斗一场,才能脱身!不过死个人而已,就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我没你这个孙子!”

徐乐终于身体一动,静静转头,看着山下火光。

一种几乎要渗入每个人骨髓中的杀气冲天而起,让在场每个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徐乐轻轻开口:“我就怕他们走了。”

徐敢拍拍身边:“那坐下来,一百余骑马邑越骑,不是那么容易收拾的,我们徐家的骑军战法,也该教给你了!”

~~~~~~~~~~~~~~~~~~~~~~~~~~~~~~~~~~~~~~~~~~~~~~~~~~~~~~~~~~~~~~

停兵山下,篝火之侧。

上百马邑越骑已经集结过来,除了在各个路口留下一点监视人马,其余人等,全都来到这里,等候石朝志的下一步号令。

连陈凤坡几人都在其中。

陈凤坡偷眼看着石朝志几人,内心全是震惊。

二十余名马邑越骑军官摸上去,只剩下四五人回来,还浑身是血。

徐家闾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强横的实力了?恍惚之间,陈凤坡这才想起,十几年前徐敢扫平桑干河谷马匪盗贼的威名。

陈凤坡身边那些本地鹰扬兵,互相面面相觑。跟着这些善阳来的家伙,去对付本乡本土的英雄人物,实在让人心里极度不不是滋味。

可现在还能怎么样?只怕稍稍露出一点幸灾乐祸的样子,那明显已经愤怒到了极处的石朝志,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所有人都干掉!

石朝志浑身颤抖,双眼血红。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不仅仅是愤怒,还有害怕。

暗夜之中,火光映照之下,徐乐一人扫掉一半马邑越骑军官的身影,似乎现在还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如此人物,怪不得刘武周要竭力招揽,怪不得王太守调了他们整整一营越骑前来剿洗他所在的村闾!

将近二十名队正火长葬送也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没有说得过去的功绩,自己绝不可能脱罪!

只有在这里将那位不知道怎么突然杀回来的乐郎君擒获,交到王仁恭面前,这件事情才交代得过去!

可一旦想及徐乐,石朝志就控制不住自己浑身上下微微的颤抖!

直到他扫视聚集在身边的马邑越骑,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些心情。

近两百骑甲士,装备完全,战技精熟,更有战阵经验。纵然那位什么乐郎君武力过人,但真正军阵之中,拉开来打,他无论如何不会是这些精锐甲骑的对手!

石朝志咬牙,对陈凤坡道:“我调一火兵给你,去神武县调拨粮秣辎重前来,我们就在这里扎下,围死徐家闾的人!”

陈凤坡毫不犹豫大声应是,只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早就和你说围在这里也罢,山上没水没食,徐家闾人能撑住多久?饿垮了上去功劳就捡到手了。非要摸上山去夜袭,死伤一大半退下来,这不是自家作死吗?

一名马邑越骑忍不住发问:“将主,要请援兵么?”

石朝志咬牙狠狠道:“我们还有脸求援么?我们是马邑越骑!”

石朝志红着眼睛扫视身边越骑甲士,冷冷道:“大家都知道太守治军如何,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那乐郎君现在就在山上,只有擒获了他,才能对太守有所交代!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徐家闾的人不死光,我们就在这里耗下去!”

一众马邑越骑沉默一下,拱手领命:“诺!”

石朝志又大声道:“我也不会亏待诸位弟兄,办好这件差使,这桑干河谷中所有村闾,随你们去剿洗,闹到善阳,我全都担着!”

几名本地鹰扬兵猛然抬头,就看见身边马邑越骑握住了腰间佩刀刀柄,冷冷的看着他们。这些本地鹰扬兵都低下头来,再不敢多说什么。

而陈凤坡始终就未曾抬头,满脸都是苦笑。

夜袭一仗,把这些马邑越骑都逼疯了。若是真让他们剿洗了桑干河谷的村闾,自己还怎么在神武县中做人?

陈凤坡悄然向停兵山上望去,忍不住就在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徐家闾的这些人,但愿本事再大一些,干脆将这些马邑越骑消灭干净了也罢!

随即陈凤坡苦笑得更厉害了。

近两百骑甲骑,真正拉开阵势打,徐家闾这些庄客如何能是对手?所谓甲骑,就是这个时代最强的武力!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风起(十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