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天武台(三)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天武台(三)

陈海的这具魔躯,看似跟普通的青鳞杂魔没有什么区别,却是神殿炼制的七具神卫傀儡之一。

一方面是陈海受到空间风暴的摧残,另一方面是左耳有意为之,以便陈海能瞒过姜寅这真君级数人物的探察,所以陈海被姜雨薇捕获时,伤势才重得可怜,但经过大半年的休养,特别是在血炼场里,吸噬大量魔物的血肉精华,陈海脏腑及经脉间的伤势差不多都已痊愈,还冲开六条灵脉,这具神卫魔躯分身的真正潜力也逐渐发挥出来,紫鳞魔此时的震惊,实在不足为奇。

而陈海已经掌握风雷真意的第二重境界,要不是他在泉台谷不敢暴露太多,甚至还能引雷电之力,继续淬练这具魔躯。

当然,陈海要是将风雷真意、碎裂真意融入战戟之中,也能与眼前这头实力强得可怕的紫鳞魔抗衡,但他所参悟的风雷真意,即便在星衡域都是极为难修的第四品道之真意,何况他还修炼到第二重境界。

而他所参悟的碎裂真意,虽然在星衡域属于第六品真意,要比风雷真意志差两个层次,也还没有修炼到第二重境界,但却隐然有往更高层次真意蜕变的迹象,陈海也不敢在泉台谷轻易展现出来。

掌握道之真意,是修炼道丹、元神的基础,所以在泉台谷,不管是役魔还是妖兽,掌握道之真意,并不为奇,也不会特别引起万仙山高层的关注,但中三品往上的道之真意,就难得了。

要是有弟子能直接掌握第四品的道之真意,还修炼到第二重境界,不管出身多少低微,都极可能被太上长老级的真君收入门下,从而直接成为某一脉的真传弟子。

陈海都还没有将万仙山高层的情况摸清楚,哪里直接张扬无比的将多种真意融入战戟之中施展出来?特别是风雷真意融入战戟之中,就引发种种雷霆异相,根本不可能瞒过他人的眼睛。

紫鳞魔的实力还是太强,陈海不敢轻易将逆潮第十二斩施出,怕他自己先扛不住反噬,只能凭借着风雷幻踪步,勉强与紫鳞魔缠斗,暗中思量接下来应该怎么打。

此时虽然紫鳞魔还占据明显的上风,陈海浑身浴血,表明此时的恶斗虽然还能勉强支持,但也快超过他身体所承受的极限了。

只是恶斗持续的时间超过吴承悦之前的想象,特别是场中的陈海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看似浑身浴血,只是承受不住对斩暴发的冲击所致,却还没有实实在在的受紫鳞魔重创,这种情形也令吴承悦高兴起来,担心紫鳞魔稍有疏忽,也未必没有败的可能。

当初他在血练场之中见到陈海的威势之后,仗着自己的宠爱,趁着父亲闭关潜修,将父亲降服的这头紫鳞魔带入泉台谷道宫逞威风,倘若今天有个三长两短,回事怕是就没有那么容易交待了。

正在此时,吴承悦听得陈海在天武台上大吼一声:“破坚!”抬头就见陈海一双密布乌青sè坚鳞的巨臂剧烈抖动,瞬时间斩出十数道残影,往紫鳞魔当面攻去。

听着周遭围观弟子的吸气力,想必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陈海此时还有如此强的反攻之力。

陈海也是意识到,紫鳞魔阵脚守得极稳,毫不冒进,有大将之风,继续缠斗下去,对他来说还是不利,便尝试以更快、更密集的攻势,去破开他的防守。

十数道重斩,密不容间的从各个角度斩来,紫鳞魔也确切疲于应对,眨眼间,紫鳞魔中门就露出空当,陈海冷哼一声,催动气血精气,破月戟再度凝聚丈余戟芒,仿佛一道银sè闪电,重重地朝紫鳞魔胸口斩去。

此时那紫鳞魔暗道一声:“终于等到了!”紧接着发出一阵震天般的咆哮,魔音贯脑,陈海竟然宛如被巨锤击中一般,陈海一向坚守的灵台骤然一滞,恍惚间看到那紫鳞魔身形极速的闪过戟芒的斩击,小磨盘似的铁拳就他的头颅狠狠砸来。

陈海虽然被紫鳞魔魔音贯脑般的巨吼冲击得心神失守,但是战斗本能还在,浑身的鳞甲感受到巨拳带起的冲击波般的劲风,身形受劲风一激,千钧一发之际,仿佛一片弱不经风的柳叶,激飞出去,身子直接弹到法阵在天武台外围所形成的灵罩上,大吐一口猩红热血,才没有直接闭过气去。

陈海滑落到天武台的边缘,默默运起九元归神真解,恢复心神清明,猜到紫鳞魔应该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在身法上的弱处,所以一直被动防守,等着他这边丧失警惕,再给予自己一记出其不意的重击。

若非他最初在血云荒地之中和无数罗刹血魔厮杀,早将战斗本能烙印到神魂深处,怕是刚才就已经让那巨拳打的粉身碎骨了。

饶是如此,仅仅是被紫鳞魔这一拳余势扫中,陈海此时犹觉得四肢骸骨要散开架,张口喷出的猩红热血,有细碎的肉块,说明他有相当一部分的器脏被刚才一击震碎了。

好在紫鳞魔轰出那一拳不是没有代价,胸口在急剧的喘息,可见那一拳的反噬也绝对不会轻,要不然紫鳞魔接着狂攻过来,他定然扛不住下一拳。

即便如此,陈海也知道他的情况,要比紫鳞魔更糟糕。

“快吞药!快将那枚九芝秘元丹服了!”吴承悦这一刻在天武台外大叫起来,他也看出陈海五脏六腑受了重创,只要紫鳞魔抢先一刻缓过劲来,就能将姜家姐妹这头令人憎恨的杂魔彻底杀死在天武台上。

他这时候也暗暗得意起来,亏得刚才暗中一枚九芝秘元丹塞到紫鳞魔的手里以防万一。

姜泽、姜璇他们闻声sè变,九芝秘元丹是以九叶血芝为主药,所炼制一种能在短时间冶逾伤势、摧发肉身潜力的一种灵药,道丹、道胎境强者通常都会备用一两枚,以便恶战时保命。

而对役魔或肉身强悍的妖兽,九芝秘元丹更是堪称圣药了。

紫鳞魔此时服用九芝秘元丹,不仅短时间内能完全不受到反噬伤势的影响,战力还能再激增两三成,陈海还怎么有可能抵挡?

看到紫鳞魔将一枚血红sè的丹丸咽入口中,陈海也顿时感到生死之关就在眼前,他顿时从怀里掏出一枚灵丹也咽入口中。

当然,陈海这么做只是虚张声势,他怀里怎么可能会有比九芝秘元丹更高级的灵丹仙药?

陈海是没有比九芝秘元丹更强的灵丹仙药,但他身体里有一缕比九芝秘元丹强出不知道多少倍的真龙涎息,虽然仅仅是微弱一缕,但药效之强,绝不会在九芝秘元丹之下。

陈海往前跨出两步,以秘形摧动真龙涎息在百骸经脉间流转起来,瞬息化为烈焰般的热流,滋养着受震创的经脉、脏腑。

真龙涎息是能从根本上改变肉体根骨的逆天之物,哪怕是仅仅微弱一缕,陈海短时间内还无法完全炼化,但已足以让他的伤势,比紫鳞魔更快的改观过来,拿起来破月戟,便朝紫鳞魔抢攻过去。

陈海以狂风骤雨般的攻势缠住紫鳞魔,同时以狂风骤雨的攻势,摧动这一缕真龙涎息在体内不断的流转,融入百骸经脉之中,他都能感觉之前所开辟的几条灵脉,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坚韧起来。

很快陈海就感受不到真龙涎息的存在,陈海知道,应该是被自己强悍的肉体彻底炼化、吸收掉了。此时的他浑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令之不吐不快,一丝明悟渐渐出现在陈海心头。

为防止他人看出蹊跷,不能将风雷真意、碎裂真意,融入战戟,但将碎裂真意融入拳锋、拳印之中,直接攻入紫鳞魔的体内,看他能不能承受……

想到这里,陈海便单手持戟,左拳、右戟,朝紫鳞魔狂攻过去。

紫鳞魔要炼化九芝秘元丹的药力,还是需要时间,谁都没有想到陈海手里更强的“灵丹”,竟然在三五个呼吸之间,就恢复鼎盛战力——姜璇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姐姐暗中给陈海什么灵丹了,这一刻却高兴得要尖叫起来。

紫鳞魔此时顿处劣势,被动防守起来,更多只是去招架锋利无比的破月戟,却接连生受陈海几拳,庞然魔躯被打得蹬蹬后退不说,每受一拳,就被打得血肉翻飞。

只是紫鳞魔太强悍了,也可能是九芝秘元丹太强悍了,开始发挥作用了,即便是连受陈海十数拳,紫鳞魔也没有丧失战力。

说来也奇怪,十数拳之后,紫鳞魔开始更加严密的守护胸颈以下的部位,反而更为要害的狰狞头颅露出更多的空当来。

怎么回事?

陈海近距离看紫鳞魔血sè魔瞳里流露奇异的光芒,似乎鼓励自己朝他的头颅再狠狠的来几下:怎么回事,眼前这头紫鳞魔是受虐狂,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陈海也不管那么,挥动破月戟,便戟紫鳞魔斩去,紫鳞魔持戟封挡过来,反击明显弱了,似乎更喜欢陈海挥动铁拳,朝他的头颅再来几下?

这神经病!

陈海一拳便戟紫鳞魔的太阳穴轰去,但紫鳞魔身形微微一移,以眉心祖窍迎过来。

“……”陈海这时候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紫鳞魔竟然是想借助他拳锋所蕴藏的碎裂真意,去化解吴承悦在他眉心祖窍所种下的神魂禁制!

陈海他都没有想到碎裂真意,还有这种妙用。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天武台(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