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天武台(四)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天武台(四)

当日陈海在被扰乱的天域通道之中,承受着狂暴空间风暴的蹂躏,神魂及肉身差一点被碾为虚无,虽说这令他吃尽苦头,但也恰如左耳所说,他之前所掌握的碎裂真意,每每回想空间风暴撕裂肉身、神魂时那极致的、将从逼至生死的种种感受,便会有一些新的体悟。

这些新的体悟,没有让他对碎裂真意的参悟进入更高的境界,反而有往全新真意蜕变的迹象。

道之真意,分为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多种低级真意参悟到一定境界,融会贯通,实是掌握更高层次境界的主要途径,但在单一真意的基础上,直接往更高真意蜕变,陈海见识随浅,但也知道这是极其罕见之事。

新的真意,陈海都不能算已经掌握其雏形,所以也很难将胸臆间那玄之又玄的感受描述清楚,却没有想到有破解他人神魂禁制的妙用。

陈海事到临头,自然退缩不得,重重的一拳轰向紫鳞魔的眉心祖窍,将它砸的“噔噔噔”向后退上百米才止住身形。

天武台周围又是一片叫好之声,然而那紫鳞魔重重地甩了甩头,又悍然跳起,仰天咆哮一声,向陈海冲了过去。

这一刻吴承悦煎熬无比,他万万料想不到,姜家姐妹收服的这头杂魔竟然如此厉害,不仅跟堪称魔物中王族的紫鳞魔相抗衡那么久,而且在最后居然还将局面反转了过来——他也没有想到姜家姐妹,竟然将比九芝秘元丹更珍贵的灵丹,赐给这头杂魔。

陈海是看吴承悦极端不爽,心想着他只要帮紫鳞魔解开神魂禁制,紫鳞魔找到机会,定会出手杀了吴承悦再逃走,但陈海心里知道这么一头紫鳞魔往外逃窜,除非天位境真君直接出马,要不然万仙山以北,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会丧命紫鳞魔的魔爪之下。

陈海是人非魔,当然不可能因为看吴承悦不爽,就放纵紫鳞魔成祸;再说了,他不希望自己更多的秘密有可能泄漏出去,心想还是在天武台杀了这头紫鳞魔更好一些。

想到这里,陈海收住拳锋,双手持破月戟,趁着紫鳞魔重创,以更加疯狂的攻势,朝它攻过去。

“不管你是玄yīn谷还是轮回殿的魔将,你这么低的修为,既然都已经快掌握大破灭魔意,那体内极可能有大破灭魔神的荒古血脉。只要我能逃回去,必会助你逃离万仙山!”紫鳞魔突然将一道魔念直接传递过来。

既然紫鳞魔能以魔念传音,可见他在眉心祖窍被人所种的神魂禁制已经松动不少,要不然吴承悦不可能没有一丝的觉察。

陈海这一刻内心极度震惊,玄yīn谷、轮回殿、破灭魔意、大破灭魔神,信息量还真够多啊——碎裂真意蜕变后,就是大破灭魔意或者说大破灭真意吗?

陈海虽然不知道大破灭魔意是什么东西,这时候也知道相当了不得了,在他想着加把紧将这头紫鳞魔干掉之时,脑子里突然闯入一个念头,心想万一他在万仙山没能有所作为,岂非可以通过紫鳞魔,真正的毫无破绽的潜入罗刹魔族之中,搞清楚玄yīn谷、轮回殿,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存在,破坏魔族对血云荒地的增援计划?

陈海想是这么想,但他还无法辩认紫鳞魔所说是真是假,高等魔族的聪慧,可真是一点都不比人族中的杰出者稍差,谁知道紫鳞魔是不是在诓骗。

“内舍于心,外在于脉,心脏勃发,灼燃,气主热……”

似乎意识到陈海戟刃所凝聚的杀意不减,紫鳞魔随即又将一段真诀通过魔念传入陈海的脑海之中。陈海没想到稍一犹豫,竟然会有这种收获,那他就更不着急了。

“这是我轮回殿截天魔爪的第一式,我在轮回殿也只得授这一式截天魔指——你参悟后将大破灭魔意融入其中,威力倍赠,快助我解除神魂禁制……”紫鳞魔传音道,他虽是魔族,倒也知道给出足够的报酬,才能让陈海出工又出力。

陈海注意到已有道胎境的强者在关注天武台这边,怕继续演戏下去会露出破绽,趁着紫鳞魔被他打得真假难辨的狼狈不堪之际,握紧铁锤般的巨拳,砰砰砰朝紫鳞魔的头颅轰去。

听着咔嚓嚓的异响,吴承悦知道紫鳞魔那坚硬得能跟黑砂金媲美的颅骨,已经被陈海的重拳轰裂,急得跳出来大叫:“认输,我认输!”他生怕晚一刻认负,紫鳞魔就被陈海残暴的杀死,那他以后回去怎么面对出关的父亲?

“砰”紫鳞魔朝后一头跌倒,激起漫天烟尘。

陈海将破月戟扛在肩头,魔爪搭在战戟上,血红sè的魔瞳扫过台下震惊得都快掉下巴的围观者,心想这些龟孙子,大概没有想到两头魔物对殴会这么精彩吧,没有收他们的门票,真是可惜了。

姜璇、姜泽、周桐以及其他闻讯赶过来围观的北陵谷少年弟子们,都欢呼起来,向陈海跑去。

虽说人魔两族是死仇,但北陵谷少年弟子在血炼场都受陈海的恩怨,再说陈海此时是姜家的家魔,为人族所用,这一刻自然也被诸少年视为自己人,至少比吴承悦这些家伙更自己人。

吴承悦脸sè铁青,没想到紫鳞魔竟然会败下阵来。

看着人事不省的紫鳞魔,他甚至都向转身一走了之,但是吴承悦虽然气愤,还不至于丧失理智,紫鳞魔在天武台上所暴发出来的实力,绝对与人族道丹境强者有得一拼,要不是舍不得损掉这头紫鳞魔,他何苦屈辱认负?

正在这时,姜璇等人簇拥着陈海走了过来,姜璇骄傲地仰着秀气的小脑袋,冲着吴承悦一伸手道:“愿赌服输!”

有文执事作见证人,吴承悦自然没脸抵赖,只得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忍痛将身上的唯一地阶法宝苍雷玉佩解下来扔给姜璇,又如数将那件魔战甲所需的钱款,折抵五百宗门功绩,当场就交割给文执事。

吴承悦抬头看到陈海将紫鳞魔那件玄阶上品的战戟,当成战利品紧紧抓在手上,他有心想要回来,却一时又丢不起那人,满脸严霜地吩咐扈从,将伤重未醒的紫鳞魔抬回去,自己则祭出一柄灵剑,头也不回的踏入往北飞去。

“姜魔兄,我看你天生神力,这杆破月戟对你而言,而是稍轻了一些,”文执事请姜璇他们去震火堂取走那件魔战甲,心思却还在陈海的身上,说道,“姜魔兄要是信得过文某,可将你手里两杆战戟交给震火堂,管保两个月后,还你一杆强化后的破月戟!”

文执事也能从陈海的魔瞳里看出他才开辟六条灵脉,就算如此,以强悍的肉身、魔功武道,就已经拥有人族道丹境中后期武修强者的实力了,要是继续修行人族的玄功绝学,等修成魔丹、魔胎后,会不会天位境下再无敌手,成为准备天位境的存在?

当前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突破天位境太难了,也因此,任何一个准天位境的存在,都是大族乃至万仙山不可忽视的力量。

文执事倒未觉得姜家姐妹有什么了不起,但这一刻,他至少认为眼前这青鳞魔比姜家姐妹,有更大的机会成为准天位境的存在。

文执事心想着,却不知道姜家姐妹,舍不舍得忍痛割爱,将这头青鳞魔让出来,至少在他看来,他家主人更有资格拥有这头青鳞魔,也有更多的资源,能让这种青鳞魔更快的成长起来。

陈海却不管文执事在想什么,有这件的好事自然不会拒绝,待到了震火堂,就直接将两杆战戟往柜台上一扔,显示他对文执事的充分信任或者说是魔族的脑直。

除了那件魔战甲,文执事还额外赠送了一些伤药给陈海,这一战也算是收获甚丰。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天武台(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