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风起(十九)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风起(十九)

火光燃动,照亮了停兵山。

数十名庄客,持刀负弓,警戒四下。

这些老实巴交的徐家闾庄客,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逃亡,经历了一场夜间突如其来的厮杀,经历了一场被逼到绝境的爆发。

虽然有十余人死伤,剩下人身上也都有血迹创痕,但仿佛已然脱胎换骨一般,在夜sè中一个个身形站得笔直,只是注视着山下燃动的火光。

只是眼神当中,再没了畏惧。

有些庄客还在不住回头,看着山凹里的景象。

徐乐正坐在徐乐身边,神情专注,听着负重创的老人,在一直说一直说。

时间如水一般流过,眼看就快要到了天明。

但徐敢却觉得自己还没有说够,他还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告诉自己孙子!

他要告诉徐乐,徐家先祖当年在坞壁自守,曾经直面过鲜卑人建立的无敌铁骑,学会了慕容家绝代双骄所创立的骑兵作战技艺。

他要告诉徐乐,一旦上了战场,除了寻常兵法之外,有哪些需要注意,有哪些需要警惕,有哪些小手段可以动用。

他要告诉徐乐,虽然眼见就是乱世到来,武力将会是未来数十年的凭籍,但是单凭武力,是绝对走不到最后。

他要告诉徐乐,世家虽然是一个个恐怖的庞然大物,这些世家,主导了过去几百年的乱世,又将强大的大隋彻底拖入了分裂动荡之中,马上这些世家就要趴在大隋留下的尸体上贪婪的吮吸血肉。

但这个世家掌握着这个世界一切的制度,终究是已经走到了末路。

因为全天下都再不想回到那几百年的血腥战乱当中,新的时代就在眼前。

虽然其间会经历太多血腥,太多艰难,但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去做世家的鹰犬。

徐敢靠在石上,一直一直的说。夜风中他白发飘拂,脸颊上却泛起了红晕。仿佛不再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胸口处也没有那支致命的箭矢。只是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将自己一身的经验和智慧,都传授给徐乐。

夜再长,也有尽头。更何况对于徐敢而言,这夜实在是太过短暂…………

天边已经透出了蒙蒙的亮sè,徐敢终于停下了述说,满是慈祥的看着跪坐在自己身边的徐乐。

自己孙子,实在是个很英俊的少年。

目若朗星,鼻若悬胆,双眉斜飞,跪坐在那里,腰背笔直如剑。

可阿乐也实在太过年轻了,性格也太锋锐了,而他将要面对的,是即将到来的乱世,是越加疯狂的那些世家!

可自己再也不能保护他了。

想到这里,徐敢忍不住就是自失的一笑。自己一生,又保护住谁了,又做成什么事了?只有满身伤痕,只有家破人亡。今后的路,就让阿乐自己走去吧。

在最后时候,徐敢再一次的想告诉徐乐,他父亲徐卫的死因,在那个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谁是真正杀害他父亲的凶手。

但到了最后,徐敢还是将这番话收住了。

这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现在的徐乐,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等阿乐再成长一些,自己去发掘吧,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徐乐同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爷爷。

一夜下来,自己将爷爷的每句话都牢牢记在了心底。直到最后爷爷的欲言又止,徐乐也明白自己爷爷想说什么,为什么最后却又停住了。

徐乐也不想追问,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爷爷已经背负了这责任这么久,下面该轮到自己扛起来了。

只是自己身后,再没有爷爷站着了。

下意识中,徐乐紧紧的咬着牙齿,直到嘴里传来浓重的血腥味道,不知不觉中,徐乐已经咬破了自己的牙床!

微露的晨光当中,徐敢只是久久的看着徐乐,吃力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徐乐的头发。

过去十九年,徐敢从来都是一个严厉的家长,不住的打磨磨砺自己唯一的孙子,从来没有过这样温情的举动。

徐乐垂下头来。

徐敢的语声,变得低了下来,断断续续,低若蚊鸣。

“人总有一死,没什么好伤心的。我已经活得足够久了,阿乐,今后这条路就要你自己走下去了。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身边人。”

污血再一次的从徐敢口中溢出,山风陡然更剧烈起来。

一幅幅画面,突然浮现在徐敢眼前。

北周北齐沿着黄河的血战,十余万各族战士拼死苦斗,黑甲黑骑冲撞敌阵。初得儿子的喜悦,儿子婚礼时候的大醉。儿子又有了儿子,直到那个夜里冲天而起的火光。

最后的画面,是那夜在长安城外,孤身单骑的老人,看着怀里的婴儿。婴儿咿呀而笑,手舞足蹈。

大业十二年秋,北周大将,号称八柱国之外军中影响力第一的徐敢,亡于停兵山。

摸着自己头发的那只手突然滑落,徐乐抬起头来,看着爷爷垂首端坐,却再没了气息。

徐乐深深拜倒,浑身剧烈颤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不管是谁,让爷爷离开长安,让爷爷遭逢颠沛流离的命运,让爷爷最终死于这停兵山,自己都会将他们一一揪出来!谁也不能阻止自己!

韩小六的声音响起:“老太公!”

呼喊声中,韩家兄弟拜倒在地,而数十庄客,也全都拜倒,送徐敢最后一程。韩大娘站在远处,捂着面孔,浑身剧烈颤抖。

徐乐站起身来,抱起爷爷尸身。以前在徐乐心目中无比高大健壮的老人,此刻仿佛轻的没有分量。

徐乐转头望着山下,晨光中那一团团篝火烟气上升,仍然死死将停兵山围定。不管谁突围而出,都会被马邑越骑发现,然后咬上来。

韩约已经起身,来到徐乐身后。听见徐乐头也不回的低声道:“取我的甲来。”

韩约默默点头,转身而去。

徐乐望着那些在晨光中显现出来的马邑越骑小小的身影,轻声道:“爷爷,看着我打垮他们吧,在天上看着我!”

大风骤然更加凌厉起来,这大风自停兵山而起,就要吹动整个时代!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风起(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