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欲盖弥彰

第六百四十八章 欲盖弥彰

姜璇料不到只是帮陈海挑选一套魔战甲就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虽然最终还是陈海胜了,但是其中的惊心动魄,让她到现在也心悸、后怕不已。

事情都已经过了,一众人热热闹闹地走出震火堂,姜泽财大气粗,当时就要请陈海他们大吃一顿灵宴,但看到陈海兴趣缺缺,也就算了。

赵大成等十八残臂扈卫,听到消息,也都跑到天武台看热闹,这时候都见识陈海比血炼场时更威风凛凛的战力,一个个心中惊起滔天巨浪,想着自己能追随在他的身后修行,将来成就怕不止一个家将的位置。

万仙山有规矩,十六岁辟灵不问出身,便可直接入外门修行,但要是十年之内开辟识海、踏入明窍境,还是要被剥夺万仙山弟子身份离开宗门,所以时间对于姜泽、周桐这些刚刚幸进万仙山的少年,宝贵无比,是以走到华阳坊巷口,看到暂时也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也就先告辞离去。

陈海打发赵大成等人先行回扈卫居住的宅子,他自己则和姜璇进入了姜家正院。

一进门,就见姜父一脸疲累地从丹房走出,姜璇犹如叽喳的鸟儿,欢呼着跑了过去,拉着姜父的肩膀,指着陈海,把今日如此惊险、跌宕起伏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上了一遍。

最后还拿出那枚宝光隐隐苍雷玉佩向姜父献宝,准备等姐姐姜雨薇回来,将这枚地阶法宝送给姐姐护身。

想到姐姐姜雨薇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太多了,若非在最后关头将陈海送给她护身,怕是现在她早已经身死在血练场之中,哪里会有现在的际遇,所以苍雷玉佩尽管是地阶法宝,姜璇却没有丝毫要独占的心思。

再说她此时的修为还是太低微了,地阶的护身法宝,也是太浪费了,要是出山门,或许会引起不必要的觊觎,而致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姜璇这时候也是能明白的。

看到姜璇如此豁达,想想她们姐妹二人的感情,姜父也会心地笑了笑,很是欣慰,夸赞了几句,让姜璇先将苍雷玉侗收好的。

姜璇又忽然转过身来,歪着脑袋问陈海道:“今日战到中场,你和紫鳞魔二人都受伤不轻,那紫鳞魔有玄阶上品的九芝秘元丹,伤势很快就能恢复,你却比它更快的恢复战力,是怎么回事?我见你当时在天武台上,也嗑下丹药,老实交代,是不是藏私了你,你怎么会有比九芝秘元丹更好的灵丹在身?”

陈海见姜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现在他已经能断定龙鼎就在姜父手中,但是照姜父这样子下去,很可能露出破绽。

虽然姜父一炉练出来的丹药能有上百枚,极大地摊薄了真龙涎息改变根骨的神效,但泉台谷上百万人聚集在这里,足足有近十万的外门弟子,对于各类的基础丹药消耗是极其恐怖的。

这些人又都不是蠢货,一旦发现姜家药铺所售的基本丹药,比其他药商所给的精元丹药力强上一截,就会稳定地前来购买,长久服食下去,真龙涎息的作用堆积下去,根骨的改变将极大,到那个时候就很难不露出破绽。

陈海也不便直接跟姜父挑明龙鼎的事,便瓮声瓮气地跟姜璇开口说道:“我哪里有什么好丹药,手里有些丹药,也是不过是今日家主着赵大成送来的精元丹而已。刚才在天武台上,紧急之时,我也便将家主所赐几十枚精元丹胡乱都吞下去,没想到竟然真能压住那紫鳞魔一头。”

“真的,怎么可能?”

姜璇难以置信的惊讶地转过头来,精元丹只是最最基本的黄级下品灵丹,姜璇此时修炼,每天都需要服用两枚精元丹,补充气血消耗,心想着恐怕三五千枚精元丹或许能抵得上一枚九芝秘元丹,难以想象上百枚精元丹一起服下,有着堪比九芝秘元丹的神效,又觉得陈海实在没有必要跟她扯谎,回头看向父亲,

“爹,难道你改良了丹方?这要是上缴宗门,可是能换一大笔宗门功绩啊。”

姜唯此时脸sè也是微微一变,没想到陈海将上百枚精元丹一起吞下,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但他也知道他所炼制的精元丹绝非普通,有这些的奇效也不出乎他的意料,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要跟姜璇怎么解释,支支吾吾地说道:

“多少年流传下来的丹方,哪里是我说改良就能改良的?可能是这批购入的灵草成sè特别好,这才药力有所增加了吧。这事你也不要出去宣扬了,要是为父以后所炼制的精元丹,没这么精良了,那不是要丢了为父的老脸。你赶紧去做今日的功课,你姐姐好不容易把你送进万仙山,要是怠慢了修行,被逐出宗门,看你怎么跟你姐姐解释!”

姜璇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身就向静室中去调息了。

偌大的庭院之中,只剩下姜父和陈海二人无声对视着。

陈海看姜父惊疑不定的样子,便要告辞,然而姜父眼瞳转了几圈,声音低沉的吩咐道:“姜青,你随我来丹房一趟。”

陈海跟在姜父身后,踏入中院除了姜父之外,谁都不允许踏入的丹房。

丹房颇为简陋,一樽约四尺高、内置聚焰符阵的铜质丹炉古朴拙然,散发出黯淡的金属光泽,两面靠墙皆是装满药草的药柜,走进丹房,便是诸种药草混杂在一起的浓郁药香。

“姜青你虽然入我姜家时日尚短,但是在这段时间内,你先是在东都山救护璇儿是第一,在血练场中又拼死保护璇儿是第二,就算是雨薇不说,我也早把你当做自家人了,否则我也不会着人将新炼制成的丹药给你送过去。雨薇、璇儿年纪尚小、心机单机,此时又是摒弃一切心事、潜心修行之际,有些事情还不便让她们知道,但既然你是我姜家家将,我也不无需瞒你;倘若我不说清楚,你们就可能会将这事无意间泄漏出去,”

姜父让陈海坐下来,他站着说话,

“璇儿出生那年,我在山里得到一枚灵丹,那枚灵丹不要说寻常弟子根本无法炼服,便是用烈焰焚烧,也是久烧不化,极可能是一枚道级灵丹。我当时修为也甚低微,对丹药之道也不甚了解,但知道这世道,常常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根本不敢将拾得道级仙丹的消息泄漏出去。之后,我便照着古法尝试着将这枚道级仙丹与普通丹药混炼,心想或许能将这仙丹内的药力一点点吸附出来,这也是雨薇她这些年修行进展如此之速的一个原因……”

听姜父在那里娓娓道来,陈海心里直觉得好笑,没想到姜父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心机却是不浅,明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疑他,也猜到他这头“役魔”不像表面上那么等凡,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编造一则新的谎言去掩饰龙鼎的存在,还真是不简单啊。

不过姜父能编造这么一则的谎言,对药理还是极有研究的。

陈海只是像铁柱似的坐在那里,不置可否,似乎也知道道级灵丹他根本无法炼服,心动也无益。

“我每每暗中用此法炼药,所炼制丹药确实有些不凡,但十数年过去,这道级仙丹的药力也是给吸附差不多了,此时就剩不到最初四分之一大,”

姜父煞有其事的从怀里掏出一只玉质的药匣,打开让陈海看了一眼,在药匣打开的瞬间,就有一缕气息扑匣而出,在药匣之上形成九龙相逐的虚形。

“我原本想着将此丹置入丹炉,混炼出一批低级灵丹出售,一方面方便我姜家能在华阳坊立足,另一方面也能供给雨薇、璇她们修行所需,却不想你同时服用上百枚精元丹,会露出这样的破绽。我会继续炼制一些丹药,仅供你及赵大成他们服用,但此事断不能泄漏出去,以防有小人觊觎。”

要不是陈海早就知道龙鼎的存在,说不定还让姜父蒙骗过去。

即便如此,看到眼前这枚形成九龙相逐药云的灵丹,陈海也是砰然心动,实不知道这枚灵丹到底吸附多少真龙涎息,竟然能形成九龙相逐的异相,即便达到道阶层次,也是天阶绝品灵丹。

不过,见姜父编造谎言之余,还不忘许诺好处,陈海心里也是好笑,但他的原意就是要姜父小心一些,莫要将龙鼎的秘密泄漏出去。

“属下知道了,”陈海闷声说道,“家主要没有其他吩咐,属下就先告退了——请家主放心,属下从来都没有见过到什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八章 欲盖弥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