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秘

第六百四十九章 秘

经过陈海的“提醒”之后,姜家药铺正式对外销售的精元丹、辟谷丹、养髓丹等低级灵丹,就相当“普通”了,比其他药铺、丹房所售的丹药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此番北陵谷有一千二百余少年,进入万仙山外门泉台谷道宫修行,他们大多数都还顾念旧情,平时都是尽可能从姜家药铺拿修行所需的丹药,以致姜父雇佣两名炼丹师、十二名药童,所炼制的低级灵丹,还是供不应求。

经营药铺所得,除了养陈海、赵大成这样家将、扈从以及姜璇姐妹的两头座骑外,还能额外拿出不少补贴姜雨薇、姜璇姐妹俩的修行所需,这让姜家算是正式在泉台谷立足了。

真龙涎息是有洗筋伐髓、脱胎换骨的异能,但提升根骨多少还是要受先天的限制,可挖掘的空间并非是无限的。

陈海这具魔躯,作为神殿炼制的七具神卫傀儡之一,仅仅服用真龙涎息,进一步提升根骨的空间其实很有限,更为紧要的还是要恢复之前的修为。

当日在血练场之中,陈海也是迫不得已,才使用罗刹血炼秘法,去吞噬魔物的血肉精华,短短的两个多月,就通了六条灵脉;回到万仙山里,一方面是没有那么的血肉精华供他吸噬,更重要还是罗刹血炼秘法并非没有后遗症,要是不加以控制,遁入魔道都是至少的事情。

这时候,陈海还想继续新的灵脉,以致在十二主灵脉都冲开之后再去开辟灵海、识海,即便泉台谷的灵气极充沛,也非三五个月能成,同时还需要大量的丹药。

另外,陈海还想着帮赵大成他们造出天机傀儡战臂来。

只是姜家再怎么重视陈海,姜家的底子就在那里,姜父还要优先保障姜雨薇与姜璇的修炼所需,根本就支撑不起陈海这边的消耗。

陈海就想着另辟蹊径。

跟早期的燕州一样,星衡域也同样没有大规模天机战械的存在。

在本质上,星衡域是比燕州更深入骨髓的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在上位者眼前,任何一件法宝、法阵,都希望刻印上他独有的神魂印记,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星衡域,天地间的灵气要比燕州浓郁百倍,玄修弟子在山门之外,不依托灵脉就能长时间祭用法宝、法阵,天机战械在星衡域所能的作用,就远没有燕州来得那么突出。

不过,陈海研究过泉台谷的情况,大多数高等级的法宝、灵剑以及法阵,价格还是不菲,天机战械至少在低级玄修弟子那里存在极大的需求空间。

同时像血炼场这样的秘境,限制高级玄修进去,灵气比燕州都要稀疏,但构成世界的物质基础天地元气还是同样充沛的,这就使得天机战械在这些秘境里,应用的空间就超乎想象了。

又由于星衡域孕育着比燕州强出一大截的天才地宝,更高级的材料,使得风阵匣、风焰匣等核心机件的进一步小型化,成为可能;也同样变得更坚不可摧,构件的抗冲击力、使用寿命都将大幅提高。

陈海此时自然还记得诸多天机战械如何制造,但他到星衡域之后,修炼之外的闲余时间很多,甚至对诸多天机战械的结构改良,又有很多新的想法,都没有时间去实验而已。

眼前他推出更强大的天机傀儡战臂,都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他突然拿出天机傀儡战臂相关的那些图录后,让姜家姐妹、姜父他们怎么看他?

陈海为这事头痛的好几天,蓦然间想起了自己在地球时的老行当,眼睛为之一亮,心想他将秘图绘制下来,作旧后再将这些秘图拿出来,说是意外所得、机缘所遇,别人又能怀疑得了吗?

陈海一对魔爪,握笔写字行,但想要画出特别精准的构造图,陈海就直接在硬木上,用坚如黑砂金针的利爪,将构造图画出来,然后复印到字张上作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陈海的房间内就整日传出烟熏火燎的气息。

起初赵大成等人还以为是陈海所在的宅子里失火了,都一个个急急忙忙地扑过去灭火,被陈海统统赶了出来。

这么一次,某次陈海带着赵大成他们几个残臂扈卫,进万仙山准许凡俗进入的外山采聚草药,一行人在深山之中前后晃悠了数天,最后一处yīn沉沉的洞窟里,找到一些破角残破、一看就知道存在很些年头的密卷

众人“大喜过望”,小心翼翼的将画满天机阵法禁制、大大小小精密绘出的构建图的密卷带上,就直接打道回府。

陈海最后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让人去将姜泽进来。

无论是聚集擅长炼器的外门弟子,抑或准备炼制天机战械的更好材料,姜泽都是最佳人选。

姜泽刚刚从泉台道宫回到家中,听赵大成说陈海找他,不顾一身的劳累就跟着赵大成飞奔而去。

踏入陈海的房间之后,姜泽隐隐能闻到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他皱了皱眉,走到陈海身旁。

当初姜泽购置这两所宅院的时候,本就是为了感谢陈海的救命之恩,所以在陈海的正堂之中,一应家具物事都是特意打造的,极为高大。姜泽身形在人族中算得上魁梧了,但是陈海需要俯下身的桌子,他也就能露出一个头来。

陈海看着姜泽踮着脚的样子,瓮声瓮气地说:“你可以跳到桌子上来!”

姜泽尴尬地笑了笑,轻轻一纵身,就落在硕大的桌子上。着眼处,只见几张古黄sè的残卷平铺在桌案上,那残卷上横横竖竖地画着各式各样的线条。

“姜魔兄,这,这到底是何物?”姜泽揉着额头,惊讶的问陈海,他能感觉到这些图卷存在有年头了。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陈海指点这道:“我们前日出泉台谷,进入鹰嘴崖那边采药,意外在一处洞窟里发现这几张残卷,看着像炼制法宝的宝录,心想着你对炼器及阵法或许有些研究,还想着你能告诉我们这些是什么呢……”

姜泽是对阵法有些所研究,听陈海这么说,便认真看起铺满整张桌子的图录,摸着额头说道:“竟然是跟常见的阵法禁制不同,这几张残卷所抄录的,似乎是某种不需要祭炼,一经炼制成就能吸纳天地元气自行运转的特殊阵图……”他还担心陈海理解不了,耐着性子跟陈海介绍天机禁制与普通阵法禁制的区别来。

“是吗,姜泽你确认这些阵法禁制,真能够不需要祭炼控制,就能自行运转?”陈海故作难以置信的问道。

“八九不离十,你要不相信我,我明天去道宫借出与阵法禁制相关的炼器道书,给你看看……”

“这倒不用,就是不知道将这些炼入新阵法禁制的构件都造出来,会是怎样的情形,”陈海惋惜的说道,“可惜我这样子,跟残废似的,怕是这辈子都无法知道,照这些上古图卷最终造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这事却是简单,我来帮你就成。”姜泽毫无知觉的就跳到陈海给他挖的坑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九章 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