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再入血炼场

第六百五十一章 再入血炼场

北陵谷山庄在修建之后,姜泽、周桐等人修行课业比较繁重,对北陵谷上下的打理就有些力不从心;陈海也推脱身为役魔家将不便抛头露面,他哪里会愿意为这些繁复之事打断修行?

倒是左右姜家药铺已经走上正轨后,在姜泽的请求下,就把姜父请到北陵谷山庄坐镇,北陵谷这边一些低等级的炼丹、炼器、制符等事,就有条不紊地摊开。

东都姜氏阀主姜震,知悉此事,也十分支持,特定调了两名明窍境好手以及一些人手,过来听候调遣。

虽说姜父的修为还没有踏入明窍境,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诸多少年能聚集在北陵谷,最为核心的因素,还是姜雨薇极有希望能成玉皇峰的真传弟子,另一层因素在陈海身上,但陈海也是姜家的役魔家将——因此,姜震派来的两名明窍境好手,也是能听侯姜父的调遣。

不过,不管怎么说,北陵谷在万仙山,还是奉着东都姜氏的名头行事。

之后,北陵谷又索性将陈海之前在华阳坊所住的宅子,将临街的房间打通,售卖起兵甲符篆来,春去秋来,东都姜氏在泉台谷之中也多少有些小名气了。

随着入住弟子的增加,新建了三十多进院子,北陵谷的规模也扩大了一倍,除了炼器房、炼丹房外,还开垦荒滩,种植一些低级灵草,养了一些低级灵马。

这些事情,也许在天位境真君,甚至道胎境强者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奉着东都姜氏的大旗行事,对聚集周桐等宗门内没有什么依靠的寒族弟子,却有着出乎想象的聚凝力。

当然北陵谷也是尽可能给这些寒族弟子,尽可能多的提供必要的修炼资源。

陈海也看得出姜父心里很清楚聚拢这批弟子,对姜雨薇未来在宗门立足的帮助会有多大,他能察觉到姜父专门给北陵谷内部的一些低级灵丹,偶尔也会蕴藏少量的真龙涎息,只是绝不会被人轻易察觉而已。

这段时间内,天罗谷方向也没有什么异动。

姜寅于建兴五年对天罗谷用兵,虽然之后又奏诏撤兵,放弃在天罗谷的驻兵计划,但天罗谷一战,姜寅屠魔族百万精锐,杀得魔尸堆积如山、魔血浸染大地,即便率部撤回,魔族短时间内还不敢再对天罗谷轻举妄动,以致上万里纵横的天罗谷,成为人魔两族的缓冲地。

短时间内,陈海也无需担心燕州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他也是耐着性子在万仙山潜伏下来。

入秋后,万仙万新一年的血练便要开始了,泉台谷又陆陆续续地拥进了近十万人,位于万仙山一隅的泉台谷顿时就再度热闹了起来,北陵谷山庄借此还发了一笔小财。

北陵谷想要持续发展下去,离不开新鲜血液的加入,是以姜泽对于血练的事情特别上心。

他借着自己东都姜氏弟子的身份,在血练开始之前就准备他的招新计划,积极联络东都城甚至召泉郡出身的弟子,半卖半送的推销低级灵丹、符篆,也允诺他们能从血练场中出来,不管能不能留在宗门留行,都可以到北陵谷落足。

三个月的血炼期转瞬即逝,建兴六年冬末,一场大雪不期而至,整个泉台谷除了几十处有灵脉滋养的地方,都蒙上了一层银装。

到血练正式结束的日子,姜泽兴奋地要陈海赶往泉台谷,等着新一批闯过血炼的弟子回来。

陈海哪里有闲功夫跟着他去闹,就留在北陵谷山庄内潜修。

一直到深夜,姜泽、姜璇和周桐等人才骑着灵兽,披着一身积雪回来,陈海见众人都是一脸沮丧,问道:“怎么回事,这次血炼又伤亡惨重?”

“何止伤亡惨重,这次就没有几名弟子回来!”姜泽点了点头,吁了口长气说,“血练天域这些年怎么这么邪门,去年若非是你,怕是我们都要落下全军覆灭的下场。”

周桐的脸sè更加沉重,参加血练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是走投无路的寒门弟子,血炼场,不过是搏一线光明的前程,这么多人,就这么白白地葬送在血练天域之中,怎么能让他心里好受?

“要我说,宗门应该对血练天域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查,听说之前血练天域之中很少会有魔潮聚集,这样下去,以后不管怎么样,血炼弟子进去,都难逃全军覆灭的下场。”周桐愤然说道。

听了周桐愤愤然的话,众人都是沉默不语。

这三四万血练弟子相较于万仙山所辖数万里的疆域,数十亿子民来说,还是太微不足道了,根本就不值得引起宗门高层的重视,而且宗门初衷,就是要通过残酷而血腥的血炼,从寒门挑选子弟。

对那些视众生如蝼蚁的真君眼里,每年的血炼,死一万人或死三万人,能有多大的区别。

而到了这个层次,根本就不是姜泽、周桐这些外门弟子所能够置喙的。

姜泽等人议论了一阵,正说要散,一阵轰隆的闷雷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陈海虽然还在努力的开辟更多的灵脉,没有急于踏入辟灵境,但这一刻也感知万仙山天地元气猛烈的湍动起来,推开窗户,就见万仙山东麓一座山峰之巅,雷瀑仿佛银河倾泄而下,照亮苍穹。

相距千余里,陈海他们却能清楚的看到那座山峰之巅,一名身穿道服玄修,站在雷瀑之中,祭御数种法宝,抵御那一道猛过一道雷柱。

“这是哪位真人渡劫啊?”姜泽兴奋大叫起来,刚才的沮丧也一扫而空,“若是渡劫成功,我万仙山又要多一位天位真君了。”

渡劫?陈海将六识催动到极致,感知到四周剧烈湍动的天地元气里还有一股煌煌然、令他直觉自身小如蝼蚁的宏大气息充斥在其中。

这便是天劫之威,即便相隔如此之前,还能感受如此的真切,那身处天劫之中的这个真人,又承受着怎样的恐怖压力?

陈海转念想了想,想当初姜寅能隔着天域通道,在血云荒地之中肆虐一番,真君级人物的神通手段,端是鬼神莫测,还非他所能揣度。

天劫之雷很快隐去,由于相距太远,陈海他们也不清楚宗门内的这位真人,到底有没有度劫成功,而这些东西距离陈海都还非常遥远,他也不去关心这事。

姜泽、姜璇、周桐、魏腾、马延、薛云等少年,结束泉台谷道宫为期一年的修行,皆有长足的长进,姜璇服用洗髓伐脉丹,又再冲开一条灵脉,以七条灵脉踏入辟灵境中期,这时候他们就都要离开泉台谷道宫,到七峰所属的诸多道院任事,继续修行。

这时候他们更多的时间是在山门之内,每个月也只有四五天能到北陵谷来歇口气。

陈海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方式修行着,来到星衡域中已经一年半的时间,陈海现在已经冲开九条灵脉,若是让此时的他和紫鳞魔再战上一场,应当就不会像当初那般艰苦了。

这一日,陈海正在自己的专属静室中调息,忽然感知道一缕熟悉的气息往北陵谷这边飞过来。

姜雨薇闭关结束,来北陵谷了。

陈海停下了功法,走出门去,果然见到一道淡淡的青sè光华降落在院中,露出姜雨薇婀娜的身形。

姜雨薇虽然天资卓绝,但是自身也是非常勤奋,若非必要,都一直在玉皇峰上修行,争取早日突破明窍,成为真传弟子,陈海却不知她今日为何跑来北陵谷山庄。

姜雨薇打量了一下陈海,说道:“你怎么还开辟灵海,怎么难道你想要等重新修成十二道灵脉之后,再开启灵海秘宫吗?”

陈海耸了耸肩,问起姜雨薇的来意。

“前些日子玉皇峰的余苍真君渡劫成功,踏入了天位境。为了这次突破,余苍真君已经闭关二十年了。出关之后,他知道近些年来血练场中的情况。余苍真君他也是寒门弟子出身,自然不忍寒门弟子继续白白被消耗下去,想要宗门彻查一下血练场内的情形,看是否有魔族潜入其中推波助澜,只是此事未得宗门的支持……”

说到这里姜雨薇撇了撇嘴,她虽然挂着宗阀出身,但出身其实跟寒门弟子没有什么区别,若非后来表现出了惊才绝艳的天资,在东都姜氏也仅是微末一样的存在。故而她对宗门不重视余苍真君提议之事,心里也是颇为不满,

“不过,余苍真君已经踏入了天阶,身为真君,想要了解一件事,也未必需要其他真君的支持,他今日拿出一枚天劫丹发布宗门悬赏任务,希望能有弟子进入血炼场,查明魔潮频发的真相。”

见姜雨薇说到这里,眼睛都亮了一亮,陈海皱着眉问道:“天劫丹是什么东西?”

“连天劫丹都不知道,难道天罗谷另一端,没有天劫存在吗?”

陈海被姜雨薇一句话问住了。

不要说血云荒地了,燕州连突破道胎都不可能,谈什么天劫,谈什么天劫丹?不过听姜雨薇解释,陈海总算知道了这天劫丹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了。

当初陈海在燕州突破道丹的同时,曾经感受到了风雷真意更高一层次的力量存在,这使得陈海挟着天地威势,以道丹之力就施展了道胎才能凝聚的紫霄神雷。

渡劫之人,在突破道胎之时,也能从天劫之中感受那更高层次的道之真意存在,渡劫成功的天位境真君们,一方面会将这些种种参悟,融入自身修为之中,也会施展大神通,将参悟炼入天劫丹之中。

天劫丹可以说是蕴道天丹的一种,却要算是最最顶级的蕴道天丹,也难怪姜雨薇说及天劫丹,美眸都会发亮。

“我现在领悟的乃是五行水之真意,和余苍真君所修的五行本命道丹有相合之处,倘若能得到这枚天劫丹炼服,说不定就直接能参悟出五行水之真意的第二重境界,甚至还有可能参悟到上品的五行真意,从而直接成为玉皇峰的真传。”

要成为万仙山真传弟子,三十岁之前修成道丹,是最广为人知的条件,但除此之外,不是没有特例。

比如说掌握上三品道之真意,不管修为多低,天位境真君们也会抢着收徒,从而成为真传弟子;又比如说,在明窍境时,就能将中三品以上的真意参悟到第二重境界,一样是举世瞩目的存在。

一枚天劫丹,能助人冲击道丹还是其次,有一定机会能直接助人将对道之真意的参悟踏入第二重境界,或许参悟更高品级的道之真意,更受内门弟子的重视。

没想到这样逆天的灵丹存在啊,陈海感慨道,心想姜雨薇这次出关来找他,显然是要想进血练场走上一遭。

陈海现在的修行已经踏入了瓶颈,在万仙山也不敢引雷霆之力淬体,心想着陪姜雨薇进入血炼场,走上一趟,也算是尽家将的义务。

姜雨薇没有目睹天武台的比斗,但她听姜璇说过无数遍了,也知道唯有带着陈海进血炼场,她才更有希望拿余苍真君的奖赏。

打开天域通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余苍真君想额外打开天域通道,也支付大笔的宗门功绩,正式行程定在一个月之后。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整个北陵谷山庄都在为姜雨薇踏入血练天域做准备。

他们当然知道,姜雨薇如果能将余苍真君的任务完成,获得天劫丹之后炼服,二十岁左右成为真传弟子,将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真传弟子有多大的权势,东都姜氏也有好些年,在万仙山都没有再一名真传弟子了。

不单单北陵谷山庄,就连远在万里之外的姜震听说此事之后,专程赶到万仙山,送了一柄地阶中品的大衍剑。

姜璇和姜泽等人最初希望他们都带着重膛弩,跟随姜雨薇一起踏入血炼场,陈海最后还是劝他们打消这个念头。

重膛弩的优势在于火力的集中,若只有几十具重膛弩,而没有数以十万计的玄阳重锋箭供应,所发挥的作用实在有限——此外,他们这次只能是探索血炼场内魔潮频发的根源,人数宜少不宜多,人数多了不便藏踪匿形,又没有多到跟魔物大军正面对抗的地步,便是累赘。

就在一切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震火堂的文执事突然登门求见。

姜雨薇虽然极有希望成为真传弟子,但是毕竟现在还只是一种可能,更何况北陵谷山庄也开设了店铺,抢了震火堂一些生意,这震火堂更不可能上来巴结她。

带着疑惑,姜雨薇来到正厅之中,只见文执事坐在太师椅上正独自品茗,见到姜雨薇,一捋长髯,站起来笑道:“之前姜仙子的家将姜青在天武台上斗了一场,将两柄长戟留在震火堂,交由震火堂改造,费了大半年的功夫,总算将之练成了,今日特地送上门来,敢问姜青可曾在山庄之中?”

姜雨薇这才恍然大悟,着人把陈海叫了过来。

那文执事也是个爽利人,见到陈海之后就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柄长戟,送给陈海。

当那长戟被取出那一刻,就深深地吸引住了陈海的目光。

那长戟长一丈五,虽然没有改变破月戟内部的阵法禁制,但黢黑的戟杆上闪着幽幽的光泽,一道道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妙然天成的器纹呈现在其上,仅仅是看着,就知道这杆破月戟除了阵法禁制难以提升外,其他各方面的性能都足足提高了一大截。

陈海接了过来,入手处沉甸甸的,足足有两千斤重,正合他意。

文执事擅长察言观sè,怎么看不出陈海的满意,笑着解释道:“姜魔兄试试此戟,可合心意?”

陈海走出厅堂,来到大院之中,尝试着挥舞了两下,果然趁手许多,至少不用担心他将逆潮第十二斩使出时,战戟会自行先断碎掉。

姜雨薇看着陈海连连点头的样子,转身对文执事说:“两柄战戟熔炼在一起总是要有花费的,敢问文师兄需要花费几何,我近日准备踏入血练场,等出来之后,再交割给你。”

文执事笑了笑道:“不费几何,不费几何,姜魔兄喜欢就好……”

*****************

转眼间,就到了余苍真君招募任务的截止时间。

宗门渴望得到这枚天劫丹,又自信有能力完成这次探索任务的弟子,有三十余人,陈海在血练谷中还发现了吴承悦和紫鳞魔的身影。

吴承悦带着紫鳞魔,跟吴明宇站在一起来,看得出应该是吴明宇对这枚天劫丹也势在必得,将吴承悦拉上去,应该是想借助紫鳞魔的战力。

毕竟在血炼场里,陈海与紫鳞魔这样看似修为境界低微、实力却堪比道丹境巅峰的存在,实在是太有用了。

吴承悦此时得到天劫丹也没有用,应该是吴明宇受到吴族核心人物的重视,才特意指派吴承悦跟随吴明宇踏入血炼场的吧?

虽说探索任务,为便于藏匿气息,每个小队人数都不宜太多,但参与这次探索任务的弟子,也都各带扈从或灵兽、妖将三五不等。

正在这时,一股煌煌然的气息从远处飞快地赶了过来,不多时一个须髯如钢丝般、偏偏穿着一身白sè道袍的汉子带着数十弟子落在台上。

陈海细细的感受着那股气息,暗感他应该就是刚刚扛过天劫,踏入天位境的余苍真君了。

余苍真君左右看了看,也不废话,直接示意姜明传、吴尊等外门执事长老,开启法阵,撕开天域通道。

姜雨薇深深地吸了口气,带着陈海踏入那磁光长河之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一章 再入血炼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