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三十九章 我真他么贱啊……

第三十九章 我真他么贱啊……

  “一言难尽……”冬天冷哀怨的叹了一口气:“这都是我运气不好,哎……”

  “运气不好?”云扬眼珠子鼓了起来。

  怎么不好才会这样?

  “昨晚上,我等你等到很晚,才从你这里走……你也没回来……”冬天冷幽怨的看了云扬一眼,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然后就去赌了一场……”

  赌……赌了一场……

  云扬有点凌乱。不至于吧?

  “哎,输了。”冬天冷欲哭无泪:“我们的赌注很简单,大家小玩玩;每人出一百块玄石,一颗丹药;然后,彼此大家都有摩擦,却不能有人命发生,还有一桩赌注就是……谁输了,就要被他的仇敌打一顿,标准是……必须要打的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云扬眉框直跳。

  这等奇葩规定……

  “这是哪个孙子搞的破规定?”云扬有些不可思议:“如此奇葩的赌约,你居然也能同意?”

  两个护卫同时咳嗽一声,转过头去。

  冬天冷眨巴着小眼睛,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云扬,期期艾艾的说道:“这个……这个规定,赌约……是我提出来的……”

  “咳咳咳咳……”云扬咳嗽起来。

  冬天冷急道:“我们各大家族之间的年轻一辈,处处别苗头,个个争强好胜;曾经闹出过不少人命……到后来各大家族联合规定:小一辈争斗无所谓,但是,不能出人命。有恩怨,可以用其他方式解决……”

  云扬抽了抽嘴角。

  “……慢慢的,就成了大家在一起斗气;但是……无处发泄;那时候,我就提了出来这个赌约,以后谁赌输了,就由他的对手揍他一顿出出气,不能打死,但是要打的他亲妈都不认识……而且不准抹药,不准疗伤;要等到自然好起来才行……”

  云扬叹口气。

  “没想到……自从赌约成立之后,一般情况下……挨揍的都是我……”冬天冷哭咧咧的说道:“一共才赌了八次,我已经输了五次……”

  云扬已经完全无语。

  就你这智商……居然还制定游戏规则?

  “那你不好好的留在客栈养伤,大早晨的还跑我这里干嘛?”云扬非常想说:“我很忙。”

  但是没好意思。

  “我觉得……能帮我的,也只有你了。”冬天冷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云扬。

  “我?”云扬声音都变了调。你们一群二世祖在一起玩游戏,我能帮你啥?

  “是啊,你是纨绔祖宗啊!”冬天冷崇拜地说道:“在我见过的人之中,没有人比你更加会玩,没有人比你更纨绔,没有人比你……所以,若是你帮我,我们两个联手,收拾这些人,简直是不在话下啊。”

  冬天冷崇拜而期望的说道:“大哥,老大,用你丰富的纨绔经验,击败他们!”

  丰富的纨绔经验……

  云扬想哭。

  我真木有!

  看着冬天冷期盼的小眼神,云扬无奈道:“这个我真帮不了你……”

  “别啊……”冬天冷哀求道:“大哥,老大,亲哥!只要你帮我,只要你帮我赢一场,让我痛揍那三个小王八蛋一顿,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我啥也不要,我也不让你干啥,我也帮不了你。”云扬无动于衷。

  “你真不帮我?”

  “不帮!”

  “你真见死不救?”冬天冷脸sè狰狞起来。

  “说了帮不了就是帮不了!”

  云扬不为所动。

  噗通!

  冬天冷直直的在云扬面前跪了下来。

  “你这是干啥!”云扬吓了一跳。

  “你不帮我,我就不起来!”冬天冷坚决说道。

  “你先起来再说!”

  “不帮我,我死也不起来!”

  “……”

  “不帮我赢,我活着也没意思,我就跪死在这里!”

  “我就跪这儿了!谁拉我我就自尽!”冬天冷看到两个护卫都要过来搀扶自己,大声吼叫:“我自断经脉!我绝食而死!我……跪死!我……横剑自刎!我……上吊而死!”

  “反正我就是不活了!”

  “你们怎么滴吧!”

  云扬这一次真是束手无策了。

  之前计灵对他的威胁,只不过是云扬想要顺势而为,却并非是没有办法解决;但是现在,遇到这么一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蒸不熟煮不烂的滚刀肉一般的家伙还对他耍无赖……

  云扬头痛欲裂,只好求助:“我说……两位护卫,你们就这么看着你家公子……这个?”

  两个护卫一脸苦笑:“云公子,非是我们不想管,实实在在是我们根本管不了……”

  “你找他们没用!”冬天冷跪在地上,气吞河岳一般吼叫:“找谁都没用!哪怕找来我爹,也没有用!本公子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起来就不起来!”

  “……”云扬无奈至极。

  “你就算让我帮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帮,我都不知道你们赌的是什么……”云扬揉着太阳穴。面对这家伙,实在是感觉自己心力交瘁。

  “你答应帮我了?”冬天冷惊喜抬头。

  “你先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得上。”云扬道。

  “我们就是赌玄兽!”冬天冷唉声叹气:“这一次赌的是八品玄兽;但是成年的八品玄兽我们根本控制不了,所以赌小的;两个玄兽战斗,分出胜负,然后胜者与胜者继续战斗。最后一场决胜局赌这些赌注。”

  “我这个双头天狮……”冬天冷一脸哔了狗的表情:“本以为已经是艳冠群芳了,哪想到那帮混蛋居然搞来了一头银尾犼,乃是八品巅峰玄兽幼崽;比我这个高一级……我这个只是八品中阶……”

  “那是高两阶!”云扬抽了抽鼻子,哼了哼,道:“八品中阶,八品高阶,八品巅峰;高了两个阶位,你还去战斗……怎么没揍死你!”

  “所以我才输了呀……”冬天冷哭兮兮的道:“老大你瞧我被他们打得……”

  “这忙我真帮不上。”云扬摇头:“高了两个阶位,直接位阶压制就能压死;要是人家一直用这个银尾犼来和你斗,再斗一百次,你也还是输。”

  “但那个银尾犼比我这个小啊,年纪小啊。”冬天冷急急道:“那只才三年零五个月,我这只六年了,六岁了啊!还是可以一战的啊……”

  云扬叹口气,理论上来说,是可以一战。

  但是现实中来说,必输无疑。

  除非……这个哈巴狗一样的双头天狮,可以让我来调教……

  这个忙,自己倒是的确可以帮得上!

  “冬天冷……”云扬喃喃自语,终于一皱眉,道:“这样吧,你只要能够告诉我一个消息,我就帮你一次!”

  “哥,您说!”冬天冷精神一振,一跃而起,体型矫健敏捷:“什么消息都行,你就算是要我爹的消息……我也……”

  一头黑线:“打住!”

  “你跟我来。”

  “你们在这等着!”冬天冷丢下一句话,屁颠屁颠的就跟着云扬而去。

  两个护卫面面相觑。

  怎么都是感觉自家公子中了邪……

  这个问题,前天晚上两人曾经异常虚心的问自家公子:“为何就对这云扬另眼相看呢?”

  想起当时公子的回答,两人心中都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原因有很多,第一,我看云老大顺眼;第二,他做的事情,若是将我放在同样的位置上,我不敢做;第三,我看他顺眼,第四,我看他顺眼……”

  两人心中异常的无语。

  顺眼!

  老子看着美女都顺眼!这算啥理由?……

  ……

  房中。

  “冬天冷。”云扬道:“我对于江湖中,最神秘的帮派,一直很好奇。”

  “最神秘的帮派?”冬天冷纳闷道:“森罗庭?”

  “不是。”云扬道:“森罗庭之外,还有更神秘的帮派。”

  “没了!”冬天冷肯定的说道。

  “没了?”云扬皱眉:“你确定?”

  “的确是没了!”冬天冷严肃地点头。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那,四季楼呢?”

  冬天冷的脸sè变了。

  “噤声!”冬天冷几乎就要扑上来捂住云扬的嘴:“大哥,老大,你可真是要害死人了……你咋会知道四季楼的?”

  云扬目光一亮:“你知道?”

  “我不知道。”冬天冷龇牙咧嘴:“我劝你也不要知道。这件事,真的会死人的。”

  云扬摊摊手:“那没办法了,你去被人揍死吧。我帮不了你。”

  “这个……”冬天冷一脸纠结。

  云扬毫不留恋,打开门就往外走。

  “别,大哥……”冬天冷一把拉住他。

  云扬一步已经跨出了房门:“走吧,我今天还有事儿……”

  “我真的知道不多啊……”冬天冷几乎要哭了。

  “我也没想听你说啊……”云扬奇怪的看着他:“我是真有事儿。很急!”

  冬天冷无奈:“我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但我要知道,你打听四季楼做什么?”

  “我有事儿,不打听了。”云扬使劲一挣。

  “别别别……”冬天冷彻底着急,看着云扬冷漠拒绝的态度,赌咒发誓的道:“大哥,我不问了,我全告诉你,这行了吧?”

  “我不问了。我不想听了。”云扬翻翻白眼,坚决的要走。

  “别……大哥……”

  眼看拦不住,噗通一声,冬天冷跪了下来,一脸悲催:“大哥,求你向我打听打听吧……”

  啪的一声,冬天冷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子,泪流满面:“我是真他么贱啊……”

  ……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我真他么贱啊……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等你打上马赛克 : 2017年06月18日 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