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49 简直,防不胜防 为42500金钻加更

749 简直,防不胜防 为42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我和万毒公子确实都傻了眼。

我们确实没有想到山涧深处还藏着人,也没想到浪剑客也在这里。浪剑客带的那几十个人,显然都是白虎门的精英,个个气势汹汹、威风凛凛,别说我身上还受着伤,就是处在巅峰状态,我和万毒公子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我们两人没有任何交流,便同时做出一个默契的决定,一起转头朝着密林里面扎去。我们两人奔跑如电、行走如风,但身后的喊杀声始终如影随形,甚至有越来越近的趋势,万毒公子一边跑一边问我:“王巍,你行不行?”

我忍着身上的伤痛,咬牙说道:“少废话,快跑!”

但我知道我支撑不了多久,我是肉做的,不是铁做的,伤痛无时不刻地折磨着我,摧残、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体力,我的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渐渐慢了下来。

而身后的浪剑客等人,守了大半个晚上终于等到我们,肯定不会轻而易举地放过这一机会,所以愈发凶猛起来。万毒公子见状,便朝我这边靠拢,准备将我背起,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说道:“没事,我还能撑一段时间!”

我的心里明白,万毒公子要是背我,我们两个都得栽到这里,我给他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不能再连累他。于是我又说道:“杜城,咱俩分头走,能跑一个算一个!”

但,万毒公子看出了我的用意,立刻说道:“不行,咱俩一起跑,要死一起死!”

他一边说,一边朝我靠近,不让我一个人走。同时,他的嘴唇又微微轻启,像是在念什么咒语,又有无数的毒虫从他身上爬下,沿着身后的草丛、石块朝着浪剑客他们攻了过去。

又是一番惨叫声响起,好几个人都中了招,但也有人成功避开毒虫,继续朝着我们追逐而来。这个时候,我的力气再次耗尽,呼吸越来越浓重,豆大的汗珠从我额上滴下,双腿也实在迈不动了。

万毒公子见状,又要过来背我。但我猛地推了他一下,说你别管我,你快走!

又说:“如果你逃出去了,帮我到省城去找小阎王,就说夜明的屠魔大会,三天之后要在兵部召开!”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猛地转过身去,握紧了手中的打神棍,准备迎接后面气势汹汹的人群,为万毒公子的逃离争取一点时间。

但,万毒公子也停下来,伸手就拽我的胳膊,骂道:“去你妈的,小阎王是什么鬼,我不认识他,要说你自己说去!”

万毒公子还要拉着我跑,但我已经没力气了,推着他说:“你快走、你快走……”

这么一耽搁,浪剑客等人距离我们就更近了,虽然因为树林太过茂盛的缘故,只能隐约看到他们一点人影,但仅从声音来分辨。就知道他们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了。

有我这么个累赘在,我俩肯定是斗不过对方的,万毒公子着急地往四处去望。万毒公子之前声称自己是在深山老林中长大的,确实有着一套野外生存的技巧,他很快就寻到一处爬满青草的岩石,拉着我就扑到了那块岩石背后。

但我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能够逃过对方的搜捕才怪,到时候仍旧避免不了一场恶战。只是既然躲到岩石后面来了,只好既来之、则安之,暂且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倾听着外部动静。

因为树林茂密、yīn森,浪剑客等人追逐我们,也主要是依靠声音。在声音消失之后,他们很不意外地站住了脚步,奇怪地朝着四周打量起来。

“怪了,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往哪跑了?”

“不会吧,这都能跟丢?这是多好的立功机会啊!”

“不能是长翅膀飞了吧?”有人一边说,还一边抬头往天上看。

面对众人的议论,浪剑客当机立断地说:“不会走远,声音是突然消失的,肯定是在附近躲起来了,大家就在这四周找找看!”

浪剑客现在已经是白虎门的代理元帅,说出的话当然十分管用。二三十人迅速四散,沿着不同方向搜寻起来,草丛、树后都不放过,稍微茂密点的地方都要用刀刺刺。

眼看着我们藏身的地方马上就要被搜到了,我和万毒公子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直勾勾地盯着两个朝我们走来的汉子。我握紧了打神棍,万毒公子的嘴巴也再次轻启,无数毒虫从他身上神不知鬼不觉地爬了出来,准备和对方展开最后一场生死之战。

然而就在这时,丛林的另一个方向,突然传来一点轻微的异动。听到这点异动之后,包括浪剑客在内的所有人,立刻朝着声响处扑了过去,杀气迅速在这片丛林间弥漫开来,也因此让我和万毒公子暂时没有暴露。

我俩也很奇怪那异动是怎么回事,跟着探头看了过去。只见枝叶摆动,丛林中走出个挺着肚子、一身黑衫的女人,竟是青龙元帅。

而白虎门的那些人,以为是我和万毒公子,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就打,还好浪剑客及时制止了他们。

“住手!”

那些人也都看清了青龙元帅。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浪剑客奇怪地说:“青龙元帅,怎么是你?”

青龙元帅反问:“你们不在山涧那边守着,怎么到这来了?”

浪剑客便把之前的情况复述一遍,说是一路追着我和万毒公子来的,结果到这不见人了。青龙元帅顿时吃惊地说:“刚才那俩人是王巍和万毒公子?我还以为是咱们的人!”

接着,青龙元帅又指了一个方向:“他们往那边去了,快追!”

白虎门的诸人不知有诈,立刻按着青龙元帅的方向,唰唰唰地奔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而青龙元帅依旧站在原地。不发一言、一声不响,朝着我和万毒公子藏身的地方看来。

我和万毒公子面面相觑,心里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意外,青龙元帅显然是有意帮我们的。只是,她为何出现的这么及时,是一直都在跟着我们俩么?不管怎样,青龙元帅帮了我们总是事实,而且从她的目光来看,显然也知道我和万毒公子是藏在这的。

我和万毒公子对视一眼,便同时站了起来,看向对面的青龙元帅。看到我俩现身。青龙元帅也走了过来,她的肚子已经不小,走路需要搀扶着腰,想到之前我还和她打架,实在心中有愧。

很快,青龙元帅便来到我们身前,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但她的眼神之中没有温情,只有冷漠。

“你们跑不出去了。”青龙元帅沉沉说道:“所有出山的路口都被封锁,你们再往前走,只有死路一条。”

“那怎么办?”我相信青龙元帅不是专门来通知我们死讯的。

“跟我回去。”青龙元帅继续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相当你们又返回兵部了。等到这阵风声过了以后,我再把你们两个给送出去,当然……”

说到这里,青龙元帅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不想你把屠魔大会的消息告知给小阎王……这也是那个人的意思。”

我的心中顿时一凛。

我这样千方百计地要逃出去,就是想早点把消息传递给我舅舅,现在青龙元帅要把我带回去,说等风声过了再送我出山,意思显然是说屠魔大会结束以后再放我走,这我怎么愿意?

可“不行”这两个字,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青龙元帅说得没错,我是怎么都出不去了。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死在这山里面,二是乖乖跟着青龙元帅回去,还能捡回一条命来。

该做哪个选择,似乎无需多言。

“走吧。”

看我沉默,青龙元帅便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出这两个字后,便转身朝着密林深处走去。我和万毒公子也没说废话,乖乖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像是两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跟着妈妈回家。

虽然我和青龙元帅斗过、闹过,但是现在跟在她的身后,依旧觉得无比安心。

然而还没走上两步,一阵异动声又传过来,我们三人同时惊讶地望去,只见枝叶摆动,一个手持长剑的人走了出来,竟然是浪剑客去而复返。

青龙元帅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她要带我和万毒公子回去,必然是十分机密的事,尤其在这样的局势之下,青龙元帅竟然还和我俩搅在一起,透露出去必然对她极其不利。

场面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浪剑客才缓缓开口:“我就说嘛,如果王巍和万毒公子真的跑了,我不会一点迹象都察觉不出来的。青龙元帅,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不成你也被小阎王给收买了?”

浪剑客的语气中满是无奈和难过,因为白虎元帅死在小阎王的手上,所以他对小阎王仇深似海,一心一意要找小阎王报仇,看到这幕当然无法接受。

青龙元帅张了张嘴,但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她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也没用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浪剑客把这件事说出去。

能闭嘴的,只有死人。

“唰”的一声,青龙元帅亮出了猎龙刀,刀锋在黑暗中闪过一道寒芒,使得现场的气氛更加肃杀起来。

见状,浪剑客的面sè顿时一凛:“怎么,你还想要灭口?!”

浪剑客迅速从怀中摸出一个雷管模样的东西。那是一颗信号弹,只要信号弹在空中炸开,就有援兵迅速赶到,到时候我们所有人的行迹都要败露!

眼看着浪剑客就要放出信号弹去,青龙元帅同样面sè一凛,迅速持刀朝着浪剑客冲了过去。浪剑客距离我们有十多米远,黑暗中,一袭黑衫的青龙元帅仿佛化作一道闪电,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浪剑客冲了过去。

但,别说她现在怀着五个月的身孕,就算她的实力尚在巅峰状态,也绝不可能一瞬间就奔到浪剑客的身前,步子再快也快不过浪剑客那只拉响信号弹的手!

这一点,浪剑客当然也很明白。

看着青龙元帅朝自己奔来,浪剑客顿时冷哼一声,伸手去拉信号弹上的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一颗心也几乎到了喉咙边上,我是很想帮上青龙元帅一把,但是因为自身能力的缘故,完全无济于事!

眼看着信号弹就要被拉响了,而青龙元帅也才奔到一半的距离,我的脑子顿时一阵阵眩晕,心里暗道完了、完了,这次不光要连累万毒公子,把青龙元帅都给连累了!

然而就在这时,浪剑客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手中的信号弹也“噗通”一声跌到草丛里面,接着他整个人也倒在地上来回翻滚起来,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让人毛骨悚然。

我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滚来滚去、痛苦不堪的浪剑客怔怔发呆;奔到一半的青龙元帅也吓了一跳,站住脚步吃惊地望着浪剑客,不知他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突然发了羊癫疯?

随着浪剑客的惨叫声越来越烈,站在我身边的万毒公子,却是轻飘飘地走了过去。走到一半,万毒公子突然弯下腰去,手往脚下的草丛里面一伸,一只巴掌大的青sè蜈蚣,便大摇大摆地爬到了他的手上,又顺着胳膊一直爬到他的肩头,头颅高高昂起,口器张得老大,像是一个刚刚打了胜仗的将军。

原来是七尾蜈蚣干的!

在浪剑客现身的瞬间。七尾蜈蚣就爬了过去,在浪剑客还在质问青龙元帅的时候,七尾蜈蚣已经爬到浪剑客的脚下。得亏现场杂草遍地,浪剑客真是一点都没发觉,白虎门的第一高手,就这样莫名其妙就中了招,手中的信号弹也没能释放出去。

万毒公子偷袭成功,脸上那叫一个得意,哼着小曲走到浪剑客的身前,看着浪剑客来回打滚的痛苦模样,弯腰低头怜悯地说:“唉,你说你,已经有过一次了,怎么就不长教训呢?”

之前在兵部大比的擂台上,浪剑客确实被七尾蜈蚣咬过一次,按理来说应该对万毒公子严加防范才对,结果还是着了万毒公子的道。当然,浪剑客其实已经做得不错,之前的数次袭击都没能奈何到他,也就是刚才着急要放信号弹,又被眼前的青龙元帅吸引,才忽略了地上的七尾蜈蚣。

如果我是浪剑客。未必就能比他做得更好。

这也太防不胜防了!

说到暗杀,真是没人能比万毒公子更强的了。

七尾蜈蚣咬了浪剑客的手——就是那只准备拉响信号弹的手,也就一瞬间的功夫,浪剑客的整只手都变得又黑又紫,而且蔓延到了胳膊上面,脖子都变得又粗又大,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浪剑客一边艰难地呼吸着,一边发出痛苦的嚎叫,还努力抓住万毒公子的脚脖子,低声哀求着:“求,求求你……给我解药……我保证不说出去你们的秘密……”

现在的浪剑客真是可怜极了。泪水鼻涕都爬了一脸,让我想起在省城谷山脚下的时候,他就曾经跪在地上又哭又嚎,为白虎元帅送行。像浪剑客这样的人,未必就会怕死,只是能够不死的话,谁又愿意放过生的机会呢?

浪剑客趴在地上哀求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而且声音越来越微弱。白虎门的第一高手,竟然落到这种不堪的境地,实在让人扼腕叹息,自然而然地对他生出恻隐之心。

但可惜的是,万毒公子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恻隐之心,当初的他屠掉一整个村子到时候都没眨过半下眼睛。

万毒公子蹲在地上,看着面sè越来越痛苦、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浪剑客,反而乐不可支、嘿嘿直笑,还冲浪剑客摆着手:“再见,我的朋友,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给你多烧点纸。”

看到恳求万毒公子不成,浪剑客又侧了下头,看向万毒公子身后的青龙元帅,哀求着道:“青龙元帅。救我、救我……”

青龙元帅却是不发一言,一双眼睛无比冷漠。

青龙元帅非常清楚,浪剑客是必须死的,否则她在夜明就呆不下去了。

浪剑客没有再求我,因为他知道求我没用。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浪剑客彻底地断了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唯有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显然死不瞑目。

直到这时,万毒公子才站直了身体,回头冲着青龙元帅说道:“青龙姐姐。你没事吧?”

青龙元帅皱着眉头:“乱攀什么亲戚,谁是你姐?”

万毒公子嘿嘿直笑:“我都不是夜明的人啦,再叫你青龙元帅也不合适,可不是得叫姐姐吗,总不能叫阿姨吧!”

青龙元帅沉默下来,显然认可了万毒公子的称呼。万毒公子却蹬鼻子上脸,一个箭步窜到青龙元帅身前,满脸堆着笑,伸手去摸青龙元帅的肚子:“青龙姐姐,您都怀孕了,可不能再打来打去的了。小心动了胎气!”

万毒公子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摸青龙元帅的肚子,还不等青龙元帅做出反应,我就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踢在万毒公子的大腿上,将他踹得飞出去两三米远。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摸青龙元帅的肚子?!”我挑眉瞪眼地骂着。

“你他妈要死啊?!”万毒公子爬了起来,怒气冲冲地骂我:“又不是你的崽儿,你激动什么?”

趴在他肩头的七尾蜈蚣,也冲我龇牙咧嘴,两根毒钩高高竖起。显然对我十分不满。

“够了!”

青龙元帅一声低喝,我和万毒公子立刻安静下来。虽说我俩已经脱离青龙门,但还是很听青龙元帅话的。青龙元帅抬头看看天空,东方的天边上已经出现了鱼肚白,经过一整个晚上的折腾,天都快要亮了。

山中的搜捕仍在继续,而且是越来越紧张,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要按青龙元帅的安排,返回青龙门去,才能躲过一劫。

在青龙元帅的吩咐之下,我和万毒公子动手把浪剑客的尸体就地掩埋,然后跟随青龙元帅的脚步朝着兵部奔去。我也知道回到兵部以后,再想给我舅舅传递消息就难了,但是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我们跟随青龙元帅的脚步,穿梭在大山的密林之中,一路上当然会遇到不少搜捕我和万毒公子的兵部成员,但是我们总能提前避开、躲开。有时候实在躲不开的,便由青龙元帅出马,把人调开以后,我们继续前行。

整个兵部之中,除了剑西来外。最大的就是青龙元帅,带着我和万毒公子回去当然不成问题。

而且就如青龙元帅所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人能够想到我和万毒公子会再返回兵部,所以越靠近兵部的地方,搜捕队员也就越少,我们的处境反而越安全了。

我知道,青龙元帅又救了我一命。

如果我执意要往外闯,必然会是死路一条。看着走在前面的青龙元帅,我忍不住说了一声:“青龙元帅,谢谢你了!”

青龙元帅的身影定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回头对我说道:“不要谢我,要谢就谢那个人吧!”

青龙元帅的面sè严肃,显然不是谦虚,而是认真地纠正我。

我想起来,青龙元帅之前确实说过,是那个人肯放我一马,又不想我泄露屠魔大会的消息,才让青龙元帅带我回去的。这我就不明白了,就算那个人之前很看好我,一心一意地想培养我,可现在我的身份已经确定,确实就是小阎王的人了,他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呢,到底出于什么原因?

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对于那个人的身份,其实我早就很好奇了,我还在凤城的时候,就一次又一次地下发懿旨救我于水火之中,后来又殚心竭虑地将我调到兵部,只为了我能建功立业,好在夜明站稳脚跟。

这人在夜明之中的地位必然无比尊贵,否则不会连懿旨都发得出来。这样的人,摆摆手就有无数高手为其卖命,到底为什么偏偏对我情有独钟?

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这个问题,但每一个人都避而不谈,甚至转移话题,始终不愿透露这人的真实身份。

此时此刻,青龙元帅听到我的发问以后,沉默再三、犹豫再三,终于开口说道:“公主殿下!”

看网友对 749 简直,防不胜防 为42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