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瓜分战利品

第八百二十四章 瓜分战利品

方莹莹的惨死,令天巫宗的众多门人开始恐慌。

罗辉动用那只金sè八足蜘蛛,在冰血蟒席卷天地的极寒风暴下,应对的也凶险丛生。

待到他发现,先前看着最不起眼的穆碧琼,一走出石洞,手心突狂飙出黑sè妖花根茎,将方莹莹轻易抹杀时,他愈发惊惧。

聂天三人,在他的眼中,变得一个比一个危险。

“这件灵甲,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穆碧琼移步到方莹莹尸身处,从她断裂的上半截身子,剥离出一件灵甲。

那件灵甲轻薄如纱丝,银光流转,轻盈如无物。

很明显,这件灵甲被融入了矽银,防御力怕是不弱。

可惜的是,灵甲只能护住方莹莹的上身,她其实是被黑sè妖花的根茎,从腰肢被扯断,灵甲的面积,并没有覆盖到腰肢范围。

穆碧琼毫不客气地,将那件灵甲收取,之后就不再出手。

四个银甲虫巢穴,在虫母发出尖啸,逃离以后,徘徊在另外三个巢穴的银甲虫,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天巫宗的门人,还以为方莹莹和罗辉,在母虫的巢穴中已经得手。

等两人飞出,殷娅楠驱使着八级的冰血蟒,随后冲离石洞,他们都看出了不妙。

这时,那条八级的冰血蟒,终于肆无忌惮地展现出八级变异灵兽的血脉。

方圆十里,都被风霜冰雪淹没,天巫宗的门人召唤出来的巫虫,在极寒之力的渗透下,瑟瑟发抖。

“罗师弟!”

很多天巫宗的门人,都冻的牙齿直打颤,哀嚎不已。

方莹莹的死亡,没有引起罗辉的暴怒,他站在那只八足蜘蛛后方,深深看向不断喷涌着寒雾的冰血蟒,仅犹豫数秒,就下令道:“舍弃此地,立即撤走!”

他的一声命令,得到众多天巫宗门人的响应。

一霎后,聚涌于此的天巫宗门人,便作鸟兽散,八方飞离。

罗辉也不敢逗留,跳落到那只金sè蜘蛛身上,金sè蜘蛛发足狂奔,化为一道金sè闪电,瞬间就没了踪影。

很快,在四个银甲虫巢穴中央,就再也见不到一位天巫宗的宗门子弟。

“作茧自缚。”

殷娅楠轻哼一声,也没有追击天巫宗门人的意思,她让那条冰血蟒停止异动,自己向另外一座银甲虫巢穴飞去。

四个银甲虫巢穴,每一个都有较为宽敞的石洞,供虫母来往。

四座银川,底部似乎能连通,所以那只虫母,能在银川的每一座,自由出没。

“轰隆隆!”

那座殷娅楠逸入的银川,内部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

半响后,殷娅楠去而复返,略显遗憾地说道:“只得到两根矽银石柱。那两根,比虫母所在的巢穴,小了很多,蕴藏的矽银矿石,也不可比拟。”

聂天还未答话,她又先后进出剩下的两座银川,从洞穴内,又将几根矽银石柱带出来。

“这暴烈如兽的女人,弄两根较小的矽银石柱,耗去的时间,都比穆碧琼要长。”聂天眼神惊讶,下意识地瞥了穆碧琼一眼,深思道:“穆碧琼收取的矽银石柱,有七根,而且更为硕大,她花去的时间反而短暂。”

一念至此,他看向穆碧琼的眼睛,愈发惊奇。

联想起那朵黑sè妖花根茎,从其掌心飞出的恐怖,聂天猜测,她定然是动用了妖花的力量,不然不会那么迅捷容易。

“轰轰轰!”

一根根矽银石柱,被殷娅楠摆列出来,也是七根。

那七根矽银石柱,是她从另外三个银甲虫巢穴内,带离出来的。

七根矽银石柱,每一根五米高,在星光下,闪烁着迷人的银sè光泽。

她瞥了穆碧琼和聂天一眼。

聂天摊开手,“不是我收取的。”

穆碧琼撇了撇嘴,一根根矽银石柱,从她的储物戒飞出,如铁棒插在坚硬的石地,高高耸立。

她唤出的七根矽银石柱,近十米高,比殷娅楠后来收取的,高一倍,也更为粗壮。

这七根矽银石柱,此刻居然还结着坚冰,坚冰……来自八级冰血蟒的血脉冰冻凝结。

“一共十四根,其中七根粗长,含有的矽银矿石更多。”殷娅楠嘴角终有了一丝喜悦,“天巫宗的那些家伙,是被我的冰血蟒吓破了胆子,才急匆匆逃离。这次,我当占首功,你们可有异议?”

聂天一脸无所谓,“你们看着分就是了。”

矽银矿石虽然珍贵,能换取数额巨大的灵玉、灵晶,但对聂天来说,其实没有太显著的效果。

矽银最关键的,就是降低灵甲的重量,让灵甲变得轻盈,也更加坚固。

可他已经有了炎龙铠,以他庞大的气血,强悍的躯体,灵甲不论多重,他都能承载其力。

炎龙铠的铸造,他一点奥妙都瞧不出,他不觉得为炎龙铠融入矽银,就能大大提升炎龙铠的材质。

矽银落入他手,早晚还是会被他拿出来进行交易。

“你说怎么分?”穆碧琼道。

“我取五根大的矽银石柱,剩下的,归你们两个。”殷娅楠回应。

“好。”穆碧琼也没有在这方面计较,答应下来,就对聂天说道:“那七根小的归我,另外两根大的,归你。”

“我都无所谓。”聂天满不在乎。

“那就好。”殷娅楠呵呵一笑。

“轰!”

那条冰血蟒,黑白花纹一圈圈环绕的蟒尾,拍打向一根较为粗长的矽银石柱。

那根矽银石柱上的坚冰,陡然爆碎,冰渣飞溅。

一同溅射开来的,还有许许多多的碎石,碎石如雨落下。

本来粗长的矽银石柱,瞬间缩小了七八倍,只剩下纯粹的矽银,在蟒尾的抽击下,未曾裂开。

聂天旋即知道,那一根根矽银石柱,外面覆盖的岩石,其实毫无价值。

真正的矽银,只有极少部分。

显露出来的矽银,绽放出愈发锃亮的银sè光辉,如品质最高的银,重量却轻了不知道多少倍。

冰血蟒继续甩动蟒尾,剩下的那些矽银石柱,表层的岩石,也纷纷碎裂落地。

殷娅楠将五根缩小了很多的矽银石柱,重新带入储物戒,展颜一笑,“就凭这些矽银,已经不虚此行了。”

穆碧琼也不客气,将七根小的矽银石柱,放置到自己的储物戒。

剩下的两根矽银石柱,聂天临近后,也以储物戒收取。

战利品被迅速瓜分。

“虫母逃离的地洞,似另有奇妙,你们有没有兴趣探索?”穆碧琼忽然问道。

殷娅楠皱眉,“算了,碎灭战场有太多奇妙,我们从虫母手中,将矽银石柱都给抢夺了,收获足够丰富了。谁也不知道,虫母逃离的地洞,究竟有着什么。做人,万事留一线,不能太贪婪。”

她教训的语气,令穆碧琼颇为不满,不过穆碧琼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聂天。

聂天沉吟半响,道:“不要节外生枝了。”

殷娅楠于是将那辆先前被银甲虫撞击的飞行灵器取出,三人陆续飞入,就此离开。

在他们消失几个时辰后。

那位向他们指引了方向的,邪冥族的少年,悄然而至。

少年赫然站在那硕大的骷髅头的头顶,他在四个银甲虫巢穴中间停住,以邪冥族的灵魂秘法,暗自感应。

“居然全都走光了,难道不应该爆发一场惨烈血战,让我能收集更多残魂么?”

他嘀咕了一句,陆续钻入四个银甲虫的巢穴,发现所有的矽银石柱,都被拔了出来,一根不剩。

“获胜的一方,是天巫宗,还是那三人?”

他出神地想了一阵子,轻声说:“应该是那三人吧。那条蟒蛇……有着八级的血脉,天巫宗的那些巫虫,怕是不是八级灵兽的对手。”

他重新踏上骷髅头,也飞身而起。

……

殷娅楠的飞行灵器中,聂天盘坐在一角,面前堆砌着众多含有草木灵气的树枝药草。

一缕缕草木精气,被他提炼出来,融入自身。

他不时吞下一块块灵兽肉,配合着抽离自银甲虫的血肉精气,修炼天木重生术,进行第三阶段的韧筋。

渐渐汹涌的血肉精气,如决堤江水,似洪荒蛮兽,在他筋脉内横冲直撞。

一条条筋脉,承受不住那些血肉精气的狂暴冲击,渐渐绽裂。

草木精气,则是配合着草木漩涡内的灵力,如春风化雨,去滋养绽裂的筋脉,迅速修复,重铸筋脉。

连接糅合以后的筋脉,如金铁般坚固,变得更为粗壮,似能容纳更多灵力和血肉精气的奔涌。

一条条筋脉,在天木重生术的淬炼下,不断绽裂,又急剧凝结。

他身上传来的血肉波动,狂乱而又暴躁,久久不息。

极乐山的穆碧琼,似乎并不精通体术,察觉不出奇妙,看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忙于自身的修炼。

可殷娅楠和那条冰血蟒,却时而看向他,眼神怪异。

“他修炼的,像是木族的一种奇特体术。”

殷娅楠一边和冰血蟒沟通着,一边思索,“浓郁的草木精气,难道,他是人族和木族的混血,拥有木族的血脉,才能修炼木族体术?”

冰血蟒的蟒兽,轻轻摇动。

“不是?不是木族,那他的血脉,是何种?”殷娅楠以灵魂念头置疑。

冰血蟒再次摇头,眼中也满是困惑,只是告诉她,聂天体内的血脉,神秘莫测,烙印在它血脉的印记,都瞧不出奥妙。

“你都瞧不出,你玄冰巨蟒的血脉,不算出众,可属于血纹蟒的血脉,却异常古老。连你,在突破到八级,参悟部分血脉秘密以后,都不能看出他的血脉来源,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娅楠黛眉微蹙,惊疑不定地望着聂天,暗暗深思。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四章 瓜分战利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