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真君谋算

第六百五十二章 真君谋算

眼见着一众人的身影消失在极光长河之中,余苍真君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和姜明传、吴尊等人打招呼,就径直化作一团sè彩斑斓的光团远远去了。

陈海先行进入血炼场,站在壮观的磁光长河之下,一边小心地戒备着,一边等着姜雨薇从跨越天域通道的恍惚感中清醒过来。

这次虽然踏入血练场中的人不足百人,但是每个人身上的灵甲都闪着各sè光华,身旁跟随的灵兽、役魔也都千奇百怪,散发着森然的气息,如此看起来,他和姜雨薇就带了一头灵虎当座骑,怎么看怎么寒酸。

除了极个别人,此次踏入血炼场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有明窍境的修为,而且绝大多数人都还是明窍境巅峰,很快就从恍惚感中恢复了过来,各自开始聚集在一起。姜雨薇无意和这些人纠缠,就想带着陈海先行离去。

正在此时,一个二十岁左右剑眉星目的少年走了过来,喊住姜雨薇,说道:“雨薇师妹,无论如何你都算是我姜氏一族,真就不愿意和我们共同进退吗?”

没等到姜雨薇回答,就听到一人讥讽地笑了起来,“姜赫,你觊觎那天劫丹也就算了,还要拖着小地方的丫头片子做你的马前卒,你未免太会算计了吧。”

姜赫负着手也不转身,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微微侧着头对身后说道:“宁戚,再怎么说雨薇也是我姜氏一族之人,我乃万仙山姜氏本宗,邀请她随我们同进退,乃天经地义之事。说起来,你那不成器的弟弟宁升荣,竟然妄想拉拢我姜族人,才是要令笑掉大牙啊……”

当初在血练场中,宁升荣想要通过姜璇,拉近和姜雨薇的关系,但是到了最后为了活命,却又抛弃姜雨薇和姜诏、吴承悦等人仓皇而逃,这件事情早就被碎嘴的人传了出去,也一时之间成了笑柄,宁升荣都不敢公然露面。

姜赫看似平和,张嘴就直戳宁戚的伤疤,把宁戚气得眼神一凛,再没有说话。

“宁戚师兄和他斗什么气,人家姜氏乃玉皇峰第一宗阀,自然不会将我等放在眼中。我等还是好好联合在一起,先完成余苍真君的任务为好,倘若宁戚师兄先行踏入了真传弟子之列,你还怕他见着你再有不敬不成?”

吴氏和宁家素来交好,是以吴承悦虽然在场中人修为最低,但见宁戚被削了面子,也站起来帮宁戚说话。

只是此话一出,他身旁的吴明宇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了。

吴族年轻一代弟子,吴明宇极为耀眼,即便身为旁支庶系,也极受本宗的关注,这次吴承悦带着紫鳞魔,与吴族另三名明窍境巅峰好手踏入血练场,就是要帮吴明宇夺取天劫丹。

然而吴承悦修为虽低,却始终视自己为本宗弟子,对已经踏入明窍境巅峰、即将冲击道丹的他没有什么恭敬的地方,这时候甚至公然讨好宁戚,叫他心里如何能够好受?

陈海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站着,看着这些本来高高在上的宗阀子弟你来我往,唇枪舌战,心里只是冷笑不已,心想这些人或许真以为这趟下来,游玩一番,内部再明争暗斗一番,就能决定那枚天劫丹的归属了?

这时候一个瘦弱少年轻咳一声,皱着眉头站了出来道:“诸位一个个在这里伶牙俐齿,难道真当这血练场是自家后院了么?要知道,连年来,每每有数万低级子弟团灭在此,这难道还不能让诸位警醒一番?”

姜赫抖了抖眉,不再理会他们,只是对着姜雨薇再次发出邀请:“雨薇师妹,你确定不要和我们一起进退么?我可以当众立誓,倘若是你这次助我完成余苍真君交代的任务,一俟我晋入道丹,成为真传弟子,必然全力助你修行。”

姜雨薇虽然表面上还是温婉地谢绝,内心却止不住地冷笑一声,什么样的资源倾斜能和天劫丹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物相比?

要知道天劫丹虽然成丹不难,但是有一个前提,就足以令其超级普通的天阶灵丹,直追道阶仙丹的层次;那就是所有的天劫丹,必须要道胎境圆满渡劫晋入天位境之时,将天机一现的参悟炼入丹中方成。

万仙山虽然体量极大,真君也有两位数之多,但是近二百年来,也不过有一位道胎境圆满强者渡劫成功,而且据传言,余苍真君这次凝结出来的天劫丹也不过三四枚而已。

最重要的是,余苍真君所修小五行真意,他本身就是近千年来,万仙山唯一勉强够得上三品真意之人,也是如此强悍的道之真意,才令余苍真君仅六百岁就成功渡劫踏入天位境。

这也注定余苍真君拿出来的这枚天劫丹,对玄修弟子的修行帮助,注定绝非寻常丹药能够堆积出来的。

姜赫见姜雨薇主意打定主意,当下轻笑了两手,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枚闪着金光的玉简递给姜雨薇道:“进入血练场之前,姜寅老祖唤我去紫霄洞府,言称你未满十六岁便踏入明窍,更难得是辟灵境初期就十二周天灵脉全开,虽然领悟的真意只是中下品,但也算是近百年来姜氏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着我将这金芒玉简送与你,若是真遇到什么不测,这玉简自然能护住你三五个时辰,我这边会有感应,自然会去救你。记住,在血练场中你我虽然乃是竞争关系,但是我们血脉之中流淌的都是姜氏血液,不要被他人胡扯一番,就忘了自己的出身。”

陈海见姜赫有意无意的想强迫姜雨薇屈从于他,还以为他被拒绝之后会恼羞成怒,没想到还能不忘宗族相守的本份,不禁对姜赫有些刮目相看了。

姜雨薇接过金芒玉简,向姜赫躬身施礼谢过,便踏上灵虎宽厚的背上,带着陈海远远地去了。

走之前,陈海有意无意的往侍立在吴承悦身旁的紫鳞魔看了一眼,紫鳞魔也是不动声sè的冲他咧了咧嘴,心里一笑,不知道吴承悦要如何逃过此劫!

一旁的吴明宇也骑上黑sè灵豹,准备带着吴承悦等人先走,姜赫却伸手将他拦住,道:“吴师兄,请稍等片刻!”

吴明宇剑眉一竖,冷哼一声说:“我可不是你们姜氏血脉,姜大公子想要差遣我,恕难从命!”

姜赫见吴明宇轻拍灵豹,就要带着吴承悦等人远去,心念一动,一根白玉杖滴溜溜地从储物戒中飞出,那白玉杖一到他手上,就迅速燃起了红光,一道灸热的气息锁在杖首那狰狞的骷髅头上,凝而不发,跃动不止。

看到姜赫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吴明宇出手,场中的诸人尽皆大惊,那名瘦弱少年连忙挥手道:“我们才刚刚踏入血练场中,姜世兄为何先将矛头对准宗门师兄弟?还不快快住手。”

在他说话的同时,就听见几声铮铮然的清鸣声,吴明宇、吴承悦等人也各自祭出灵剑,将自己牢牢护住。

那紫鳞魔也低声嘶吼着,迈着沉重的步子挡在前面。

跟随姜赫踏入血练场中的五个粗豪汉子动作也都极快,纷纷祭出法宝灵剑,手持道符,将姜赫护住,倘若姜赫下令,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对吴明宇狂狂过去。

姜赫眼睛yīn柔看向吴明宇,嘿然笑道:“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吴明凡此时急着离去是何居心?当年你父亲加害姜雨薇之妹,丢了东都城巡守的职位,而你弟弟此前在血炼场在又无故挑衅姜家姐妹的役魔,以致葬身魔腹。我不管你是不是怀恨在心,我总不可能让你跟着姜雨薇身后而走。”

姜赫表面上笑得已久和煦,然而杖头那点火焰已经幻化成三团细小的火球,绕着杖首的骷髅头旋转不止,看的吴明宇心头一阵寒意。

姜赫手中的那柄法杖名为幽屠流火,杖身在万仙山深处的火泉中温养了数十年,而杖首的骷髅更是取自一个魔侯级魔族强者的头颅炼制而成,聚合天地元气中的火煞罡元其快无比。

拥有地阶上品法宝幽屠流火杖的姜赫,现在战力就已经堪比道丹巅峰,更不要说他身为姜族本宗年轻一代的核心弟子,压箱底的保命宝物绝不可能仅幽屠流火杖一件。

吴明宇他们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但是他这次进入血练场中,最重要的还是要先完成余苍真君交付的任务、拿到那枚天劫丹,待他以更高层次的道之真意,修成紫丹、金丹成为真传,还愁没有手段令姜雨薇那贱婢在他跨下承欢?

想到这里,吴明宇也便按兵不动,只是冷冷看着姜赫,也不怕姜赫在众目睽睽之下,真敢拿他怎么样。

************

陈海和姜雨薇刚刚离开没多久,就察觉到后方火煞罡元聚集,一股灼热的气息升起,陈海一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剑拔弩张的场面,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旁骑乘着白虎的姜雨薇同样察觉到姜赫他们那边的情形,抚摸着身下灵虎柔滑的毛发,忍不住感慨的说道:“踏入万仙山之后,我一心埋头苦修,基本上没有和万仙山本宗来往过,想不到最后本宗还肯花这么大力气,帮我牵制住仇家,看来以后要和本宗多走动走动了。”

宗阀的力量就是如此,一旦他确认你对宗阀有极大的用处,稍稍向你倾斜一分半分的资源跟帮助,你就能感到宗阀的力量强大跟恐怖之处,心甘情愿地投入宗阀的怀抱之中。

陈海对宗阀势力,素来也是又爱又恨,即便是燕州,宗阀此时依旧是抵御魔劫的主力,只是今日刚踏入血炼场,宗阀弟子之间就明争暗斗,这绝非是好的现象。

过了一会儿,陈海迟疑地问道:“这些弟子一个个都像是身怀重宝的样子,难不成都是宗阀弟子出身?”

姜雨薇歪头想了想,蹙着眉头说道:“好像除了我们两个,其余的诸队人马,为首者都是万仙山七族这一代的核心弟子。这些核心弟子有本宗庇护着,原本什么样的修行资源都不缺,没想到这次为了这枚天劫丹,竟然都亲自踏入血练场中打生打死,看来我们的胜算未必有多高啊。”

陈海却是长长一叹,说道:“余苍真君怕是谋算不简单啊。”

姜雨薇疑惑地看向陈海,问道:“余苍真君不就是想要彻查一下血炼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谋算?”

陈海摇了摇头说:“余苍真君真想派弟子进入血炼场探索魔潮频发的真相,用几枚蕴道天丹或者一两件天阶法宝当作奖赏,同样能吸引很多弟子进来干活,有什么必要非要拿万仙山二百年才出三五枚的天劫丹出来啊?莫非一枚天劫丹,不值一两件天阶法宝?”

听陈海这么说,姜雨薇心神一动,也突然意识到此次任务的悬赏是高得出奇。

虽说宗门内道器不多,但天阶法宝,姜氏这样的大族,崛起数万年,族中积累必然不少。

而余苍真君所炼制的天劫丹,更准确的说应该叫五行蕴道天劫丹,则是有可能将弟子所悟道之真意提升到上三品或者无限接近上三品的逆天存在,绝非一两件天阶法宝能比。

所参悟道之真意的品级层次,不仅直接影响一名玄修此时所能掌握的神通高下,更是直接影响将来的修行潜力。

参悟下三品的道之真意不要问鼎天阶了,就算是成就道胎也是难上加难;只有参悟到中三品的道之真意,才能在成就道胎的同时,隐隐触及天阶那道高高在上的门槛。

而上三品的真意那就夸张了,在悉心培养之下,如果不因为意外陨落,领悟了上三品道之真意的玄修弟子,几乎百分之百能踏入天阶的门槛。

这是一种何等恐怖概念。

万仙山掌控两万里方圆的地域,下辖二十余郡,数百城池,人口十数亿,每年就有两三千万人出生。

然而就算是如此大的人口基数,兼之星衡域充裕的灵气,万仙山的天阶境真君,也刚刚突破二十之数。

五行蕴道天劫丹,有可能为一姓宗族再造一位真君级的存在,说是逆天也不为过。

也恰恰是如此逆天,七姓大族都势在必得,派出年轻一代最核心的弟子承接这次任务,以致寒族及庶支出身的弟子,绝大多数人都知情识趣,没有参与进来竞争,这未尝不是余苍真君的算计。

陈海蹙眉头,跟姜雨薇说道:“余苍真君三番数次,请求宗门出兵清洗血炼场,却得不到其他真君的支持,但要是万仙山七姓大族这次核心子弟都陨落在血炼场里,他们还会继续漠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寒族子弟丧命血练场中吗?余苍真君这次拿出天劫丹,实际是诱饵啊!”

姜雨薇听到陈海的话,心头也笼罩上一层寒意,但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余苍真君算计会这么深,说道:“七姓本宗都有真君大能,族内智谋之士不知凡几,怎么可能看不透这点,他们怎么就让这些可以说准真传的核心弟子,进入血练场中送死?”

“看透又能如何,余苍真君所作所为,也是愿者上钩——每年死数万寒族弟子是死,他即便坐看死几十名宗阀弟子,谁能说他的不是?再说,莫说是准真传弟子,就算是真传弟子,一百个之中能出现几个真君级人物,即便七姓知道此行绝对凶险,但为了一枚天劫丹,也值得一试啊!”陈海戏谑的笑道,“所谓的嫡系、真传,在真君级人物眼里,也不过是宗阀、宗门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姜雨薇心想也是,不要看此时万仙山真传弟子仅有百余,但时间拉长到一万年,每一代真传累加起来,也将近两万之外,但这一万年间,万仙山将现存及殒落的真君加起来,也就八九十人而言。

可见在真君级人物眼里,真传弟子也只是消耗品而已。

“若我猜的不错,这次进入血练场中的人数和人选,七大姓在背后也应该有着默契,想着务必付出最小的代价,拿到余苍真君手中的这枚天劫丹。而余苍真君自然也是无所谓,能查出罗刹血魔侵入血练场的证据,宗门为了万仙山的稳定自然要好好将血练场中清扫一番,之后参加血练的寒门弟子就会多上不少生机。而最后查不出什么来,这些宗阀的核心弟子惨死在血练场之中,宗门也必然要重视血炼场内的状况,不可能继续漠视下去,他还能省一枚天劫丹!”

姜雨薇天资过人,修行也是精进神速,但说及权谋算计,她比起陈海这个曾经筹谋过一方天域的人,就远远不够看了。

此时她完全被陈海的大胆猜测震惊得心绪大乱,都没有想到为什么陈海竟然能想通这么多的关窍。

血练场之中的天空依旧昏黄,不时有不知来处的风打着旋儿吹过,呜呜地鸣响着,在这莽莽荒原之上,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快速地飞掠着,犹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往远处掠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二章 真君谋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