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截天魔指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截天魔指

血炼场两三万里方圆,虽说草树稀小,但其间不知道有多少山脉、深谷,地形崎岖,要是完全没有头绪探查过去,凭他们七八队人马、五六十人,就算神通再广大,想要将血炼场都搜索一遍,都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发现魔潮频发的真相。

姜赫等七姓子弟,都带着目光极其锐利的灵禽进入血炼场;即便是吴明宇,肩头也站着一头灵性十足的白颚灵鹫。

即便血炼场上空始终都是灰蒙蒙的,万丈之前罡风狂飚,神魔莫立,但一头头灵禽飞上三四千米高的高空,也能将四周一两百里范围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

姜赫他们足够自信,认为只要在荒原深处,发现大股魔物的踪迹,追蹑上去,总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姜雨薇不是不想带灵禽进来,但大家都知道血炼场内有翼魔出没,带入血炼场的灵禽,即便战力不至于强到能撕杀翼魔,但也要能逃过翼魔的猎杀才行。

低级灵禽不管用,而姜雨薇又没有奢侈到拥有高级灵禽充当耳目的地方,索性除了在踏入明窍境时、师门所赏赐的那头灵虎,就带着陈海踏入血炼场。

然而在踏入血炼场之后,姜雨薇才发现她跟姜赫等人相比较起来,准备是那么的不充分。她不愿意依附于姜赫,但带着陈海,独自走入荒原的深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深感她要比姜赫、吴明宇等人更早发现魔潮频发的真相,实要比她想象中困难得多。

陈海却不管姜雨微怎么想,拿尖锐的魔爪在坚硬的石地上,石屑横飞的画出一幅地形图,瓮声说道:“这次血炼弟子,大规模遭遇魔族,并被大举歼灭的地点,与去年血炼弟子遭遇魔族、结阵坚守之地,都在同一方向,大小姐要是没有意见,那我们先去这几个地方走一趟,看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去年护送姜璇他们进血炼场试炼,十数万低级魔物聚集成军,陈海就看出很多疑点,只是当时他势单力薄,又要照顾姜璇等人的周全,没有余力去探察清楚,而这次他实际比姜雨薇更想搞清楚魔潮频发的真相。

燕州魔劫并非孤立的,燕州想要较为彻底的消弥魔劫,其实取决于星衡域人魔两族势力的消涨,他并不认为血炼场内,所发生的一切,就跟他没有关系。

姜雨薇也没有其他头绪,心里也想着先去北陵谷等地看一眼,或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这么想定,陈海就与姜雨薇带着那头灵虎,一人一兽一魔,在山岭谷壑间潜行,快速往北陵谷摸去。

此时的北陵谷重新被一大群腋爪魔占据,北陵谷外围还有几个小规模的熊魔族群,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恢复了正常,陈海与姜雨薇在北陵谷外潜伏的三天,都没有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就先从北陵谷退回来,在北陵谷以北百余里外,在山谷深处找到一座山洞,藏身进去。

他们进入血练场转了七八天,虽说姜雨薇踏入明窍境,能以神识牵制天地元法施展术法神通,但紧绷的精神始终得不到放松,精神念力消耗过剧,人也多少显得困乏。

而那头因为嗅觉极其过人,也因此才被姜雨薇带入血炼场的灵虎,一进到山洞之中,更是呜咽一声卧倒在地上,不多时就传来了鼾声。

姜雨薇却没有办法和衣而睡,靠着灵虎而坐,揉着它那柔顺的毛发,想着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想要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出来。

陈海找了一块巨石,搬到洞口处堵住,免得他与姜雨薇调息时,被意外闯进来的魔物滋扰到了。

虽说陈海与姜雨薇,甚至那头灵虎,借助一缕微光便能视火,陈海还是拿出一路上收集的引火之物,拿火石点燃,然而盘膝坐在火堆前,将破月戟横在身前,也就闭目神游物外了。

看到这一幕,姜雨薇都很难将眼前的身影跟魔族联系起来,张口问道:“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等。”陈海瓮声说道,“要是北陵谷有什么蹊跷,是我们暂时没能发现了,那就耐性多等两天,或能发现蛛丝马迹;要是姜赫、吴明宇他们在其他方向没有什么发现,最终也会想着到北陵谷过来,那我们也要等他们过来之后,再作其他打算。”

姜雨薇忍不住要陈海一眼,这算什么办法,但是除了等之外,她也想不到其他办法,有助对魔潮的探索。

何况前后两次魔潮暴发,都证明魔物大军内部存在实力不弱的魔将统领,他们也不能漫无目的搜索下去。

陈海在这里等吴明宇、姜赫他们摸到北陵谷来,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打算。

紫鳞魔眉心祖窍间的神魂禁制早就在去年底就解除了,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陈海相信紫鳞魔有无数机会从吴承悦身边逃走。

然而紫鳞魔没有逃走,反倒跟着吴承悦、吴明宇进入血炼场,陈海总怀疑这里面是有什么蹊跷。

在血云荒地跟星衡域有衔接之前,魔族大能就通过往生大阵,将数以亿计的残魂送入血云荒地复生,而血炼场内的种种疑点、异相,陈海就怀疑魔族大能,是不是用同样的手段,将魔族强者的神魂转入血炼场转生,继而控制血炼场内土生土著的魔物。

不过,魔族将数以亿计的残魂送入血云荒地复生,目的除了寻找神殿的踪迹外,还是为收割金燕诸州数在百亿计的生灵活物。

血炼场范围既小、草树稀疏,没有足够的食物来源,也注定血炼场内有魔物滋生,也难以形成规模。

这种情况下,魔族为什么要费尽周章,将魔将、魔侯送入资源贫瘠的血炼场中转生,谋划这一切?难怪仅仅是为了收割万仙山送进来试炼的低级弟子的血肉?

不过,要是血炼场内聚集魔兵的魔头,真要是星衡域魔族送进来的,那紫鳞魔身为罗刹魔族中的贵族,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再说者,陈海不相信他们进入血炼场时,潜伏在血炼场深处的这些魔头,真就全无觉察,他相信暗藏在幕后魔头们,看到紫鳞魔沦为人族的狗奴,说不定会出手相救。

陈海与其说是等姜赫他们过来,不如说他是在等紫鳞魔。

想到这里,陈海忍不住回想起去年底与紫鳞魔在天武台恶战的情形,他没想到碎裂真意融入他经历空间风暴的种种感受、感悟之后,他所勉强摸到雏形的蜕变新真意,魔族竟然称之为大破灭魔意,没想到拳势融入大破灭魔意,轰击眉心祖窍处,竟然能解除神魂禁制,更没想到紫鳞魔竟然将截天魔指第一式传给。

陈海在万仙山,不敢修炼截天魔指,只是不时在脑海中参悟,然而即便以他对人魔两族、对武道魔功的见深,整整一年时间都没能将截天魔指的精髓参悟透,以此可见截天魔指第一式,就已经超级了燕州现存绝大多数的武道绝学。

陈海不知道紫鳞魔有没有说谎,是不是真就只掌握截天魔指第一式,但他能肯定,哪怕就只掌握截天魔指第一式的紫鳞魔,在魔族内部的地位绝对非同一般。

就像万仙山,有几大玄诀绝学,仅有真传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只鳞片爪。

这也足以说明紫鳞魔,极可能至少是魔族玄yīn谷或轮回殿哪方魔族势力的真传弟子。

所以,在陈海看来,他知道紫鳞魔的秘密,这才是姜雨薇有可能更早超越姜赫、吴明宇等人查明魔潮真相的最大胜算所在。

这时候姜雨薇依着灵虎,也盘膝调息起来,陈海伸出鳞爪,脑海里默诵魔诀,以比秘形更奇怪的形式牵动气血精煞,同时往手少阳、手少yīn、手厥阳、手厥yīn、手阳明、手太yīn六处经脉冲涌而去。

截天魔指第一式,竟然就直接牵动六条经脉一起发力,甚至在六条经脉之外,还有平时压根就修炼不到的窍脉,一时间也受到气血精煞的强烈冲击。

陈海看着右手指爪间凝聚一团黑得不能再黑的锋芒,心里也是震惊,截天魔指第一式太恐怖了,他都未必敢当着姜雨薇的面,去演练截天魔指。

就在这一刻,陈海蓦然间有一种被蛇信子舔过脸的感觉,下意识就往身后看去,虽然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但陈海察觉到,绝对有神魂修为比他跟姜雨薇的存在,在暗中监视着他们。

是他比划截天魔指时,将暗地里的偷窥者惊了一下,才无意间露出马脚。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截天魔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