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53 屠魔大会,开启 为43500金钻加更

753 屠魔大会,开启 为43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公主是谁?

万毒公子这可把我给问住了,我又没见过公主,怎么知道公主是谁?但看万毒公子的神态和语气,好像我肯定认识这个人似的,可我把身边的人都想了一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择天记吧少年王】

而且看他这模样,好像并没得手,否则整个青龙门早就乱起来了。

“是谁?”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万毒公子。

万毒公子却不再说话,反而“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摇头,笑声诡异,像着了魔似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又连着问了好几遍,万毒公子却像傻了似的,一句话都不说,就是呆呆地笑,笑起来却又比哭还难看,显然这位公主的长相让他震惊过头。

到底怎么回事?

显然,从万毒公子的口中是问不出什么答案来了,我决定亲自出去看看,难不成这个公主三头六臂,脑袋比身子还大,所以才把万毒公子吓成这样?但我刚刚回过头去,准备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万毒公子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你别去了,公主那边不断有人巡逻,我还是等了很久才接近的,你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你要是想看公主长什么样子,等到明天屠魔大会的时候就可以了。”

我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问他:“那咱们不逃走了?”

因为我俩饿了一天,又听说剑西来把搜山的人都叫回来了,所以我俩决定趁着现在逃走。但,万毒公子又说等到明天屠魔大会,让我看看公主长得什么样子,这意思不就是不走了吗?

面对我的疑问,万毒公子给了肯定的答复:“对,不走啦!你一定得看看这位公主长得什么模样,否则等你回去以后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万毒公子的语气依旧神秘而诡异,甚至还透着一股yīn森森的味道,再配合着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和时不时划过的闪电,显得有些恐怖。我不知道万毒公子究竟什么意思,但是看他这样,显然确定是不走了,我只好也坐了下来,静静等待着长夜过去。

不走也好,看看他们的屠魔大会到底要做什么勾当。

这一夜,大雨倾盆,我和万毒公子几乎都没怎么睡觉。

直到早晨,雨水才慢慢止了,清新的空气混合着泥土的味道飘进窗来。外面的广场上也慢慢热闹起来,各门的人都聚集到了青龙门,感觉比兵部大比时的阵仗还大。

万毒公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则走到窗边往外打量。

我们被关在山壁最顶的一个房间里面,广场里的情况几乎一览无余,兵部的成员都聚集在南边,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地站着。而在北边,则竖起了一座高高的台子,地上还铺着红地毯,一直铺到台阶下方。

台子两边各有一排椅子,其中一排坐的都是熟人。兵部的六部尚书,剑西来和林婉儿、高尚书等人,以及都察院的院长老桥;另外一排就都不认识了,清一sè的男人,长相各异、形态各异、年龄也各异,有老有少,老的至少有七十多,少的看着才二十多,显然就是南方各省的皇帝了。

从我交过手的李皇帝和郑皇帝看,这些皇帝的实力显然一样不凡,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一个也打不过。夜明能够牢牢控制南方的地下世界,当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强悍的兵部和这些不同凡响的皇帝,就是夜明立足华夏的最大本钱!

小阎王虽然也在北方攻城掠地,掌握了不少地下世界的力量,但我怀疑要和夜明硬拼的话,不知有没有与之匹配的高手出场。不过想到我舅舅还掌握着龙组的力量,又让我稍稍安了点心。

据我所知,龙组之中还是有很多高手的,毕竟是国家最看重的一支特种部队。【择天记吧少年王】

两排椅子的尽头,也就是台子中央,还有一把椅子,上面雕龙刻凤。夸张的像是皇位一样,显然是给太后娘娘准备的。

在这把椅子旁边,还有一个略小的椅子,同样十分华丽,显然是给那位公主殿下所准备的。

下了一夜的雨,现场有些湿润,因为这些夜明高层的莅临,现场的气氛有些严肃。台下两千多人,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们直挺挺地站着,像是等待检阅的卫兵。

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还没有来,现场就紧张成这样子,可见夜明的纪律有多严明。

这么多人,却没看到青龙元帅,不知她到哪里去了,就算她没资格站在台上,可台下也不见她的踪迹。

众多的高层和皇帝之中,几乎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唯有老桥的神sè有点满不在乎,不仅高高地翘着一双二郎腿,眼睛还四处瞟来瞟去,目光最终落在了剑西来的身上。

“老剑,听说公主会比太后娘娘先到,是这样吗?”

剑西来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似乎不大愿意和老桥说话,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的,公主殿下毕竟是晚辈,比太后娘娘先到也是应该的,这会儿应该正在梳洗打扮,马上就要来了。”

老桥笑了起来:“老剑,你看着我说话啊,你怕什么?”

“我什么时候怕了?”剑西来梗着脖子,粗声粗气,但还是没看老桥。

老桥又笑起来:“那好,你既然不怕,我就问问你,这都三天了,抓到王巍没有?”

老桥突然提到我的名字,让我的心中顿时一紧,而台上的各位尚书和皇帝,也顿时“唰唰”地看向剑西来。老桥是都察院的院长,权力极大,当然有资格过问剑西来这事。

剑西来知道躲不过去,只好粗声粗气地说:“没有!”

老桥哼了一声:“那就怪了,你不是封锁了所有出山的路口,还派人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怎么连个人都没有找到?”

剑西来无奈地说:“这山毕竟太大,要找一两个人。如同大海捞针;就算派几千个人进去,也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况且跑了一个王巍,也不是多大的事,咱们还是把重心放在小阎王的身上吧,别忘了今天这个屠魔大会的目的!”

剑西来努力想要转移话题,老桥却是不依不饶,咄咄逼人地说:“王巍刚进兵部的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我让你看好他、看好他,这小子生性诡诈多变,没准是小阎王派来的内奸,结果你都做了什么。让他在兵部呆了足足一年!好嘛,兵部恐怕早就被人给翻了个底朝天吧,你在小阎王那里还有什么秘密?三番两次输在人家手上,也是活该!”

老桥这一番话,火药的味道很浓,也算是彻底和剑西来撕破脸了。剑西来虽然理亏,但他好歹也是兵部的尚书,甚至号称夜明第一高手,哪能受得了这种气,当场言辞激烈地反驳起来:“我一直都在盯着王巍,甚至还刻意地打压他,但他是公主介绍进来的人。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很及时地在调查他了,甚至还请了刑部尚书帮忙,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还有,你既然早就看出王巍不对,怎么还放他进来兵部?说到底,你也是怕得罪公主吧?你有这能耐,一会儿等公主殿下出来,和她说这些话啊!”

刑部尚书林婉儿也跟着悠悠说道:“没错,老剑确实找我帮忙了,本来都快突破了,后来却被公主的懿旨阻止。也是事实。老桥,你把炮火集中在老剑身上也没用啊,不如一会儿跟公主殿下说道说道吧。”

林婉儿和剑西来都是尚书,肯定要互相帮着说话,三言两语之间,就把锅推到了公主身上,激将老桥去找公主说理。老桥也是个火爆脾气,直接大声吼道:“说就说,我老桥怕过什么?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推到公主身上就没你们的事了,兵部之中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你们每一个人都难辞其咎!”

老桥的职位,表面上和各位尚书同级,但因为他有督察之权,所以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颐指气使,几个尚书也只能忍气吞声、不发一语,气氛一时之间显得十分尴尬。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丽的声音恰好远远传来:“谁要找我?”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立刻纷纷回头,只见某个方向的石壁边上,两个女人正朝台子这边缓缓走来。这两个女人虽然同样貌美,但还是有区别的,其中一个年纪有些大了,看着有三十来岁,身着一袭宽松的黑衫,但还是遮挡不住隆起明显的肚子,正是青龙元帅。

另外一个女人,准确来说应该是个女孩,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容貌出众、仪态端庄,身上披霞挂彩,很是天姿国sè,一看就地位尊贵。挺着大肚子的青龙元帅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也侧面说明了这个女孩的身份确实极高。

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个女孩发出来的。

老桥说要找公主说话,这个女孩便接过话茬,直说“谁要找我”,说明她就是那位传说中即将继承太后娘娘的位子,执掌夜明大权的神秘公主了。

台上众多的皇帝和尚书,以及都察院的老桥,在看到这个女孩现身之后,立刻纷纷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齐声说道:“恭迎公主殿下!”

让我期待了很久夜明的公主殿下,就这样出其不意,却又顺理成章的现身了。

她的现身没有任何波澜,也没有多么兴师动众,身边只有青龙元帅搀扶而已,一切都显得平平常常。可我看到这位公主殿下的真容以后,却觉得脑子一阵阵眩晕,手脚都开始变得冰凉起来,仿佛瞬间就缺氧了似的。

我明白了万毒公子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下手,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那副震惊又恐怖恶模样,明白了他为什么坚持让我等到屠魔大会开启以后亲自看看公主殿下……

因为夜明的这位公主殿下,竟然就是怀香格格!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撼,对我来说,“惊涛骇浪”这样的词汇都不足以描述我的心情了。我真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觉得整个天地几乎都在旋转,满脑子都是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是怀香格格呢……

这实在,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怎么都没办法将怀香格格和夜明的公主殿下联系到一起啊!

可是,一旦确认了怀香格格就是夜明的公主之后,以前的种种疑问好像都说得通了,我第一次被刀哥围剿的时候,是怀香格格拿了懿旨过来救我,也就是从那以后,我才被高尚书所赏识,并且一路提拔我做了户部侍郎,那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高尚书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信任我?

原来一切都是怀香格格起的作用!

再后来,无论是我进入兵部,还是屡屡被人照顾,死里逃生,都是怀香格格暗中助我。她喜欢我啊,当然就想为我铺路,让我在夜明中有所建树,将来就能正大光明地和她在一起了……

也只有怀香格格,在整个夜明上下几乎都在针对我,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仍旧不顾一切地护着我了!

只有她,只有她!

这也就是怀香格格加入夜明没多长时间,却被“洗脑”如此严重的缘故,她根本就是从小就在这样的氛围下熏陶、长大,怎么可能不为夜明说话!

那个性格顽劣,在城中历练,还跟着青龙元帅学功夫的女孩,原来就是怀香格格,一切都对上了,一切都对上了!

孤身犯险、行刺刀哥,还有一统数所高校联盟,显然都是她历练的一部分而已。

现在想想,怀香格格的穿衣风格,甚至功夫套路,所使用的武器,都和青龙元帅如出一辙,果然是青龙元帅一手教出来的。而且在兵部中,青龙元帅对她照顾有加,我一直以为是冲着我的面子,现在才知道是我沾了怀香格格的光……

这么多明显的特征,其实我早该猜到是怀香格格的,可我根本没有往那上面想过,我一直以为怀香格格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后来被高尚书赏识进了夜明,接着为了寻我又来到兵部……

我根本就没有将她和夜明的公主联系过一分一毫,直到她以“夜明公主”的身份登场之后,我整个人都懵了,完完全全的懵了。

如果她是夜明公主的话,那接下来执掌夜明大权的就是她了。我和我舅舅所在的龙组,要灭掉、铲除的岂不就是她了?

怎么办,怎么办?!

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无法接受那个和我心心相印、两情相悦的怀香格格会是夜明的公主,会是我接下来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对手!

虽然我一直认为国家大事高于儿女私情,对于加入龙组之前宣过誓的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国家安危、百姓安居更重要的,可是面对我深深喜欢着的、也深深喜欢着我的怀香格格,我怎么能下得了手?

就算抛开我们两人的感情不谈,我在夜明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不是她的护佑,我早就不知死多少次了,难道我真要做个恩将仇报的混蛋人渣吗?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晕,似乎马上就要当机,身子也摇摇晃晃,几乎要倒下去了。而身后的万毒公子,竟然还笑得出来,“嘿嘿嘿”的声音飘满整个房间,只是仍旧笑得比哭还要难听,听上去十分的毛骨悚然。

我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哪里还有余力问他为什么笑,我只能用手抓着窗台,努力往外看去。我多希望青龙元帅搀着的那个女孩不是怀香格格啊,随便是谁都好。只要不是怀香格格就行……

可是我看来看去、看去看来,公主殿下的脸也不会变,确确实实就是怀香格格。

在青龙元帅小心翼翼地搀扶下,怀香格格慢慢走上台阶,走上高台。她的步子很慢,而且十分优雅,真的像个即将君临天下的公主了,和过去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已经相去甚远。

她的妆容精致,已经完全看不出前几天还红肿着的眼睛,颓败的神情也完全消失不见,有的只是面sè冷漠、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

现场。不止是我一人认出了怀香格格,青龙门的众多成员,也认出这位仪态端庄的公主殿下,竟然就是前些日子才在门中呆过,还晋升到蓝阶的怀香格格,也是一个个都傻了眼,露出完全不可置信的表情。

当然,大部分人其实还好,震惊过后,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身份转变,像这样的大人物微服私访,出现在底层成员之中,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康熙还经常微服私访呐!

他们唯一庆幸的,就是以前没有得罪过这位公主殿下。而曾经调戏过怀香格格的人,比如徐伟等人,则是一个个面sè煞白、冷汗直流,显然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而另外三门的人,是不认识怀香格格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公主殿下,他们纷纷为怀香格格的绝美容貌感到惊艳,显然没有想到公主会是这么漂亮,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只是,怀香格格并没有去看青龙门的那些底层成员。而是在青龙元帅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上台阶、走上高台。

这过程中,高台上的各位皇帝、各部尚书,始终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怀香格格走到高台之上,走到那些人的身前,才轻轻说道:“都起来吧。”

怀香格格的面sè冷漠,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早已司空见惯。我远远地看着她,却也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冰冷的气势,和那个会躺在我怀里撒娇的女孩,俨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经过怀香格格的允许之后。那些平时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众多夜明高层,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但是依旧一动都不敢动。

怀香格格又摆了摆手,说坐吧,都坐。

这些人才纷纷回去,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面。

接着,怀香格格又说:“师父,你也坐吧,你有身孕,要多休息才行。”

怀香格格口中所称的师父,当然就是搀扶在她身边的青龙元帅。青龙元帅不发一言,也默默地过去坐了。在剑西来的身后有把椅子,是给青龙元帅准备的,她就坐在那里。

等到人都坐好以后,怀香格格才走向台子中央,坐在了略小的那张椅子上面。

太后娘娘未来之前,身为公主殿下的怀香格格显然就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了。她坐在那里,眼神平静地往两边看去,所有夜明的高层都低下头去,不敢和其对视。

最终,怀香格格的目光落在老桥身上。

“老桥,你刚才说要找我,有什么事吗?”对待这位都察院的院长。怀香格格的语气虽然依旧冷漠,但也有着一丝尊重。

听到怀香格格发问以后,剑西来也抬起头来,有意无意地看向老桥,一双斜斜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显然在说:“你刚才不是挺能说吗,现在倒是继续说啊!”

而老桥,不知是仗着自己资历够深、地位够高,还是真的敢于直言,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说道:“公主殿下,我们正说王巍的事,我认为剑西来没有把人抓到,是严重的失职和渎职,而兵部的剑西来尚书和刑部的林婉儿尚书,都认为您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

老桥这一手可玩得真是漂亮,竟然在三言两语之间,就把炮火引到了剑西来和林婉儿的身上,直接当着怀香格格的面插了他俩一刀!

剑西来和林婉儿当然都傻眼了,哪里想到老桥会这样倒打一耙。

“嚯”的一声,剑西来猛地站了起来,怒火中烧地冲着老桥说道:“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责任是公主殿下的了?”

一向表面温婉的林婉儿也急了,站了起来指着老桥说道:“大家都还在这。你就诬陷我们两个,你到底是什么居心?公主殿下,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是您的责任!”

老桥却不再说话,而是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等着怀香格格自行做出判断,反正他已经把水给搅浑了。

老桥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还是因为他仗着自己劳苦功高、地位尊贵,即便在太后娘娘那里,他也是独一份的人物。他虽然跪在地上,神情却充满桀骜,仿佛谁都不放在眼里。

四周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缓缓说道:“不管这句话是谁说的……不错。确实是我的过失,我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

看网友对 753 屠魔大会,开启 为43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