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引魔入瓮

第六百五十四章 引魔入瓮

那一丝波动犹如春芽吐绿,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海表面上没有任何动作,看了看靠着灵虎在休息的姜雨薇并没有什么异样,显然没有注意到有谁在窥视这边,他就缓缓散去手中的黑芒,闭目看似休息,然而此时他的内心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刚才的那一下,很明显是有谁在暗处窥视着他们,要不是让截天魔指惊了一下,他压根就发现不了端倪。

陈海看似修为被废,但元神锁在眉心祖窍之中,神魂极其强大,以致六识要远比普通玄修敏锐得多,莫说是明窍了,就连道丹级高手对他有所窥视,他都能有所察觉,难道藏在黑暗中的那是一个魔侯级的强者?

要不是如此,姜雨薇也不会完全毫无察觉。

陈海又想,既然有魔族强者在暗中窥视他,那姜赫、吴明宇等人,有没有相当级别的魔族强者,在暗中窥视行踪?

陈海眉头紧锁,没想到小小的血炼场,暗藏的凶险,实要远比想象中强得多,然而对久经风浪的陈海而言,却也不畏惧眼前这点小风浪。

陈海伸了一个懒腰,将姜雨薇从入定中惊醒,打个哈欠说道:

“这北陵谷我们已经探查了这么多天,始终看不到有什么蛛丝马迹,我们不如到别处转转去,或能有所发现。”

姜雨薇甚是奇怪,心想就在刚才还是陈海建议在这里多留几天,看北陵谷内的动静,没想到他这么快又改变了主意,但她左右想来,这么蹲守下去也不是办法,左右没有头绪,还不如出去走走撞一撞运气。

二人潜藏行迹往北陵谷北面,往当初陈海和姜璇被数百魔兵斥侯困守的孤峰赶去;然后以孤峰为圆心,向四面八方开始探索。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陈海对姜雨薇的态度就渐渐冷淡起来,甚至还表现在些许的不耐性跟急躁,姜雨薇知道陈海非普通的魔物,心里即便不满,也能隐忍住不说。

一天,一人一魔一兽,走到一座荒芜的盆地里的小湖,湖面波平如镜,有几堆骨骸堆积在那里,看样子像是血炼弟子被魔物啃食血肉后留下来的残骸,远远看过去,还能看到白骨之上,布满尖利的牙印和爪痕,不难想象这些弟子临死前的惨况。

看到同门尸骸散落异域,姜雨薇到底是于心不忍,就想让陈海将那骸骨聚拢起来焚烧掉,陈海却抱着破月戟站在一旁,显得极不耐烦,不愿意听姜雨薇的使唤。

姜雨薇眉头微蹙,担心进入血炼场时间久了,陈海身上魔性大炽,想要挣脱她的束缚——役魔灵兽反噬之事,在万仙山可不是仅发生过一起,陈海的异状令她满心忧虑,确认怀里的锁魂印仍然有着清晰的灵魂波动,她才稍稍放下心,蹙眉娇喝道:“姜璇是多蒙你的照顾,而我对你也没有什么不敬,倘若你敢有异念,小心我令你魂飞魄散!快去收拾弟子骸骨!”

陈海冷冷一哼,不情不愿的站起来,随意拿破月戟,将一堆堆残骸挑起来,扔到姜雨薇的身前,姜雨薇气得小脸发白,待要拿出锁魂印冲击陈海的神魂,给他一个教训,突然间看到让陈海拿破月戟挑飞过来、洒落在她身前的骸骨,竟然摆出“湖中藏魔”四字篆书来。

姜雨薇心里一惊,陡然间想明白陈海这几天为何如此异常,只是她完全没有察觉到暗中有谁在窥视她们,湖中所藏那头魔物,实力之强,要强出她几个境界?

姜雨薇将散乱的残骸起来,待要作势训斥陈海几句,而就在这一刻,战力不高、六识却要比人敏锐得多的灵虎,身上的白毛突然间炸开,猛然将头颅高高昂起,朝湖心呲起了尖锐的獠牙,咆哮起来。

姜雨薇看灵虎如此反应,陡然也是汗毛竖立,心神电转之下,挂在腰带上的苍雷玉佩募然爆出一团青sè雷光,凝聚青sè雷光灵罩,将她周身围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黑光就裂波而出,往姜雨薇斩来,姜雨薇根本就避让不及,浑身仿佛被万钧狠狠的撞了一击,整个身体失控的横飞起来。

这一撞,虽然没有将苍雷玉佩直接击碎,但巨大的反震,也令姜雨薇五脏六腑移位,又一股强烈的精神冲击,令她识海震颤,竟然都没有办法祭出大衍灵剑。

这一刻,百余亩大小的湖泊,往两边分出数十丈高的巨浪,就见一头面目狰狞、比陈海要高出一倍的黑颅魔,踏湖而出,魔躯快如黑sè的闪电,探出魔爪就要朝姜雨薇抓去。

灵虎猛然跃出,朝黑颅魔猛扑过去。

这头灵虎仅仅是嗅觉、灵识比姜雨薇敏锐一点,实力却稀松平常,更没有地阶法宝护身,就见黑颅魔魔爪幽光一划,灵虎就肠飞肚破,往斜里横飞出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借着灵虎这一拦,姜雨薇在半空中已经稳住身形,正要祭出大衍剑往黑颅魔杀去,却见陈海狰狞一笑,横步跨出的同时,挥动破月戟,瞬时间便分出三道戟芒朝她斩来。

姜雨薇没有亲眼见过陈海与紫鳞魔天武台比斗的情形,但看到他借助与破月戟异能,瞬时斩出三道戟芒,也是暗暗心惊。

她虽然在之前一刻得到陈海的提醒,但这时犹担心陈海会趁机将她杀死,从此之后挣脱她的束缚,但她这一刻也只能赌,毕竟陈海用身形妙巧所挡住的那头黑颅魔,实力更恐怖。

姜雨薇强忍住内心的惊疑,截断真元,也将捏到左手的道符硬生生的按住,眼睁睁看着陈海三道戟芒将苍雷玉佩所形成的雷光灵罩斩破,最后一道戟芒余势未消,直接朝她胸口斩来。

姜雨薇一袭道袍里还穿了一件沉金软甲,不畏利刃加身,但陈海一斩戟芒虽然被沉金软甲挡住,但传递的力道,不啻万斤重锤轰来,将姜雨薇一袭道袍被轰得四分五裂。

姜雨薇张口猛喷一口血,就直接被打闭过气去。

陈海伸手从姜雨薇怀里掏出锁魂印、储物戒、苍雷玉佩等物,都一起张嘴吞入脾中,接着又将姜雨薇娇小半裸的娇躯扛在肩头上,提着破月戟向那黑颅魔走去,狞笑道:“多谢魔兄相助!”

看到陈海竟然留着姜雨薇的性命,那黑颅魔多少有些不悦,皱着眉头说:“看你竟然修炼截天魔指,应当是不灭邪域的真传弟子,这人族女子不杀留着干嘛?”

陈海yīn恻恻一笑说:“这娘们骑在本魔头上作威作福多年,对本魔百般凌辱,还以为将我的魔性都炼化了,魔兄以为本魔今天有机会挣扎她的束缚,就这么杀了她,岂非太便宜她了?”陈海表面上异常轻松,其实一只紧紧注视着那魔候的动作,“这娘们细皮嫩肉的,我若不将她好好玩弄三天三夜再杀了,怎能让我心意平复?”

听陈海如此说,黑颅魔也是淫心大动。

想当初在他在玄yīn谷,也豢养不少年轻貌美的年轻女奴,虽然不怎么经玩,但那柔滑的皮肤、鲜嫩的肉体,想想就令他垂涎欲滴啊。

而他被送入这血练场中,这些年一心想着恢复修为,捉到万仙山的血炼弟子,不管男女都是一吃了事,竟然都忘了尝尝这种滋味,这时候狞然一笑,蹲到一旁,跟陈海说道:“既然如此,你先开荤,但用力不要太猛,记得留她一条性命,让老魔我也尝尝鲜,之后我再带你去北陵谷,谈正事!”

陈海没有直接与姜雨薇联手斩杀这头黑颅魔,就想着看能不能套出些有用的信息来,没想到这黑颅魔淫心大动,竟然饶有兴致的蹲在那里,先要看他对姜雨薇行事。

无奈之下,陈海只能将姜雨薇往黑颅魔抛过去,说道:“既然魔兄也好这一口,那就魔兄先尝鲜便是!”

黑颅魔喜滋滋正要将道袍破裂的姜雨薇双足抓住,不料一道剑光贴着姜雨薇平滑的小腹,就朝他的面门刺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四章 引魔入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