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秘相呈威

第六百五十六章 秘相呈威

此时平滑如镜的湖泊冰棱遍地,保持着波涛汹涌的模样,凝固在那里。

陈海当初曾亲眼见到过丹图、沙摩柯等五大魔侯,联手逆抗姜寅时的一幕,也曾与魏子牙这样的强者恶战过,知道只要修成道胎、魔胎,不管有没有恢复修为,都应该有些压箱底的神通手段,因此他缠住黑颅魔时,也是有着足够的警惕,并不以为他与姜雨薇联手设计袭杀,就真能轻易将这头黑颅魔杀死。

看着黑颅魔血瞳睁大,两道惨绿sè的光华直冲过来,陈海见机也快,刹那间风住云收,满天的戟影都收住,身形往侧翼错去,然而这两道惨绿光华并非落空之空就会消散,就见其突然一收一放,仿佛活物吸般,顿时就往落后三四百米的姜雨薇横扫而去。

姜雨薇自恃有苍雷玉佩所化的雷光灵罩护身,也不去管惨绿光华横扫过来,祭出两道金光雷符,化作两道儿臂粗细的金光雷柱就往黑颅魔头顶劈去。

两道金光雷柱击中黑颅魔的同时,就见那两道惨绿光华也直接穿透雷光灵罩,往姜雨薇体内没去。

“……”看着姜雨薇瞬时就失去知觉,直挺挺从半空摔落下来,陈立这时候也感知那两道惨绿光华附有极强烈的魔念气息,才知道这两道惨绿光华,乃是黑颅神的元神所化。

元神出体极为脆弱,但要是修炼恰当,元神出体又是极强的神魂攻击手段——人族玄修擅长炼器、制符,神通手段多种多样,通常不会修炼如此极端的神通而已,但不意味着魔族不修。

看姜雨薇支撑不了多久,陈海挥戟朝黑颅魔斩去,就见那两道惨绿光华便陡然从姜雨薇体内收回,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再次往他这边横扫过来。

陈海三五息时间内,虽然能将速度提升到极致,甚至风雷幻踪步进一步突破极限,踏出八道残影,但不能将黑颅魔本命元神所化的惨绿光华击碎,无法近身攻击到黑颅魔的本尊肉身,迫使其收回本命元神,最终还是无法摆脱惨绿光华的纠缠。

陈海直觉心底涌上一阵寒意,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上由玉清化阳符所形成的光罩就砰然碎裂,一股强悍无匹的邪恶魔念就直接在他的眉心祖窍处爆发开来,身体就再不受什么控制了。

陈海此时仿佛落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四周缭绕着黑雾,没有风,也没有光,压抑得陈海几乎想要仰天咆哮。

被雾气阻隔的远方,不时有低沉的细语,竭力的嘶鸣,澎湃的杀意等等东西传来,每一种声音、气息,都犹如重锤敲击着陈海的神魂,要将他的神魂撕裂掉。

陈海知道他的本源念识陷入幻境之中,而这些是黑颅魔神魂攻击所致的魔音幻相,但他没有办法去摆脱这种种魔音幻相,只是知道黑颅魔杀死他的神魂之前,本尊肉身也无法动作,他默念九元归神真解咒,牢牢护住本心,去抵抗种种魔音幻相的侵袭。

魔音没有什么用处,很快又见一头头穷凶极恶的魔兽,从无尽迷雾中张牙舞爪地扑出来……

陈海自然知道神魂之中,万物皆虚这个道理,对于层出不穷的可怖之象,丝毫没有任何反应。那一头头怪兽看似威势无穷,但每每扑击到本源念识之前,被九元归神真解咒所凝聚的一层紫sè光花所沾染后,就会颤抖着、悲鸣着消散。

忽然,在空间之中响起一阵宏大而邪恶的声浪,一个身高万丈的魔物出现在陈海身前,像一座山岳般矗立在天地之间。

“我说你怎么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原来你还修习了人族的九元归神真解。你虽然是不灭邪域的真传弟子,但你修行人族的功法,就是背弃魔族,那我毁去你的神魂,炼化你的魔躯,不灭邪域日后也不能找我的麻烦了。”

陈海对黑颅魔的叫嚣完全视而不见,只是以心念默诵九元归神真解咒,牢牢谨守住本心,任由身外惊涛骇浪、彤云密布,我自岿然不动。

黑颅魔叫嚣着隐去所幻化的巍峨魔躯,继续以种种幻相,冲击陈海的本源念识,但肆虐了好一阵子,都不见什么效果,渐渐也都归于平静。

陈海知道黑颅魔的本命元神没有退去,要不然他不会陷在幻境里出不去,但他也不担心什么。

要知道,他在血云荒地之中,吸收了不知道多少罗刹血魔的灵魂碎片融为己用,神魂的强大,早就非一般的魔将所能比拟,这黑颅魔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击溃自己,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神魂之间的争斗没有任何时间的意义,却能感受到极恐怖的时间流逝感。

仿佛在经历沧海变迁的悠久时间之后,陈海忽然觉得有几滴冰凉的雨滴落在自己的头上,感觉是那样的真实,过了一会,噼噼啪啪的响声接连响起,紧接着声音嘈杂起来,汽车的喇叭声接连响起,忽然他被人重重地推了一下:“神经病啊,下雨了,站在路当中,找死么!”

陈海疑惑地睁开双眼,看到一个中等身材,脖子上带着粗大的金链的光头中年人正冲自己嚷嚷着。

豆大的雨点不停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砸在自己身上,冰凉无比,他抬了抬胳膊,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皙的手臂四周是拥挤的车流,还看到有人头顶着塑料袋跑到一旁的糖水铺中躲雨。

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地球了?

正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一股巨力重重推了过来,“他妈的看你穿的人魔狗样的,真就是个神经病不成,站在路当中,这条街马上就要堵死了,耽误了老子接孩子,老子弄死你!”

那光头金链男见陈海始终没有动作,雨又越下越大,一时恼怒起来,拉着陈海就往路旁推去。

陈海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又穿越了?

他难以置信黑颅魔能制造如此真实的幻相,是直接从他本源念识中所复制出来的记忆幻相吗?

恍惚间,陈海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只见有打伞的人看到了这边的争执,不顾大雨嘻嘻哈哈地上前凑过来看热闹,而一些没有雨具的人也都停下了脚步,在屋檐下踮着脚准备看热闹,还有人拿出手机,准备拍下来炫耀一番。

街角处是一家卤味店,现在正是要准备菜品的时候,挂在街上的排烟机将浓烟排出,带着一股子诱人的香味,这喧闹、这气味、甚至这推搡跟喝骂,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陈海深深吸了一口气,发觉自己的周身灵脉还都是存在的,皱了皱眉,挥手想挣脱那光头金链男的推搡,而那光头金链男却惊呼一声,身体重重地飞了出去,一下子撞到了街对面的一家蛋糕店中,碎玻璃横飞,街上顿时静了一静,接下来就像水烧开锅了一样,人群四散惊逃,边跑边哭喊着:“妖怪啊,妖怪啊……”

陈海愣了愣神,不知道这些人喊的是什么,左右看了看,人群迅速四散后造成了缺口,通过一家小店光滑洁净的玻璃门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形状。

竟然还是青鳞魔之相。

重重的步伐当街响起,整条街顿时变成了灾难现场,一个小女孩在人潮之中脚一滑,摔倒在地上,陈海三两步跳了过去,想要将小女孩儿扶起。

那小女孩儿却畏畏缩缩地向墙角处靠去,抽噎着哭着:“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陈海看着她柔和的小脸庞,因为恐惧而瑟瑟地颤抖着,这也是黑颅魔所制造的幻相,为什么是那么的真实?

这是什么神通?魔族之强大还真是不容小窥啊。

“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那小女孩儿突然止住悲声,睁开天真无邪的美眸看着陈海,下一刻又邪魅地一笑,陈海就觉得那小女孩儿瞳孔犹如无尽的深渊一般,将自己吸了进去。

陈海猛然惊醒过来,没想到黑颅魔竟然真能制造如此真实的地球幻想,让他放松警惕。

既然你要吞噬我的神魂,便任你吞噬好了!

黑颅魔压抑着内心的兴奋,但真正将陈海的本命元神吸入自己的识海之中,看清楚陈海的元神本相,黑颅魔便是一惊,大吼道:“怎么可能?你是人非魔,怎么可能有机会修炼不灭邪域的截天魔指!”

虽然看到陈海的真面目,令黑颅魔极其震惊,但陈海的本命元神在他看来还是相当孱弱,何况此时彻底是他的主场。

即便青鳞魔是人非魔,在他看来也无非同样炼化而已,然而在下一刻,陈海本命元神之后血云滚滚而出,一樽八臂魔神无中生有,直接就要将他的识海撑爆掉。

黑颅魔感受着那八臂魔神那粉碎一切的魔煞气息,惊恐地喊道:“不可能,即便是不灭邪域的魔宗,也不可能修成大破灭魔神的本尊秘相,你到底是谁……”

那八臂魔神徐徐张开没有表情的魔瞳,一道宛若实质的黑光,那无边的滔天魔煞散发出来,瞬时间就将黑颅魔因震惊、大惧而完全失守的神魂碾压得支离破碎……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六章 秘相呈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