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55 怀香格格,继位 为44000金钻加更

755 怀香格格,继位 为44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太后娘娘来了!

随着高亢的声音响起,整个青龙门的广场就像刮起一道飓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青龙门的入口处看了过去。台上的诸位夜明高层,包括怀香格格在内,也都站了起来,神sè严肃而又恭谨地看着入口那边。

缩在顶层某个房间里的我和万毒公子也是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青龙门的入口,我们都很好奇这位太后娘娘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据我所知,即便是整个夜明,见过太后娘娘真容的也没几个,甚至皇帝、元帅这种级别的都没资格见;以前我舅舅做杨皇帝的时候,面见太后娘娘也是蒙了眼睛,上次我和万毒公子、青龙元帅被剑西来引着去见太后娘娘,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次要不是为了对付小阎王,为了召开屠魔大会,太后娘娘怎么可能现身!

自从夜明创立至今,这还是第一次。

现场,加入夜明几年、十几年的大有人在,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虽然每天诵念“恭祝太后娘娘万寿无疆”之类的话,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太后娘娘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所以可想而知,现场的关注度能有多高!

虽说在这之前,公主的话题度甚至超越了太后娘娘,但是公主毕竟已经现身。没有了任何神秘可言。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又重新放在了即将现身的太后娘娘身上,都想看看这位能令众多尚书和皇帝闻风丧胆、噤若寒蝉的老太婆,究竟长了一副多么可怕的面孔!

之前怀香格格现身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已经非常紧张、严肃,等到太后娘娘现身的时候,几乎达到一个巅峰,甚至有些压抑,简直快要窒息。老桥和剑西来等人,甚至微微发起抖来,虽然怀香格格一再保证不会牵连他们,可谁知道太后娘娘最后会怎么做呢?

毕竟这位太后娘娘的种种恐怖事迹和凌厉手段,他们这干老家伙比谁都要清楚!

青龙门的入口处,站着一个面sè白净的青年,看着有些娘里娘气,像个小太监似的。“太后娘娘驾到”这几个字,就是他喊出来的,显然他是太后娘娘身边的随从。

在他喊过之后,便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脑袋也低下去了,等着太后娘娘现身。

不过一会儿,终于有人出现在了门口。

但不是个老太婆,而是个老头子。老头子顶着一头白发,胡须也全白了,看着年纪挺大,精神也不是很好,一颗脑袋耸拉着。说是太后娘娘驾到,却来了一个白头发的老头,当然谁都觉得奇怪,一个个露出疑惑的神情。

但是随着老头继续往前面走,人们才看到他的肩上扛着两根铁管,在他身后的铁管上面,竟然架着一口红木的大棺材,棺材上面没有任何花sè,涂得像血液一样鲜红,十分引人瞩目。

而在棺材后方。跟着两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头,这俩老头同样每人扛着一支铁管,和前面的老头一起架着棺材,缓缓往青龙门里走着。

三个老头都低着头,神情十分沮丧、低落,像是正在出殡一样。

这副诡异的场景,自然震惊到了现场众人。大家都在等着太后娘娘现身,结果却等来一口大红sè的棺材和三个莫名其妙的老头,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那三个老头抬着棺材缓缓靠近。

缩在房间里的我,同样也为这个场景吃惊不已。

我的第一个想法,觉得这太后娘娘和万毒公子一样喜欢玩幺蛾子,觉得出场之时随身带着一口棺材十分酷炫,能够起到恐吓人心的效果。以前的李皇帝就喜欢玩这种花活儿,走到哪都坐着轿子,时不时来一句“李皇帝驾到”,真把自己当帝王了。

第二个想法,这口棺材是太后娘娘故意带来,给小阎王准备的,为了给大家提气。当初我舅舅收拾宋光头的时候,不就玩过这一出吗,在乱坟岗子上贴心的给宋光头带了一具棺材。

但,不管是这两种的哪一种,台上的剑西来和老桥等人应该不至于有多稀奇。可事实是他们同样目瞪口呆、神sè错愕,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连怀香格格,也是一脸诧异,不停地望着那口棺材,满脸的莫名其妙。

那三个老头抬着棺材缓缓前行,步子虽慢,但是很稳。很快,便穿过青龙门的广场,来到高台下方,顺着台阶慢慢往上。抬这么大一口棺材,还只有三个老头,可想而知有多吃力,但这三个老头气不喘、腿不抖,显然实力不低。

等到他们终于上了高台,把棺材稳稳放在地上以后,老桥立刻走上前去,惊讶地问:“太师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太师大人?

这又是什么鬼称呼?

我突然想起来,我舅舅曾经和我说过,夜明仿造明朝的官职构造,设置了不少职位,除了掌握实权的六部以外,还有高人一等的三公。这三公,就是太师、太傅和太保,自古以来就是荣耀加身,但没什么实权,主要是辅佐太子读书等等——不过在夜明中,大概就是辅佐怀香格格了。

被老桥称作“太师大人”的,就是负责在前面抬轿子的老人。

老人yīn沉着脸,说道:“这件事情,我还是亲自和公主殿下说吧。”

他的声音无比低沉,似乎出了什么大事。怀香格格颤抖着问:“老师,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个“位列三公”的太师大人,直到此时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怀香格格一眼之后,又缓缓跪倒在地,浑浊的眼泪流淌下来,用极其悲痛的难过的语气说道:“太后娘娘她……她老人家仙逝了!”

什么?!

老人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犹如平地惊雷,直接炸响在这座高台之上,并且波及整个青龙门的广场。现场所有的人,无论是台下的那些喽啰,还是台上的这些夜明高层,甚至就包括山壁顶上的我和万毒公子,全部都傻、眼、了!

太后娘娘,竟然仙逝了?!

她连面都没露一下,竟然就这么死了?

这未免也太突然了!

整个青龙门的广场沉浸在一片巨大的震惊之中,所有人都被震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一双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谁都不敢相信,谁都不能相信!

“不……不可能……”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怀香格格。她的一双眼睛呆呆愣愣,似乎直到现在才稍微有点反应过来,她猛地扑到地上,双手捧着太师的肩膀,哆哆嗦嗦地说:“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太后娘娘就算偶然有疾,也都是小病而已,休养一阵也就好了。怎么可能会仙逝呢?”

太师的眼泪和鼻涕滚了一脸,痛哭着说:“公主殿下,是真的啊,太后娘娘真的仙逝了。其实她的病一直都很严重,只是怕你担心,没和你说而已。年前就大病过一次,后来经过休养虽然好一些了,可是身体一直没能恢复到最佳状态。过了年后,就更严重了,身子一天比一天差,到了上个礼拜终于撑不住了……太后娘娘临终之前交代,让你执掌夜明以后。一定要除掉小阎王这个心腹大患,否则复兴大明王朝的目标就不能完成啊!公主殿下,这场屠魔大会,就是太后娘娘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啊……把她的尸体带到现场,也是她的遗愿之一,她说她要亲自看着你成长起来!”

太师一边说,一边痛哭流涕,又“砰砰砰”地磕起头来:“万望公主殿下,时刻谨记太后娘娘的临终遗言,千万不要辜负了她老人家对你的期望啊!”

“不,不!”

听着太师的话,怀香格格早已泪流满面。大叫着说:“我不相信,不相信太后娘娘会离我而去!”

怀香格格一边大叫,一边扑向那具大红sè的棺材,伸手就要去揭棺材上面的盖子,似乎想把里面的太后娘娘再拉起来。但是棺材盖子已经钉死,怀香格格根本就揭不开,她使劲拍打了一下,又着急地左右四看,突然冲到某个皇帝身前,“唰”的一下在他身上抽出钢刀,又“噔噔噔”走到棺材前面,竟是要用钢刀起了棺材上的钉子!

太师本来都站了起来,看到这个场景以后,再次“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说:“公主殿下,您冷静一下,让太后娘娘安静地去吧!”

高台之上,也“砰砰砰”跪倒一片,众人齐声说道:“让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安静地去吧!”

这些夜明的高层,无论皇帝还是尚书,院长还是元帅,无论彼此间有无仇怨,此刻都齐齐痛哭流涕、哀声大作。台下的众多喽啰,此刻也都纷纷跪倒在地,哀嚎之声瞬间响彻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仿佛天都塌了下来一般。

我的心里一样十分难过,不过我不是因为太后娘娘的死而难过,她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身为龙组的实习成员,夜明的太后娘娘死了,我反而要放炮庆祝才对。

我难过,是因为看到怀香格格难过。

怀香格格是真的难过,而且濒临疯狂。此刻的她,哪里还有之前半点仪态端庄、高高在上的高冷模样,在听到太后娘娘死讯的刹那,她就彻底地崩溃掉了,她大喊大叫着、大哭大嚎着,眼泪鼻涕滚了一脸,她像疯了一样地想要揭开棺材盖子,但在众人的劝说之下,她只好把钢刀丢在地上,扑在棺材上面大声痛哭起来。

现在的她,哪里还有什么形象,哪里还有什么仪容!

我不知道她和太后娘娘到底什么关系,但是想必感情一定非常深厚,而且是家人、亲人式的感情,否则太后娘娘不会让她来做这个公主,更不会让她继承自己的位子。

在我们龙组的人眼里看来,夜明的首领太后娘娘,当然是个十恶不赦的人物,竟敢颠覆国家政权,去做谋反的事,实在死有余辜、死不足惜;可在怀香格格的眼里,太后娘娘就是她唯一的亲人,是这世上对她最好最好的人,怎么可能不难过、不伤心?

怀香格格哭肿了眼、哭哑了嗓,哭得几乎昏厥过去。这所有的一切,我当然全都看在眼里,所以心里同样难过的不是一星半点。怀香格格每哭一声,我的心里就好像被刀割上一下。痛不欲生。

身为她的男朋……不能说男朋友,至少也算是好朋友吧,况且我们还曾经结拜过,我是她的哥哥,按理来说,这种时候,我应该去安慰她的!

我可以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尽情地趴在我肩膀上哭,尽我最大的努力给她温暖和力量。

可是,我只能站在这里,除了用手扶着窗台,几乎把窗棱抓裂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我目眦欲裂,我咬牙切齿,我悲痛万分,我肝肠寸断……可我却无能为力!

整个青龙门中,不难过的似乎只有万毒公子。万毒公子站在我的身边,惊奇地看着下面的广场,看着高台上的红sè棺材,看着趴在棺材上痛哭流涕的怀香格格,看着跪倒一地、哭成一片的众多夜明高层,看着台下两千多同样悲痛欲绝的喽啰,喃喃地说:“哇靠,不至于吧,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老婆子死了,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为她哭?老子不信!我敢打赌,这里面至少有一半人是装的!”

太后娘娘的死讯刚传出来时,万毒公子和我一样震惊万分。但惊归惊,让他难过,是门都没有的。而且他分析的其实也没有错,现场见过太后娘娘的都没几个,就算每天洗脑,每天诵读“恭祝太后娘娘万寿无疆”一万遍,恐怕也对太后娘娘产生不了什么感情,至少有一半人都是装的,不算高估。

但别人我不知道,怀香格格的难过总是真的,只要她还在哭,还在流泪,我的心里就始终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

青龙门的广场里面,一片哀鸿遍野、哀声四处,一时之间,仿佛所有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万毒公子又喃喃地说:“嘿,如果这种时候,小阎王率领一支奇兵杀到,还不把夜明连锅端了?”

万毒公子说得非常有道理,太后娘娘刚刚殡天,怀香格格又没正式继位。如果小阎王这种时候杀到,夜明之中群龙无首,必然混乱无比,剿杀起来也容易些,很有可能连锅端掉。

不过可惜的是,小阎王并不知道屠魔大会今天召开,更不知道太后娘娘已经死去——我被困在这里,谁给他传消息呢?

青龙门的广场之中、高台之上,怀香格格仍旧哭得伤心欲绝。只要怀香格格不停,就没有人敢停,哭声始终回荡在这座广场之中,而且一个比一个哭得夸张,还有人哭到抽过去的,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最终,是青龙元帅走了过去,把怀香格格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脊背,低声安慰着她。怀香格格趴在青龙元帅肩上,哭声终于渐渐小了下去,可是仍旧小声地抽泣着。

“师父,我总觉得这是假的,太后娘娘怎么可能说走就走……留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

青龙元帅轻轻摸着怀香格格的头,柔声说道:“公主殿下。太后娘娘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而且疾病缠身、痛苦不堪,走了对她老人家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而您,也迟早要长大的啊!您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夜明发扬光大,继续完成她老人家生前未完成的心愿,以祭太后娘娘的在天之灵!”

青龙元帅的安慰很有作用,怀香格格的情绪终于慢慢平复下来,哭声也越来越小了。虽说,青龙元帅仍在鼓励、鼓舞怀香格格去做谋反的事,但是现在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看到怀香格格不再难过。不再流泪,就松了好大的一口气,感觉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

对青龙元帅,我的心里也很是感激,我不在怀香格格的身边,但是有她帮忙安慰,我也能放心不少。

随着怀香格格的哭声渐渐平息,整个青龙门的哀嚎之声竟然也跟着小了不少。这种感觉,就好像酒桌上面,领导喝多少,大家就喝多少似的;领导抿一口,大家就抿一口,领导一口干,大家也跟着一口干,绝对不敢落后领导,也不敢超越领导。

等到怀香格格彻底安静下来以后,整个青龙门也变得十分安静了。只是,怀香格格靠在青龙元帅怀里,仍旧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大家也都不敢发出声音,低头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之前那个叫做“太师”的老头,轻轻走到怀香格格身前,也不知和她说了句什么。接着便直起身子,用敞亮的声音说道:“太后娘娘懿旨,到!”

太后娘娘已经死了,太师说的懿旨,必然是太后娘娘临终前的最后一份懿旨。现场众人纷纷重新跪好,之前因为哭得太过伤心都抽过去的,现在也调整姿势直起了身子,认真倾听着即将到来的懿旨。

唯有怀香格格没跪,仍旧靠在青龙元帅身上,眼神一片呆滞。

安静的青龙门广场之上,太师从身上摸出一封黄sè卷轴,开始当众宣读太后娘娘临终前的最后一道懿旨。

太师的年纪虽大。但声音却极其洪亮,能够清晰地传到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太师便把懿旨的内容宣读完了,大意就是要将自己的位子传给公主,希望三公、六部等尽力辅佐,然后又说了一下小阎王的事情,就是要求怀香格格无论如何也要把小阎王给除掉,因为他是夜明现今最大的麻烦和绊脚石,危害性甚至超过了龙组,所以必须剿灭。

因为太后娘娘自恃中央有人,所以并不在意龙组,反而对“草莽出身”的小阎王颇为忌惮。因为没人能够管得了小阎王,除了将他杀死,别无他法。太后娘娘甚至将这一条写进临终的懿旨之中,也足以说明她对小阎王是多么重视!

而将位子传给公主,也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所以并不觉得意外。等到太师宣读完懿旨之后,现场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直接跪在地上,山呼太后娘娘万岁,接着又称:“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公主虽然继位,但继的是“夜明首领”的位子。不是“太后娘娘”的位子,所以称呼不变,仍旧叫她公主。

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之后,太师便收起手里的黄sè卷轴,走到怀香格格身前,将卷轴交给了她。

“公主殿下,您接一下懿旨吧。”

一开始,怀香格格并没什么反应,一双眼睛显得无比呆滞。太师叫了好几遍,青龙元帅也摇了摇怀香格格的肩膀,怀香格格这才清醒过来似的,询问太师有什么事?

显然,怀香格格并未听到懿旨的内容。

太师叹了口气,只好把懿旨又读了一遍。

听完以后,怀香格格的脸上显出复杂的、难以形容的神sè。但她最终还是接下了懿旨,紧紧地抓在手里,像是生怕丢了似的。

接着,她又走到棺材前面,用手轻轻抚摸着棺材表面,眼泪再次“啪嗒啪嗒”地跌落下来。整个过程之中,现场依旧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擦了擦脸上的泪,然后转身走向台子中央。本来。她条件反射地想要坐到那张略小一点的椅子之上,但在“三公”的提醒之下,她才略微犹豫了一下,慢慢坐到了那张更宽敞、更阔气的“龙椅”之上。

可想而知,怀香格格当然是不安的、紧张的。做公主,可能她已经轻车熟路,可是担任整个夜明的首领,却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以前的她无论闹成什么样子,都有太后娘娘在后面撑腰,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她必须要担起所有的责任!

和那些初登皇位的皇帝一样。怀香格格坐在这张“龙椅”上后,虽然努力保持镇定,但是略微颤抖的身子,以及额上悄悄浸下的汗水,都无情地出卖了她。

好在即便如此,下面的人也不敢去小看她。在怀香格格坐稳位子之后,现场再次响起了山呼海啸的叫声:“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数千人一起喊叫,吼声当然如雷一样,直上云霄是肯定的,甚至穿透整座大山,穿过无数山谷、树林、草丛、溪流,传出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看网友对 755 怀香格格,继位 为44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