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是人非魔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是人非魔

姜雨薇睁开双眼,天sè已经昏黑,也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隐约感觉到陈海与黑颅魔躺在远处,不知死活。

她识海被黑颅骨魔本命元神所化的惨绿光华侵入时,她支撑了片晌,神魂就差一点崩灭,整个人丧失意识,也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

这一刻她即便勉强醒过来,意识也是极其游离、恍惚,仿佛脑海里被人插入千支战矛,令她痛不欲生,即便手能触碰到插入沙土的大衍剑,却聚集不起念识去御动灵剑,更不要说有力气坐起来或爬起来,去看黑颅魔有没有死透了。

不过,即便她还活着,相信黑颅魔即便没有死透,情况也不比她好到哪里去,只是陈海怎么做到这一点,以致陈海现在是死是活,姜雨薇都没有办法确认。

姜雨薇拼尽全力的气力,才勉强从藏于绵甲内层的暗袋里,取出一枚藏元丹*嘴里,让丝丝缕缕的药力,化入百骸。

然而她是神魂受到重创,意识游离,念识都聚集不起来,即便肉身伤势无碍,她也跟活死人一般,躺在那里无法动弹,这时候甚至只需要有一头腋爪魔经过,她就会丧为腋爪魔的腹中美食。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只感觉头顶的天幕,晨昏在反复的交替着,直到听到传一阵呜咽之声,姜雨薇才想着要尝试着支撑坐起来,循声望去,没想她踏入明窍境,师门所赐的那头灵虎竟然没死,这时候也苏醒了过来,摇摇晃晃的挣扎着要站起来,朝黑颅魔那边呲牙,这么多天过去,却是连发出咆哮的力气都没有。

姜雨薇这一刻却是一惊,这头灵虎虽然还没有足够的灵慧去修行,但六识远超寻常弟子,这也是姜雨薇这次将灵虎带入血炼场的原因。

灵虎此时的模样,定然是发生黑颅魔的异常,正跟她示警。

黑颅魔竟然未死?

姜雨薇所聚拢的念识,还是不足以去祭御灵剑,但手脚恢复了不少气力,抓起大衍剑,挣扎着站起来,就想着冲过去,在黑颅魔的要害之处补上一剑。

这时候猛然见陈海和黑颅魔双双坐起,姜雨薇虽然胆识不小,这一刻还是吓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但在宗门训练有素的她,心惊归心惊,还是全力举起大衍力,往黑颅魔的胸口刺去。

黑颅魔猛然转过头来,伸出巨大的魔爪,长五尺有余的大衍剑,在魔爪之下就跟一根小木棍似的,就被直接夺了过去,姜雨薇心生绝望,她不甘受辱、受尽折磨而死,待到自绝心脉,却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直接在她勉强没有崩灭的识海之中响起来,喊道:“我是姜青!”

姜雨薇整个人都傻在那里,愣怔怔的看着黑颅魔低下巨大而狰狞的头颅,血红的魔瞳内却是没有杀戮、戏谑之意,但是眼前这怎么可能?

要是眼前这黑颅魔是姜青,那同时坐起来的青鳞魔又是谁?

再说这声音听上去陌生之极,哪里像是青鳞魔像人族语言那种像金属切割的破音?

难道是这魔头怕我自断心脉,他会失去玩弄的兴致,用计诈我?姜雨薇心里暗想,她虽然惜命,但也绝不会受这魔物的胯下之辱。

“大小姐,我也是姜青。”这时候青鳞魔也发声说道,却是姜雨薇所熟悉的那破嗓门。

怎么回事?

姜雨薇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却见黑颅魔伸出魔爪,将挣扎着爬过来的灵虎,一爪劈晕过去,紧接着就黑颅魔的颅顶冒出一缕紫金sè光焰,却见是一樽人族青年形象的元神,从黑颅魔的颅顶挣扎而出,悬立在半空中。

“我这般模样,大小姐或许是不认得姜青我了?”陈海哂然一笑,说道。

“你是人非魔?”姜雨薇这一刻,娇唇张开都能塞下鸡蛋,要不是黑颅魔没有必要再这么戏弄她,她都怀疑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幻相。

“不错,我确实是人非魔,这具魔躯,不过是我为混入魔族,所修炼的一具分身而已,”陈海见姜雨薇一幅见到鬼的样子,便耐着性子稍加解释,“大小姐既然追随姜寅真君攻下天罗谷,便应该知道在天罗谷的另一端,实是另一座被魔族占据的天域,但大小姐知不知道,在另一座被我们称为血云荒域的另一侧,还有一座称为燕州的天域,此时燕州亿万人族正极尽全力,去抵御血云荒域魔族的入侵——我便是燕州一名玄修,这次借魔躯分身潜入魔族刺探情报,未曾想姜寅真君率军攻下天罗谷,我又被血云荒域内的魔尊派到星衡域来刺探情报,在天域通道之中,意外被空间风暴扫了一下,差一点就神魂破灭。”

陈海不会将左耳、神展、龙鼎以及姜璇乃苏倩转世之事都说出来,但也简明扼要的将他的来历说清楚。

姜雨薇还是嘴巴张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我在燕州已经修成道丹、元神,在前往星衡域之时,在天域通道之中,会风间风暴扫了那么一下,经脉俱毁,识海也破灭掉,好在勉强保住元神未灭,只是被锁在眉心祖窍之内出不来。之前也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也就没有跟大小姐挑明身份。未曾想这魔头竟然想要吞噬我的神魂,也亏得这魔头想要吞噬的神魂,竟然硬生生的将我的元神,从眉心神窍吸入他的识海之中炼化,要不然我非要重修识海,元神才能脱困,”

陈海自然不会将大破灭魔神秘相之事说出来,便九真一假的说起他反败为胜的过程,

“这魔头虽然神魂极其强大,但之前也遭受过重创,魔胎也没有恢复,仅以元神层次的对抗,他又猝不及防,总之是被我占了上风,将他的神魂杀灭掉了——此时就剩残魂,待我搜索有没有有用的信息,或者能用来炼制一枚傀儡精魄或者蛊魂。由于青鳞魔分身,未重修灵海、识海,元神也没有办法回去,便只能强占黑颅魔的身舍再修分身,又勉强炼制一枚傀儡精魄,炼入青鳞魔分身之中,此时算是勉强能将其当作一樽傀儡用。”

“我亲眼看到吴师兄对你种下神魂禁制,怎么可能?”姜雨薇睁眼看着陈海的元神,怎么看都不像被下了神魂禁制的样子。

“李代桃僵之计,大小姐可有听说过,”陈海微微一笑说道,“神魂禁制连同李代桃僵的蛊魂,被我一起炼入傀儡精魄之中,大小姐拿到锁魂印,还是能感知到神魂禁制的存在!”

陈海控制青鳞魔分身,张口吐出锁魂印,递给姜雨薇。

姜雨薇愣怔怔的看着那枚锁魂印,她这时候能感知到锁魂印与存在于青鳞魔分身眉心部位的神魂禁制,存在着神魂层次的波动,知道陈海所言不虚,但她还是没有办法消化眼前的事实。

“大小姐神魂受创不轻,我们还是先找一处洞穴潜藏起来,待大小姐控制伤势,我再跟大小姐解释更多的事情。”说罢,陈海就将元神缩到黑颅魔的头颅之中,又伸手将受重创的灵虎扛起来。

只是给陈海的时间太短,无论是占据黑颅魔的身舍,当作身外分身重新修炼,还是将之前的神卫级青鳞魔分身炼成傀儡,都远不能做到圆融自通、灵肉相融的境界,走动起来的步伐犹是蹒跚。

不过,陈海虽然肉身战力这一刻下降了一大截,但元神脱困,延伸神识与四面八识的天地元气产生共鸣,就能施展超越普通术法的神通,却是不怕会有三五头不开眼的低级魔物闯过来。

不过,万一要有魔侯甚至魔将级的角sè过来,陈海暂时还没有一战之力,他初步控制黑颅魔的身舍,这时候就需要先找地方藏起来。

往北走了两柱香,寻到一处干燥的山洞,两魔一兽一人钻进去,陈海用石块将洞口封好,这时候陈海将在蛟形蛊魂基础上炼制的傀儡精魄从青鳞魔分身的眉心内取出来,让姜雨薇看清楚,吴逸群当初所下的神魂禁制,实际是种在盅魂上了。

“你既然是人非魔,为何在天罗谷时,不直接言明?”姜雨薇还是不相信陈立的说辞,质问道。

“我说过了,我当时修为尽失,元神被锁入眉心祖窍,我说我是人非魔,谁会信我?”陈海问道,“再者,我千辛万苦修炼青鳞魔分身混入魔族,在燕州御魔没有竞功之前,我怎么可能会轻易暴露身份?我怎么可能不继续想着找机会,混入魔族之中刺探情报?所以还要请大小姐不要在外人面前揭穿这一切。”

“之前,你要助黑颅魔杀我,岂非就成功混入魔族了?”姜雨薇问道。

“黑颅魔确实像是罗刹魔族混入血炼场的强者,但在确认之前,谁能知道黑颅魔是怎么进入血炼场的,又有谁能知道黑颅魔就一定还能返回星衡域?”陈海这时候元神再次从黑颅魔的体内钻出来,哂然一笑,说道,“更关键的一点,我是人非魔,怎么可能坐看大小姐遭临大难而不顾?”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是人非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