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六章 绝世忽悠

第四十六章 绝世忽悠

  李长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已经有些散乱。

  云扬道:“我抓了你,乃是对你有足够的了解;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我却不能够让你死,所以我一方面要活捉你,另一方面,我不能让你自杀,我要给你活下去的理由,而你的万邪毒门;你的蚀骨销魂,都是我刻意提出来,故意给你的,不死的借口。”

  “抛开敌我身份不谈,我自认为,我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可以说,我是你唯一的知音。”

  “我没有搜你的身,但我相信,我现在搜你的身,我一定可以搜得出来很多东西,包括,我问你的这句话,你是几月初几!”

  云扬慢悠悠的说道:“但我没有这样做;一来,我想让你自己说出来,作为,对我这个知音人的尊重,二来;你毕竟是一位强者,我也不想让你太过难堪。”

  李长秋脸sè变了变。

  “哪怕,我最终为了得到什么消息,还是要对你用刑;但我依然要对你保持,面对一位强者的,起码的尊重。”

  云扬真心诚意的说道:“所以,我剖析你的心理,你的动机,你的一切,因为我要让你知道,第一,我尊重你,第二,你输在我这样的算计之下,实实在在的是……一点都不冤。”

  李长秋长长叹息,一时间,无话可说。

  一开始,他本想抵赖,什么都不说。但听着云扬的说话,却突然感觉,自己的所有的抵赖,都是那样的白费功夫,那样的可笑。

  对方已经将自己了解到了这个地步,还隐瞒什么?

  倒不如索性大大方方,也保留自己身为一个强者的尊严。

  在这样的一个人面前,任何的抵赖,谎言,都是何其可笑的一件事。输在他的手下,的确是不冤啊。

  在不知不觉之中,云扬的话,已经控制了谈话节奏,甚至,控制了李长秋的内心节奏。

  “厉害!”李长秋神sè黯淡下来,道:“你到底是谁?”

  云扬的眼中露出来春水一般的笑意:“有一件事,我没骗你,就是……我真的不是官方的人,也真的不是,军方的人。”

  李长秋冷冷道:“这一点我早已经猜到。”

  云扬道:“敢问李大官人,我刚才的分析,有没有错误之处?”

  李长秋闭上了眼睛:“完全正确。”

  云扬道:“那么,你是四季楼的人,也是确切无疑的!”他用了无比肯定的口气。

  李长秋哼了一声:“你知道的这么清楚,还问什么?”

  云扬道:“那你是几月初几呢?”

  李长秋缓缓道:“我是正月十九。”

  云扬道:“恩,正月十九……据我所知,四季楼的春堂虽然是一个堂口,但,每个人所负责的,却都是不同的一个方面;就算是同属于一个月份,其中,也没有什么隶属关系。”

  李长秋抬眼看着云扬,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四季楼如此了解?”

  云扬不答,道:“但,一旦有大的行动,却会有联络人出现。而这个联络人,往往都会是承上启下的一个人。”

  李长秋道:“废话。”

  云扬心中松了一口气。

  成功。

  他这句话,乃是一个很大的骗局。完全是在诈,用胸有成竹的口气来诈。

  联络人,任何组织都需要联络人,任何行动,都需要联络人;而这个联络人,若不是承上启下的人,如何能够做到联络?

  任何组织任何事情的联络人,都必然是承上启下的。

  只是,听在现在的李长秋耳朵里,听到云扬前前后后事无巨细都是如数家珍一般;李长秋却是非常容易的,借着这个“对方无所不知”的惯性,钻进了沟里。

  “但,据我所知,你李长秋,并不是联络人。”云扬非常肯定的又诈了一句。

  李长秋霍然抬头,眼中有茫然的失措:“你怎么知道?”

  云扬胸有成竹的说道:“我就是知道。”

  李长秋沉默了下去,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且,我不仅知道,你不是联络人,还知道,你不仅不是联络人,还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和线头。”

  云扬又说了一句模棱两可怎么理解都对的话。

  然后,他看着李长秋眼中的神sè变化,飞快的又加上了一句:“你李长秋看起来身份低微,但却是四季楼中的重要人物,起码,在这天唐城之中的四季楼份子里面,你也算是其中说了算的人。”

  李长秋眼中震撼之sè越来越浓。

  云扬心中一定,看着李长秋眼中的震撼之sè,继续模棱两可的进攻:“你是个强者,你不怕死,有尊严,所以,你应该是一个小队的头目这样的人物。”

  李长秋脸sè煞白,喃喃道:“你不应该知道的,难道,是组合中出了内奸?”

  云扬不置可否的道:“至于剩下的,我还知道些,不过我说的有些累。李长秋,我无意要你的性命,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李长秋心中茫然。你无意要我的性命?还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明白你啥意思了?

  但,现在,自己却无论如何无法出口“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句话。

  那太丢脸了。

  别人已经将你掀了一个底朝天,你却连对方的意思都不明白?

  但,心中却是越来越确定一件事:内奸!有内奸!

  “比如说,隶属于你的,一共有几个人,他们各自的身份,负责的事情,最终的目的……”云扬神态轻松,口气舒缓:“我并不是完全明白,所以,现在是你说话的时间。”

  李长秋霍然抬头,yīn森森的说道:“我只想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

  云扬摇摇头,纠正道:“这句话,说错了;不是出卖了……‘你’们!而是,多少透露了一点点,‘你’的消息,仅此而已。”

  李长秋眼中恨意大作!

  只是透露了我的消息而已!

  哼!

  在天唐城这等地方透露了我的消息,我还能活吗?这完全就是要置我于死地!

  云扬静静地品茶,神态悠然。

  这一次问话到了这里,基本已经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不断的击破李长秋的心理防线加深他的恨意就行了。

  他自始至终,所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除了分析李长秋本人那些话之外,其他的,基本都可以随时一拐,向着别的方向岔过去。

  你修为这么高,怎么可能是等闲一般的四季楼人员?你不是联络人,你一个铁匠,怎么当联络人?你是线头;从眼神中看出来猜对,所以你是个头目;线头,岂不就是一个节点?既然是一个节点,岂能不是头目?而且,除了一个能自己做主的头目,谁能这么自己决定去威胁秋剑寒?不怕被罚么?

  你说你们之中出了内奸,好啊,我并没承认,你自己想就是了。反正是我猜出来的。

  既然你说有内奸,那么我只是知道了你一个人的消息,这代表什么?你有仇敌。

  人家想要让你死。

  人家都已经将你坑害的被我抓到了这里。

  你还想为他保守秘密吗?

  你还维护他么?

  这些,云扬相信,李长秋自己就能想得到。

  “……我,给我一杯水喝。”李长秋要求。

  云扬倒满一杯水,给他端过去,细心的帮他倒入口中,惋惜的说道:“其实,你不该在这里;以你的修为,天下何处不可去……而我,也真的不想,这样折辱一位强者的尊严……”

  李长秋惨笑一声:“可是我终究还是到了这里。”

  云扬惋惜的道:“实在是,我手中,有关于你的资料……详细到了我抓不住你,就显得我太……呵呵,只能说,这是命,这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

  “命么?”李长秋眼中闪出无比的狰狞之sè:“不!这不是我的命!若不是有人出卖我,我怎么会落到这等地步?”

  云扬无言了一会,看着咻咻喘气的李长秋,低声道:“其实……他告诉我们的并不多,最起码,你的真实身份,修为,真的面目,以及一些更具体的,并没有说……”

  “哈哈哈……”李长秋仰天惨厉的大笑:“我都已经落到了你的手里,那些,还用他说吗?!”

  云扬叹了口气:“很抱歉。”

  李长秋呼呼喘气,目光狞厉,突然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云扬,一字字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话!”

  云扬正sè道:“你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我对一位强者的尊重。”

  云扬几次三番提到自己对一位强者的尊重。

  李长秋沉声道:“我,还能亲手杀死这个人吗?”

  云扬一下子沉默下来。

  李长秋的眼神灼灼发光,但看着云扬的表情,慢慢的黯淡下来。

  “能。”云扬良久之后,终于艰难的说出这样一个字,李长秋眼中神sè刚刚闪烁起来,云扬已经接着说道:“但我不想结下你这样的仇敌,却已经结下了;所以我不敢;除非,你对天道发誓,而且,得到天道见证效忠于我,否则……我不敢让你有这样的机会。”

  云扬异常坦诚的看着李长秋:“你修为太高了……”

  李长秋异常苦涩的笑了起来:“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云扬轻声道:“我不敢让你有这个机会;但是,你效忠四季楼,也是如此;效忠我,难道就不能吗?难道,我会薄待于你?最起码来说,我相信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还不是那等卑鄙小人吧?”

  李长秋闭上眼睛,悲凉的笑了笑:“我自然看得出来,依你对强者的尊重,以你对我的态度,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卑鄙小人,而且,你从一开始,就想要招降于我,你的诚意,我也看得到。”

  云扬非常配合的叹口气:“那么……”

  “但我不能。”李长秋心如槁灰的惨然摇头道:“你不明白的。”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六章 绝世忽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