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57 爆炸的消息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1枚玉佩加更

757 爆炸的消息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1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西来的言辞激烈、语气铿锵,充满豪气的话语久久回荡在青龙门的上空。

如不能成,提头来见!

这是赌咒,也是决心,人人都知道兵部尚书剑西来的志向,毕竟他有三个得力的元帅死在了小阎王手上,此仇不报、妄为男儿!而且,也没人会和剑西来去抢先锋的位子,整个夜明之中也只有他才担得起这个资格。

剑西来说完这番话后,便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怀香格格,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和意志。而他的这一番话,也同样鼓舞了现场所有的人,台下的那些喽啰兵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异口同声地欢呼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激动,“吼——吼——吼——”的声音不绝于耳,震撼了整个天空和整片大山。

这才是真正的上下一心、众志成城!

面对这样一群恐怖的虎狼之师,说我的心中不感到恐惧是不可能的。兵部的两千人,再加上那十几个皇帝和各自手下的人马,如果真的浩浩荡荡杀向北方。我真的为我舅舅的安全感到担忧。

虽然我舅舅是龙组七队的队长,身后有强大的国家作为助力,可他一早就告诉过我,因为夜明的背后有来自中央的大人物撑腰,所以他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暴露身份,而是借助地下力量来和夜明抗衡;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是能够得到消息,知道我舅舅在北方连续攻城掠地,拿下、掌控不少城市的地下力量,可我并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究竟如何,到底是不是早已在南方根深蒂固的夜明的对手?

等到现场慢慢安静下来以后,大家的目光才重新聚集向了怀香格格,现在只要她一声令下,就可以全面展开围剿小阎王的行动了。这是夜明内部几乎全票通过的决议,所以大家并不认为怀香格格会拒绝的,而怀香格格偏偏没有直接应下剑西来的请求,而是问道:“有人做过分析吗,如果咱们和小阎王开战的话,胜率会是多少?”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就连嚷嚷着做先锋的剑西来都是一脸哑口无言,大家都觉得胜过小阎王是没问题的,但要具体到胜率多少,这谁知道?

这个时候,唯有老桥站了起来。

都察院,除了监督各级长官以外,搜集情报也是他们拿手的事。这些人里,剑西来虽然是唯一和小阎王交过手的,但要论起打交道来,还是都察院的老桥最早。

小阎王还在省城做杨皇帝的时候,老桥就和他是老相识了,所以在这事上,老桥确实很有发言权。

老桥先向怀香格格施了个礼,接着才开口说道:“回禀公主殿下。和小阎王开战的话,我认为胜率可以达到十成。”

听到这样的话后,现场众人均是大吃一惊,就连山壁顶上的我都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老桥会是这么狂妄。夜明中的人虽然普遍认为自己这边的实力要高过小阎王,毕竟夜明在南方已经深耕了几十年,不仅根深势大,厉害的高手也非常多;但小阎王可是差点置剑西来于死地的人物啊,最近一段时间更是接连攻城掠地,手下少说也达到了万人级别,绝对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胜率怎么可能会是十成?

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了头,是不是成了盲目?

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懂,身为都察院院长的老桥会不懂吗?就连万毒公子都忍不住吐槽他:“狂到这种程度,就是欠小阎王收拾。”

万毒公子虽然从来没见过小阎王,但是听过小阎王的种种事迹,尤其是知道剑西来都差点死在小阎王手上以后,对小阎王就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敬仰和崇拜,成了一个标准的粉丝。

老桥所说的胜率十成,别说骗不了怀香格格,就连身边的一干老家伙都骗不了。就在众人想要质疑他的时候。就听老桥继续说道:“不过,听说小阎王最近搞了一个‘北方十三狼’出来,都是从北边各省挑选出来的精英,个个都是极厉害的高手。就冲这北方十三狼,咱们的胜率可以减掉一成,再加上咱们是异地作战,占不到地理上的便宜,所以胜率再减一成,所以我认为,最终的胜率可以达到八成。”

八成这个数字,确实符合大家心里的设想,既不显得太过狂妄,也能让大家充满信心,所以很快就接受了老桥的说法。不过,大家明显对这“北方十三狼”更感兴趣,纷纷向老桥打听着这些人的信息。

老桥确实做过一些功课,便给大家详细地讲起这十三狼来,分别是残狼、孤狼、凶狼、贪狼等等,每一个人的实力都直逼夜明之中的“皇帝”级别,确实非常棘手。

听着老桥的讲述,众人再次议论纷纷,都想不到小阎王不过几年,竟然能够笼络到这么多的高手,果然不容小觑。同样仔细倾听的我,心中也感到一阵激动,没想到几个月不见我舅舅,他的势力越来越强了,“北方十三狼”都搞了出来。

看到夜明之中一片窃窃私语,就知道这“北方十三狼”搞得非常成功,“实力直逼皇帝”这几个字,就能惊到不少的人。而老桥则给众人打气,说小阎王只有个北方十三狼而已,再往下的兄弟则大多都是庸庸之辈,毕竟是近几年才崛起来的,哪有时间训练,远远比不上兵部的精悍。

“不是我吹,单单一个兵部,就足够吞到小阎王的大部分势力了!”

老桥这一句话说的到位,引得台下的喽啰兵均是一脸骄傲,兵部尚书剑西来也悄然挺直了脊背。根据我在兵部这一年的经历来看,兵部确实强悍,分出的七个阶级虽然由弱到强,但即便是最弱的赤阶,拿出去也是独当一面的存在。就更不必说强大的紫阶、蓝阶等等了。

夜明的人自负,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胜率至少八成!”老桥宣布了这个数字以后,便重新抬头看向了怀香格格。这个数字征服了现场的所有人,大家再次齐声欢呼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小阎王踩在脚下。

但,唯有一个人还是忧心忡忡。

这个人就是怀香格格。

怀香格格皱着眉说:“八成么?我总觉得你还是低估了小阎王。如果小阎王真那么好对付,太后娘娘就不会这么重视他了!”

老桥的神sè稍稍一变,似乎从怀香格格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小心翼翼地问:“公主殿下。您有什么顾虑?”

怀香格格继续说道:“直接杀到北方,我还是觉得有点太冒险了,那得死多少人、流多少血啊!就算我们夜明有着极其强大的后台,可真要闹出那么大的事,官方怎么可能不管,现在的华夏,还不至于由着咱们胡来!太后娘娘好不容易建下这么大的基业,我既然是夜明的新任首领,就一定要对大家的安全和夜明的未来负责。”

听过怀香格格的话后,台上台下的众人均是面面相觑。剑西来又试探着问:“公主殿下,您有什么好的主意?”

怀香格格看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跟小阎王谈和,我们两边互不侵扰?甚至,我们可以招揽了他,让他为我们出力,只要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这对我们夜明来说也是极好的事,等到大明王朝复兴之时,封他做个‘北王’也未尝不可啊!”

北王,又是北王!

前几天的夜里,怀香格格就跟我提过这件事情。说要让我舅舅加入夜明,封他做个北王。那个时候,我以为怀香格格只是个小小的兵部成员,哪有资格做得了这么大的主,现在才知道她是以夜明公主的身份在向我做出承诺;而我也隐隐觉得,她也未必是想真的拉拢小阎王,不过是不想和我走到敌对的那一步去,所以才提出这样的建议。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为了跟我保持和平,可真是足够努力的了。

但是可想而知,怀香格格的这一番话,迅速在青龙门广场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大家都没想到怀香格格竟然抱着这样的想法,竟然想把小阎王招揽到夜明里来!几个好战的尚书,立刻激烈地表达出了不同意见。

“公主殿下,您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小阎王杀了咱们那么多人,怎么可以跟他化干戈为玉帛?!”

“是啊公主殿下,太后娘娘临终前的懿旨说得清清楚楚,务必要将小阎王彻底铲除,怎么能够把他招揽到兵部里来,还封他做个北王?”

“公主殿下,如果向小阎王求和的话,将是咱们夜明的终极耻辱啊!以我对小阎王的了解,这样不仅不会成功,反而会让他更加看不起我们,做事更加肆无忌惮!”

“公主殿下!”

老桥突然一头跪倒在地,激动地说:“一定不能这么做啊,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尸骨未寒,棺材还在旁边摆着,您就公然违抗她的遗命,她老人家地下若是有知,也会感到失望的啊!”

“砰”的一声,怀香格格突然猛拍扶手,一脸愠怒地说:“老桥,你这是什么意思,拿仙逝的太后娘娘来压我吗?我是太后娘娘一手抚养长大,论到对她老人家的尊重和爱戴,难道我会比你少吗?我告诉你太后娘娘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是复兴大明王朝,是让汉人在华夏大地之上重新直起腰杆,不再饱受洋人和异族的欺辱!如果能够借助小阎王的力量完成这一目标,太后娘娘若是地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很骄傲的!你不要再说了,既然我是夜明的首领,难道我还没有资格去选择一条对夜明更好的路吗?!什么小阎王不可能被咱们招揽,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从太后娘娘的死讯传来,到怀香格格继承太后娘娘的位置,至此也不过一个多钟头而已,而她已经从那个看上去忐忑不安的公主殿下,成为了真正的夜明首领,一言一行都带着唯我独尊的范儿。

面对怀香格格的强硬态度,一帮老家伙顿时都傻了眼,虽然眼神之中仍旧透着不服,但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再说,只能彼此唉声叹气。

而缩在小屋中的我,听到怀香格格这样的话。心中却是充斥着暖暖的温情和感动。虽然我仍不同意她的理念,什么复兴大明王朝,什么重新让汉人挺起腰杆做人,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但是,我知道她为了我们之间的和平,已经做出了她自身最大的努力,甚至不惜和一干老家伙硬刚!!

不管最后到底能不能成,我都永远感谢她此刻所表现出的善意。

就连旁边的万毒公子,都忍不住啧啧地说:“哎呦,看来我还真错怪怀香格格了,我以为她已经彻底变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念着你啊。为了你,不惜跟整个夜明做对,我简直要哭出来了!王巍,你一定要教教我,怎么才能让女孩死心塌地?”

我用手抚住胸口,认认真真地说:“用心对她。”

万毒公子:“……”

万毒公子无奈地说:“你能不能教点实际的?”

万毒公子以为我在敷衍他,实际上这就是我最大的心得,我知道怀香格格为什么对我会这么好,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用心在对她的,我们之间的感情都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水分和掺假;这也就是万毒公子之前让我走,说是怀香格格或许会改注意杀掉我们,而我却不肯离开的原因,因为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信心!

青龙门广场的高台之上,一片鸦雀无声。

看到无人再有异议,怀香格格稍稍松了口气,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再说什么了,那就照我的意思去做吧。有谁愿意去和小阎王谈谈,看他愿不愿来夜明做个北王?”

高台之上,仍旧一片寂静。

没人敢反对怀香格格的意见,但不代表大家就会抢着去办这件差事。面对怀香格格的强势,大家也只能以无声作为抗议,所以一时之间,不管尚书还是皇帝,一个个都低下头去,谁也不愿揽下这活儿。

站在怀香格格身边的太师顿时有些恼怒,喝道:“你们什么意思,公主殿下的询问,都没有听到是吗?!”

三公的地位极高,据说是最早跟着太后娘娘的一批人,也曾为夜明的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如今年事已高,不复当年之勇。所以才被赐予无上的至高荣耀。

如今太后娘娘死了,三公依旧辅佐公主殿下,为公主殿下在夜明中保驾护航。

但即便是太师发话,台下依旧沉默不语。

因为大家对怀香格格的态度实在是太失望了。

太师再次恼火地说:“都哑巴啦?老桥,你不是和小阎王打交道的次数最多吗,不如你去办办这件事情,将公主殿下的意思告知给他!”

老桥歪着脑袋,说道:“我不行啊,虽然我和小阎王打交道次数最多,可我们的来往都充满了火药味,甚至还差点弄死他那个外甥王巍,他恨我都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愿意和我谈判?”

老桥这一番话虽然在情在理,但是敷衍的味道也很浓,显然就是不愿意去。太师也是个火爆脾气,一张脸顿时变得火热,正想骂上老桥几句,但是被怀香格格摆手给制止了。

“算了……”

怀香格格幽幽地说:“既然没人愿意去做这件事情,那就代表大家各有各的为难之处,我也不会强求大家的。那么,还是我亲自去跑一趟吧,想必以我的身份。小阎王应该不会对我怎样。”

听说怀香格格要主动去找小阎王谈判,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毕竟这可是个危险的活儿,怎么能让公主殿下亲身涉险?立刻纷纷跪倒一片,哀求怀香格格千万别这么做。

而我心里却觉得好笑,心想怀香格格要是去见我舅舅,会以什么身份去呢,夜明的首领,还是我的媳妇?不过想到我舅舅那副“天下为公”的模样,我还是忍不住有点心里发毛,没准我舅舅会趁这个机会把她给抓起来。她还是不要去冒这个险了吧。

而高台上,面对众人的哀求,太师却是愈发恼火不堪:“你们既然不愿让公主殿下涉险,倒是出来一个人接下这活儿啊,到底谁去?!”

众人再次沉默下来,仍旧谁也不愿意去。

太师还要再次发火的时候,剑西来却突然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还是老夫去吧,老夫和小阎王也打过交道,想必他也愿意卖个面子给我。”

面对这位夜明第一高手、年纪同样不小、功劳亦是不低的兵部尚书,太师的态度明显要尊重许多,摇着头说:“算了,你和小阎王是生死大敌、宿命冤家,别说谈判,估计见面就打起来,还是不要去了。”

拒绝了剑西来后,太师的眼睛又在两边瞟了起来,目光最终落在了刑部尚书林婉儿的身上。

“婉儿,你的形象好,做事也一向稳重,还是你去跑这一趟吧。就算有什么危险。小阎王应该也不忍心动你。”

我心里想,这位太师到底久不出江湖,未免对小阎王太不了解。

我舅舅会不忍心杀她?

简直开国际玩笑,我舅舅杀起她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好么。

而林婉儿,却对自己信心很足,袅袅婷婷地站起身来,冲着太师仪态万千地施了个礼,又说了声:“是,婉儿一定会把这件差事做好。”

抛开林婉儿的狠毒不谈,单从形象来说。确实很好。修身的旗袍将她完美的身形勾勒出来,说话的时候也是软软糯糯的,一言一行都很得体,让人忍不住就心生好感。

——当然,这是针对不了解她的人说的。我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反而不会被她的外表迷惑,她越是表现温婉,我越是头皮发麻,毕竟和她的真实面目差太多了。

看到终于有人肯去,怀香格格也终于松了口气,说道:“林尚书。那一切都靠你了。”

林婉儿双膝跪地,冲着怀香格格磕了个头,柔声说道:“公主殿下交代的任务,我一定会认真完成。不过在去之前,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公主殿下,希望公主殿下不要生气。”

“什么?你尽管说,我不会生气。”因为林婉儿答应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怀香格格对她还是比较宽容的。

林婉儿又磕了个头,才抬头说道:“公主殿下,您想和小阎王那边和解,是不是因为那个王巍?”

林婉儿这一句话虽然依旧说得柔柔弱弱。但是说出口后,其威力却不逊于一颗小型核弹,迅速在整个青龙门的广场炸了开来。怀香格格和我有过一段情缘,这在夜明之中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为了能够和我再续前缘,似乎有着充足的理由去做这样的事。

这件事情,其实大家心中早有揣测,只是不敢当众说出而已,唯有林婉儿胆大包天,竟然直接说出口来。众人一方面惊叹林婉儿的大胆,一方面又齐刷刷地朝着怀香格格看了过去,要看怀香格格会怎么说。

林婉儿的这一番话,无疑说中了怀香格格的心事,怀香格格立刻变得有点不安起来,像是当众被人扒了衣服,显得有点难堪。如果怀香格格真是为了一个男人就公然违背太后娘娘的懿旨,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也难以服众。

怀香格格当然也明白这点,所以仍旧强装镇定说道:“王巍么?我早忘记他了。我说过了,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是为了夜明的未来,是为了大明王朝能够真正复兴!”

不管怀香格格究竟是不是为了我。但只要她抵死不认,谁也不能再说什么。

但林婉儿又磕了个头,继续说道:“如是这样,那当然再好不过。但如果公主殿下真是为了王巍,我还是要奉劝公主殿下不要对他有幻想了,因为他就是个人渣,并不值得公主殿下这样为他付出……”

林婉儿说着说着,突然换了一种语气,像是为了证明我确实人渣似的,猛地指着剑西来身后说道:“青龙元帅肚里的孩子,就是王巍的!”

轰!

林婉儿的这一句话。再次如同核弹一般爆炸开来,整个青龙门的广场迅速就沸腾了!

其实有关这样的说法,在整个兵部早就流传开了,只是后来青龙元帅一再否认,才慢慢地平息了。如今林婉儿再次当众说出,自然引起众人的一番惊讶和议论,更何况今天才到的三公以及各位皇帝,还有其他的几位尚书,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自然也是一脸震撼,纷纷看向青龙元帅。

都知道青龙元帅是怀香格格的师父,师徒两个竟然同时和一个男人有瓜葛,这样的香艳新闻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引起轰动。

不过林婉儿话音刚落,一直沉默不语的青龙元帅就猛地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林尚书,请你不要胡说,我肚里的孩子不是王巍的!”

这件事情,青龙元帅早就和怀香格格说过,所以怀香格格也跟着说道:“是啊林尚书,这件事情青龙元帅和我汇报过的,并不是王巍的孩子,你是听信了别人的谗言吧……”

怀香格格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婉儿突然猛地站起,冲着众人朗声说道:“我既然敢这么说,当然是因为我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看网友对 757 爆炸的消息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1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