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分身

第六百五十九章 分身

姜雨薇的实力也恢复了七八成,就连那灵虎这些日子也被陈海用大块肉喂着,一身白毛几乎闪着油光,看不出曾差点被黑颅魔一爪劈断腰椎,姜雨薇这时候就不愿意继续留在岩洞之中毫无作为。

虽然说时间又过去近三个月,他们都不确定姜赫等人是否有所发现已经返回万仙山,但是既然从黑颅魔的残魂里搜索到线索,姜雨薇还是想着到北陵谷去碰一碰运气。

修炼九元归神真解之后,她对晋升真传弟子的渴望又更加迫切了一些,余苍真君所炼制的那枚天劫丹,对她的诱惑力又变得更强。

陈海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犹豫。

在姜雨薇修行九元归神真解之时,那道从岩洞外扫过的魔识,虽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但那道魔识之强,还是令他心存忌惮。

现在已经可以断定,潜伏在血练场罗的魔族强者,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多、要强——以黑颅魔的神魂之强,潜入血练场之前,必是修成魔胎的魔侯级存在,只是潜入血练场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暂时没能恢复修为而已——陈立担心就这么贸然潜往北陵谷,稍有不慎,想逃就不容易了。

也恰是如此,陈海更想搞清楚北陵谷地底深处到底藏有怎样的秘密,竟让魔族如此费尽心机的潜伏过来。

有另一条天域深处藏在北陵谷的地底?

北陵谷地底实际就像血雾魔渊一样,在岩层下还存在着一座巨大的地下洞窟?

又或许北陵谷地底深处,藏有魔族必得之物,以致魔族不惜代价,将诸多魔侯级的存在,送入血炼场中潜伏下来?

要搞清楚这些,陈海还必须潜到北陵谷附近去,才有可能发现蹊跷。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除了姜雨薇所接的宗门任务外,陈海也需要对魔族了解更多、更深,才能真正助燕州消弥魔劫,他决意还要往北陵谷走一趟,但在动身之前,他决定提前分割元神,将神卫青鳞魔修炼成真正的分身。

他打算继续以青鳞魔的面目在外面行事,即便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还可以借留在黑颅魔体内的这一半元神复活。

陈海将他的决定告诉姜雨薇,姜雨薇都惊得花容失sè。

理论上道胎境甚至道丹境人物能够分割元神,去修身外分身,但要知道在星衡域,就算是天位境真君,想要修炼身外分身,都要付出极惨重的代价——姜雨薇不知道陈海以前是怎么修炼青鳞魔分身的,但知道必然是陈海所在的宗门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所致,而此时他们在血炼场内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如此冒失的分割元神,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陈海无意跟姜雨薇解释太多。

分割元神是极凶险之事,不要说分割元神会直接导致神魂修为下降一半之外,元神一分为二,稍有不慎,元神就会直接分崩离析,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谁敢尝试?

不过,元神除了纳三魂六魄之外,更为重要的基石是道之真意,所以分割元神需要参悟多种道之真意,也需要所参悟的道之真意足够强,才不至于让分割的元神崩溃掉。

陈海此时掌握大破灭真意雏形,又掌握风雷真意的第二重境界,其实可以在这两种真意的基础上,分割元神,而功法在燕州时,苍遗就已经传授给他了。

陈海有七八成的把握,姜雨薇却觉得陈海如此冒险,必是九死一生。

只是陈海分割元神,一切都在黑颅魔的体内进行,姜雨薇也看不出什么蹊跷来,只能耐着性子守在岩洞里等候着,又过去十天,就见一樽小上一号的紫身元神,从黑颅魔的颅顶出来,扑入青鳞魔的体内。

又是过了许久,才看到青鳞魔血红sè的魔瞳睁开,姜雨薇都难以想象,陈海竟然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甚至连个道胎境强者护法都没有,竟然成功分割元神了?

“前辈,你感觉怎么样?”姜雨薇问道。

青鳞魔躯,还没有修成灵海、识海,元神回来没有去处,就重新散成三魂六魄蕴入百骸脏腑之中,只是时间还是太短了,陈海此时的感觉就算是喝醉酒、灵肉分离之感,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适应。

而这具青鳞魔分身,不再拥有元神,那所有的修炼步伐,就要真正的重历一遍了。

“走吧!”陈海站起来说道,在没有实足把握之前,他决定将黑颅魔分身与灵虎继续留在这座岩洞里。

一路翻山越岭潜行,不时能看到沿途都有很多魔物残骸,看得出战斗场颇为激烈。

有些魔尸有如焦炭,有些魔尸还残留冰迹,还不时能看到大片的流沙,以及岩浆冷却后所留下来造型古怪的火山岩,大地、山岩、稀疏的草树,都显示被无尽剑芒或其他术法神通摧残过的痕迹。

“怎么回事?这次进入血炼场,不是说要尽可能潜踪匿形,他们没来由的在这里拿这些低级魔物发泄做什么?”姜雨薇骑乘在灵虎上疑惑地说。

陈海站在一座断崖的半壁上,眺望断崖下数以百计的魔物残尸,看得出战斗进行的时间很短,出手的万仙山弟子应该没有什么伤亡,就将数百以腋爪魔、熊魔等低级魔物斩杀干净。

陈海也大体能看出,姜赫等此次进入血炼场的弟子差不多都聚集起来了,上百人已经剿灭十数座魔物种群,在没有动用随身携带的高等级道符,这样的战力还真是能算相当的不弱。

陈海站起身来,左右看了看,想不通为什么姜赫他们要突然在血练场中大开杀戒,心里想,难道他们在血炼场徘徊三四个月,毫无成果,才想着以这种暴力的形式,将血练场幕后的蹊跷逼出来?

凭空猜测难有答应,陈海看到姜赫一行人猎杀魔物的痕迹,也是往北陵谷方向而去,就不知道他们是已经猜出一些蹊跷来了,还是纯粹探知北陵谷这时候又有魔族种群聚集,他们要杀过去泄愤。

继续往北陵谷潜行,在距离北陵谷二三百里,陈海就注意到北陵谷上空的天气元气极其混乱,像烧沸的开水似的,正激荡不休。

看到这一幕,陈海与姜雨薇皆大惊失sè,他们之前到北陵谷探过,只有千余魔物在那里聚集,心想要仅是千余低级魔兵,即便将姜赫等人围起来恶斗,也绝搞不出这么大的场面来,看样子更像是姜赫等弟子,被数以万计的魔兵围困住,想突围而不得。

看到万千魔物,再度在北陵谷内聚集,而陈海与姜雨薇视野即便被山岭拦住,但从搅动的天地元气,也能看出此次聚集的万千魔兵之中,有不少魔族强者的存在。

无论是陈海或许姜雨薇,自然不会甘心就这么退走,好在魔兵、魔将的注意力都被北陵谷之中的激烈战斗吸引过去,他们潜到北陵谷近处,藏身在一处悬崖的石隙里,悄悄地观看战场上的情况。

*************

此时姜赫等人虽然战阵不乱,但是已经彻底被淹没在魔潮之中了。

他们当初进入血练场的时候,族中长辈无不赐下法宝符篆,将他们武装到牙齿,所以一时半会儿,还能保证安全无虞,但是若长此下去,后果就难测了。

“桓温,你说你出的到底是什么破主意。实在完成不了任务,我们就退回去就是了;偏偏你出的馊主意,让我们进退两难——你快想想办法,怎么脱困为好。”一名青年收回在魔潮中翻飞的灵剑,一抖手腕,取出一瓶回灵丹,吞了两粒入腹,等着灵丹直接缓缓化为真元,补充自己的消耗,喘息了两下,对着一旁的手持玉尺的桓温气急败坏地骂道。

桓温正是那日劝姜赫不跟人争执的瘦弱少年,此时他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还是能保持冷静,对那人的责问声充耳不闻,只是耐心的观察着、计算着什么。

他们当初和姜雨薇一样,先是各自探查过北陵谷等地没有什么发现之后,才开始四处寻找线索,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他们在血炼场里已经耗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自然不甘心无功而返,最后还是恒族这一代嫡脉子弟桓温出了一个主意,决意联合起来,从小的魔群下手,一步步清剿过去。

余苍真君发布这样的悬念,主要也是因为魔潮频发,令血炼弟子伤亡太过惨重所致,他们就算查不到魔潮频发的秘密,要是能将血炼场里的魔物都清剿干净,即便讨不来天劫丹,宗门还是要将功绩算给他们的。

他们本就是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灰头土脸的回去如何甘心?

加之来之前族中长辈都赐有重宝,道符灵丹更是携带无数,他们五六十人,战力可不比上万的低级血炼弟子稍差,他们同时又因为人数少,更灵活机动,即便遭遇大规模的魔群,只要远远看到,避开就是。

他们开始斩杀小股魔群,还是极为顺利,但再到北陵谷,想要剿杀聚集北陵谷的上千低级魔物时,大群的翼魔遮天蔽日的飞来,他们不能在空中跟数以百计的翼魔争强斗狠,就不能御空飞行快速逃跑,那速度就被大幅拖慢下来,很快大股的魔兵从四周八方围杀过来,最终将他们困在北陵谷北面的石岭脚下。

他们自然不知道,正因为黑颅魔和其他魔侯失去联系,魔侯们担忧秘密泄露,这才悍然出动,要将所有人都杀死在血练场中,好争取时间完成任务从容撤退,经过了近月的勾引和筹谋,才终于将这些人全部引入了北陵谷附近的陷阱之中。

姜赫擎着流火屠苏杖,一团烈焰在杖首汇聚了一阵,一个闷喝,只见光芒一闪,一团十余丈大小的烈焰就在魔潮的阵中爆发开来,稍微缓了缓攻势,为顶在前面的役魔和家将减轻一些压力,紧接着转身对桓温道:“怎么样,有没有想到什么对策。”

桓温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虽然说我们已经被魔潮重重围住,但是北陵谷方向的魔潮却分外多上一些。而且我还发现,一旦我们突围的方向是北陵谷,那压力就会陡然倍增,好似这些魔物并不希望我们靠近北陵谷半步,我想那里一定有什么蹊跷!”

姜赫点点头沉声说:“那些魔侯看起来是想将我们生生耗死在这里,是以都是这些杂魔围攻我们,我们的天阶符篆都没有怎么消耗,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轰开一条血路,去看看那些魔侯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九章 分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