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59 死,也死在台上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2次加更

759 死,也死在台上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2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龙元帅犹如泣血一般的呼唤回荡在整个青龙门广场的上空,整个青龙门的人也都完全傻了、呆了、痴了、愣了,因为“孩子是王巍的”这一句话,到底还是从青龙元帅的口中说出来了。

高台之上,有人叹气,有人窃喜,有人错愕,有人疑惑,情绪各种各样,但是谁都没有说话,整个空间就好像凝结了一样。

屋中的我,脑袋也是一阵阵的眩晕,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这件事的心理准备,可当我真的听到青龙元帅说出这句话时,还是觉得恍如隔世,犹如正在做梦一般。

青龙元帅肚里的孩子,竟然真是我的!

我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信。

从朱雀元帅到林婉儿,他们每一个人都信誓旦旦地认为孩子一定是我的,因为他们已经认识青龙元帅很多年了,知道青龙元帅一向洁身自好,近几年来更是没和任何男人接触过,根源除了在我身上寻找以外,再无其他可能性了。

所以朱雀元帅才会如此恨我。恨到甚至想杀了我;所以林婉儿才会如此大胆地进行这个实验,因为她早已把我当成了唯一的嫌疑人。

如今实验成功了,林婉儿大获全胜。

刚才还在为青龙元帅叫屈,愤怒地让林婉儿交出解药的怀香格格,现在也彻底地愣住了,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青龙元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现在的青龙元帅,哪里还有勇气去看怀香格格,或者说,哪里还有时间去看怀香格格。随着她的肚子越来越痛,下面的血也越来越多,她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尊严,抓着林婉儿的胳膊不断哀求解药。

林婉儿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这是大功告成后的喜悦,是大获全胜后的得意。她从怀中摸出一颗黑sè的药丸,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伸手塞进了青龙元帅的嘴巴里面。

青龙元帅等待已久,一口就吞了下去,吞下药丸的刹那,泪水淌满她的整个脸颊。

而药效也出奇的好,刚吞下去没多久,青龙元帅的肚子慢慢就不疼了,也不再发出一声声尖利的惨叫。只是,青龙元帅依旧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像是在查看孩子是否还在似的,同时眼睛又紧张地看向裤子上的血迹,手脚也开始颤抖起来。

就是再不懂医学的人,也知道孕妇如果流了血……

“放心,相信我的技术,你的孩子并没有事。”林婉儿竟然还笑得出来,而且还笑得那么灿烂,就好像她是一位悬壶济世的神医,刚刚拯救了一位临近流产的孕妇似的,好像忘了这一切本来就是她亲手造成的。

青龙元帅认识林婉儿已久。知道她说得一定没错,同样松了一大口气。她狼狈地趴在地上,汗水还没有完全消退,打湿了她的头发和脖颈,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

整个青龙门广场之中仍旧一片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

山壁顶上的小屋内,万毒公子也松了口气,对我说道:“恭喜你,孩子保住了,你要当爸爸了。”

我的脑子依旧一片混沌,甚至一片空白。我混迹江湖的经验就是再丰富,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完完全全地懵了。

而高台之上,林婉儿则悠然地转向怀香格格,恭恭敬敬地说:“公主殿下,真相已经大白,该怎么处置青龙元帅?”

这时,众人才齐齐看向怀香格格,怀香格格坐在地上,也是一副痴呆的神sè,显然完全傻了。而青龙元帅,这时候也想起了怀香格格,虽然她刚从“生死边缘”走出,但还是努力爬向怀香格格。伸手去抓怀香格格的手,流着眼泪说道:“公主殿下,这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青龙元帅刚碰住怀香格格的手,怀香格格就好像被电打到一样,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惧的神sè。她猛地把青龙元帅的手甩开,同时连连往后退去,颤抖着说:“你别碰我!”

而青龙元帅,又不死心地朝着怀香格格爬过去:“公主殿下,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怀香格格则继续大叫着往后退,惊惧的眼神就好像看到魔鬼一样。

“你聋了吗,公主殿下让你不要过去!”

林婉儿一声大叫,狠狠一脚踢在青龙元帅的肩膀上,将青龙元帅踢得朝后翻出去一个跟头。看到这幕,怀香格格才停止了后退,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仍旧呆呆地看着对面的青龙元帅。

青龙元帅艰难地坐起,果然不敢再靠近怀香格格,而是抬起头来,面冲着林婉儿,痛苦地说:“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我有哪里对不起你吗?过去的十多年里,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哪怕你看中了我的男人,我也毫不犹豫地拱手相让,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你为什么却要置我于死地?!”

青龙元帅和林婉儿的关系,但凡是夜明的人,多多少少都听过一些,知道她们两个曾经是很好的姐妹,也知道她们曾经因为男人闹得不可开交,最终以青龙元帅的主动退出作为结束。

据说,林婉儿得到那个男人以后,也并没有多珍惜,玩了几天之后就甩掉了。

但是那件事后,这对姐妹的感情便渐渐淡了,职业的发展也各不相同。青龙元帅做了兵部的元帅,而林婉儿则更高一级,做了刑部的尚书,两人也就愈发渐行渐远。

结果青龙元帅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这件事情,反而让林婉儿大为光火。林婉儿猛地冲到青龙元帅身前,抬手就甩了她一个耳光,而青龙元帅也不知怎么回事,或许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身体正处在十分虚弱的状态,竟然完全没有躲避,实打实地挨了这一下。

这一巴掌抽得可真够狠,不光声音清脆响亮,震得现场众人心里一颤,青龙元帅的嘴角也浸出血来。

“你还好意思说?!”

林婉儿一改之前温婉的形象,脸上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不见,像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起来:“谁稀罕你让给我的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事事都让着我?你是本事比我强,还是比我长得漂亮?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模样,我就是要抢走你的一切,让你知道就是不用你让。我也可以得到,不用你摆出那副高风亮节的态度!”

林婉儿气喘吁吁,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似乎要把这么多年的愤恨一口气宣泄出来,眼睛里更是充斥着极其可怕的恶毒和凶狠。但是即便这样,她也仍嫌不过瘾似的,yīn沉沉地说道:“不过你也真够大胆,竟然连公主殿下的男人都敢抢,我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你……”

对于前面的话,青龙元帅还能做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但是对于后面的话,她终于不淡定了。开口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想抢公主殿下的男人,这一切都是个意外,那天晚上……”

不等青龙元帅说完,林婉儿便立刻叫了起来:“就算是个意外,你事后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默默地去把孩子流掉,为什么还要留到现在,你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居心?!”

林婉儿冷笑着,像是完全看透了青龙元帅。

在青龙元帅刚刚怀孕的时候,太后娘娘就曾吩咐她把孩子流掉,这是整个兵部都知道的事情。但青龙元帅并没这么做,而是偷偷把孩子留了下来。甚至试图瞒天过海,不让任何人知道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连怀香格格都相信了她,确实很难明白她的用意。

“不是的,不是的……”

面对林婉儿的质问,青龙元帅摇着头,眼泪再次淌满脸颊:“我是打算处理掉的,可医生告诉我说,以我的身体条件,如果流掉这个孩子,以后就再不可能怀上了,我舍不得啊,舍不得啊……”

青龙元帅又转头看向怀香格格,痛哭流涕地说:“公主殿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我的一念之差,才导致了今天的后果。但是,我是真的很想做个母亲,我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个孩子,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

“你还敢跟公主殿下提条件?!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在这高台上了,你就是我们整个夜明的耻辱!”

林婉儿咆哮着,像头发了狂的母老虎,再次抬起手来,“啪啪啪”地甩了青龙元帅七八个耳光。这七八个耳光抽出去,彻底把青龙元帅给打懵了,青龙元帅无力地倒在地上,口鼻都往外冒着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一双眼睛仍旧看着怀香格格,眼神之中充满歉意,又充满哀求,显然希望怀香格格能说句话,能救救她。

而这整个过程之中,怀香格格什么反应都没,只是呆呆地看着青龙元帅,仿佛失去灵魂,失去意识。

“你还敢看公主殿下,你到底哪来的脸?!”

林婉儿再次一声大叫,伸腿踢向青龙元帅的肚子。以林婉儿的实力,一脚把青龙元帅肚里的孩子给踢没了也有可能,就算之前的药没有流掉孩子,这一脚也足够了。

本来已经虚弱不堪的青龙元帅,这时候终于展现出了一个母亲的力量,为了保住自己肚里的孩子,她拼命地用手去挡林婉儿的手,同时口中大叫:“不要,不要!”

但是林婉儿哪管这些,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看到怀香格格完全不说话,就以为怀香格格是支持她这么做的,所以踢起来反而更加的卖力了。

“咣咣咣”的几脚过后,便把青龙元帅踢得翻来覆去、惨叫连连,而青龙元帅始终死死用手护着肚子,不肯让腹中的胎儿受到一点伤害。而这整个过程之中,怀香格格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

其他人更不必说,一个出来拦着的人都没有,任由林婉儿就这样殴打着青龙元帅。

而呆在山壁顶上屋中的我,也终于看不下去了。我不是不知道自己冲出去后会有什么后果。可我怎么能够为了自己的安全就这样无动于衷?不管我和青龙元帅之间到底有没有男女之情存在,可她腹中毕竟怀的是我的孩子、我的骨血啊!

身为孩子的父亲,不管是出于本能也好,还是道义也好,我都不能再看下去。看着青龙元帅被打得翻来覆去、奄奄一息的模样,我像疯了一样转身冲出门去……

这一次,万毒公子没有再拦我了。

一个是他知道拦不住,一个是他也支持我去。在我冲出门去以后,万毒公子喃喃地说:“去吧,去吧,那毕竟是你的孩子,就算是死,你也必须要去的啊……”

与此同时,高台之上,林婉儿仍在不遗余力地揍着青龙元帅,既然踢不到青龙元帅的肚子,所以她就去踢青龙元帅的脑袋、脊背和胸口。而对青龙元帅来说,只要自己腹中的胎儿不受影响,随便林婉儿踢哪里都行。

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之中,除了林婉儿殴打青龙元帅的声音,再无其他半点动静。其实不是没人怜悯青龙元帅,青龙门中的那些成员,一向都很敬重、爱戴青龙元帅,但是现在这种场景,谁也不敢发声,只能眼睁睁看着青龙元帅遭受惨无人道的殴打。

“早就知道你和王巍有一腿!”

林婉儿一边打,还一边骂骂咧咧:“我去审问王巍和小阎王的关系,还没干点什么,你表现得比谁都着急,竟然还去跟公主殿下申请懿旨!你说你要不要脸,竟然利用公主殿下对王巍的感情,来达到你自己护着野汉子的目的!还有三天之前,剑西来都把整座山封锁了,竟然还是没能找到王巍,是不是你把王巍给藏起来了,你说!”

然而,不管林婉儿打成什么样,骂成什么样,青龙元帅除了偶尔实在忍不住惨叫一声之外,其他时间都是一声不吭,死死地护着自己腹中的胎儿。

“你嘴硬是吧?我让你嘴硬!”

林婉儿突然低下身去,抓住青龙元帅的领子,直接把青龙元帅拖到了高台的边缘,准备把青龙元帅给丢下去。那高台设的至少有七八米高,就这么丢下去的话,就算青龙元帅不死,肚里的孩子也肯定是保不住了。

青龙元帅已经被揍得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哪里还有力气反抗。只能不断地摇着头,冲林婉儿露出哀求的眼神。

然而林婉儿却无动于衷,甚至还嘿嘿笑着,仿佛青龙元帅越是可怜,她就越是兴奋似的。

林婉儿把青龙元帅的头伸到高台外面,正准备松手的时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高高响起:“住手!”

准确来说,应该是两声住手,一道沙哑的女声,一道浑厚的男声,因为这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所以听上去像是一个声音似的;但又因为这两个声音完全不同,所以又很轻易地能听出来是两个人。

女声来自台上,是怀香格格发出来的,一直面sè呆滞、沉默不语的她,直到这时,似乎终于清醒过来。

她就是再接受不了青龙元帅怀了我孩子的现实,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林婉儿把青龙元帅给丢下去,毕竟青龙元帅是她的师父,而青龙元帅对她又一向不错,所以情急之下,立刻喊出了这声住手。

听到这声住手之后,林婉儿当然立刻就住了手;之前她敢违抗怀香格格的命令。继续对青龙元帅施以残酷手段,是因为她胸有成竹,确定能从青龙元帅口中挖出真相;然而现在,她哪里敢不听怀香格格的命令?

只是怀香格格刚喊了声住手之后,也听到了另外一声“住手”的响起,所以一时就愣住了,朝着台下看去。

不光是怀香格格,其他诸如林婉儿、剑西来、高尚书、老桥等人,也纷纷朝着台下看去。

因为另一道喊出“住手”的浑厚男声,来自台下。

怀香格格喊出住手,大家尚能理解,毕竟青龙元帅是她师父。亦是兵部里的干将,唯一仅存的元帅;而台下响起的住手,就不能被大家理解了,谁也想不通谁会这么大胆,竟然敢让刑部尚书林婉儿住手。

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当他们循着另外一道声音看向台下的时候,顿时一个个都傻眼了、震惊了!

因为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就是我。

王巍!

我从山壁顶上的房间跑到楼下的青龙门广场,确实花了一些时间,当我奔跑在广场之上,从众多兵部成员中间穿过去的时候,兵部的人也都一个个都傻了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我作为兵部里的风云人物,本届兵部大比的战神,还是青龙门的代理元帅,当然是人尽皆知、无人不识的。可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所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个叫唤的人都没有,只是瞪大眼睛看我不断向高台那边跑着。

当我奔到台下的时候,恰好就看到林婉儿准备把青龙元帅丢到台下,情急之下,才喊出了那声住手,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和怀香格格重叠。

看到我现身后。不光台下的人震惊,台上的人也是一片震惊,都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这,所以一个个都愣了神。甚至有人摇了摇头,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只是,台上的人,有人认识我,也有人不认识我。第一次来到兵部,也是第一次见到我的那些皇帝,纷纷互相询问,打听着我到底是谁。

很快。“王巍”这个名字就传了开来,每一个人都知道是我来了。

自从屠魔大会开始以后,“王巍”这个名字就没脱离过众人的耳朵,翻来覆去议论的都是我,即便是没见过我的人,对我也是如雷贯耳了,知道我是小阎王的人,知道我在兵部卧底了一年,知道我拿下了兵部大比的冠军,知道剑西来封锁了大山三天也没能找到我,知道我是怀香格格倾心的男人,知道我是青龙元帅腹中胎儿的父亲……

这样的一个人。想不成为夜明的传说都难!

所以当我出现以后,高台之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十几个皇帝都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我,其他夜明高层也都短暂地愣住了神。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迅速“噔噔噔”跨上台去,迅速来到林婉儿的身前,把奄奄一息的青龙元帅给夺了过来。

林婉儿也惊得不轻,所以没能反应过来,任由我把青龙元帅抢了过去。

林婉儿下手真狠,青龙元帅的脸上、身上都是血迹斑斑,意识也变得非常模糊。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而她的双手依旧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

看着青龙元帅这副模样,我的心里宛如刀割、十分难受,轻轻将她挽在怀里,红着眼眶说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其实我就是来早了又怎么样,难道我就能打得过台上这么多的高手了吗?可不管台上有多少令人胆寒的高手,我也必须要出现在这,哪怕是死,也要死在这座台上!

听到我的声音,青龙元帅恍恍惚惚地睁开了眼睛。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用力晃了几下脑袋,当看到我真的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一脸的惊恐和惊惧,努力举起手来推着我:“谁让你来的,你走,你走!”

“不,不!”

面对青龙元帅的驱赶,我不管不顾,反而更加用力地将她抱住:“我会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连串放浪形骸的笑声响了起来,是旁边的林婉儿在笑。林婉儿笑得弯下了腰。笑得眼泪都要挤出来了:“公主殿下,您看到这对狗男女的表现了吧?他们当着你面,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勾搭啊!”

接着,她的面sè又凌厉起来:“好你个青龙元帅,果然是你把王巍给藏起来了,还藏到了青龙门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不是?你也太大胆了,这是完全不把公主殿下,不把夜明放在眼里啊!好,既然你们这对野鸳鸯这么恩爱,那我就免费做个好人。送你们上西天吧!”

林婉儿的话音落下,一道劲风便朝我这边扑了过来,林婉儿的双手已经变成两道利爪,在空中划过凌厉的风响,朝着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看网友对 759 死,也死在台上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2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