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六十一章 秘道

第六百六十一章 秘道

看着一群群腋爪魔、熊魔,甚至还有蜿蜒游走的蛇魔等等,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来,陈海都怀疑半座血炼场所滋生的低级魔物,都被魔族强者用特殊办法召集过来,参与对姜赫等弟子的围杀。

由于万仙山每年都要派大量的低级弟子进入血炼场试炼,以及魔物彼此掠食,因此血炼场内大量滋生魔物,绝大多数都没有成长起来的机会,主要是依赖于比人族更强大的繁殖能力,保持着种群不灭。

只是将北陵谷围得水泄不通的魔物大军里,陈海潜伏在数十里外的石崖缝隙,还是凭借远超常人的六识,依稀看到有数十头战力不弱的魔头潜藏着。

看这些魔头控驭低级魔物时,身后隐隐有魔魂虚影现形,应该皆是具备本命元神的魔头,但可能是进入血炼场的时间有先后,以及进入血炼场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陈海能看得出这些魔头,大多数都跟黑颅魔一样,都还没有能重新修成魔丹。

对于循序渐进的弟子,通常都是先修道丹,后修元神,但对于从道丹境跌落下来的弟子,则是元神易修、道丹难成,所以说陈海能确认这些魔头,应该都不是血炼场该有原生魔种。

姜赫等人随身携带大量的天阶道符,这些都没有恢复魔丹的魔头,即便肉身魔躯再强大,也不会冲上去尝试天阶道符的强悍威能,更多是驱赶如黑潮般的魔兵,不计伤亡、前扑后继的冲入北陵谷,往姜赫他们攻去,消耗姜赫他们手里的道符灵药。

姜赫他们无法将这些魔头引出来击毙,徒有强悍的法宝道符灵丹,却只能跟低级魔物拼消耗。

明窍境弟子在血炼场是能够驾驭天地元气施展术法神通,但这种过程会大量的消耗精神念力。

实际上姜赫他们勉强杀入北陵谷,就有人精神念力透支,感觉到识海有即将崩溃之感。

即便是祭用道符,也要少量消耗精神念力,他们这时候不敢再无限制的驾驭天地元气去施展术法神通,更多是强忍住神魂深处那隐隐的刺痛感,将数以千计的道符祭用,保持防线不崩溃。

越来越多的灵兽役魔战死,追随姜赫、宁戚等人进入血炼场、贴身保护他们安危的诸族明窍境好手,也战死逾半,战线的缺口越来越大,普通道符已经不能将缺口完全堵住。

而即便没能将魔头诱到阵前来,姜赫、宁戚也只能将一枚枚威力绝强、足以重创魔将甚至魔侯级数存在的天阶道符祭出,堵住数以万计扑过来想要分食他们的魔物大军。

这一战是打得天崩地裂,由于大量天阶道符的祭用,不啻于十数魔胎或道胎境存在在北陵谷内恶战,陈海远远看着,就见北陵谷两翼的山崖纷纷崩断,谷底的石地也裂开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

“唉,这些蠢货,要是接战之初,就果断以天阶道符撕开缺口,不给魔物大军合围的机会,哪里至于这么狼狈啊?”陈海看到姜赫、宁戚他们,将天阶道符当成黄芽菜往外扔,忍不住要骂这些败家玩艺。

要知道魏子牙暗中掌控大燕帝国那么多年,手里所积攒的天阶道符,都没有这几个败家玩艺此时手里多啊。

“前辈,我们怎么办?”姜雨薇咬着嘴唇问道。

姜雨薇随陈海从外围绕到北陵谷南侧,她没想到情形果真没有当初所想的那么简单,她也知道形势如此,她与陈海人力无法回天,也知道她此时返回宗门,也无人能指责她什么,但她心有不甘。

“大小姐,你记住了,我是你降服的役魔家将姜青,莫要说漏嘴了,”

陈海郑重其事的吩咐道,他知道就这么带姜雨薇回万仙山,万仙山虽然不会责罚她,但七姓大族的压制及怨恨,加上她内心的心结,都将令她再无机会成为万仙山玉皇峰的真传,所以也不劝她什么,直接带着姜雨薇往南崖山脚的角落里潜去,见姜雨薇满脸疑惑,说道,

“二小姐与姜泽等六七千血炼弟子上次试炼时,也被数以万计的魔物困在北陵谷中,我们曾尝试北陵谷深处,沿着一座岩洞往深处开挖,但在最终挖穿之前,你们就赶来救援,那处秘道就没有派上用场。现在就希望那怎么秘道没有被大规模的震垮掉。”

听陈海这么说,姜雨薇才知道陈海为什么非要带着她绕到北陵谷南侧来,心生狂喜,心知秘道要是还在,那她与陈海进入北陵谷,带着姜赫他们穿过秘道,岂不是就直接杀出魔物大军的重围?

北陵谷南面的岭山,怪石嶙峋、犬牙差互,陈海带着姜雨薇钻入一座不到两丈高的洞穴,往里走出百余步,就已经到洞底了。

姜雨薇都怀疑北陵谷南侧岭谷脚下那么多的石缝岩洞,陈海或许是记错的地方,却见陈海屈指轻叩石壁,“咚咚”传出沉闷的响声,姜雨薇听不出什么异常来,陈海却颇为欣喜的说道:“就是这样!”当即挥动破月戟,斩出一道道戟芒,像破开豆腐般,悄无声息的切入石壁之中。

上百道戟芒斩出,石壁足足被破开有三四十米深,但犹没有看到秘道的存在。

青鳞魔肉身再强,以气血精气摧动戟芒,消耗也是极大,气血精气还是不能跟真元相比,陈海一次斩出上百道戟芒,差不多就是极限,这时候就需要坐下来,服食灵药,恢复气血精气。

姜雨薇要上前帮忙,陈海拦住她:“外面打得天翻地覆,我们在这里搞出些动静,不会引起注意,但你想借用天地元气,那些魔头想注意不到都难。听回声就剩四十多米深,我歇一会儿就行。”

陈海歇过力,再破开四十多米深的岩壁,便有一缕yīn冷的穿洞风,从石壁缝隙深里吹出来,这时候他们更能清楚的听到北陵谷内天崩地裂的打斗声。

姜雨薇不能用大神通,帮着陈海将乱石搬出,最终她身形苗条很容易就钻过去了,陈海比姜雨薇几倍粗壮的魔躯,还穿着沉重的战魔甲,好不容易才从扒开的石道里挤过去。

陈海他们早初所开挖的秘道,已经被一窝蛇魔据为窠穴,陈海与姜雨薇钻进去,遇到十数头看上去未长成,却已经有水桶粗壮、鳞甲似铁、腋下生长短粗鳞爪的幼蛇魔。

这些幼蛇魔显然还不具备思考的能力,看到陈海、姜雨薇钻进来,哧哧吐着猩红的蛇信子,就要猛扑过来。

姜雨薇提着大衍剑,追随陈海身后杀出,眨眼间的空夫,就将十数头幼蛇魔斩杀干净,留下来一地的血腥,再往秘道外走,还看到有十数头乌青sè未孵化的蛇魔卵。

除非训练专门的蛇魔战兵,要不然这些蛇魔卵毫无用处,陈海强忍住冲动,暂时没有将这些蛇魔卵都打碎掉,他们再往前曲曲折折差不多走到将近二十里,才走到秘道位于北陵谷深处的洞口。

秘道洞口,被一堆垮塌下来的乱石堵住,但从缝隙透进来的光亮看,坍塌也就十数米深,他们这时候甚至能感知到姜赫他们在魔物大军的进逼,也已经退到北陵谷的最深处,距离秘道口就三四百步的距离。

姜雨薇虽说神魂伤势还没有痊愈,但这么近的距离,通过神念传音联络姜赫等人却不是什么问题,陈海跟姜雨薇说道:“让姜赫杀了吴承悦身边的紫鳞魔!”

陈海分割一半元神,回入青鳞魔肉身之中,由于青鳞魔未修成灵海、识海,元神没有归处,便重新散成三魂六魄,蕴于百骸脏腑之中,故而没有必要用神念交流,只能通过姜雨薇通知姜赫他们担心紫鳞魔的反噬。

姜雨薇此时对陈海已是言听计从,也不问为什么,就通过神念,要姜赫出其不意出手毙杀紫鳞魔,以防万一;陈海则在秘道口内侧清理落石,以便姜赫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退入秘道,然而穿过秘道,跳到北陵谷的南侧,从而突破魔物大军的重围。

然而就在陈海将落石清理出一半,就听到*外侧吴明宇、吴承悦同时大喝:“姜赫,你想干什么?”

陈海知道事情要糟,一拳轰开不多的乱石,就见紫鳞魔手持一柄巨斧,如似闪电,往吴承悦拦腰斩去。

吴承悦至死都不相信紫鳞魔会反噬,也至死都不相信他手里的锁魂印完全没有作用,而他身上虽有法宝护法,但也没有拦住紫鳞魔巨斧一斩——紫鳞魔一击得手,魔躯便快如闪电,往后狂退,宁戚、恒温等人速度并不慢,各祭一道金光雷符化作雷柱攻去,但紫鳞魔摧动魔元,全身裹有一层暗紫sè的魔煞之中,两道金光雷柱竟然没能伤它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它纵入魔兵之中。

看到眼前这一幕,陈海瞬时便明白过来,姜雨薇通知姜赫出其不意毙杀紫鳞魔,但姜赫还是大意了,没想到紫鳞魔竟然都已经修炼到魔煞护身的境界了——姜赫没有事先知会吴明宇、吴承悦一声,突然出手击杀紫鳞魔却意外失手,自然引起吴明宇、吴承悦的误会,吴明宇这一刻都祭出灵剑,要朝姜赫当头斩过来,没想到紫鳞魔这时候意识到行迹败露,突然出手反噬斩杀吴承悦。

事情发生的电光石火之间,姜雨薇也顾不上可惜吴承悦的死跟紫鳞魔的逃脱,大声叫道:“姜赫师兄,快走!”

姜赫、宁戚、桓温等人,皆是大喜,他们都知道,只要快速穿过秘道,就能摆脱魔物大军的包围,到时候就算数以百计的翼魔与数十头魔头能反应极快的追赶过来,只要不跟无穷无尽的魔物大军厮杀、消耗下去,他们还是很有机会逃脱生天的。

这时候姜赫虽然不知道姜雨薇怎么知道那头紫鳞魔存在问题,但此时也是极快的跟吴明宇解释刚才的一切。

紫鳞魔挣扎神魂禁制的控制,反噬杀死吴承悦,是血淋淋的事实,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这条秘道的存在,姜赫、宁戚、桓温等人也以为是姜雨薇上次率弟子进援血炼弟子所留,吴明宇却蹙着眉头,指着陈海说道:“我们走,它需留下来?”

“为什么?”姜雨薇没想到她与陈海费尽心机救众人脱困,吴明宇竟然勒令她抛弃陈海。

“紫鳞魔反噬便是前车之鉴,外面数以万计的魔兵魔将逞凶,怎知这头魔物心存何念?”吴明宇说道。

姜赫、宁戚、桓温等人皆是面面相觑,他们此时也听说过陈海与紫鳞魔天武台比斗之事,紫鳞魔反噬令他们措手不及,要是眼前这头比紫鳞魔还要强出一头的青鳞魔,再突然反噬,该如何才好?

不过,姜雨薇刚带着役魔家将救他们脱困,对姜雨薇感激还来不及,他们也没有脸要求姜雨薇抛弃役魔。

瘦弱青年桓温站出来说道:“姜师妹,多谢援手之恩,吴师兄的担心也确实有些道理。我手里有一枚锁心针,或许可以再加一道保险,等出了血炼场,我才将这锁心针解去可好?”

姜雨薇难过的朝陈海看过去,恒温所说是两全齐美之策,但也太委屈陈海了。

只是陈海特意吩咐过她不能将揭穿他的身份,再说眼下情形紧急,她也没有时间跟姜赫他们解释那么复杂的事情。

“不行!一头小小役魔而已,等我们出了血炼场,十倍偿还姜师妹即可,何必此时去冒额外的凶险?”吴明宇固执的说道,这时候朝陈海看过来,目露杀机,似乎下一刻就不惜直接出手毙杀陈海。

陈海心里冷笑,心知吴明宇还是意在逼他出手,然而污他反噬,逼得众人不得不联手杀他。

“吴明宇,你莫要太过份,难不成我们要先再斗一场,再逃出这秘道吗?”姜赫横身站到陈海之前,怒目盯着吴明宇,他再蠢也知道吴明宇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

吴明宇竟然在生死关心搞这种事,姜赫也是震怒异常,直接将两枚天阶道符拿到手里,不惜跟吴明宇直接开干。

“逃出秘道要紧!”桓温、宁戚等人都不满吴明宇此时的纠缠,催促他快走,不要误了逃命大计,众人极快往秘道深处走出十数里,这时候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阵巨震,抬头就见上方的石壁快速裂开蛛网般的裂痕,碎石簌簌而落。

这一刻大家都心生不祥之兆,这显然是魔族强者已经意识到山腹深处藏有秘道,要用极强悍的裂地神通,直接将他们头顶整座山崖震塌下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一章 秘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