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地底世界

第六百六十二章 地底世界

一阵地动山摇之后,见头顶及四面的石壁裂出蛛网般的裂缝,眼见整座山都要垮塌下来,再看两头的洞口都被碎落石堵死,众人脸sè惨变,好不容易发现秘道能够跳出魔物大军的重围,没想到最终还是要葬身在秘道之中。

姜赫、宁戚、桓温等人皆面面相觑,他们手里是还有天阶防御道符,但什么样的天阶道符能支撑住不让整座三四百米高的石山垮塌下来?

他们头顶的岩层可以是数以亿万吨的重量,碎裂后碾压下来,谁能劫后余生?

这时候,又一阵巨震从头顶传导而来,姜赫他们祭出灵盾符,将崩落的碎石挡开,但这时候他们都能听到整座岩层都在吱吱作响,随时都有可能整个的垮塌下来。

陈海蹙眉听整座岩层颤抖着,心里却是奇怪。

裂地术常用攻城、摧毁敌方的城池,陈海研究极深,甚至裂地术的施放角度,以及对不同深度及种类的岩层的破坏程度,天机学宫都有详细的数据记录下来。

裂地术是威力相当不弱的术法神通,而且看这么大的动静,必是有恢复魔胎初期修为的魔族强者在亲自施法,但照理来说,也不可能两三道裂地术,就能对三四百厚的岩层破坏得这么彻底。

甚至天阶下三境的真君级人物,都没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难道是姜赫他们之前在北陵谷内,过多使用天阶道符,已经打得山岭移位、岩层断裂了?

但也不可能啊,他们头顶之上石岭就有三四百米厚,关键他们头顶的石岭与他们脚下的岩层浑成一体,仅极狭窄的缝隙能够开辟出进出秘道,裂地术所产生的冲击力,会被整座岩层吸收平摊掉,到每一个点的冲击力就会变得很有限。

而通常说来,他们在攻城战中使得裂地术,更主要的是制造剧烈的震动,将敌城震塌,没有谁会奢望能将地下几百米、几千米的岩层震裂来。

陈海相信站在石岭之上的魔族强者,估计也是想震松落大量的敌石将岩洞堵死,令他们无法从容借秘道逃走,而没有想过能将整个石山震碎掉。

怎么回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地底是空的,他们脚下的岩层没有想象中来得那么坚厚,才会出现被刚才的激战以及此时的裂地术震垮的可能。

想到这里,陈海猛然跺脚,地面微微一颤,又是一阵碎石砸落下来。

“你发什么神经!怕我们死得不够快?”吴明宇这时候也没有心情去算计什么,只是本能的喝斥,情急之下,就想御剑先将这头青鳞魔劈成两半。

“地底是空的!”魔族强者随时会施展第三次裂地术、头顶的岩层随时就会粉碎性垮塌下来,陈海没时间理会吴明宇,直接瓮声跟姜雨薇说道。

“空的又怎么了?”姜雨薇情急之余,也没能理会陈海的意思。

“我知道,”身形瘦小的桓温眼瞳里闪现一抹精芒,拍着大腿说道,“地下是空的,我们只要能跟着脚下的岩层一起往下坍落,就有可能不会被垮塌下来的山体压成肉酱!”

听桓温这么解释,姜赫、宁戚他们也知道该怎么做,说白了就是将手里的防御道符,尽可能多的祭用出来,形成层层叠叠的防护灵罩,只要他们能撑到脚下的岩层先断裂、陷落,他们就能暂时逃过一劫。

很快第三、第四道裂地术施展下来,头顶的岩壁整个的垮塌下来,直接就将八成的防御灵罩压碎掉,剩下来的防御灵罩被压得岌岌可危之时,众人脚下的岩层终于断裂,大家无力随着断裂的岩层、碎石一起往地底陷落下去。

这时候众人才赫然发现,他们脚下近百丈厚的岩层之下,是大得超乎想象的地底洞穴,乍眼看去差不多上万丈深,一条宽阔焰河的喷涌着炽热的岩浆,在地底洞穴的中央缓缓流淌着,充满着硫磺气息,数十头的炎魔似乎没有意味着头顶的岩层会垮塌下来,这时候惊惶失措的往洞穴的四壁逃走,躲避巨石、断岩的轰砸。

由于岩浆焰河的存在,地底洞穴里红彤彤一片。

陈海没有开辟灵海秘宫,不能御空飞行,但频频出手击打落石,也能在半空中飞快的移形换位,往旁边避去,避开不断垮塌下来的巨石、断岩。

最终众人聚到一座飞挑出来的巨岩上汇合,看着还不断有巨石、断岩落下,砸到焰河之中,砸得岩浆四溅,都有劫后余生的心悸。

数十头炎魔飞快的往洞穴的深处逃去,陈海抬头往头顶看去,他们所处的地底洞穴,仿佛一座高逾万丈的超级地底宫殿。

也十分巧合,他们跌落下来的地方,差不多有一两千米的直径,恰好是地底洞穴上方岩层的最薄弱处,要不是如此,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被震垮塌下来。

这时候有一块巨大无比的断岩,卡在上口,阻止断石继续砸落下来,但出口也被这块不知道多少重的断岩给堵死住。

应该是地底岩浆焰河的缘故,陈海感觉地底异常的炽热,好在众人修为都不低,还是能勉强承受。

陈海往下方望去,除了万余丈纵横的超级地底大厅外,下方还有七八个洞眼往深处延伸,那边的洞眼看上去小一些,但也有上千丈开阔。

有些洞口有岩浆焰河延伸进去,有些洞口黑黢黢一片,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完全就是一座开阔、迷宫似的地底世界,难道这一切就是魔族千方百计要掩藏的秘密?

又或许说天大的秘密就藏在这些迷宫式的焰河洞穴深处。

虽说大家还没有脱离险境,但姜赫他们都激战有一天一夜,极需要休整,看飞岩里侧有一眼颇深的石窟,大家都暂时避进去。

“流风!”宁戚轻叱了一下,一挥手打出一道淡青sè的光华,和煦的风将炽热的烟尘屏蔽在洞窟之外,众人都松了口气,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刚刚经历大变的众人这时候都抓紧时间闭目调息,恢复在连番血战之中剧烈消耗的真元。

要知道,星衡域虽然有回复真元的灵药,但是这些丹药除了珍贵之外,使用也不是没有限制的,短时间内大量的服用丹药,对百骸窍脉的摧残极大,谁也不知道大股魔物什么时候会再度杀来,这时候也只能抓紧一切时间,去恢复百骸窍脉间的伤势,休养精神。

陈海和姜雨薇并没有多少消耗,就站在洞窟外的飞岩上为众人警戒,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变故,被闯进来的魔族强者杀个措手不及。

吴明宇刚刚想要盘膝坐下,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桓温说:“桓温师弟,你那锁心针呢?有那紫鳞魔反噬在前,我等不可轻慢。”

桓温冷冷一笑,没有理会吴明宇,服下一枚灵丹,自顾自地盘膝修炼起来,不多时有淡淡的白气从身周蒸腾而出,奇香扑鼻。

大家心里也清楚,刚才没有姜雨薇家的这头青鳞魔及时提醒地底可能是空穴,他们早就被压成肉酱了,就算这头青鳞魔没有姜赫、姜雨薇的庇护,他们也没有脸太过放肆了,便是对姜雨薇一直都心怀不满的宁戚,这时候也觉得吴明宇太不识趣,这时候竟然还提这茬。

这些人当中,数姜赫修为最高,早早就收了功,长长吁了口气轻声说:“还好及时脱离了战场,这才没有落下什么后遗症,否则眼下危机重重,若是吞服回灵丹太多,以致经脉破损太惨烈、修为大减,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刚踏入血炼场时,宁戚对姜赫横鼻子竖眼,看不顺眼,但大家并肩作战到这时,到这时候就剩不到三十人还能活着喘气,倒是能摒弃前嫌,坐到一起研究出路。

下方虽然还有七八个洞口往地底深处延伸,但谁都不知道这个洞穴通往何处,也不知道外面的魔物大军能不能够杀进来。

此外,数十头炎魔虽然一时被垮塌的岩层吓走了,但真要再在其他地方碰上,绝不好对付。

有几头炎魔被砸死在岩浆焰河旁,体形差不多都有两三丈高。

这种火煞魔物可不是低级魔种,除了偶尔跑到地面,被血炼弟子以极惨重的代价歼灭,绝大多数炎魔藏在地底世界自生自灭,从来没有被万仙山弟子发现过,实力绝不会弱。

有几人飞到焰河旁,拿灵刃剖开那几具炎魔的尸体,很快就有一人高兴的叫道:“火髓珠!”

火髓珠是天生的地阶灵宝,得到一枚火髓珠并没有令众人高兴,反倒愁云更重。对炎魔来说,火髓珠就是修成的火丹,这群炎魔生来就明窍境的战力,里面竟然有道丹境的存在,这消息怎么叫人能高兴?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二章 地底世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