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1 将你们,一网打尽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761 将你们,一网打尽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声住手,当然是怀香格格叫出来的。【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一声住手,响起的是那么及时,我知道我赌对了,我知道怀香格格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受死的!

其实从我上台的那一刹那,我就始终心怀忐忑,我知道我无非两个结果,一个是死在台上,一个是平安离开。现在看来,怀香格格终于还是决定给我第二条路了。

按理来说,怀香格格都发话了,林婉儿应该立刻将我放掉了吧?但,林婉儿在这一刹那,手劲反而再次加重,似乎想趁着怀香格格的话音未落之时,瞬间把我杀死,再以“来不及了”的理由回禀怀香格格。

但也就在这时,一道白光突然从怀香格格处闪了过来,直逼林婉儿的身前。我甚至都没看清怎么回事,林婉儿的身子就飞了出去,而我也“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

我一边使劲搓揉着自己喉咙,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抬头看着“白光”的原型。原来是站在怀香格格身边的太师,这位看上去至少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此刻犹如金刚怒目一般,挑眉瞪眼地冲着林婉儿道:“你想干什么。要违抗公主殿下的命令吗?!”

林婉儿立刻从地上爬起,规规矩矩地跪好,低头说道:“不敢。我只是担心公主殿下为情所迷,做出遗恨终身的事!”

“公主殿下作何决定,轮不着你指手画脚!”太师的语气愈发凶狠。

“是……”

这一次,林婉儿老实多了,乖乖跪在地上不发一言。

而青龙元帅,看到我终于脱离了魔掌,也没有再说话了,一样跪在怀香格格身前,低着头沉默不语,显然是在听候发落。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抬起头来,看向怀香格格。

自从上台,我就没敢看过怀香格格的眼睛,生怕从中读出失望和怨恨,毕竟这件事情实在太意外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现在,因为她的一声住手,我知道她对我还是旧情未了,所以才鼓起勇气看向了她。

让我意外的是,她的眼中却是一片混沌,看不出来丝毫的感情,既没有失望和怨恨,也没有旧情和不舍,仿佛什么都没有。她就像个机器人,没有了一丁点的感情,望过去犹如yīn森的古井。

这时候,老桥和剑西来等人相继发言。

他们当然是站在林婉儿一边的,先是抨击了一番我和青龙元帅的不伦之情,说我们两个有多对不起怀香格格,千刀万剐也不为过;接着又痛斥我这个人虚伪又yīn毒,为了帮助小阎王探寻夜明的消息,不惜四处留情,就连大我十多岁的青龙元帅也不放过,实在该杀,不杀不足以平息众怒。

不得不说,这帮老家伙确实是带节奏的一把好手,当他们分别表达完了意见以后。台下立刻响起一片排山倒海般的呼声,所有人都咬着牙、瞪着眼,齐呼:“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声势铺天盖地,几乎要把整座山都翻过来。

但,即便是面对这样滔天的民意,坐在地上的怀香格格也无动于衷,脸上始终一点表情都没——自从得知青龙元帅怀着我的孩子以后,她就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将近半个小时没有改变姿势,一直都是那副痴痴愣愣的模样。

直到整个青龙门的广场慢慢安静下来,怀香格格才缓缓起身,转身走向那个宽大奢华的龙椅,端正地坐在了上面。现在的她,又像变了个人似的,比之先前更加冷漠、无情,凌厉的目光往下一扫,显得愈发君临天下。

老桥、剑西来等人也察觉到了怀香格格的这种变化,纷纷跪倒在地,再次齐声呼道:“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台下的众多兵部成员,也纷纷跪倒在地,山呼:“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接着,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便陷入了一片寂静,人人都知道接下来要处置我和青龙元帅了,所以都静下心来等着。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缓缓开口:“你们两个,走吧。”

怀香格格说的你们两个,当然是指我和青龙元帅。这句话一出口,如同平地惊雷一般,震得众人纷纷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怀香格格,不敢相信她竟然要放走我和青龙元帅!

一干老家伙顿时急了,纷纷顶着压力谏言,请求怀香格格不要心软,应该立即将我和青龙元帅处死!

而怀香格格缓缓开口说道:“我不杀他们,是我另有考量。青龙元帅毕竟是我的授业恩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我杀了自己的师父,那就形同禽兽了。更何况,青龙元帅也没犯什么大错,不过是怀了一个男人的孩子而已,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有什么错?”

“至于王巍……”

说到这里,怀香格格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你们以为我是念着旧情,其实不是这样,一个男人而已,我怀香格格还不放在眼里。我之所以要让他走,是想让他带个话给小阎王,一个星期之内,要么归顺夜明,要么夜明杀进北方,将他杀得片甲不留!”

这一番话,怀香格格说得荡气回肠、气势万千,清楚地把每一个字传进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算是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一个星期之内,如果小阎王不肯归顺,那就让北方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听着怀香格格气势磅礴的宣言,连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更别说现场那些喽啰兵了,他们再次山呼海啸起来,表示对怀香格格的决定万分拥护。毕竟之前的“求和”政策太过软弱,不符合夜明一向横行霸道的风格,直到现在才找回了应有的气势!

人群欢呼着、呐喊着,声势震天、气壮山河,既然要向小阎王宣战了,也就没人在乎我和青龙元帅的生死了。反正像我们这种小角sè,又影响不了整个局势,只要能和小阎王开战,一切都无所谓了。

老桥、剑西来等人也是一样,这场屠魔大会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夜明的力量集中起来对付小阎王,至于我和青龙元帅死不死的,反倒是其次了。

等到现场再次安静下来,高高坐在龙椅之上的怀香格格,才面无表情地冷声说道:“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走吧!”

两边的夜明高层,也都冷眼看着我,像是看着一条丧家之犬。

我又抬起头来看了怀香格格一眼,试图从她眼中读出哪怕一丁点的留恋和不舍。但是没有,一丁点的都没有,她的面sè始终冷漠,眼神之中无情。我知道,等我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就只能在战场上见了,以往的所有感情全都化为浮云,我们从此就是你死我活的仇敌。

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慢慢地站起身来,先捡起打神棍。接着又往前走了几步,准备把跪在地上的青龙元帅扶起,和她一起离开。但是青龙元帅并没遵从我的意思,挺着大肚子的她仍旧跪在地上,眼睛痴痴地看着怀香格格,似乎希望获得怀香格格的原谅。

但可惜的是,怀香格格始终都没看她一眼,而是面sè冰冷地目视前方,仿佛眼睛里早已没有了这位师父。

一边的林婉儿冷笑道:“怎么,还想利用公主殿下的善良,继续没脸没皮地留在夜明?你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了,能不能稍微知道点廉耻,自己滚出兵部?公主殿下不杀了你。已经算她仁慈了!”

其他夜明高层,也都冷冷盯着青龙元帅,眼睛里满是厌弃和鄙夷,毕竟她和小了十多岁的我有了一腿,无论放到哪里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足以让她终生都钉在耻辱柱上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男方比女方大十多岁,甚至二十多岁、三十多岁都很正常,女方比男方大个几岁却会遭到非议、嘲讽和鄙夷!

不公平,很不公平。

青龙元帅轻轻叹了口气,似乎知道这事再无回旋的余地了,只好冲着怀香格格磕了三个头,又说了声:“公主殿下。您多保重。”

完事以后,青龙元帅才慢慢站了起来。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行动本就很不方便,再加上之前又被林婉儿揍得伤痕累累,想要起身也就更困难了。而我虽然也一身是伤,但情况还是比她要好一点的,我赶紧弯腰去搀扶她,但青龙元帅将我的手甩开了,恨恨地说:“你别碰我!”

就因为我,青龙元帅才有现在的遭遇,她恨我当然也是应该的。我不敢再扶她了,讪讪地站在一边,青龙元帅自己慢慢站起,挺着个大肚子一步步朝着台下挪去。

我也赶紧跟了上去,但是不敢和她平行,只能在她身后两三步远的地方跟着,提防她会不小心摔倒或是走不动了。

很快,我们就下了台,穿过兵部众多的人群,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因为怀香格格的命令,现场当然没人会拦我们,但是依旧挡不住四面八方而来的鄙夷目光。

那些目光,犹如一道道利箭,射在我和青龙元帅的身上,我们两人就好像两条丧家之犬,狼狈地低头往外走去。

不多时,我们就出了青龙门的广场,又穿过狼谷和第一道关卡,走进了密林遍布的深山之中。直到这时,四周一个人都没了,青龙元帅才回过头来,冲我说道:“王巍,我肚里的孩子虽是你的,但是对我来说,他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

青龙元帅这话说得前后矛盾,这孩子既然是我的,怎么就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但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条件,才把这孩子留下来的,所以这孩子是王巍的还是张巍的,其实都无所谓,她并不在乎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只要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就够了。

但她有她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就是说破了天,我也是这孩子的父亲,这是血浓于水的感情,不能她说没有关系,就真的没有关系了。于是我梗着脖子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我……”

我本来有一番长篇大论要说,但还没有说出口来,青龙元帅就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唰”一下将她的猎龙刀抽了出来,冲我晃了晃充满杀气的刀锋,恶狠狠道:“我再说一遍,这孩子和你无关,你要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以青龙元帅现在的身体状况,还真不能对我怎样,但我也不可能真去和她较这个劲。

我点了点头,说好,我不会再跟着你了。

青龙元帅这才把刀收了,继续蹒跚着脚步往前走去。话虽这么说。但这深山密林,毒虫、猛兽频出,我又怎么放心她一个人走。所以在她走出去十几步后,我又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听到我的脚步声,青龙元帅又回过头来,凶巴巴地说道:“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青龙元帅这么要面子的人,我肯定不能说是不放心她一个人走,所以想了一想,就说:“我不知道怎么出去……”

夜明的兵部藏于山中,地形是出了名的复杂,要不是万毒公子绘制的地图,就连我舅舅所在的龙组也丈二摸不着头脑,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摸查清楚。

这一点,青龙元帅当然也是知道的。她想了想,便把刀给收了,又说:“那你离我远点!”

我立刻说好。

虽然仍旧不能靠近青龙元帅,但能远远跟着她也够了,不然我是真的放心不下。

青龙元帅在前面走,我在她身后十多米远的地方跟着,寸步不离。此时已经正午,密林里面虽然树多,遮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但还是热气腾腾的。我跟在青龙元帅身后,明显感觉她的脚步有些吃力,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了。

我的心中非常焦急,想要上去扶她一把,但又怕她责怪我,所以只能喊道:“青龙元帅,您休息一下吧!”

即便是这一句话,也引来青龙元帅的呵斥:“不用你管!你要是走不动了,就一个人留在这吧!”

青龙元帅话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法再说什么,只能继续跟在她的身后。好在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一条潺潺的小溪,水流十分清澈,里面还有肥美的鱼儿游来游去;水流涌动,仿佛连空气都变得凉爽、清新了不少。

青龙元帅迈步走到溪边,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水。我也远远地走到另外一边,把头拱到水里喝了好几大口,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当然这肯定是幻觉,身上的伤哪有那么容易好的?

林婉儿下手可真狠啊,浑身上下到现在都疼痛不止。

喝了几口水后,我有心在这多留一会儿,起码捞两条鱼上来烤了吃啊,要有体力才能继续走得下去。我回头看向青龙元帅,准备询问她的意见,只见她正在小心翼翼地处理着自己身上的伤,宽衣解带、轻解罗裳,露出身上青一片紫一片的肌肤。

虽然没露什么敏感部位,但我还是羞得转过脸去。其实我连青龙元帅的裸体都见过了,这也实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又忍不住想起那个充满火热的夜晚。我到底是怎么让青龙元帅怀孕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

唉,没想到我年纪轻轻就当了爹,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关键是我完全不记得了啊。

接着又想到,我爸我妈要是知道他们当了爷爷奶奶,会是怎么样的?还有我舅舅,可是明确和我说过,不希望有青龙元帅那么大的外甥媳妇。虽然我觉得没什么,青龙元帅这么好看,配我绝对绰绰有余,反倒是我配不上她,能找上她这样的媳妇,是我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但我爸妈要是知道怀了我孩子的女人大了我十多岁,估计也会很头疼吧。

当然,看青龙元帅的意思,显然并不希望我做这孩子的爹。最大的可能,是她带着孩子隐姓埋名,一辈子都不和我见面,也就没有了这种烦恼。

但我就这么心安理得?

我正胡思乱想着,就听青龙元帅那边又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回头一看,只见她正用清水冲洗着身上的伤口。这么看来,还得一会儿,这又到了中午,还是准备下午餐吧。

青龙元帅毕竟怀着一个孩子,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

而且我们也确实该休息一下了。以我们现在这种身体状态,很难走得出去。

我便脱了鞋子,赤着脚下水,捉了两条鱼上来。以前我和刘鑫在省城郊区的山里度过一段时间,所以还是有一些野外生存技巧的。我很熟练的将鱼清理干净,接着又生了火,开始烤鱼。

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青龙元帅也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势,看我正在烤鱼,她便在四处游走了一下,不一会儿便捉了一只兔子回来。我想跟她说这烤鱼就有她的一份,但她已经很熟练的把兔子开膛破肚,清理的干干净净。同样生了堆火烤了起来,我只好闭上嘴巴。

我比她先烤,当然烤的更快。

我拿着一只烤鱼想给她送过去,但还没走两步,青龙元帅就冷冷地说:“不用!”

我只好悻悻地返了回来,自己吃着。

烤鱼当然没有味道,但也香气扑鼻,而且我已经饿了一天一夜,吃什么都津津有味。正在大快朵颐地吃着,青龙元帅那边的兔子也烤好了,她正准备开吃,我突然想起什么,冲她说道:“听说过吗,孕妇不能吃兔子啊,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会是兔唇!”

青龙元帅冷笑一声:“迷信!”

这是老一辈人的话,确实迷信。我只好悻悻地低下头去,默默地吃起了自己的烤鱼。但是最终,青龙元帅还是把兔子给丢掉了,冲我说道:“把烤鱼给我一个吧。”

果然,只要是和孩子有关,什么孕妇也得变得迷信,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要真出点什么事情,真是追悔莫及。

我立刻屁颠屁颠地去给青龙元帅送了一只烤鱼,还跟她说:“你是两人份的,多吃点。我再给你烤。”

青龙元帅确实饭量挺大,连着吃了两只烤鱼,才表示够了。我们两人都用水把自己身前的火扑灭,才继续往前走,当然还是我远远地跟着她,始终距离她有十几步远。

我们虽然休息过了,但是步伐依旧缓慢,一是伤势依旧严重,二是青龙元帅挺着大肚子,走起路来确实不太方便。走了很久很久,日头慢慢偏西,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了,一些野兽也开始悄悄出没。时不时有低吼声传来,密林之中也遍布着杀气。

如果我和青龙元帅的体力都在巅峰状态,当然不鸟这些野兽,但是我俩一个挺着大肚子,一个伤势遍布全身,如果真的碰上什么野兽,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我又忍不住提醒青龙元帅,说咱们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等到天亮再继续走。

但青龙元帅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怕,你就留下。”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跟着她走。

但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走出去十几步,就听密林之中响起脚步的声音。赫然是一头眼睛冒着绿光的野狼窜了出来。狼是群居动物,有一头狼出现的时候,往往代表四周有着更多的狼,我的脑中“嗡”一声响,立刻抽出打神棍来往前扑去,准备保护青龙元帅。

但还不等我扑到,青龙元帅已经亮出猎龙刀来,冲着那头突然窜出来的狼,恶狠狠说:“看清楚老娘是谁,滚!”

青龙元帅虽然一身是伤,还挺着一个大肚子,但还真的挺凶,那狼呜咽一声。灰溜溜转头走了。我想起来,兵部的几个元帅常在山中行走,此间的野兽估计都认识他们了,就是不用动手,也能足够吓退它们,怪不得青龙元帅这么有恃无恐。

看着野狼逃窜,青龙元帅收起猎龙刀,我忍不住笑着说道:“哎呦,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都不给我!”

一天下来,我和青龙元帅极少交流,气氛始终都很沉闷,我也是想缓和一下气氛。青龙元帅瞥了我一眼,淡淡说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可不是什么英雄,我也用不着你救!”

我说是是是,您才是大英雄,这天眼看着马上就要黑了,您能不能保护下我,让我离你近点?

青龙元帅没有说话,算是默许,我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去。

然而,我刚奔到她的身边,就听到四周突然传来一些密集的脚步声。我吃了一惊,还以为是狼群围上来了,立刻拔出了打神棍,青龙元帅也立刻拔出了猎龙刀。

我们两人背靠着背。警惕地望着四周,只见四处的密林里面,慢慢浮现出了一些影子。

不是狼,是人!

这些人统一穿着黑衣,黑衣上面还有“日月”和“兵”的标识,显然是兵部的人!

怎么回事,难道怀香格格改了主意,又来追杀我们?

这些兵部的人,均在我们四五米外停了下来,将我和青龙元帅团团包围。接着,其中又走出一个身穿白sè旗袍,手里还打着太阳伞的女人,即便是在这杂草丛生的密林里面。看上去也是那么优雅、温婉,正是刑部尚书,林婉儿!

林婉儿站在我们身前,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哟,真是伉俪情深,现在都舍不得分开啊,倒是方便了我将你们一网打尽呢!”

看网友对 761 将你们,一网打尽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