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4 龙组,从天而降

764 龙组,从天而降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关键时刻,还得七尾蜈蚣!

其实以林婉儿那完全不逊于四大元帅的实力,本来是万无可能被七尾蜈蚣给咬到的,但她似乎太过得意忘形了,自以为身上经年累月和毒物接触所浸染出的“气息”可以使万虫退避,才肆无忌惮地去掐万毒公子的脖子,殊不知万毒公子的身上还有一条号称“万毒之王”的七尾蜈蚣,偏偏就不怕她身上的毒气。

‐至于什么原理,我也不太清楚,但既然是万毒之王,总该有点厉害的特质吧?

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万毒公子刻意安排的圈套。在青龙门广场的高台之上,我和林婉儿是交过手的,知道林婉儿这缠龙手的其中一个绝招,便是掐人的脖子,可以瞬间置人于死地。

当时万毒公子肯定在山壁顶上的屋子里都看到了,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应敌之策,知道林婉儿会来掐自己脖颈,才让七尾蜈蚣伺机偷袭?

不管是不是这样,总之七尾蜈蚣是成功了,剧毒迅速侵入林婉儿的手臂,即便是常年和毒物打交道的林婉儿也受不了,迅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也猛地摔倒在地打起滚来,手中的小黄伞更是跌落到了一边,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也不断响起。

自从我认识林婉儿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这位一向以温婉优雅著称,时时刻刻都高高在上的刑部尚书,现在满地打着滚,草屑、土灰也沾了她一身、一脸,一尘不染的白sè旗袍也变得脏兮兮了。

看到这幕,我和青龙元帅也欣喜不已,确实没有想到万毒公子能够逆转形势。尤其是我,之前林婉儿审问我的时候,曾经喂我喝过一种接近七尾蜈蚣之毒的药水。疼得我是死去活来、满地打滚,那种滋味至今想起仍旧心有余悸,现在看到林婉儿也遭受到了一样的痛苦,当然感觉大快人心。

还有之前在高台上,林婉儿利用恶毒手段逼迫青龙元帅说出腹中胎儿的生父到底是谁,也让我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现在看到她嗷嗷惨叫的模样,也是觉得畅快淋漓。

这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挨了半天的打、现在终于能够翻身做主人的万毒公子,这会儿又变得趾高气昂起来,施施然走到林婉儿的身前,嘻嘻笑着说道:“婉儿姐姐,认输没有?如果你认输了,就说一声,我马上给你解药,当然你也得履行诺言,以后做我的媳妇呀!”

七尾蜈蚣也爬回到了万毒公子肩头,趴在万毒公子的肩膀上面耀武扬威。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

听到万毒公子竟然还想给林婉儿解药,我和青龙元帅都着急地叫了起来:“不要!”

别说青龙元帅认识林婉儿那么多年,十分了解林婉儿的脾性,就连和林婉儿接触不多的我,都知道这个娘们心思有多歹毒。如果万毒公子真的给了她解药,这个娘们百分之百不会履行诺言,她怎么可能会当万毒公子的媳妇,她只会把万毒公子剖心挖肺!

听到我和青龙元帅的叫声,万毒公子回过头来,笑呵呵道:“放心吧,我逗她玩的,怎么可能真的给她解药?”

看来万毒公子虽然平时挺好sè的,但在关键时刻也能分清是非,不至于犯原则性的错误,这林婉儿必须得杀,否则必然后患无穷。按照七尾蜈蚣惯有的威力,不出几分钟,林婉儿就会一命呜呼了。

七尾蜈蚣一出,谁与争锋?

然而就在这时,青龙元帅的面sè却是突然一变,叫道:“不好!”

不好?

不好什么?

万毒公子正回头冲着我们笑,听到青龙元帅的叫声,立刻回头一看,只见林婉儿正哆哆嗦嗦地往自己嘴里喂着什么东西。林婉儿常年和毒物、毒虫打交道,身上备着解毒的药物也是理所当然,所以青龙元帅才会这么惊悚地大叫不好。

“快,制止她!”青龙元帅再次大叫。

林婉儿的动作哆哆嗦嗦,而且再是灵丹妙药,也有个恢复的过程,应该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将她杀死。青龙元帅是动不了,否则早就冲上去了,林婉儿这种恶毒的人,在这世上多活一秒,都会对我们造成巨大伤害。

结果万毒公子只是看了一眼,便笑呵呵道:“没事,让她随便吃,七尾蜈蚣的毒,是有那么好解的?”

这话说得不错,当初金刀陈中了七尾蜈蚣的毒,就是等不来万毒公子的解药,兵部里常备的其他解毒药物又没效果,所以才会一命呜呼的。七尾蜈蚣之所以被称作万毒之王,自然有其道理。

听到万毒公子这么解释,我和青龙元帅也都松了口气。

所以万毒公子什么都没有做,笑脸盈盈地看着林婉儿给自己喂下解药。想等林婉儿察觉自己的药完全无效之后,再借机会好好嘲讽一番。但没想到,在林婉儿服下解药没多久后,手臂上的紫青之s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她的身体也不再翻滚、挣扎,喉咙也不再嘶叫了。

怎么回事?!

我和青龙元帅都是吃惊不已,万毒公子同样发觉不大对劲,事情并没照他想像的地方发展。万毒公子迅速冲了上去,想趁林婉儿尚未恢复之前。给予她致命一击,但是已经迟了,林婉儿的恢复速度竟然非常之快,虽然手臂上的紫黑之sè没有完全消除,但她的身体已经能够自由活动。

在万毒公子攻上来的同时,林婉儿也一跃而起,一双缠龙手再次呼啸而出,在空气中划出凌厉的爆破声响,不出几下就把万毒公子给攻倒在地了。七尾蜈蚣虽然就趴在万毒公子肩头。但是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嘶嘶叫着,林婉儿已经吃过一回的亏,肯定不会再吃第二回了。

看到这幕,我和青龙元帅也是焦急不已,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要跟林婉儿决一死战。但是不行,伤痕累累的我们完全不是她的对手,“砰砰”几下又被她给击飞回来,狼狈地摔倒在地。

此时此刻,还站着的人就只有林婉儿了,林婉儿举起自己的手臂,看着紫黑之sè慢慢消退干净,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

胜利本来就在眼前,就因为万毒公子的疏忽,竟然又落到了这一地步。万毒公子捂着自己的胸口,痛苦地说:“不可能啊,七尾蜈蚣的解药。只能从七尾蜈蚣的毒素之中提炼,你…;…;你是怎么有的?”

不光万毒公子有这个疑惑,我和青龙元帅同样也有,完全想不明白林婉儿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连七尾蜈蚣的毒都奈何不了她!

然而,林婉儿却冷笑一声:“不就七尾蜈蚣么,世上又不只那一条而已?”

话音落下,就见林婉儿的领口,竟然也爬出一条巴掌大的青sè蜈蚣来。尾巴上同样印着七个红点,赫然正是七尾蜈蚣!

林婉儿,竟然也有七尾蜈蚣!

而且她这条七尾蜈蚣,竟然比万毒公子的那条个头更大,看着也更加威风凛凛,显然已经养了很长时间。

原来林婉儿也有七尾蜈蚣,怪不得能够及时拿出解药!之前,林婉儿喂我喝下类似七尾蜈蚣之毒的药水时,曾经说过是在兵部大比上面看到万毒公子的七尾蜈蚣,才有了灵感做出这种药水,现在看来纯粹就是胡扯,她自己就有七尾蜈蚣!以及,金刀陈中毒倒地的时候,她明明就能拿出解药,却偏偏无动于衷,显然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有七尾蜈蚣的秘密。

这是她的一道杀手锏,当然不能随便让人知道!

至于青龙元帅,虽然和林婉儿做过多年姐妹。但是后来毕竟渐渐疏远,自然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看到一条更大的七尾蜈蚣出现在林婉儿的肩头,万毒公子先是吃惊,再是绝望,接着又摇头苦笑,回头冲着我们说道:“看看,我就说我们两个天生一对吧?”

万毒公子喜欢操控毒虫,林婉儿喜欢玩弄毒物,两人还都有七尾蜈蚣。如果换个场合认识,或许真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也有可能真的发展成为一对情侣,但是现在…;…;

林婉儿肩头那条七尾蜈蚣顺着她的身体缓缓爬下,一直爬到万毒公子身前不远处才站住脚步,冲着万毒公子那边嘶嘶直叫,显然是在挑衅万毒公子身上的那条七尾蜈蚣。

七尾蜈蚣身为万毒之王,性格暴烈如火,这种场景更是千年难遇的王不见王,所以一场厮杀在所难免。虽然林婉儿的这条七尾蜈蚣个头更大,但是万毒公子的那条七尾蜈蚣亦不相让,直接就要从万毒公子的肩头爬下,要和对面那个家伙一决高下。

万毒公子当然不愿意让它去,两条七尾蜈蚣的个头都不一样大,放到人类的拳击场上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这怎么打?

但林婉儿的那条七尾蜈蚣昂起头颅不断挑衅,万毒公子的这条七尾蜈蚣也嘶嘶直叫,显然承受不了这种委屈,急得尾巴都在不断颤动。

万毒公子长叹口气:“去吧,去吧!我知道,你不跟它打一架,是会遗恨一辈子的!”

万毒公子身上的这条七尾蜈蚣立刻从他肩头爬下,朝着对面的大个子就扑了上去,两条七尾蜈蚣在中间的草地上,身体迅速交缠到了一起,展开了一场凶恶的厮杀!

之前是人打架,现在是蜈蚣打架,可这蜈蚣互相撕咬起来,凶险程度亦不输人,场面也是极度残忍!

虽然两条七尾蜈蚣厮杀的十分惨烈,但胜负还是很快就分了出来,个头大的终究占了便宜,万毒公子的那条蜈蚣被咬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而林婉儿的那条七尾蜈蚣,虽然身上一样有伤,但是仍旧趾高气昂,像个得胜了的威武将军,大摇大摆地爬回到了自己主人身上。

“小七!”

看着自己的七尾蜈蚣伤痕累累,腿都不知断了多少,毒钩也折了一根,万毒公子无比难过,眼泪都簌簌而下。我和七尾蜈蚣的关系也还可以,尤其是它还帮过我好几次忙,甚至跟着我长途跋涉跑了一趟渭城,所以看着这幕,我的心中同样很是酸楚。

青龙元帅,轻轻叹了口气。

听着万毒公子的召唤,受了重伤的七尾蜈蚣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地朝着万毒公子爬去,一直爬到万毒公子身前,用触角去拱万毒公子的脸,似乎是在安慰主人不要难过。

也就是在这时,林婉儿施施然走了过来,狠狠一脚踩在万毒公子的胸口。刚才处于下风的林婉儿,现在一转身,又处在了上风,战场就是这样,局势瞬息万变,如果不能趁着上风及时拿下对手,就有可能遭到对方翻盘,这就是古人一再告诫“骄兵必败”的道理!

万毒公子,确实担得上这四个字了,他为自己的骄纵付出了代价。

看着万毒公子被人踩在脚下,七尾蜈蚣当然怒火中烧,但它已经完全爬不动了。只能用头拱着林婉儿的鞋‐当然完全不起作用。

林婉儿更是看都不看七尾蜈蚣,直接冲着万毒公子冷笑:“就凭你这两下,也想娶我当媳妇?”

确实,无论从哪方面比,万毒公子都比林婉儿差了一截,想到之前竟然还大言不惭地想娶人家当媳妇,万毒公子自己都忍不住苦笑起来,面对林婉儿的嘲讽,也只能默默忍受。

“不过…;…;”

林婉儿接着说道:“你这操纵毒虫的本事倒是不错,我虽然常年和这东西打交道,但是一直没办法和它们交流,更没办法驯化它们。这么多年,也就驯养了一条七尾蜈蚣而已。这样,如果你肯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听到这样的话,万毒公子的眼睛顿时一亮。

这么看来,林婉儿还是有不如万毒公子的地方,起码在操纵毒虫上面。林婉儿始终不得要领,这么多年也只成功了一条七尾蜈蚣而已,还是因为七尾蜈蚣的智商够高,能和猫狗一样懂得人言。

我和青龙元帅,则面面相觑。

我知道,万毒公子有活路了。

如何操纵毒虫,万毒公子并没当成什么绝密,之前还教过我和怀香格格几手。虽然他教怀香格格的目的不纯,但也说明他不是那么吝啬的人,如果能通过这种方式捡回一条命来,想必他是十分愿意的。

“那王巍和青龙姐姐,你也愿意放过?”

“不行。”林婉儿冷冷地说:“他们两个必死,你只要管好自己就够了!”

万毒公子顿时有些失望:“那好吧…;…;那你到底愿不愿意做我媳妇?”

“你说什么?!”林婉儿的面sè都变了。

我和青龙元帅也都吃了一惊,万没想到万毒公子都这时候了,竟然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就听万毒公子一字一句地说:“你既不愿意放了我们仨,又不愿意做我媳妇,哪有那么好的事啊!教你?门都没有!”

万毒公子说出这样的话,我才明白,其实他一开始就不打算独活,所以才故意说出这样令人咋舌的条件。

可想而知,林婉儿该有多么愤怒。

“那你就去死吧!”

林婉儿一声厉喝,抬脚就往万毒公子的脖颈跺去。呼呼的风声刮过,这一脚的威力几乎可以劈山裂地,踩断万毒公子的脖颈不成问题。万毒公子安然地闭上了眼,坦然接受即将到来的死亡,同时大吼一声:“王巍,青龙姐姐,我就先走一步了!”

万毒公子不是个好人,从来都不是个好人。

因为被人欺负,他就能把同龄的孩子杀死;因为妈妈被人打死,他就能把一整个村子的人屠掉;来到兵部,更是以心狠手辣闻名于青龙门。

可他对我和青龙元帅是真不错,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我们这边,或许是把我们当作朋友的缘故。

听着万毒公子的豪言壮语,我的泪水都忍不住簌簌而下,青龙元帅也在一边红了眼眶。

兄弟,走吧,我们随后就来,到了yīn曹地府,咱们继续做兄弟。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一句话。

然而就在这时,四周突然传来一片密集的脚步声,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奔袭而来。这个声音来得突然、来得蹊跷、来得猝不及防,林婉儿都忍不住收回了脚,惊讶地朝着四面看去。

已经做好死亡准备的万毒公子,都奇怪地睁开了眼,露出一脸迷茫。

不多时,夕阳的余晖下面,密林的四周方向,竟然出现了一大片黑衣人,正在快速靠近我们这边。

乍看上去,他们的穿着和夜明的人差不多,但是仔细去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出差别的。夜明的人胸前都刺有“日月”的标识,而这群突然出现在四周的黑衣人。胸前却都刺着一条小小的金龙,显然隶属不同的组织。

而且他们的脸上还都统一蒙着黑布,看上去十分神秘;他们的气势,也比夜明的人更加雄壮,在这密林之中显得十分威武,像是一支可以征服天下、踏碎山河的虎狼之师。

我和万毒公子都不知道这些人是谁,莫名其妙地左右四望,不知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青龙元帅和林婉儿却是同时面sè一变,接着又同时震惊地道:“龙组?!”

看网友对 764 龙组,从天而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