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风幕被破

第六百二十五章 风幕被破

经历了白天一整天的激战,无论是元修还是血修,都非常疲惫。双方默契地休战,积攒力量,等待明日的战斗。

兽营尝试过夜袭,但是效果很差,死伤惨重。

夜sè如水,金风风幕的呼啸声,几乎掩盖了其他所有声音。

距离大营一百二十里的一处风幕前,两只战部肃然无声而立,他们队形森严,就像雕塑般一动不动,偶尔会有狼轻声嘶鸣。

今晚的天气很好,没有月亮,夜sè深沉。

站在风幕前,赫连天晓神sè冷峻:“是这么?”

宋小歉行礼:“是这里。我们总共探查出六处风幕较为薄弱之地,这里的风幕最弱。”

赫连天晓点头:“开始准备吧。”

宋小歉犹豫了一下:“我们不等援军吗?”

尽管她心中也不希望等待援军,但贺部首送来信件,他们如此置之不理,她还是本能觉得有些不妥。

赫连天晓摇头:“不等了。”

其他人脸上也露出放松之sè,紧接着兴奋起来。

只要能够突破风幕,敌人柔软的腹部,就呈现在他们面前。倘若不是珍珠风桥特殊地形所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局,单凭三座镇神峰,根本无力阻挡他们的步伐。唯一让他们感到忌惮的,只有重云之枪。但即使是重云之枪,面对神狼部,也绝非对手。

如今的珍珠风桥防线,已经是敌人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能够拿下珍珠风桥,后面一片坦途,可谓必胜之局。这么大的功劳,就好比最肥美的肉,谁愿意和别人分享?

当下听到部首大人说不等援军,大家的情绪立即被调动起来。

赫连天晓目光环顾诸将,扬声道:“各位,今天晚上这一仗,我不想再强调什么。胜了,那就是不世之功。败了,那就是我等葬身之地。”

寥寥数语,在场诸将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浑身兴奋战栗。

他们都是骄兵悍将,战功赫赫,对建功立业的渴望远超一般人,更何况今天此战,注定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等不世之功,是任何一位有野心将领梦寐以求的追求。

被激发的野心混杂着凶性,他们成为嗜血的怪兽。狼背上他们呼吸粗重,不时舔了舔嘴唇,可见那极力克制下的躁动。

赫连天晓没有废话,直接下令:“开始吧。”

宋小歉心中不在犹豫,神情恢复平日的冷然,驱动身下的银霜狼,走到风幕前。

风幕前,早就有十二位银霜战士候命。

宋小歉深吸一口气:“开始!”

银霜战士脸上露出不忍之sè,一些人眼中含着泪花。他们翻身而下,轻轻抚摸狼头。

“上!”

声音带着颤抖。

银霜狼呜咽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主人,然后化作一道银sè的流光,一头撞向风幕。

十二匹银霜狼,化作十二道银光,狠狠撞在风幕。

撞上风幕的瞬间,它们的身体轰然爆裂。

强劲无匹的银霜,就像一根坚硬的冰棱,深深刺入风幕之中。

少许银霜散逸开来,冰冷刺骨的寒意犹如怒涛席卷全场,无论神狼银霜,将士们都安静下来。他们和自己的坐骑感情都极为深厚,目睹此幕,都不由动容。

风幕上,十二个银sè冰棱,深深钉入风幕,构成一个直径五六丈的冰环。

金风风幕呼啸声不绝于耳,但是冰环非常稳定,巍然不动。

宋小歉冷冷道:“霜蝗草!”

早就准备好的士兵,放出霜蝗草。黑红sè的血蝗,就像一团红黑sè的云朵,朝冰环飞去。

叮叮叮。

血蝗撞上冰环中心的风幕。

一朵朵灰斑开始扩散,转眼间,冰环中心便染成灰sè。金元力迅速被侵蚀,一个圆形通道呈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再次露出兴奋之sè,跃跃欲试。

尽管他们知道上面一定是找到了办法,但是当他们看到风幕上的通道真的打通,体内的战意腾地窜上来。

只要跨过风幕,胜利唾手可得!

宋小歉微微松一口气,镇定下令:“神狼银霜混编通过,银霜通过冰道的时候,注意用寒气加固通道。”

大家立即领会宋小歉的意思,心中无不暗赞办法巧妙。两个战部合作多年,非常默契,很快就完成混编,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一位银霜将领走在最前方,银霜狼一跃而起,落在通道入口。

银霜狼狼蹄每次落下,都有一蓬冰冷的雾气散逸,加固通道。

一名神狼将领紧随其后。

将士们鱼贯通过通道,当最后一名士兵,通过通道,宋小歉终于露出一分欣喜之sè。

为了突破风幕,她做了很多的工作。光是寻找风幕薄弱之处,就花了很长时间。随后寻找凿穿风幕的办法,更是绞尽脑汁。后来还是兽营使用霜蝗草给她了灵感,才想到当下的办法。

素来冷峻的赫连天晓脸上此刻难掩喜sè:“你记首功!”

狼背上宋小歉欠身回应,没有说话。

风幕上冰棱通道,没有寒气加固,开始逐渐消融。片刻后,彻底消失,风幕恢复如初。

赫连天晓收回目光,在他面前,神狼银霜已经列队完毕。

他语气肃杀:“从现在开始,不得喧哗,不得交谈。放慢速度,控制步伐,不要发出声音。出发。”

神狼银霜前进,他们的速度不快。偌大的队伍,狼蹄落地,悄无声息,杀机四溢。

一个不起眼的山谷。

木修在营地四周,种下用于伪装的伪装藤。他们手掌亮起柔和的绿光,伪装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青sè的藤蔓,沿着营地的四周攀爬缠绕。淡淡的雾气,从伪装藤的叶片弥漫开来。从外面看,营地逐渐消失。

山谷很浅很小,一目了然,甚至不用进入山谷,便能把所有角落一览无余。

神畏裁决恰恰利用这一点。

搜索的血修,往往只是看一眼,便会掉头离开。他们不会派人进入山谷搜寻,因为山谷实在太小,无处可藏人。

大家开始休息。

自从叶白衣天神心被封印,大家的处境立即发生变化。他们开始掌握主动,再也不复之前的疲于奔命。他们甚至在几次的伏击中大获全胜,大家的士气重新高昂起来。能看到胜利的曙光,比什么都能激励人心。

注意到西门裁决脸上的倦sè,万神畏走过来,坐在她身旁:“没事吧。”

西门裁决不悦地皱起眉头:“我能有什么事?”

她性格好强,不喜欢别人的关心。

万神畏和西门裁决认识几十年,彼此都熟悉对方的脾气性格,他也不生气,开口道:“情况有点不对劲。”

西门裁决看了他一眼,对于万神畏的水平,她心中是颇为佩服,沉声道:“哪里不对劲?”

万神畏道:“昨天和今天,我们没有遇到任何血修,无论是大队还是探哨。”

西门裁决愣了一下,脸sè微微一变。她不傻,立即察觉到其中的异常。按照之前的惯性,他们基本每天都会遇到最少两三股敌人。如今连续两天没有遇到血修,的确反常。

叶白衣还在他们手上,血修没道理放弃。

除非……

她脱口而出:“难道帝圣来了?”

万神畏闻言脸sè亦是微变。

就在此时,一声轻笑从头顶传来。

万神畏心中一跳,他猛地抬头,却见山峰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位红衣少女。万神畏瞳孔微缩,心往下一沉,对方何时出现,他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不凡。

居高临下,佘妤笑吟吟:“你们太高看自己,一群残兵败将,也值得陛下亲至?”

她的声音说不出的软糯好听,带着一丝魅惑,好似余音缭绕,一些士兵脸上露出一丝恍惚。

万神畏心中骇然,神畏裁决的将士,经过无数战斗,心志坚硬如铁,竟然都中招了!

他全身元力鼓荡,舌绽春雷:“呔!”

山谷内仿若一团风暴炸开,众人一个激灵,全都回过神来。

大家再看向山峰上那个红衣身影的目光变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神畏裁决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对形势的判断有着敏锐的直觉本能。红衣女子看上起娇弱无力,但是在他们眼中,她是最危险的敌人!

西门裁决注视着山峰上的女子那一身惹眼的红衣,忽然想起来对方的来历,蓦地尖声喝到:“你是红衣佘妤?”

宋烟的位置,恰好在佘妤的正下方,在西门裁决开口的瞬间,他出手了。

一道暗淡无光的刀光,贴着山岭,悄无声息地朝山峰上的佘妤飞去。

这一刀可以看出宋烟的经验丰富,借助西门裁决话声的掩护,选择的角度异常刁钻,可谓毒辣异常。

佘妤忽然低头,朝宋烟嫣然一笑。

这一笑宛如鲜花盛开,她头顶的天空,都仿佛变得晴朗温润。

雪白的纤纤玉指,看似轻柔无力屈指一弹。

砰!

刀光炸裂崩碎,偷袭的宋烟闷哼一声,倒退五六步才稳住身形,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众人sè变。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五章 风幕被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