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故计重施

第六百六十八章 故计重施

磁光之河是两座天域间存在缝隙,空间风暴倾泄进来而被天地法则屏蔽所形成的异相,一般说来。

除非两座天域完全衔接起来,不然的话,通常人兽想通过磁光之河都会受到极严格的限制。

当然,为了从其他天域获得必要的资源,实力强悍的宗门会利用高等级的法阵,进一步拓宽现有的空间缝隙,将己方势力输入进去——虽然磁光之河此时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但看魔族这几年在血炼场的动作越来越大,众人用脚趾头也能猜到魔族在这道磁光之河另一头,必然部署高等级的法阵,以便不时的将更多的魔将、魔侯送进来。

仔细算了算,这里距离前方的战场,在地下洞穴里东绕西绕,差不多已经拉开近两百里的距离,他们这时候只要出其不意的杀出,冲锋到与地面相通的洞口附近,再出手摧毁天域通道,还是有能够的时间逃出生天的。

眼见着胜利在望,姜赫等人虽然一脸兴奋,但是行事起来却更加谨慎。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能以驭物神通,将天阶道符送到十数里外的磁光之河附近再引发,但是天阶道符太过显眼、张扬,怕是从储物戒里拿出来,就会引引一些异相引起留守魔兵警觉,大家还是想着尽可能靠近留守魔兵再杀其不备,更稳妥些。

众人收敛气息,小心翼翼地借着崎岖地形的掩护,缓慢地推进着。

眼见就快走到磁光之河的下方,忽然之间,一道极为庞大的魔识掠来,众人神魂皆是一悸。

姜赫当机立断,手持流火杖,站出来沉声说:“被发现了,速速动手!”

当即一众人不再掩饰行迹,密集地向前冲去。

“你们这些小虫子,若是一直隐匿洞穴深处,本魔暂时还真不能拿你们怎么样,现如今居然敢自投罗网,难道真不知道怎么死的吗?”

yīn恻恻的刺耳声音在十数里方圆的地窟中轰然响起,那音波四散着、回荡着,渐渐涌起了一股巨大的声浪。

姜赫等人虽然都有明窍期的修为,又极力敛藏气息,便是这样,还被守留的魔将发现踪迹,可能这魔将的实力,绝不会弱。

姜赫面sè沉重,一抖手就将一枚天罡雷狱符祭出去,他此时距离磁光之河不到三千步,想以天罡雷狱符足以造成空间风暴的一丝扰动,只要空间缝隙另一侧的高等级法阵还跟磁光之光建立联系,哪怕一丝空间风暴的扰动传导过去,对法阵的摧残也将极其恐怖。

然而天罡雷狱符带着浩瀚的雷意往磁光之河飞去,但是打斜里突然飞出一团黑芒速度更是快得惊人,竟然是后发先至,拦天磁光之河前,没入天罡雷狱符之中。

这一刻就见天罡雷狱符当空炸裂开来,数百道金光雷柱轰然而下,密密麻麻编织成覆盖百余范围的雷狱,骤然间在斜前方的半空爆发,将十数头扑杀过来的魔兵,轰成粉碎。

陈海没想到一枚天罡雷狱符,威力真是堪比天罡雷狱阵一次小规模的爆发,看上去覆盖的范围不如天罡雷狱符,但交织成雷狱的雷柱,威力则要更强。

姜赫喘息着,死死地盯着那绚烂的磁光之河。

刚才那道黑芒缠及天罡雷狱符上之后,姜赫就觉得黑芒之中附着一缕yīn邪至极的神魂气息,甚至想要打断他对天罡雷狱符所施展的驭物术,将那枚天罡雷狱符夺过去。

姜赫看到天罡雷狱符的威力,也是吓了一身冷汗,心想这枚天罡雷狱符让这魔头夺过去,将这上百道金光雷柱冷不防的倾泄到他们的头上,他们该如何是好?

好在姜赫紧急之前,提前将天罡雷狱符引发,这才避免了众人的损伤。

“区区几个万仙山的小崽子,竟然就想破坏掉我族近百年的图谋,真是幼稚!”就见一头浑身紫鳞、狰狞头颅前生长一只短角的紫鳞魔,从一处石殿之中踏步走来,在其身后,还跟着一头紫鳞魔,不是将吴承悦斩杀掉的紫鳞魔又是甚?

众人的视线都被那头短角紫鳞魔所吸引。

若只是寻常望去,这短角紫鳞魔的魔躯,跟陈海相仿,比身后的紫鳞魔要矮到近一半,但它站在那时在,仿佛天与地之间,就只存在他一魔,仿佛一座难以摧毁的魔山,碾压得众人觉得呼吸都困难。

陈海眯着眼睛望去,他却不被这种异象所迷惑。

虽然他元神分割后,重新化为三魂六魄散归五脏六腑,但大破灭真意与逆潮真意的存在,他的道心不知道比寻常的明窍境弟子强出多少倍。

陈海刚要出声示警,看到短角紫鳞魔身后那熟悉的身影,当即就改变主意,假装也受异象所迷惑,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看上去他没有触碰任何,但陈海两步轻音蕴藏九元归神真解的神韵,往姜雨薇的耳膜轻轻传去。

姜雨薇虽然修成两种真意,但远不能跟陈海相比,这一瞬时,他眼前尽是尸山血海、地狱之象,只觉得浑身yīn寒阵阵,仿佛置身在无尽梦魇之中一般,两步足音却似亘古便存于天地的两声梵唱,顿时就将她从幻象丛生的绝境中拉了出来。

姜雨薇当下也来不及多想,就从储物戒中取出几枚玉清化阳符,一抖手便祭了出去。

姜赫等人从幻象之中恢复过来之后,一瞬间就知道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时还也邪音阵阵向众人侵袭过来。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桓温冷哼一声,此时众人有了警醒,也不防抵御神魂攻击的法宝,此时自然不会再着那独角紫鳞魔的道。

“大家杀过去!此地仅有这两头紫鳞魔稍强一些,其他都是杂魔,我们冲到磁光之河下方,再用道符摧毁天域通道。”战意四射!

那独角紫鳞魔讶然轻呼了一声,没想到被这些人如此轻易就脱离自己惑神大法的控制。

当然,他还有诸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但是眼下他还坐拥数万魔兵,实在懒得为解决这二十多人族,就费了他的手脚。

数万魔兵滚滚而动,从两翼像黑潮般汹涌杀来,姜赫、桓温等人夷然不惧,结成密集的阵形,犹如利刃一般杀入魔群之中。

残肢横飞,雷霆轰鸣。

在大家心里都视此战为最后一战,即便魔兵不计伤亡的冲杀过来,他们还是坚定往前一步步推去。

陈海身穿魔战甲、手持重盾,横持破月戟格杀当前之际,忽然一道声音直接传入他的脑海里:“此时不出手,更何待时?”

听到紫鳞魔直接从对面传入他脑海的声音,陈海回头看了姜雨薇一眼,诡异一笑。

众人都在尽情的与魔兵厮杀,甚至姜雨薇见陈海这时候诡异的回头看她一眼,甚是奇怪,但下一刻她就明白过了,陈海要故计重施,当下就强行截断与苍雷玉佩的神魂联系,还有意往陈海身后靠近一些,似乎想借陈海的掩护,用手中的大衍剑多杀几头魔兵。

陈海手持破月戟大开大阖,重重戟影,左右捭阖,斩杀魔兵,不断往前突进,姜赫看两翼被魔兵的攻势压住,姜雨薇跟着陈海进入魔阵太深,想要他们回来,这一刻却见陈海忽然一回身,手中战戟仿佛一道黑sè闪电,就朝姜雨薇当胸斩去,姜雨薇虽然穿着刀枪不入的软甲,但苍雷玉佩没有发挥作用,姜赫都能清晰听到姜雨薇胸骨断裂的声音,眼睁睁看着她像破絮一般,往他们这边横飞过来。

看到姜雨薇在半空中就直接闭过气去,生死不知,姜赫脑子炸开一般,愤怒的咆哮起来,摧动流火杖,就射出一道炽天烈焰,朝陈海身后卷去,但陈海的速度更快,身影一转,就已经闪到十数魔兵之后。

狂卷的火舌瞬息间就将十数魔兵焚为灰烬,但陈海此时已是深入魔兵的深处。

姜赫又恨又怒,跺脚大吼,而眼前这一惊变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众人手上都一滞,但是魔兵如潮的攻势却没有停顿,甚至陷入险象众生之境。

吴明宇对姜赫怒斥道:“当初我说要给这杂魔用上锁心针,你们百般阻挠,此时现在如何是好?”

眼见这陈海已经冲到那两头紫鳞魔身旁,众人没有办法奈何他。

众人心想今天绝无可能杀出重围,便想护着姜雨薇及其他受伤弟子退回去,再从长计议,然而就这一刻却见陈海祭出一张充满纯真雷音的天罡雷狱符,直接在他跟两头紫鳞魔的头顶引发,数百道金光雷柱,往他、往另两头紫鳞魔以及左右上百魔卫头顶轰去。

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傻在那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八章 故计重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