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战(五)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战(五)

天才壹秒記住盛唐风华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engtangfenghu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战(五)

两支骑阵,狠狠碰撞在一起。

在碰撞的一瞬间,天地中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而在徐乐眼中,伸向自己的那杆马槊,似乎也是静止的。

持马槊那员将领,长脸细眼,短髯如钢针一般,面目的每个细节徐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身子前倾,马槊尽力前伸,想借着马速,提前将徐乐捅下马来。

徐乐陡然一声大吼,声若霹雳!

自雾气中出现之际,一路上徐乐就沉默冷硬得如同一块冰一般。但心中,只有一团热血在翻滚,在怒号。只想将这天捅破一个窟窿,也许才能稍稍抒发一点心中的怒气!

爷爷已经认输了啊,爷爷已经退避到这小村闾当中,已经成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直到临死,也不告诉自己父亲死在谁的手里。

可这老天,怎么还不肯放过他?

若说此前,徐乐少年意气风发,但还只是想展现自己的本事,在这个时代成就一番功业。对谁都没有太深的仇恨,打过了之后一笑化解也罢。

斗云中,闯千余越大营,更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所钟爱的一场刺激的冒险而已。

那么现在,徐乐只想将害爷爷死去,害自己父亲死去,这台前幕后的一切对手都揪出来。若这个势力就是整个时代,那么徐乐不惜将这个时代都掀翻!

徐乐并未伸出长槊,只是在石朝志长槊就要及身之际,随手一摆,已经打偏槊锋,将手一压,就将那只长槊握在手里!

这个时候徐乐马槊才出,闪电一般直刺而出,同时夺槊左手后引,拉得石朝志在马上动弹不得。

石朝志下意识的还想挫腕夺槊回来,这一耽搁,徐乐马槊刺来,他想撒手闪避已经来不及了。这一记马槊直刺,就破甲而入,直戳入石朝志小腹之中!

一旦马上骑战,徐乐就如龙归大海,所向无前。

徐乐总会遇到能够旗鼓相当的对手,但不是在这停兵山下,对手也不是王仁恭麾下家将石朝志!

石朝志只觉得小腹处一凉,浑身气力,就从这发凉之处飞快流泻而出,一时间石朝志还懵懵懂懂的分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不是正率领绝对优势的麾下健儿,对一群村闾之中庄客发起冲击,打一场必胜的战斗,怎么突然就没了气力,胳膊都无法抬起来,整个人只想软软的倒在马上?

而面前那个愤怒金刚像,似乎真的活了过来,在怒吼,在咆哮,自己只是这愤怒金刚脚下,最为微不足道的存在?

徐乐猛然双手交力,裆劲下压,吞龙长声嘶鸣,强健腰背完全支撑住了主人的发力。

两杆长槊在手,徐乐整个将石朝志从马上挑了起来,横飞而过,直向下坠落!

而徐乐已经越过石朝志坐骑,如一柄最为锋锐的长矛,直指向对方骑阵深处!

石朝志昏昏沉沉的从空中落下,看到了这名玄甲战士背后绑着的一位老人。

老人白发如雪,紧紧的贴着这名玄甲之士,已经没了半点动静。

石朝志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这个老人,就是当年名震天下的玄甲徐敢,而和自己正面对冲的那玄甲之士,就是那位乐郎君。

而自己已经被这乐郎君挑飞在空中,自己也要死了!

血雨从石朝志创口撒落,马邑鹰扬府越骑营营将石朝志跌落尘埃,接着万马践踏而过,就此战亡。

密集的徐家闾庄客骑阵,紧紧跟着徐乐,直撞而入。

在徐乐挑飞石朝志之后,双方骑阵终于真面目碰撞!

马邑越骑只以为这是一场最为轻松的交手战,自己占据兵力优势装备优势,正面大到可以三面包着对手打,这样怎么可能输?

可一交手,石朝志就已经冲天飞起,不及惊骇,就已然和徐家闾庄客骑阵撞上。这个时候,马邑越骑才发现,对方的密集阵列,几乎是无可撼动!

直刀如林指出,每一名马邑越骑觉得自己至少面对着四五柄直刀。交手之际,一刀劈开长兵刃,另外至少还有三四把直刀指向自己!

就算是自己能顺利的捅翻一名对手,另外三四把直刀劈来,也只有中刀落马,被践踏成肉泥的下场!

寻常对阵,就算是马上本事不如对手,足够的空间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现下面对着如墙而来的徐家闾庄客骑阵,完全无从躲避,无从展现自己精湛的马术,身前身侧全是森寒的兵刃,这叫人怎生打!

人喊马嘶之声,骤然爆发而出,压倒了如雷的蹄声。

在徐家闾庄客选择冲撞的正面,马邑越骑阵列骤然就空出一个缺口,在这个冲击正面上,所有马邑越骑被一扫而空!而徐家闾庄客就这样越过了第一道马邑越骑阵列,踏过满地尸身,每个人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就这样轻易摧垮了对方的阵列,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所有徐家闾庄客,都是报着必死之心追随徐乐冲击,排除这样一个所有人都认为找死的密集阵列,没想到居然就这样摧垮了第一排的敌人!

韩约也放倒了自己面前对手,指着徐乐冲击在前的身影,吼声如雷:“跟着乐郎君,杀透他们!”

徐家闾庄客狠狠踹着马腹,继续挺起染血的直刀,追随徐乐的玄甲身影,追随着徐乐背后已经故去的老太公徐敢,向着面前一层又一层的马邑越骑阵列,继续冲击而前!

只是这一次,他们下意识的让自己队形更加密集,更像是一堵墙,冲击得更加坚决!

这一次,他们相信自己能打赢!

不知道谁率先怒吼,接着几十名庄客全都扯开了嗓门:“杀!”

徐乐仍然冲击在前,毫不停顿,双槊展动,迎面马邑越骑被捅得人仰马翻。

身后响起的,是数十上百骑狠狠碰撞之声,是兵刃入肉之声,是人马垂死惨叫之声,是马蹄踏过骨肉血泊之声。是几十名庄客一起怒吼之声!

这就是爷爷昨夜教传的徐家骑战之术,是传自大燕绝代双骄慕容恪和慕容垂的骑兵战术,是那个慕容鲜卑一时间压服中原的重骑冲阵战术。

密集阵列,如墙而进。单纯的拼性命,拼消耗,直到压倒对手。

这在后世,在拿破仑的法国,在贵族化骑兵因为大革命没落之后。马术并不精良,战技并不精熟的平民子弟组成的新骑兵所选择的战术,也就是这个。

骑兵墙式冲锋!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战(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