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战(六)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战(六)

天才壹秒記住盛唐风华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engtangfenghu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战(六)

任何时代,选择什么样的战术都有其历史背景。

在古典军国主义没落之后,骑兵在东西方都变成了贵族化的兵种。

疏散阵列,控制尽可能大的战场,用以压制尽可能多的对手步兵。掩护自己的步兵阵列以有利态势对对方发起攻击。

而骑兵对战,同样是拉开阵型,以双方个人武勇决出胜负。

汉末以后,门阀制度走向顶峰,私兵化制度走上顶峰,骑兵更是各自世家直属家将家兵的精锐力量,再配合以征发抓捕而来的大量可以消耗的步兵,就构成了汉末以来数百年乱世的战争形态。

异族政权的少量本族精锐,基本上都是这种贵族化的骑兵。留存的汉人世家,也有样学样,哪怕江南东晋宋齐梁陈,也不能免俗。

慕容家以辽东小族崛起,四面皆敌,崛起之初,装备匮乏,想建立起大规模的步兵军团都没地方找人去,一开始只能拼本族子弟的性命。

慕容恪和慕容垂这绝代双骄,就发展了骑军战术,建立起这种密集墙式阵列。连番大战,所向皆捷,直到建立燕国。

但在门阀化的时代,这些本族子弟精锐和对手拼性命拼消耗的战术,并不能持久,在建立燕国之后,这样的战术很快又被抛弃。只留下一点遗泽,为后世拓跋家的鲜卑六镇学去,为徐敢所继承,最后教传给了徐乐。

究其本质,就是将骑兵同样拉到了可消耗的层次,硬碰硬的解决战斗。只有在贵族统治崩塌,能有效动员全国力量之后,才能恢复这种古典军国主义式的战术和制度。

在西方,到了拿破仑时代,旧贵族几乎一扫而空,踊跃参军的平民子弟组成了大军团,这些平民子弟组成了新的骑兵部队,采用了这种战术,一时间也在欧陆无敌,打出了赫赫威名。

今时今日,在停兵山下,这骑兵墙式冲锋阵列,在这个时代再度展露了他锋利的獠牙。

若是有人能从空中向下俯瞰,就能看见松散的马邑越骑阵列,虽然已经将几十名庄客组成的阵列几乎完全包裹起来。但是这几十名徐家闾庄客,仍然一层层的凿穿对手,双方碰撞之处,人仰马翻,但是倒下的,几乎都是独自而战的马邑越骑!

以徐乐为锋刃,徐家闾庄客,如一道不可阻挡的洪流,在身后留下的都是满地尸首血肉,是到处炸缰乱跑的空马,是在地上还没死去,挣扎呻吟的马邑越骑!

徐乐冲杀在前,已经杀红了眼睛。

徐敢一手教传出来的徐家闾庄客有勇力,有技艺,足够支撑他们完成密集墙式冲锋。但是毕竟没有战阵经验,必须要有一个箭头也似的人物,冲杀在前,带动他们的冲击,鼓起他们的勇气,直到这冲击变得无可遏制!

此前徐乐未至,徐敢无法用出这样的战术击破马邑越骑。但当徐家闾庄客有了徐乐这样一名马前无敌的领军人物,被带动着发起如此密集冲击的徐家闾庄客,就变成了战阵之上恐怖的大杀器!

面前一名名马邑越骑的面孔出现,而徐乐双槊盘旋飞舞,以最干脆利落的招式,将他们一一捅下马来。血雨飞舞,落在玄甲之上,落在铁面的愤怒金刚像上,让这身玄甲,越发的狰狞可怖。

面前又是两名马邑越骑出现,但这两名马邑越骑再没了此前对手迎上来那般坚决,一人放慢了马速,一人猛扯缰绳,一副准备掉头就跑的架势。

不等徐乐催策,吞龙一声长嘶,后蹄用力,腾跃而出,一名马邑越骑惊骇的张口欲呼,徐乐一槊就从他嘴里捅了进去,槊锋从后脑冒了出来!再一扯出,带出满槊鲜血碎牙。

另一名马邑越骑已经调转马头想走,杀红了眼睛的徐乐,脱手就将马槊掷出。

马槊经天而过,从他背后没入,顿时破甲透体而出,直扎入他坐骑颈项之中。战马惨嘶带着主人倒地,那马邑越骑尸身就这样连在坐骑之上倒地,还在竭力挣扎,想脱身而出,但胸口给开了这么大一个窟窿,哪里还能生还?

徐乐环视左右,面前已经没有敌人。

四排马邑越骑阵列,就这样被一举杀透!

身后马蹄声响起,徐乐回首,杀气四溢。从后赶来的,却是韩约,这长大汉子两面铁盾在手,神荼大盾下缘,郁垒小盾突出的狼牙,俱是血迹,透阵而出,也不知道有几名马邑越骑倒在他的盾下。

接着就是同样浑身浴血的徐家闾庄客,一次冲击,这些老实巴交的庄客们身上也多了无穷杀气,策马而至,不等徐乐号令,就齐齐掉头,转向身后马邑越骑,自然形成密集阵列。

几十名庄客,倒下快有二十骑,剩下的已经不足四十骑。但这如墙密集阵列,再度集结,仍然没有半点松动迹象!

而马邑越骑,在他们冲锋途中,落马死伤的,倍于徐家闾庄客损折,剩下的人马虽然还占据绝对优势,但已经乱成了一团,乱纷纷的扭在一起,不成队列,惊惶的望向再度集结的徐家闾庄客。

每名马邑越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太守精心打造出来的这支军马,居然在硬碰硬的交手战中,对着一群庄客,败得这么干脆利落?

这营越骑,军官几乎一扫而空,连将主石朝志都战死当场,虽然还有人数优势,但是这些往日鼻孔朝天,也并不畏惧厮杀的马邑越骑,真的没有半点的战斗意志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样和这群徐家闾庄客打,也再没有军将能够站出来,重整阵容,迎击徐家闾庄客的掉头再度冲击!

徐乐背着徐敢,缓缓上前,染血马槊高高竖起,接着再度向下倾斜。

身后几十名庄客,粗重的喘息着,却毫不犹豫的催动坐骑,几十名同样染满鲜血的战马,迈动脚步,滚滚而前。

徐乐马槊倾斜度加大,身后几十骑速度也慢慢加快,转眼间就要再度形成冲击态势,撞入混乱的马邑越骑之中!

一名马邑越骑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扯动缰绳,掉头便走!

这一声惨嚎,似乎就是信号。剩下那还占据人数优势,装备完全,向来以马邑郡中精锐自居的越骑,全都扯动缰绳,掉头便走。

不管向哪个方向而去,只要逃离这玄甲杀神越远越好!

停兵山下,马邑越骑军溃!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战(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