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急雨(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 急雨(三)

大雨滂沱而下,浇在神武县的夯土城体上,激起一层层白sè的水雾。

此刻神武县内,城门紧锁,虽是和平时日,却是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

原因无他,前天夜匆匆赶来神武县,又在昨天白昼匆匆而去的一营马邑越骑,居然就这样溃败回来了。

马邑越骑是王仁恭手里的心尖子,待遇装备向来最强,马邑越骑也从来不把除了王仁恭之外的郡中其他人等放在眼里。移防善阳的时候,还老实一些,若是放在郡治之外,则是向来搅扰得地方鸡飞狗跳。

在大隋承平之世,一切法度尚是谨严有序,哪怕世家大族也得稍稍收敛一些爪牙的时候,自然不会有这等景象。可是在大业天子南去,大隋统治体系已然瓦解,群雄就要开始逐鹿之际,作为地方藩镇一般王仁恭麾下最为心腹的军马,地方官吏,哪里敢于管一下?

马邑越骑突然而至,又突然开拔。神武县中都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些马邑越骑又要祸害谁去,但是只要不闹到自己头上,就算是幸运了。

没成想,一天的功夫,眼高于顶的马邑越骑就给打得丢盔卸甲而回。这些失了军将约束的马邑越骑败兵,就在神武县中肆意发泄他们的暴虐,宛然就是牛门闾中景象!

但神武县中,毕竟还有些地方豪强,这些马邑越骑也精乖的不去招惹,也不去抢仓场官产,只是在平民百姓聚居之所糟蹋。

从昨日深夜入城开始,直到现在,城中不时响起渗人的哭嚎之声。而在街道上,也是空无之人,只有这些马邑越骑败兵在泥泞雨水中醉醺醺的走动,或者扛着大包小包的财物,或者肩上扛着一个不住挣扎的女子。路边倒伏着几具尸体,给雨水浸泡得发白,却也无人敢于来收拾。

不少城中土棍地痞,也跟着这些溃兵闹事,为他们鹰犬奔走,期望从中分润点好处。

整个神武县城之中,除了这些率兽食人之辈弄出的响动,安静得有如鬼蜮一般。城中官吏早就不见了踪影,只要马邑越骑不闹到他们头上,决计不会站出来。只盼着这些人闹够了,早点走也就罢休。

一处民居当中,几名侠少模样的人物,裹着雨毡重重敲击门户,门扇打开,几个人赶紧将他们迎了进去。

穿过满是泥泞的院子,在屋舍之内,早就聚集了二十几号侠少,人人俱是脸sè铁青,满脸愤愤之sè。

这几名侠少进来,顿时就有人发问:“仲铁臂,外间情形怎样?”

被称作仲铁臂的是个二十五六的粗豪汉子,双臂结实粗壮异常,不知道怎生练出来的。

当下只是摇头:“那些马邑越骑,还在外间可着劲头糟蹋!城西孙驴他们那一伙人,也加进去,带着他们就往东面里坊走了,现下咱们这城西,倒是安静一些。”

神武县城小,东头到西头,不过三里须的距离。从东面糟蹋到西面,能要多少工夫?大家虽然是侠少,却也是有家有口的,要是给这些家伙糟蹋到门上来,又当如何是好?更不必说作为城西侠少,和城东孙驴一伙结下了不少梁子。若是孙驴在借机寻仇,大家该当如何是好?

一名侠少猛然站了起来:“我去寻孙大去,这个情形,他不站出来,咱们平日对他孝敬还少?”

仲铁臂仍然脸sè难看的摇头:“孙大被马邑越骑裹着出城,这些人败回来,孙大和几名弟兄都没回来,谁知道是不是没了。”

那侠少讷讷无语,又蹲会了墙角。

又一名侠少站起身来:“入娘的王仁恭,这般重的租庸调也就罢了,咱们拿出吃奶的气力交上,只指望他能在突厥人面前卫护一下郡民。结果不等突厥人来,他的兵就要将咱们糟蹋干净了!入娘的和这些家伙拼了干净!”

这名侠少吼完就要拔刀,却被身边弟兄按住:“马邑鹰扬府近万军马,如狼似虎,不怕被灭门么?”

那侠少一怔,左思右想,恨恨的坐了下来:“就让他们糟践上门不成?”

旁边有人幽幽的道:“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头……”

屋中突然传来兵刃重重落地之声,轰然作响。一众侠少一惊,就见仲铁臂涨红了脸,怒道:“马邑郡中,除了王仁恭,还有刘武周!”

一众侠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仲铁臂看来平素也是这些神武城西侠少的领头人物,这个时候发怒,无人敢于反驳。

“咱们是边地侠少!这是出天下强兵的马邑郡!什么时候一个个都没了卵子?给人糟践上门,还只等着人砍杀过来不成?北去云中城,南下河东唐国公处,哪里就是王仁恭一手遮天了?真要欺上门来,咱们火并了这些马邑越骑,死便死了,若是不死,家人一托付,痛痛快快走他娘,在刘鹰击和唐国公那里,说不定就博一个出身出来!”

这些侠少静静的听着。

往日在神武这个地面,他们不是侠少中最为彪悍轻捷的那一群,多半都有些家累。不然在这乱世初起,各处藩镇强豪都在招兵买马之际,已经纷纷投军去了。

在神武县中,忍受着王仁恭越来越重的盘剥,只求守着一家过好日子便罢。但现在马邑越骑在神武县中肆虐,就已经迫到了这些侠少底线。

这里毕竟是马邑郡,是自汉以来,一直出精兵悍卒的所在,是民间即能走马开弓,妇人孺子都能和人拼斗的所在!

几百年乱世当中,马邑边地,人们举族自保,或追随各处豪强征战天下。大隋承平数十年,这份记忆还未曾完全遗忘。真被王仁恭压迫若此,边地特有的强戾血气,也就再度苏醒。

屋中侠少纷纷握紧了身上直刀,全都望着仲铁臂。

“仲大,你说怎生做是好?咱们都听你的!”

仲铁臂咬牙:“要是马邑越骑敢到咱们城西来糟蹋,来一个杀一个。就算死绝了,也不许他们糟践到咱们家人头上!要让王仁恭瞧瞧,咱们马邑男儿的血气!就算咱们死绝,这神武的人心都转向刘鹰击,也让王仁恭好过不得!”

一众侠少看着仲铁臂,起身拱手:“诺!咱们就和马邑越骑拼死也罢!”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三章 急雨(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