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急雨(四)

第一百三十四章 急雨(四)

雨幕低垂,已经整整一日下来,雨势丝毫还未曾有减小的时候。

王仁恭太守衙署后院小楼之上,雨滴顺着瓦檐落下,有若珠帘。滴在阶前承露之上,只发出一片清脆悦耳的叮咚之声。

一张几案,正设在小楼之上,两名明眸皓齿的婢女,一身盛装,胸前露出晶莹细腻的肌肤,正以最一丝不苟的姿态,在烹煮自蜀地运来的团茶。

而在几案两侧,王仁恭正和刘文静对坐。刘文静还是一身拜客的行装,各样配饰纹丝不乱。而王仁恭却是一身道袍,箕然而坐,随手摆动着一柄玉如意,大有魏晋放诞之态。

刘文静此次赶来善阳城,递上名帖,终于没遭到像是云中城的冷遇。王仁恭很快接见了他。并在自己最爱的小楼上设茶以待。

纵然王仁恭比之刘武周客气了许多,但一直维持着无可挑剔礼仪的刘文静,眼角仍然在微微跳动。

刘武周粗鄙,出身寒微,不识得世家礼仪,自然是冒犯和侮辱。可王仁恭这般姿态,却是摆明了自己家世高于刘文静,自可放浪形骸。

对于一心想往上爬,对于家世不如人深以为耻的刘文静而言,这只怕是更重的侮辱!

茶汤冲下,茶水咬盏,变化出无数花样。

刘文静拍掌而笑:“明公侍女,当真灵慧,真没想到在马邑郡中,还有此等人物!”

王仁恭哈哈一笑:“家生的粗鄙使女,哪里当得肇仁相赞?晋阳宫中,才藏着不知道多少百媚千娇的人间尤物,这上头,某怎么比得过唐国公?”

世间传言,唐国公坐镇晋阳之后,纳了不少晋阳宫中份属大业天子的宫娥。正因为如此,唐国公才在河东秣兵厉马,有作反之心。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这是笑话,首先唐国公此时在女sè上甚为谨慎,和窦皇后伉俪情深。而且就算是纳了晋阳宫中的宫娥,难道还要因为忌惮远去江都的大业天子,逼得最终反乱不成?

若是唐国公能安守晋阳,为大隋忠臣,大业天子恨不得把晋阳宫中宫娥侍女全赐给他。

现下群雄将要崛起,无非就是大隋气数已尽,各处顶尖世家,都想逐鹿这个天下罢了。唐国公家世之贵,大隋之中不过寥寥数家而已,岂能没有这个雄心壮志?

王仁恭当着刘文静的面,说出这番话来,无非就是另一种羞辱罢了。

看刘文静只笑不语,王仁恭摆摆手:“这两名侍女,便赠给肇仁了,辛苦来这边鄙郡县一次,某岂能不以礼相赠?省得中原诸公说我王某人在马邑呆得久了,世家礼数都不讲究。”

刘文静一笑,肃然行礼:“如此就多谢明公了。”

两名侍女静静听着王仁恭一言就将他们送了出去,脸上仍然维持着明丽的笑颜,没有半点变化。

世家门下之人,对于家主而言,从来都是个器物罢了。

王仁恭一笑端起茶盏,仔细看着茶盏中变化,并不多说什么了。

刘文静却又拱了拱手:“此次刘某前来,是唐国公愿援明公,以破云中刘武周。代国公长安监国,年幼少威。大业天子畀以唐国公方面,如此情势,唐国公世受国恩,只能不顾毁誉,入长安以安关中。关中定则关东定,中原腹心之地,可高枕无忧矣…………”

一边静静说着,刘文静一边打量着王仁恭神sè。但一点笑意,似乎刻在王仁恭脸上一般,浑没有半点变化。

刘文静也只是在心里一笑。

本来他是想去往云中说服刘武周为李渊奔走,牵制王仁恭的。谁知道身处突厥和王仁恭之间,穷困窘迫的刘武周,也丝毫没有为李渊火中取栗的意思,干脆不见他。

王仁恭心高气傲,又自以为坐拥强兵,哪里又会听李渊号令?

刘文静早就改了计策,就是尽量挑拨离间,让王仁恭和刘武周早点打起来也罢。同样起到了牵制两家势力的作用。天幸在云中冒出了个徐乐,擒下了张万岁。这等机会,不利用还等到什么时候?

心中转着念头,刘文静的语声仍然平静如水。

“…………刘武周兵强马壮,恒安鹰扬,名震天下,突厥都为之丧胆。然则嚣张跋扈,不从调遣。对郡治号令,置若罔闻。若是马邑内乱,突厥趁势南下,又当如何?唐国公身负北疆之寄,心系马邑非止一日。刘武周出身寒微,小人也,而明公出身望族,正是大隋砥柱,唐国公还是寄望于明公收拾马邑局势,要兵要械要粮,只等明公一言而决,纵然要河东兵北上,助明公扫平云中,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刘文静一口气说完,低下头喝茶,面sè平和,气度俨然。

王仁恭在手中转动着杯盏,淡淡一笑:“马邑之事,不劳唐国公费心。某为大隋郡守,唐国公还是多多操心河东之事罢。至于刘武周…………掌中之物而已。若是唐国公忧心此人,某擒下刘武周之后,送于晋阳便是。”

刘文静也是一笑,抬起头来,迎着王仁恭的目光。

“那怎么善阳传言,明公大将张万岁,在云中被擒?据说还是被刘武周麾下一个名不经传的叫徐乐的人物?张万岁可是明公臂膀,刘武周麾下,可还有苑君章,尉迟恭等虎狼!”

砰的一声脆响,却是王仁恭将茶盏掷在地上。他面上再没了云淡风轻的模样,而是双眉剔起,恢复了边地藩镇,杀人如麻的本sè!

“告诉李渊,他想去长安,只管去就是了。马邑郡这里,他不要想伸爪子!到时候我说不得还要去长安城走一遭,看看李渊麾下河东兵的威风!”

两名婢女,拜伏在地,瑟瑟发抖。王仁恭起身挥袖:“送客!”

刘文静端正起身,深深一礼,转身而去。

王仁恭立于栏前,胸膛剧烈起伏,猛然击掌。一名侍从立即登楼而上,躬身等候命令。

王仁恭沉声问道:“石朝志那里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

侍从忙不迭的应声:“小人这就去查问!”

王仁恭自语道:“剿了徐家闾,稍稍塞一下善阳城的议论,也就罢了。李渊想现在我和刘武周厮杀,我偏不如他的意!”

他又转身一指那侍从:“给云中的秋粮,照常发出!”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四章 急雨(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