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听风有信

第六百二十六章 听风有信

柯宁在巡视大营,他的脚步很轻,不想惊醒满脸烟熏火燎深深沉睡的战友。

年轻的脸庞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战火的淬炼总是能轻易洗去人身上的青涩和轻佻,生与死不仅仅考验人的意志,同样考验人的心智。

发生在柯宁身上的变化,同样发生在许多塔炮联盟队员身上。

连续的激战,好几次情况异常危险,塔炮联盟不得不上前支援。今天亦是如此,敌人曾一度突进到距离防线只有二十丈。

一天激战下来,战士们心神俱疲。所有人都抓紧时间休息,因为大家知道,明天等待他们的战斗一定非常艰苦。

敌人的四个兽营还没有消耗殆尽,实力更强大的神狼银霜以逸待劳,一旦他们稍露疲态,狡诈的敌人一定会给他们致命一击。

铜鬼和鱼今坐在稍高处的山坡上,山坡早已经寸草不生,到处都是焦黑的痕迹。两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山坡下夜sè中缓缓巡视营地的柯宁。

夜sè深沉如墨,风幕呼啸声充斥天地,安静的营地之中,少年身影挺拔如枪。巨大的蜂巢重炮随处可见,就像一只只蹲在地上的远古凶兽,投下死亡yīn影。

鱼今忽然道:“柯宁进步很大。”

铜鬼深有体会,赞叹道:“是啊,脱胎换骨的变化。艾辉让我们做这小子副手,我还在想这家伙何德何能?没想到几场仗打下来,就像换了一个人。艾辉的眼光,真是毒辣。”

鱼今问:“敌人下一步会怎么办?”

铜鬼沉吟:“还不知道。暂时情况对我们比较有利,塔炮联盟现在渐入佳境,战士们操控塔炮越来越熟练。只要我们没有丢掉这条防线,就能守住。”

鱼今没有说话。

像这样的讨论,随时随地都会谈两句。绝大多数时候,是没啥营养的废话,在每天战斗会议上,都会有更详细更具体的讨论。大家说着这样的废话,更多的时候就好像自己给自己打气。

看鱼今已经闭上眼睛,铜鬼也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休息,白天的战斗对他而言,也丝毫不轻松。

火山尊者蹲在山岭上,俯瞰山谷,脸上露出深思之sè。山谷内,密密麻麻的光剑,就像插满烧红的铁剑,蔚为壮观。

说起来,他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但是眼前如此奇特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火山尊者啧啧称奇:“艾辉这小子,我见他第一面就古怪得紧。每次都会折腾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袋里面到底是一堆啥。”

一旁的小山一言不发,目光聚焦山谷,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忽然问:“艾辉大概还需多久能醒过来?”

楼兰道:“按照这两天的速度,大概还需要十日左右,才能够醒过来。”

之前涌动在山谷的森然剑意,如今消失一空。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们甚至会以为山谷内空无一物。这更让大家感到惊叹,说明那些烧红般的铁剑,把所有的剑之气息,牢牢锁定。

含而不放的难度,要远超过肆意张扬。

忽然,楼兰抬起头,看向远处。

小山很机敏,立即问:“怎么?”

楼兰有些疑惑:“我感受到地面土元力在震动,好像有野兽在靠近。”

火山尊者好奇道:“野兽靠近?这个鬼地方,会有什么野兽?”

他们早就把周围都探查过很多遍,不要说野兽,就是稍大点的昆虫都不见踪影。风幕附近一带,寸草不生。

小山立即露出警惕之sè:“什么野兽?数量多少?”

楼兰闭上眼睛,片刻后方答:“很多,脚步很轻,四肢野兽。”

他是沙偶,对土元力异常敏感。土元力的流动,要比其他元力缓慢许多。广袤的地面,土元力就像平静如镜子的湖面。楼兰感觉到,远处的土元力,正在泛起一圈圈微弱的涟漪。

当年石有光追击艾辉的时候,就是利用元修在土元留下的痕迹。

楼兰比石有光更厉害,不仅天生沙偶体质,【子夜】沙核更是强悍无比,他能够捕捉到十多里外,土元力正在发生的微弱变化。

小山更加紧张:“哪个方向?”

楼兰扬起手臂,指着营地后面,语气非常肯定:“那边!”

小山毫不犹豫腾空而起,飞上天空。

循着楼兰指引的方向望去,远处地平线,一群微小的虚影正在蠕动,就好似光滑平弧的地平线在跳动。

当看到浩浩荡荡的虚影,他终于明白楼兰说的数量很多,四肢野兽……

一股寒气从脚底沿着脊椎直窜而上,抵达脑门,小山头皮发炸,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脸sè苍白的小山回过神来,厉声高喝:“敌袭!”

凄厉的尖啸打破深沉静谧的夜sè。

“敌袭!”

敌人大营在望,连绵的灯火,在夜sè中斑斓通明,宛如天空的星辰。

赫连天晓喃喃:“真是漂亮!”

远处一声凄厉的呼喊遥遥可闻:“敌袭!”

赫连天晓脸上蓦地浮现狞笑,一夹身下狼腹,大喝下令:“神狼,冲锋!”

侧翼的宋小歉立即下令:“银霜,冲锋!”

哒哒哒,狼群开始加速。

悄不可闻的蹄声开始变得响亮,再汇集成一片,就像奔腾的雷霆。强壮有力的狼蹄,就像一把把重锤,挟着惊人的威势落在地面。坚硬的岩石,瞬间化作齑粉,无法阻挡它们脚步分毫。

轰隆,轰隆。

万千狼蹄同时落地,仿佛把九天之上的雷霆塞进泥土,大地在瑟瑟发抖。

艳红如血的神狼和狼背上的战士,周身亮起幽幽红光。他们身上的红sè光芒,和身旁队友周身散发的光芒,逐渐融合。从天空俯瞰,能够清晰地看到,随着神狼部的速度增加,一个个红sè的光点逐渐融为一体。

血红sè洪流在大地呼啸奔腾,他们的速度如此之快,恍如红sè巨斧劈开空气。

神狼两侧,雪白的银霜部,挟裹着可怕的寒霜雾气,就像锋利的双股剑,随时准备策应和致命一击。他们所过之处,会冻结岩石和泥土。在他们身后,留下两道雪白冰冷的冰霜小径。

狼背上,将士们脸上浮现亢奋和杀意,他们的眼睛被血sè笼罩,嘴角不自主浮现嗜杀的狞笑。

没有哪一刻,他们是如此笃定,胜利就在眼前!

无数次战斗的经验,如此近的距离,当他们发起冲锋,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的脚步!就连中央三部都不行!

前方敌人大营喧哗骚动,不断有灯火亮起,惊呼声此起彼伏,照得敌人大营亮如白昼。

乌合之众!

敌人的慌乱更加激起他们体内的凶性,嗜血的杀意在他们体内翻腾。他们仿佛看到待会冲进敌营的场景,孱弱的敌营在他们的狼蹄之下支离破碎。他们会像沉重而锋利的斧头,毫不费力砍进敌人脆弱的身体,带起无数血肉。

几道身影从敌人大营中腾空而起,朝他们飞来。

一块冰棱凭空出现在他们前方半空中,冰棱疯狂生长。

小山!

来自听风部的强者。

赫连天晓目睹过好几次小山的战斗,对方强大的实力,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己方的好几位神通强者,都在小山手上吃了亏。

可是,那只是局部战场。

局部战场上,大师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他们强悍而灵活,能够帮助在局部战场获得优势。

但是面对冲锋的战部,大师又如何?

不自量力!螳臂当车!

眨眼间,冻结空间的冰棱,就生长成一道数丈厚的透明之墙,挡在赫连天晓正前方。

赫连天晓嘴角微弯,露出不屑的冷笑。

他没有半点减速,身先士卒,迎头朝透明墙撞去。神狼部宛如笼罩红光的开天重斧,狠狠砍在通明墙。

乒!

清脆如琉璃碎裂,透明墙轰然粉碎,化作无数碎片。

神狼冲锋之势丝毫不减。

天空中小山哇地喷出一蓬鲜血,身体失控。身旁的同伴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他。小山稳住身形,强压制体内的激荡的元力。他何尝不知,以一己之力,去阻挡神狼部冲锋,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此时,拖延一丝时间,都极为宝贵!

他衣襟鲜血浸染,面sè苍白,平日淡漠的神情此刻如同烈焰在燃烧,他嘶声高喊:“听风有信!”

其他人心神剧震,他们知道,小山这是要拼命了。接踵而至的,却是一团烈焰在胸膛炸开。他们都是听风部跟随小山前来,来之前,大家便有赴死的觉悟。

无人退缩,慨然齐呼:“听风有信!”

汹涌升腾的元力,像潮水般从脚下升起,席卷燃烧着他们每一寸肌肤。他们目光湛然,身形岿然,体会着彼此元力正在发生的共鸣。

当时光回溯,年轻时修炼此招的时候,他们没想过真的会有一天,用上这一招。

大家相视一笑。

宝剑拂去湮灭岁月的厚厚积尘寒光雪亮,病入膏肓的巨兽睁开沉重的眼睑威势犹在,千年战部的一群弃徒,大声高唱被先辈的战歌在岁月和云间回荡,扛起早已破烂腐朽不堪的旗帜闪闪发光像太阳一样。

他们知道这是绝唱。

那就绝唱。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六章 听风有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