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众生邪灵

第六百六十九章 众生邪灵

从陈海突然出手杀得姜雨薇生死不知,到他闯入魔兵之中引发天罡雷狱符,不过几息短时。

现在不仅仅姜赫他们搞不清楚状况,就连那两头以为陈海叛出人族的紫鳞魔这一刻都呆住了,甚至在陈海祭出天罡雷狱符之时都忘了出手阻拦,直到眼睁睁看见数以百计的雷柱轰劈下来,才愤怒的咆哮起来:

“你这逆魔竟然暗算本尊!”

“你做什么,你疯了?”

刚才看到陈海对姜雨薇出手,以为他终于决意在这一刻选择最佳的时机叛出人族,但独角紫鳞魔这么短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和陈海交流,没想到他最终竟然会被陈海摆了这一道,顿时就气得睚眦欲裂。

要知道当初他们百余罗刹魔族,为了能成功潜入血练场又不至于引起空间风暴的反噬,甚至都不惜将苦修多年的魔丹、魔胎毁去,才得以成行,为了就是取回上古魔神在这方世界留遗留下来的足迹。

他们经过数十年的筹谋、潜伏,才在万仙山的眼皮底下,逐步能控制左右的原生魔群为他们所用。

然而仅仅凭借着这些低级魔物,不断的剿灭万仙山派进来的血炼弟子问题不大,但偏偏还不能将地底岩浆焰河所孕育的炎魔一网打尽。

而血练场中资源又极其匮乏,即便每年万仙山有大量的血练弟子葬身于此,但在激战之中,这些弟子尸骸都是被那些贪婪、噬血的低级魔兵抢食而空,真正在背后掌控这些低级魔兵的魔族所得还是有限,最终只有他与犀魔长老勉强重回魔丹巅峰的修为,还没有能重新修回魔胎。

眼见这次就能将炎魔一族歼灭,功成而退,谁知道此前被压在山腹之中的一小撮人族,非但没有死绝,竟然这时候跳出来横生枝节。

而眼前这头青鳞魔,明明有机会脱离人族的控制,竟然反助人族袭杀他们,如何令他不怒?

这独角紫鳞魔怒吼之间,就喷出数十道精针般的黑芒往陈海的面门覆盖过去,与此同时,他三丈多高的庞然魔躯往后暴退起来,就像一道黑sè的闪电,极欲在这极瞬间脱离天罡雷狱的覆盖范围。

陈海引发天罡雷狱符后,则催动全部的灵海真元往十二灵脉疯狂涌去,瞬时间就见一簇簇仿佛淡金sè火焰般的煞芒从百骸窍脉涌出,将他全身包裹起来,不仅将独角紫鳞魔喷射出来的数十道黑芒完全封堵,也准备好接下来雷柱的轰劈。

辟灵境弟子,便能摧动真元出体,化为无坚不摧的煞芒,所谓的拳锋、拳印,便是真元出体所形成。

这也是武修弟子能以肉体与灵剑、法宝相抗的基础。

所谓的肉体相抗,没有哪个人真拿血肉之躯,就跟金铁抗衡,但想要煞芒覆盖全身,形成与防御法宝相类似的灵罩,真元的消耗是难以想象的恐怖。

要不是陈海所开辟的灵海秘宫,比之前的神卫傀儡的灵海,都要庞大三倍,陈海也不敢如此托大——接下来他即便抗下雷霆的攻击,紧接着也极可能会陷入魔群疯狂反噬的攻击之中,他要不能支撑到姜赫他们杀过来,他有十条命也不敢说能独自扛住两三万魔兵的疯狂进攻。

紫鳞魔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眼前这头青鳞魔是失心疯了,还是神魂彻底被人族控制住了?

掌握大破灭魔意,即便不是大破灭魔神的嫡系血脉,回归魔族,有朝一日也是有可能成为魔君级的存在,他为什么要助人族袭杀他们?

除了神魂被完全控制住之外,紫鳞魔想不出更好、更多的理由来,他绝想不到陈海是人非魔。

然而时间轮不到紫鳞魔细想,数百金光雷柱交强的雷狱一下子就彻底爆发开来。

姜雨薇进入血炼场,就暗中备下两枚天阶道符,以备不时之需,但确认陈海的身份,姜雨薇便暗中将这两枚天阶道符交给陈海,因为她知道陈海能比自己更好的发挥这两枚天阶道符的作用。

天罡雷狱符,比正而八经的天罡雷狱阵相比,覆盖范围要小得多,但作为最顶级的天阶道符,天罡雷狱符所释的金光雷柱,主要是凭借神魂气息去追蹑攻击攻击对象,也就是没有一道金光雷柱会浪费掉,同时也意叶着神魂气息越强的人,将会吸引更多、更密集的雷柱的轰劈。

陈海分割元神后,青鳞魔分身边元神又以三魂六魄的形势,融入五脏六腑之中,他此时的神魂是要比普通杂魔强得多,但还是要比那两头紫鳞魔弱上一大截,理论上他拼尽真元,还是能毫发无损扛住雷柱轰劈的。

当然,这一切都也只是陈海理论上的推算,他眼睁睁看着有十一二道金光雷柱往他头顶轰劈过来,也是暗暗叫苦,就觉得浑身一震,满身的淡金煞芒这一瞬间就被差点震散掉。

虽说陈海勉强扛住这么多金光雷柱的轰劈,但雷柱所蕴藏的天地之威,差点震得他五脏六腑移位、破碎。陈海是不好过,但他同时也看到反噬杀死吴承悦的那头紫鳞魔,以肉眼莫辨的极速被二十三四道金光雷柱先后劈中,诺大的魔躯就像是被钝刀子乱砍一般,变成焦尸一具,滚落在陈海的脚边。

陈海反正是感知不到他的气息存在了,暗感这紫鳞魔要是能活下来,在魔族里极可能还能风光一时,以致他修炼过截天一指,在魔族的身份应该绝不简单。

那独角紫鳞魔终究还是没能逃出雷狱的覆盖,也吸引最多的雷光电柱,但他实力也是极强。

他虽然没有将厉害的魔宝带进血炼场,但他潜入血炼场这么多年,从万仙山血炼弟子手里也收获不少法宝、道符,这时候一挥手便祭出十数枚道符,层层叠叠的灵光幻影频现。

只是血炼弟子连外门弟子都谈不上,他们所携带的道符,怎么可能跟姜赫、宁戚、桓温等万仙山七族大族弟子相比?

要是三五道金光雷柱,独角紫鳞魔还能借这十数枚低级道符再加身上几件低级护身法宝勉强抵挡住,但在天罡雷狱爆发之时,差不多有八九十道金光雷柱往他轰去,他如何抵挡?

不过这独角紫鳞魔也是强悍无比,随身那些低级道符、低级防护法宝被轰碎之后,他全身也涌动出一簇簇黑sè的魔焰,强行去对抗金光雷柱的轰劈。

待魔焰耗尽,独角紫鳞魔的魔躯又先后直接承受近二十道金光雷柱的轰劈,即便如此,独角紫鳞魔竟然还是没死,歪歪斜斜地飞入一座石殿里,只是陈海这一刻被雷柱轰得全身酥麻,无法出手阻拦。

而左右紫鳞魔挑选来的百余精锐魔兵,虽然都只承受三五道雷柱不等,但几乎没有一头精锐魔兵,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要么被直接轰成焦尸,要么就倒地浑身抽搐,离死不远。

这样的异变令整个战场都为之一静,所有围攻着姜赫等人的魔兵一时之间也都忘了手上的动作;姜赫他们脑子都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虽然陈海要骗出那两魔头,对姜雨薇出手绝对不能轻,但姜雨微事先全力护住心脉及五脏六腑,加上陈海那一斩,是斩在无坚能摧的软甲之上,她刚才也只是被斩得闭过气去,这一刻猛的喘了一口气,整个人苏醒过来。

当然,戏要演得逼真,姜雨薇受创也不轻,这一刻张口说话前,也是一口鲜肉喷出,叫姜赫他们大叫:“快接援姜青,杀出重围。”

不用姜雨薇提醒,恒温也猜到眼前一切是姜雨薇与姜青合谋的苦肉计,意在袭杀魔兵的首脑,也唯有如此他们才有可能从两三万魔兵的围杀下突围出去,回到地面、返回宗门。

陈海勉强捱过七八道金光神雷,但也被劈得趔趔趄趄、浑身酸软。

说来奇怪,数百道金光雷柱虽然眨眼间的工夫就轰劈怠尽,但陈海还是能感应到一丝道符耗尽灵元后所残留下来的雷意未消,甚至牵引他体内残剩不多的真元蠢蠢欲动。

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这一刻在风雷真意之外,感悟其他的玄雷真意?

陈海参悟多种真意,但分割元神时,他将风雷真意留在黑颅魔分身之中,没想到今天竟有另悟雷法真意的机缘。

两个紫鳞魔一死一伤、上百最精锐的魔兵又死伤怠尽,那些低级魔兵数量虽然极多,也是凶残无比,终究还是被杀得措手不及、连连后退,最终让姜赫、恒温、宁戚护送着受创不轻的姜雨薇,跟陈海汇合到一起。

看诸多魔兵没有斗志,四散逃去,而逃往地面的洞口,却还聚集着大量的魔兵,姜赫、桓温等人便纷纷祭起道符、法宝,向横亘在地下洞窟上方的磁光之河轰击而去,想将空间乱流从空间缝隙内引出来,引发更大的混乱。

然而眼见四五枚地阶上品道符没入磁光之河里,却连丝毫的声响都没有;那绚烂的极光磁河还是一如既往地流淌着,平静无比。

看到这一幕,陈海只是心里一笑,两域间的空间缝隙,要是这么轻易就能摧毁,或者说这么轻易就将空间乱流引出来,燕州的魔劫就不需要死伤数以千万、乃至亿计的民众性命去抵御了。

只是有关空间缝隙、空间风暴、空间乱流以及天地法则制衡的诸多参悟,陈海还不会跟姜赫他们去解释什么。

此时众人见没有效果,顿时都脸sè垮了下来。

桓温沉声说:“从北陵谷到星衡域,我们最快只需要三天就能赶过去,既然毁灭天域通道已成妄想,那我们就赶快回去报讯,宗门总是有方法彻查这血练场中的一切。”

通往地面的洞口是还有数千魔兵堵在里面,但情形总要比刚才乐观无数倍,大家又整顿阵形,依旧让陈海顶在最前面,往通往地面的那洞口杀过去。

“我族百年筹谋,岂能让你们这一撮人族就此毁于一旦?”众人手起刀落,刚杀溃一股魔兵,却听到一阵虚弱而愤怒的声音在地底洞窟之中响起,“统统给本尊留下吧!”

声音犹自回荡,但是陈海却悚然发现,矗立在天域通道之下的几座丑陋石殿仿佛活过来一般,开始散发着yīn寒的气息。

与此同时,没有四散逃走,正凶残朝陈海等人扑过来的数千魔兵,动作顿时就僵住在那里。

刚才还喊杀声震天的地底洞窟之中,一时之间没有了声音,静悄悄的,诡异无比。

从这死一般的静寂中,众人本能地感到一种致命的危机。

“快跑!这是魔族血炼大法!”陈海一声大喊,将众人惊了过来,姜赫等人就没命似的,向通往地面的洞窟飞去。

“桀桀!已经晚了!本尊以百年苦修回的魔丹为代价发动大阵,岂容你们就此逃脱!?”

话音一落,几座大殿同时亮起了蒙蒙的猩红sè光华。

那光华虽然微弱,但是却仿佛带着无尽的邪恶气息,姜赫等人只是想用神识探一下,就觉得一阵头晕脑胀。

几道血sè光华旋转着虬结到一起,那猩红sè的光华骤然刺目了起来,亮了两息之后,就轰然炸裂成数以千计的细密血线,往这边疾射而来。

桓温眼疾手快,飞快祭出一枚神御盾符,化作十六只极速旋转的金sè灵盾,将众人护住。

一部分血线刺在金灿灿的灵盾之上,叮当乱响,但血线极其绵密,还有不少漏网之鱼,好在众人有了防备,还是能各凭法宝灵剑道符,不断的将血线斩断。

通往地面的洞窟,就在两千步外了,大家也不敢轻易御风飞过去,但也只需要二三十息的时间,他们就能进入那洞口,从此之后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他们所料,那千百条血线虽然没能给他们以重创,却将左右那些避之不及的魔兵都洞穿了。

诡异的是,被洞穿的魔兵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鲜血喷涌而出,而是顺着那猩红sè的血线,向空中汇聚而去,只是两三息的时间,就在绚烂的磁光之河下,又凝聚了一团渐渐扩大、最终有上百丈方圆的浓厚血云。

那血云涌动着,其中有阵阵嘶号声不时传出,直刺脑仁,仿佛有数以万计的冤魂怨鬼藏身在血云之中。

看到这一幕,姜赫和桓温等人都是脸sè苍白,一身冷汗的停下脚步,绝望着喃喃地道:“竟然是众生邪灵大阵,这百年来魔族居然在这地底布下了众生邪灵大阵!他们是用了多少我人族的尸骨,最终才不能依靠阵器就能发动这种逆天的阵法啊!”

陈海皱了皱眉,虽然他不知道这众生邪灵大阵是什么,但是往生骨塔他见识过,心想难怪之前战死的血炼弟子,血肉被吞噬不说,连骸骨都没有留下来,听姜赫的口气,应该是被魔族收集到这几座丑陋无比的石殿里了。

这一刻,就见那血云之中忽然传出一阵鬼哭狼嚎,一道猩红sè的冲击波从中荡漾而出。

血sè冲击波的扩散速度谈不上快,但陈海睁睛看去,便觉头晕目眩,而姜赫等人似被震慑住,这时候竟然痴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降、三、世、明、王、咒!”

陈海念动九元归神咒,然而毫无作用,显然这邪法对神魂的震慑及控制,还不是他修炼到这层次的九元归神咒所能破解,

眼见着那道冲击波的波纹已到众人眼前,陈海只来得拿破月戟往左右横扫,将身边姜雨薇等人扫倒在地,推入附近一道石沟里去。

离陈海稍远的数名扈从以及吴明宇所乘的那头灵豹,却没有这么幸运,身子被那邪恶的波纹掠了过去,无声息断成了两截,连惨叫都没有发出。

“咦!你这叛徒,居然能逃脱众生邪灵大阵的控制。哼哼,那你继续给我逃来看看。我以神魂俱灭为代价强行催动此阵,若给你逃了去,岂不是笑话?”

陈海此时确认这邪阵有控制神魂的异能,而且刚才将上万魔兵的生魂聚集到血云之中,最后只用来针对他们这点人,也难怪姜赫抵挡不住。

不过,陈海修悟大破灭真意,道心是何等的强悍,可以说强悍到对绝大多数精神攻击术法神通免疫的地步了,自然不虞会受众生邪灵大阵的控制。

陈海伏在石沟里,看着头顶的血云一阵涌动,这次又释出一道血sè冲击波的波纹往地面缓缓逼来,登时头大如麻。

姜雨薇他们是勉强摆脱众生邪灵大阵的控制,但精神恍惚得很,应没有什么战力,陈海只能带着他们,沿着石沟拼命地往里逃去。

虽说那独角紫鳞魔以神魂为代价发动众生邪灵大阵,应该不能有多持久,陈海已经感知到攻打炎魔的魔物大军,正往回增援,令他与姜赫他们进退两难。

眼看着血sè波纹渐渐逼近,陈海毫不犹豫带着众人,往另一处岔洞里逃去,这一刻已不再奢望能逃到地面上去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九章 众生邪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