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章 老独孤、报恩令!

第六十章 老独孤、报恩令!

  八个小桌台,每一个小桌台都摆上了酒菜,酒杯,已经斟满。

  云扬独自坐下,低下头。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

  一言不发。

  老独孤坐在角落里,看着八个空荡荡的座位,看着八个小桌台上的酒菜;看了一会,眼睛缓缓闭上。

  两行浑浊的老泪,无声落下。

  ……

  “我发现了一个地方。”血尊的声音很是兴奋:“我们可以去喝酒。”

  “在哪里?可靠么?”

  “当然可靠!而且,那里那个老头只会做一道菜,就是白菜豆腐,那滋味儿,简直是一绝。”

  “只有白菜豆腐?”

  “只有白菜豆腐!”

  “那得去尝尝。”

  ……

  “的确不错,老大,下次我们都去。”

  “恩。好。”

  “那老头性格古怪,生意不好,也没几个人去吃。咱们去的时候,还可以多给他点钱。”

  “好。”

  ……

  “昨天喝的好爽。”

  “我也是,感觉去了那个小店,很放松,哈哈,好久没有的感觉。”

  “老九昨晚上貌似喝晕了。”

  “大家体谅些,老九还不懂事,还是个孩子。还没长毛喝什么酒!”

  “哈哈哈哈……”

  “你才是孩子!你全家都是孩子!你才没长毛!”

  “你长了?拿出来看看?”

  “哈哈哈……”

  ……

  云扬一杯一杯的喝着,一段一段的记忆,随之涌上心头,每一件事,都是那样记忆清晰,似乎八个兄弟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边喝酒,一边静静地看着其他兄弟。

  每个人的心中,依然都是快乐的,满足的。

  酒香弥漫在一块,就像是九兄弟的灵魂融在了一起。

  云扬喝了一口酒,一阵心酸突然地涌上来,一时间突然呛咳起来。

  “咳咳咳……”他捂住嘴,深深低下头,不断的咳嗽着,眼中有泪滴滴落下来。

  良久,他的咳嗽才停下来。

  他的心中,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发现,已经都和兄弟们汇报了一遍:“我正在做,我正在做!你们看到了么?……”

  ……

  “老独孤,你要去哪里?”云扬闷闷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老独孤茫然的说道。

  “来我家吧。”云扬道:“我家很缺人。”

  “不去。”老独孤眼神慈爱的看着云扬伏在桌上的背影,就像是一个老人在看着自己脆弱的、已经不堪重负的儿子,沙哑的道:“我也有事情要做的……”

  云扬怔怔的说道:“是啊……我们都有事情要做……”

  良久。

  云扬站起来,留恋的看着一张张小桌子,看着其他八份一动没动的酒菜,强忍着心中一阵阵抽搐的酸痛,闭上了眼睛,哑声道:“我走了……”

  看着云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老独孤目光久久的没有收回来,午夜的风吹拂着他苍老的脸,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岁月深深的划线。

  “孩子……你太累了……”老独孤喃喃的,无声说道:“……血……是我唯一的亲人啊……我从风雪中,将襁褓中的小家伙捡回来,一天天看他长大,也一天天看他建功立业,最终……等回来这样的消息……”

  “幸亏……还有一个在。真好……”

  老独孤眼神渐渐的变化:“既然还有人在,我也就放心了……我也要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血债,怎能不讨!”

  他的眼神猛然锐利起来。

  就如两道闪电,划破了夜空。

  他佝偻的身形在店门前,猛然间直立起来,轰,无声的气息,喷涌而出。身后,整个小店连里面的桌椅,加上所有的厨具,连同整个房屋,无声无息的化作了粉末。

  然后他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如同融化在空中一般,消失了。

  云扬走在路上,整个人的气质,都是yīn郁的。

  从次以后,这小店也不能去了么?

  身前人影一晃,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如同在云雾之中一般,看不清楚,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小子,送你一件礼物。”这模糊的身影开口说了一句话,随即一扬手,云扬就感觉怀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他下意识地叫道:“老独孤?”他敏感的闻到了一股油烟的气息。

  难道这老独孤,居然是一个绝世高手?

  模糊的身影没有回答,刷的一声,消失在空中,无影无踪。

  云扬举头四顾,只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哪里有什么模糊的人影?

  伸手入怀中,将那物事拿出来一看,顿时一愣。

  一块铁牌。

  通体散发着暗红sè。

  中间刻着一个字:“恩”。

  九天玄铁,报恩之令。

  云扬刹那间大吃一惊。

  这份礼物,可是太重了!

  报恩令!

  江湖上有一位绝世剑客,采九天之铁,取深海之精,铸造了三枚暗器;称之为:追魂令!

  但后来,他剑法大成,所向无敌,这追魂令,也就没有了用处——一人一剑,已经足够纵横天下;还要暗器何用?

  所以,他干脆将三枚暗器,做了三枚报恩令。

  对他有过巨大帮助的人,救过性命的人,一共三人。分别送了出去。

  话说得明明白白:“只要报恩令到,无偿为君做一件事情。不管是,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这四个字太重!

  没有人知道,他送给了谁。但,这三枚报恩令之中,其中两枚的回归,却是在整个天下,掀起了滔天巨浪。

  其中一枚报恩令回归,紫幽帝国太子殿下,连同自己的太子府侍卫,幕僚,谋臣,嫔妃,宫女,太监……等,合计一千七百八十八人,死在这位剑客剑下。

  另一枚报恩令回归,当时江湖上一超级帮派刀斩门从门主之下,所有人被屠戮一空;刀斩门被连根拔起。

  足足三千多人,死于非命。

  一直到现在,在江湖上的刀斩门余孽都不敢自称自己是刀斩门的人。

  这位剑客在杀了紫幽太子之后,紫幽帝国曾经派遣无数高手通缉,但是,他却始终安然无恙,反而是追杀他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死在他的剑下。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这为剑客被尊称为天下第一剑客!

  君莫言!

  就是他的名字。

  青衣青锋越千山,此剑在手君莫言;睥睨红尘云端上,报恩令下天地寒。

  三枚报恩令,已经回归两枚。也就是说,云扬现在手上的这一块报恩令,便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一块!

  凭此令,可以号令天下第一剑客君莫言一次!

  不管任何事。

  云扬倒抽一口冷气。

  转身就往回跑。

  这老独孤是什么人,手中竟然有这等惊天动地的东西!

  但这份礼物太重,重到了云扬都不敢收的地步。

  但等他回到小酒馆的位置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地的粉末。

  原本的小酒馆的位置所在,此刻,已经是连废墟都没了,只有细碎的沙子一样的粉末,在地上厚厚的一层。

  在旁边墙上,用菜刀闪亮的钉着一张纸。

  空白的纸。

  云扬心中一动。

  伸手一抓空中灵气,将整张纸浸湿,上面缓缓露出来一行字迹:“莫要找我!我孩儿死去,需有人付出代价。你在玉唐,我去东玄,紫幽,天赐,大元。”

  字迹之中,杀意冲天!

  云扬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我孩儿死去!

  我孩儿!

  是谁?

  他想起,血尊每一次都吵着要到这里来;而每一次提起这里的时候,总是很快乐。而这个地方,正是血尊发现的。

  这是血尊的父亲!我兄弟的父亲。

  这位老父亲,就在这里,就在这破旧的酒馆中,默默的守护着他的孩子们,一直到现在。身有绝世身手,却一直这么清贫的活着。

  只因为他知道,只要他在这里,自己的儿子就能找到自己。

  孩子们,就有家。

  每一次,亲手为孩子们做菜,心中充满了幸福。他不需要江湖上的风云,也不需要盖世名声;他只要,看着孩子们平平安安。

  就在举世盛传九尊已经死了的时候,他依然在这里等候,等候一个渺茫的希望;坚守了一年。

  终于,云扬来了。

  老人彻底放心。

  但他也彻底死心!

  云扬说,八个座位上都摆上酒菜;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的孩子,真的没了。

  他不知道剩下的这一个是谁,到底是九个人之中的哪一个;但他决不会问。秘密就是秘密!孩子们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

  所以,他在确定了自己见到了其中一个人的真面目之后,就立即离开。

  他要去报仇。

  此去风云浩荡,必然血火弥天。但他也绝不会再回来。因为,他心已死。

  但他在临走的时候,却将报恩令留了下来。

  报恩令,留在我身上,最多也不过是杀几个人。但,留在这孩子身上,却能发挥难以想象的力量。而且,也是我留给孩子的一道护身符!

  我的报恩令给了这个孩子,我自然会跟君莫言说。

  有天下第一剑客的报恩令在身,谁敢动我的孩子!

  “伯父!”云扬一颗心剧烈的颤抖起来,突然仰天嘶吼一声:“您怎么不早说!”

  他突然跪倒在地,泪如泉涌!

  若是早知道,这是自己兄弟的父亲……

  我也渴望有亲人啊,哪怕是我兄弟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啊……为什么您从来都不说啊……

  为什么不留下来,让我好好孝顺您……

  就算是报仇,难道不能和我一起……

  ……

  天唐城南门。

  一道灰蒙蒙的身影就在夜雾之中,凌空蹈虚,腾云驾雾一般飞出了城门,到了城外。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去。

  天唐城在夜幕中雄伟巍峨,岿然不动。

  “孩子,多保重。”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佝偻着身形,萧索的向着远方而去。

  对面,夜幕中,一道颀长的黑衣身影,从远方飞一般赶来,两人正打了一个对面。

  云侯心中升起来极度危险的感觉,似乎自己突然间遭遇到了难以匹敌的敌人,而且,这个人身上,充满了狂暴,狂躁,毁灭和爆裂的气息。

  就像是一座正在孕育爆发的火山。

  不由得浑身一震,向着面前佝偻的老者看去。

  老独孤浑浊的眼睛看到云侯的脸,居然笑了笑,轻声道:“保重!”

  身子拔地而起,到了高空,霹雳一声响,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侯一身冷汗,顿时涔涔落下。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这人是谁。

  惊雷震空,霹雳随行;红尘寂寞,独孤之名!

  独孤寂寞,这神话一般的盖世高手,怎么会突然从天唐城出来?他什么时候到的天唐城?

  还有,他居然对我说了一句:“保重!”

  这是什么意思!?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 老独孤、报恩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