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七十章 焰湖

第六百七十章 焰湖

地下世界中的洞窟四通八达,陈海等人之前只是把藏身之所附近的地底洞窟探查了一遍,这时却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情况。

然而数万生灵怨气所凝聚而成的血sè波纹,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一个层次所能应对的东西,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闯。

在后有追兵,前有拦截的情况下,陈海指了指一个不算很大、但有风声呼啸的洞窟喊道:“从那里走!”

姜赫等人一看,就明白了陈海的心思,那洞窟虽然不大,但是其中有风呼啸而出,应当不是死胡同,洞口矮小,追兵进入的规模就不会很大。

陈海在刹那间就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着实让姜赫等人佩服不已,跟在陈海的身后,如闪电一般向那处洞口处掠过去。

刚刚踏入洞口之后没有多久,陈海等人就听闻身后一阵轰隆声响。

他转头向后望去,只见那数十丈长的血sè波纹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正破石切岩缀在他们的身后而来,宛如锲而不舍的死神之镰,非要收割他们的性命才甘心。

那血sè波纹几近无坚不摧,寻常法宝灵剑都不能抵挡得住,更不要说普通的山岩石壁。

看着身后石壁哗哗塌落,众人也是心惊,也不知道那独角紫鳞魔这么搞下去,到底怕不怕引发大规模的天塌地陷,从而引起万仙山对这片区域的关注。

不过听独角紫鳞魔的口吻,发动众生邪灵大阵的代价极大,他都愤怒到这等地步了,大概也管不了太多,他们已经踏上这条道路,就只能拼命催动真元,继续向前飞奔。

一路弯弯绕绕,最终在跑出去二三十里,身后那道似死神镰刀般的血sè波纹最终消失掉,看来即便是众生邪灵大阵,也是受距离限制的。

虽然说众生邪恶大阵攻击不到这里,后面的洞窟又因为大量塌陷的乱石暂时阻挡住追兵,但是众人心里并不轻松。

能走出地下世界的出口,就在身后,然而那里有数万魔兵聚集,又有众生邪灵大阵相守,他们这点人手是怎么都闯不过去了;而即便宗门发现这边的异常,要是没有足够的重视,仓促就派出援兵,又有几分把握能攻破众生邪灵大阵,将他们救出去?

陈海在前面一边带路,也一边苦苦思索对策。

在这地底世界之中,除了石殿那里,应当不会有其他通往地面的道路了,要不然他闭关潜修的这两个多月里,姜赫他们应该已经找到出路了。

这一战之后,他们非但没有杀回地面,还暴露了自己的行藏,接下来,怕是就要面对无穷尽的追杀了。

如何在这死局之中找到一线生机呢?

陈海回身看了看,见姜雨薇、姜赫等人虽然面sè沉重,但是步伐之间都还井然有序,并没有慌乱。

就算是所有人都死在这地下洞窟之中,陈海也能借黑颅魔分身复活,但没有身后这些人的支持,他一缕异域孤魂,凭什么在万仙山、在星衡域安身立命?又凭什么阻止魔族继续占领天罗谷,源源不断的往血云荒地派遣援兵,他凭什么去拯救燕州的亿万生灵?

难道说自己真能放弃燕州的一切,在星衡域踏上修行的孤旅吗?

种种念头在陈海脑海中轮番浮现,蓦然间心头一悸,收住脚步往前看去;姜赫等人也察觉到了异样,险之又险地停在了陈海身后。

紧接着前方一阵寒意袭来,yīn寒的气息在空气中凭空凝结出数十支寒冰刺矛,就在空中停滞了一下,就带着摄人心魄的呼啸向陈海等人怒射过来。

虽然说此时众人身上的天阶道符所剩无几,但还有大量的地阶道符留存,桓温等人争相将数枚有利于狭窄地形防御的艮坤盾符抛出,瞬间凝结六面玄黄sè的光盾。

玄冰刺矛轰击在光盾上,炸成漫天冰屑,光盾也随之破碎。

在寒意四射、冰屑横飞中,犀魔长老的身形出现在众人前方一千余步远处。

之前陈海等人远远地看到过犀魔,当时见他足足有三四丈高,谁也料想不到,在这不足两丈高的洞窟之中,他的身形也随之缩减。

众人见识都不短浅,自然知道魔族想要化形更为限制,只有魔丹级后期乃至巅峰的魔族高手,才能变化自身高矮;而这犀魔能悄无声息截住他们的去路,又一举击碎六面艮坤防盾,实力或许不在那头独角紫鳞魔之下。

“有本座在此镇守,你们这些小崽子能逃到哪里去?”

此时陈海等人的后方也响起一连串的声响动,应当是追兵正在飞快地清理碎石,要从后面杀过来。

那犀魔只需要挡住他们的去路,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自然不会上前和陈海等人硬拼,这时候只是挥舞着一只黢黑骨杖,不停地凝结出道道凛冽刺骨的寒风冰矛,往陈海他们这边覆盖过去,施法速度之快,令人目眩神迷。

陈海等人中若论施法速度,也只有姜赫能与之媲美,但他也是凭借那只地阶上品的流火灵杖,凝聚地下极其充沛的火煞罡元,化作一道道真火烈焰迎了上去。

那能融石焚铁的真火烈焰,也不能将全部的玄冰刺矛封住,陈海手持破月戟,斩出一道道戟芒,才将缺口勉强填住。

姜雨薇等人祭起的灵剑法宝往犀魔攻去,但近身之后,附在法宝上的神念就犹如骤然踏入北境寒原一般,神念转动都迟滞起来,以致灵剑、法宝顿时就缓了下来,被那犀魔抄着骨杖轻而易举地就左右磕飞。

狭窄的地形,不利众人发挥人多力量大的优势,但祭用天阶道符,又怕洞窟引起更大范围的垮塌,将他们自己先埋葬在乱石之下,到时候更不要谈逃脱升天了?

犀魔看似才重新修回魔丹,但实力远不能拿一般的魔将衡量,陈海也不敢在狭窄的洞穴,独自顶上去。

虽然将诸多的玄冰刺矛都击碎,但阻绝不了凛冽刺骨、冻结神魂的寒煞气息渗透进来,周身片片寒煞冰宵凝结,要是不意落到身上,感觉更不好受。虽然说众人都寒暑不侵,那只是说普通的寒煞伤不了他们的肉身。

这一刻众人都直觉寒煞刺骨,血液流动以及念头转动都变得迟滞下来。

大家脸sè难看,心知再这么僵持下去,不要说等身后的追兵清理乱石后赶过来了,他们这么多人,怕是被眼前这一头犀魔赶尽杀绝了。

正当众人进退维谷,陈海发现飘落到地上的寒煞冰屑竟然有些融化的迹象。他察觉不出脚下的凉热,但脚下透出更浓郁的火罡煞元却是不争的事实。

难道他们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一处地底岩浆焰河的上方来了不成?

陈海想起当初他们远远地看到这犀魔率领数以万计的魔兵攻打炎魔,应该不能将数以万计的魔兵抛开,单独脱身来围追他们,难道说,他们在地下绕来绕去,又绕到两拔魔物相争的战场附近了?

想到这里,陈海招呼一声:“往下轰!”接着就抄起了破月戟重重地向地面上轰击而去。

姜雨薇等人虽然不知道陈海想要做些什么,但陈海先是诈降将紫鳞魔重创,然后又在众生邪灵大阵之下将众人从生死线上硬拉了回来,早就对陈海折服不已,一个个将法宝灵剑收了回来,向地面轰击而去。

那犀魔看到陈海等人的动作,也登时摧动更加汹涌狂暴的寒冰术法攻击过来。

姜赫、桓温二人流水般祭出道符,封堵犀魔的攻势,其他人皆尽全力轰击地面,十几息之后,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大块岩石塌落下去,地面硬生生被开一个三四丈宽、二三十丈厚的洞眼,下面果然是空的,灸热的炎风扑面而来。

顺着洞眼看去,只见下方近千丈处竟是一座二三十里方圆的岩浆焰湖,焰湖的中心有一个数百丈方圆的平台,似石似石、似铁非铁,犹如圆镜般的小岛横亘在那里。

小岛之上,有几个伤痕累累的炎魔正在那里竭力抵抗着,此时他们已经被重重围住,没有丝毫余力跳入炎湖之中恢复伤势了。

从湖岸到小岛之间有一条数千步长、数丈宽的黑sè石堤,密密麻麻的魔兵拥挤在长堤之上,仍正在舍生忘死地向那小岛上攻去,不时有立足不稳的魔兵被挤掉进炽烈的岩浆之中,只是一丝青烟冒起,就此消失。

“就是这里了!”陈海精神一震,直接往焰湖小岛跳去,在他的身后,姜雨薇、姜赫、宁戚等人如游鱼一般尾随其后,姜赫在所有人都从逃离之后,一抖手,将一枚暴炎烈山符扔了过去,恰好砸在追来的犀魔身前。

那犀魔心焦陈海等人逃脱,冷不防被那暴炎烈山符在身前炸裂开来,他虽然不惧怕普通火焰,但是这堪比道丹巅峰一击的暴炎裂山符还是阻拦了一下他的脚步。

当爆炸平息,他重新俯下身子的时候,看到姜赫、陈海等十数人族已经落在湖心岛上,气的他连声嘶吼,巨大的吼声震的碎石不断地掉入炎湖之中,却没有激起哪怕一丝的岩浆火浪。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章 焰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