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邪念

第六百七十四章 邪念

看魔兵暂时不敢杀入地宫,陈海、姜雨薇和姜赫等人松了一口气,暗道总算能暂时歇一口气了。

除了留下两个扈卫时刻注视着头顶的缺口,其他人一个个迅速盘膝坐下,强扛住那如数千斤重物压身的灵压,调养气息,暗示恢复十分真元,为抵挡这灵压,却要消耗掉七八分,众人心头也是蒙上一层忧sè,心里想,即便魔兵不攻进来,他们也没有办法在地宫里呆上太久。

陈海的魔躯早已经远超同阶魔族所能承受的极限,在这种环境之下,除了行动之间有些迟滞,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大碍,看着姜雨薇他们一个个盘膝运功,他自己则在这地宫之中四处转悠起来。

这地宫之中无处不在的灵压,让人感觉如置千米深的海底,此外地宫里透漏出来的晦涩气息,予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令陈海百思不得其解。

有暗红sè焰芒从缺口透进来,但或许是灵压的干扰,地宫内部的光线扭曲得十分严重,令人很难准确判断内部的距离跟具体方位,他便靠着一侧墙壁,心中默数着,往前走出两千余步,才堪堪触碰到对面的墙壁。

陈海心里微微一惊,他的步伐跨度大,差不多一步抵常人两步,那意味着地宫真实的空间,比外面焰湖岛所看上去更加巨大。

陈海想到当初那么宠大的神殿,最终竟能化为芥子大小的微粒,钻入天域通道之中,道器层次的存在实在是超出陈海的想象范围。

或许只有他突破道胎,踏入天阶之后,才能真正窥到道器的堂奥吧。

陈海抬手轻轻地拍了拍那雕满了繁杂花纹、栩栩如生图案的墙壁,初入手处一阵温热,但是接触久了,隐隐有一种狂躁的意念向陈海的神魂之中袭来。

看来这道器就算明珠蒙尘日久,但还是有些许神威留存。

虽然陈海参悟大破灭真意,道心如山岳磐石坚固,不畏普通的精神攻击,但好不容易能喘一口气,陈海也不想节外生枝,这时候不会想着贸然去试探这地宫之中藏着怎样的秘密。

陈海将手掌缩回,往另一处应该是通往下层的缺口走去。

此时陈海差不多适应了地宫之中的灵压,行止之间和在血练场中大抵如一,很快就来到了那处缺口旁边。

靠近了之后,陈海这才发现这里果然是通往一层的入口,缺口处散发出淡青sè的光华,看不清下层的情形。

这地宫之中诡异无比,陈海不想太冒失,捡来翼魔的残翼,差不多有两三百斤重,往那处缺口抛过去,那残翼犹如流星一般向淡青sè光幕飞了过去,砸在光华之上,只听见“咚”的一声轻响,那手臂竟然被弹了回来数丈远,落在地上蹦了两下。

陈海担心里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机关出现,但是过了许久,淡青sè光幕始终没有丝毫动静,他这才走上前,伸手往缺口处摁去,那淡青sè光华之中透漏出来的灵压更是恐怖,陈海右爪竟然一时都没有能伸进去。

陈海摧动真元,硬生生将鳞掌推进了半尺,发现下层地宫内的灵压,差不多要比他们此时所处的第一层地宫强出近十倍。

这算什么古怪?

就隔着一道打开的缺口,灵压相差这么大?

这灵压又是什么所导致的?

陈海摸不清情况,也不敢冒险扛着有如数万斤重物压身的灵压,进入下一层。

这会儿陈海听到身后有吵闹声传来,皱了皱眉,回身望去,却见一个黑甲玄修站在那里,情绪激动的指着姜雨薇说着什么。

陈海虽然六识过人,但是在这灵压无处不在的环境之中,就连声音都严重失真,他只能听得出对方的情绪很狂躁,却听不清楚他在说着什么,便蹙着眉头走过去,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

吴明宇在幸存的十几人中,虽然不算战力最强的,但是论起修为功底却是最扎实的,所以当他收功之时,众人还都在入定之中。

连续战了近一天一夜,此时精神骤然松散下来,多少有些不适,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缺口处血红sè的光幕依然散发着幽幽的红光,众人都笼罩在这诡异的光华之中,他胸口有着说不出的压抑,看向盘膝坐在一旁的姜雨薇,心里没来由的烦躁异常。

说起来,吴明宇对姜雨薇也确实是恨之入恨。

要不是姜雨薇,明凡通过家族试炼就能进万仙山外门修行,不需要进入血炼场去搏百分之一的机会,而到血炼场要不是被姜雨薇身边的役将重挫,也有机会跟吴承悦他们逃出来,不至于最终葬身魔腹。

要不是想着替父亲赢回在吴族应有的地位,吴明宇都已经准备闭关突破明窍了,最终最不得不接受本宗的征召,进入血炼场去探索魔物暴动的真相。

吴明宇对天劫丹不是十分的渴望,他本就有踏入真传弟子的实力,何苦拼着九死一生去趟这趟浑水?

然而本宗知道这次任务,是余苍真君给宗阀弟子挖的坑,吴族不愿意让真正的核心弟子冒险,又不想天劫丹落入他族之后,这件事才轮到他头上的吧?

吴明宇胡思乱想着,这时候姜雨薇等人也都陆续收功,吴明宇一腔烦躁无处排解,跟吴族本宗指派给他的扈从说道:“承悦丧命这血炼场中,回去之后,都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十七叔呢,想想真让人心恨。”

那扈从想到家主的暴烈性情以及可能对他们的残酷惩罚,心里又怕又怒,再到姜雨薇修为境界明明要比他们低,却比他们更轻松的适应地宫里的灵压,眼瞳里闪过一丝异样的血sè,暴跳出雷的站出来,指着姜雨薇喝斥道:“都是你那鬼劳子役魔,领我们进入这绝地!现在可好,外面几十万魔兵虎视眈眈,我们在这地宫之中无时无刻不要耗费真元抵抗灵压,等丹药耗尽之日,我们的死期就到了……”

姜雨薇虽说是天之骄子,但是她出身寒门,一向颇为随和,若非碰到真是看不惯的事情,很少会作雷霆之怒。

今日突然被吴氏的一个家将发难,心烦气躁的娇斥道:“若非我和姜青相助,你这混帐东西在北陵谷不知道死了多少回,这时敢指着我们的不是?”

姜赫等人看到这边争吵,纷纷过来相劝,但大家越劝火药味越浓,最后姜赫、姜雨薇、桓温等人一派,吴明宇、宁戚等人一派,相互指责起来,最后吴承悦带入血炼场的那名吴族家将,一时忍耐不住,抄起战矛,透出一层淡金sè的光华,就要朝姜雨薇杀去。

姜雨薇也不甘示弱,当即祭出大衍剑,针锋相对的盯着吴族家将及吴明宇等人。

正在这时,陈海一声沉喝声传来:“大小姐住手,这地宫有异,速用玉清化阳符屏蔽干扰!”

姜雨薇听到陈海的声音,下意识地就将仅存的几枚玉清化阳符祭了出去。

吴明宇争得脸红耳赤,心头暴怒异常,看到姜雨薇出手,还以为是她想要先下手为强,怒吼一声:“贱婢尔敢!”剑随声出,带着土黄sè光华的流沙剑就化虹要向姜雨薇斩去,吴族那名家将手中战矛,更是化作重重矛影,翰姜雨薇笼罩过去。

眼见姜雨薇毫无防备,就要被吴明宇与吴族家将斩中,一道流影般的残影从斜里穿插过来,戟芒如月华般从眼前划过,吴明宇直觉神魂大震,流沙剑被击飞出去,吴明宇只觉得神识犹如被重锤击打,胸口一窒,喷了一口鲜血就委顿坐下去。

然而下一刻,吴明宇见眼前月华再起,他惊骇后退,却见没有来得及退走的家将,整个头颅都被陈海一戟斩落,滚到一旁。

紧接着姜雨薇祭出的玉清化阳符碎裂开来,一阵蒙蒙青气将众人笼罩在其中,将地宫对众人神魂的侵染屏蔽在外,霎时间,大家心头暴躁的念头退去,都难以想象大敌当前,他们都差点就自相残杀起来。

陈海见这些人恢复正常,冷哼了一声道:“这地宫里有古怪,透漏一种古怪的力量能影响人的心绪——大家若是察觉到自己心绪再有不稳,切念要警惕起来。”

此时众人心里又是惭愧又是震惊,惭愧是他们自以为修为高深,却竟然不知不觉间就被这古怪的地宫控制住情绪,压根就不像是道心坚如磐石的苦修之士,震惊是陈海出手之间就杀得吴明宇与吴族家将一死一伤。

不过,陈海出手杀人、伤人也是为救姜雨薇,旁人也不能说他的不是;吴明宇眼里恨意更深,却也拿陈海没辙,如今他身边唯一能听他指使的扈从也都身首异处,在这地宫里他彻底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往后甚至还要小心姜雨薇会找借口害他的性命。

陈海瞥眼看了吴明宇一眼,心里冷冷一笑,也懒得跟这种角sè斗什么心眼,只是当着姜赫、桓温等人的面,他暂时还找不到借口杀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四章 邪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