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急雨(九)

第一百三十九章 急雨(九)

陈凤坡拜倒泥泞之中,满脸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不等徐乐回答,陈凤坡又重重叩首下去:“若乐郎君能救神武,则陈某任乐郎君驱策,这条贱命,就卖给乐郎君了!”

这些年来,陈凤坡一直以圆滑精明的形象为神武中人所熟知。任何时候,第一时间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在这越来越坏的世道上尽可能安全的生存下去。

可对乡梓之地,陈凤坡是实实在在的看得极重。也曾经天真的以为,凭借自己的手腕本事,多少能卫护一地的平安。

可是当乱世真正来临,陈凤坡才知道自己这点小聪明小手腕,对着披甲持刃的强悍武力,对着四处崛起的野心勃勃的人物,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既然如此,在这乱世当中,不如早做决断,跟随一位强有力的人物!

虽然本事不济,骑马都能累得慌。但陈凤坡毕竟也是一个边地男儿,马邑越骑劫掠神武县,还差点将他杀死在牛门闾。边地男儿,有恩报恩,有怨报怨。说什么也不能继续为王仁恭效命了。这中原来的大人物,哪里将他们边地之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徐乐在停兵山下,一举击溃一营马邑越骑的强悍之姿,现在还震慑着陈凤坡。再加上徐乐据说已经被刘武周招揽为将,至少在马邑郡,刘武周也是一个不错的靠山。这个时候不如就投效了也罢!

只要先将神武县的家人救出来!

虽然现在陈凤坡还搞不明白徐乐为什么会突然转向神武县来,但是却万分感谢徐乐这突然的决断。

除了陈凤坡之外,其余几名本地鹰扬兵也都滚鞍下马,拜倒在泥泞当中,不住叩首,祈求徐乐伸出援手。

几十名庄客的目光都望向徐乐。

徐乐坐在马上,露齿一笑,满是杀气。

“我冒雨赶来,不就是为了杀干净这些家伙么?”

数十庄客,发出一声低低欢呼。而徐乐目光已经望向城头。

神武县四门紧闭,自然是为了方便马邑越骑和城中游手闭城大掠。城墙之上,几乎看不见人影。如此大雨,留守之人全都下了城墙,在城门洞处巡铺中避雨,说不定也按捺不住加入了劫掠之中。整座城墙,称得上是漫无戒备。

城墙之内,烟气升腾,雨水都压不下去,隐隐约约能听见哭嚎之声,直传到这里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徐乐的命令。而徐乐胸中,自停兵山后,那郁结的杀气,也未曾消散!

徐乐猛然一扯缰绳,已经率先向着神武县城墙而去!

身后部众,全都打马跟上,溅起满地泥泞!

不多时候,徐乐率先已经越过空无一人的羊马墙,越过积了半人高水的壕沟。直到城墙之下。

韩小六不等徐乐下令,已经飞马而来,翻身下马。

夯土的城墙未曾包砖,大概有一丈余高。历年风雨冲刷,已经有凸起凹陷处。如果城墙上有守军的话,就算是有着力的地方,也别想就这样攀爬上城墙。就算是攻城器械齐全,强攻硬打城池要塞,从来都是要付出惨重伤亡。

但是现下,城墙上却空无一人!

身形瘦小轻捷的韩小六背着一盘绳索,蹂身之上,几下就顺着缝隙和可以着力的地方窜上了城头,左右观望一下,将绳索拴在垛口,就垂了下来。

韩约想抢在徐乐前面,却被徐乐挥开,拽着绳索几下也就攀上了城头。跟着更多人攀援而上,垂下更多绳索来,转瞬之间,雨水中的神武城墙上,就挂满了人!

徐乐已经站在垛口处,凝神打量神武县城内景象。

除了城南尚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外,城北城东里巷,已经被糟蹋得不像样子,泥泞街道上倒伏着不少尸首,还有游手无赖身影窜来窜去,偶尔夹杂着几个披甲的马邑越骑身影。

不少房舍被点燃,在雨中火势不旺,但黑烟却是加倍浓密翻滚。凄厉的哭号声不时撕破雨幕传来,直刺入每个人心底。

徐乐身边每个人,都是一脸怒sè。这是神武,这是大家的乡梓之地!

而在城西里巷处,却是一片喊杀之声翻滚,那里却是还有人在抵抗!

陈凤坡气喘吁吁的凑到徐乐身边,望向城西处:“一定是仲铁臂!那是条好汉子,和这帮畜生在厮杀!”

徐乐问道:“你家在哪里?”

陈凤坡一指城南,脸上犹有庆幸之sè:“在城南,哪里有官衙,这帮畜生看来还不敢骚扰!”

其余几名本地鹰扬兵却是面如死灰,他们家可都安在城东城北!

徐乐再不多说什么,分派指令:“小六,你带人先去将城门处巡铺清干净了!”

韩小六一锤胸脯:“诺!”

徐乐一指城西喊杀声传来处:“其余人等,随我去城西,助那些好汉子,杀干净这些畜生!”

一众庄客,全都拔出直刀,刀身泛着寒气,只等厮杀!

陈凤坡问道:“乐郎君,那咱们呢?”

徐乐扫了他们一眼,只是一摆手:“各自归家,照应自己家人。到时候还跟不跟上来,只是由得你们。”

这句话说完,徐乐锋锐的眉眼骤然一扬,接过韩约递来马槊,斜斜前指,已经率先而下城墙而去。

一众庄客,默不作声跟随而下,雨幕当中,宛若天兵突降!

城墙之上,只留下陈凤坡等几名本地鹰扬兵面面相觑。陈凤坡迟疑一下,一咬牙关,拔出直刀,狠狠一跺脚,对着手下吩咐:“你们赶紧回家看看!”

话语声中,陈凤坡已经紧紧追着徐乐身形而去。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就不要犹豫了。自己城北家中看来还暂时无恙,现在就追随着乐郎君厮杀一场也罢。

边地男儿,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就将自己这条性命,卖给了乐郎君又能如何?反正这个入娘的世道,也不让人好好活着!

城墙之下,徐乐这一行人撕破雨幕,急急而进。身后城门洞巡铺处,传来一声声沉闷的惨叫,却是韩小六带着庄客在大开杀戒。

更多的血迹混入雨水当中,徐乐眉眼间的杀气,已经再也掩盖不住。

一郡之首又能如何?王仁恭啊王仁恭,这只是开始而已!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急雨(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