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八章 心凉、震动!

第六十八章 心凉、震动!

  春寒尊主!

  李长秋在说出这四个字之后,就立即变成了这样子!这也就说明……这四个字,大有蹊跷。

  为什么四个字却会有如此大的能量?

  只是四个字而已啊。

  云扬刻意的将这两人凑在一起,目的本就不单纯。这两个人被自己挑拨,但却都不是什么笨人;只要凑在一起,必然会搞明白事情真相的。

  这一点,云扬自然知道。

  这是对这两个人最后的一次利用。

  他本就想要从两人争吵或者是争吵完毕明白真相之后讨伐自己的时候,听一点无意中,或者愤怒之下脱口而出的东西。

  他本已不抱什么希望。只是在这两个人生命最后的一次尝试而已。

  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却是让他心中猛地一动。

  云扬霍然转头,看着楚天狼,目光冷厉如剑:“楚天狼,这是一个疑问。”

  楚天狼惨笑一声:“你死了这条心吧……哪怕你再更加残酷的折磨我一万倍……我也绝对不敢对你解释这四个字的。”

  云扬眼中冷厉之sè一闪,但却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声道:“魂飞魄散?不得超生?这四个字,乃是血咒?!”

  楚天狼身躯一震,怪异的看着云扬。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我猜对了。”

  他们宁可被自己多折磨几年甚至宁可被自己折磨死也不愿意说出这四个字自杀,云扬就明白了一切。但这种手段,却让云扬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天下间,居然有此等恶毒的功效?!

  这是什么功法?!

  楚天狼默然,良久,说道:“既然到了这里,既然李长秋都已经死了,想必,我的好日子,也在今天了吧?”

  云扬冷漠的笑了笑,道:“你很聪明。楚天狼,你无论如何,就算是一个江湖人,但你的骨子里,依然是玉唐人,这一点,我相信你不会否认。”

  楚天狼眼中闪烁复杂的光,道:“不错,我是玉唐人。”

  “身为玉唐人,却参与布局,谋害玉唐守护神九尊。”云扬声音冷漠:“楚天狼,你有没有可说的?”

  楚天狼张了张嘴,却感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无论什么理由,都无法掩盖你的叛国罪行。”云扬轻轻吐了一口气:“但我始终还是不明白。李长秋不是玉唐人,这也罢了。但是你究竟是为什么?”

  “你给我一个答案,我可以让你今天得到一个痛快。”

  楚天狼良久之后,才喃喃道:“我是一个江湖人。”

  “江湖人……”云扬冷冷道:“就不是玉唐人?玉唐国家若是被灭,你以为,你说一声你是江湖人,你的亲眷,朋友,就都能保全吗?在你周围生灵涂炭……你就这么心安理得?”

  说完,云扬不再说话。

  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浑身冷意一闪,天道之刃突然脱手而出。

  一抹流光,猛地斩断了楚天狼的脖子。

  “我云扬此生,最恨的,就是卖国贼!”

  “我连看,都不想看到这种人。”

  他背着身子,轻声说了一句话。随即大步走了出去。光芒一闪,天道之刃自动飞起,化作一道流光,追上了云扬,化作了他袍袖上一片小巧的图案。

  “老梅,收拾了密室。”

  云扬浑身有些yīn郁的感觉。

  ……

  云侯一身白衣,站在云扬面前。

  “密室之中的人,是什么人?”云侯目光如鹰隼。

  “叛国投敌,陷害九尊之人。”云扬并不隐瞒。

  “杀得好!”

  云侯赞一声:“我要走了。”

  “提前走?”云扬抬头问道。

  “我在这里,你会束手束脚。”云侯脸上路出一抹苦笑:“有很多事情,看得出来,你不想让我知道。毕竟我身份尴尬。”

  “是的。”

  “所以,我提前走。”云侯微笑着,看着云扬:“我期待着,等你能够公开露面的那一天。到那时候,我会真正的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这一天,不会太远的。”他抬头,看着云侯,道:“但若是有一天,你听到了我的死讯。也可以立即回来,因为,那个时候,天唐城会非常需要你。”

  云侯目光一凝。

  从这句话,他完全可以感受出来,云扬现在正在承受着如何巨大的压力;也听得出来,云扬对于这一次他要进行的战斗,心中实在是没有半点把握。

  看着云扬,这个身躯单薄的少年;云侯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孤独,他的倔强,与那种孤身一人面对天下毫不退缩的决绝!

  他就像是一个早已经被人世间遗弃的孩子,浑身早已经遍体鳞伤,被这个世界伤害得体无完肤,却执着的还想要为这个肮脏的世界种满花草。

  努力的绽放,属于他自己的那一抹清香。

  “保重!”云侯只觉得梗咽在喉,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好人,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云扬脸上闪出一抹讥诮的笑。

  好人不容易死吗?

  他手腕一翻,取出一个小玉瓶,递给云侯:“你要走,我没什么可以给你。这个你拿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服下去,或者可以帮你冲击十成圆满。”

  十成圆满!

  云侯浑身一震,清癯的脸上露出一丝震动。他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只是很不解:“这东西,你为何不留着?”

  云扬目光看着远方:“我服用,暂时无用;但你若是十成圆满,却是玉唐帝国对外的一个强烈震慑!”

  云侯目光凝重,缓缓接过来,只感觉如同是接过来了一座大山。

  他清楚,云扬对于他自己的争斗毫无把握;所以,才给自己这个东西。若是万一云扬真的出了事,那么,玉唐帝国有一个十成圆满的大高手坐镇,不管是对江湖,还是对敌国,都是一种威压。

  但他不解。

  为何云扬就是不愿意自己参与他的事。

  “为什么你不愿意让我参加?”云侯终究问了出来。

  “因为,你参加……第一,我对你虽说很相信,但,在这件事上,我不敢对你完全信任。”

  云扬异常坦诚的话,让云侯一阵苦笑。但接下来云扬的一句话,就让他立即瞪大了眼睛。“再说……休说十成圆满,就算是凌霄醉参加,我也无法保证他不会被杀!”云扬道:“我这件事,目前来说,不宜声势太大。若是我死了,就说明,这件事已经完全结束。”

  “我的敌人,也不会再找玉唐的麻烦。”

  “所以那个时候,你的十成圆满的修为才能有作用。否则……”

  云扬没有说下去。

  只是,脸上的寂寥之意却是越来越明显。

  四季楼不参与争霸。这一点,很确切。谋害九尊,也是为了一个不知的原因;而他们不会对付一个国家。

  若是自己胜了,自然一切结束。但若是自己死了,九尊的事情,永远石沉大海;四季楼也不会迁怒玉唐帝国或者云侯。

  那样也同样是一切平静。

  对于玉唐帝国来说,同样是好事。

  而那种时候,云侯十成圆满的修为,在战阵或者朝堂上,发挥的作用也会无比的大。

  这是云扬为自己的国家所作的安排。

  血咒一出,云扬对于复仇,感觉压力更大了百倍以上!

  他根本没有把握。

  但,这条路,我却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

  “你究竟是什么身世?”这是云侯问的最后一句话。

  云扬目光看着脚下一株翠绿的小草,在被人踩过之后,又顽强的抖擞着,站立起来。微微地笑了起来,笑容里,却全是苦涩:“我的身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嘿嘿……”

  他挺拔的站在那里。

  云侯却感觉,这个看起来英姿挺拔,丰神如玉的少年,心中却是积压着无尽的悲凉孤独。就连笑声,也是那样的苍凉压抑。

  ……

  云候走了。

  云扬的生活,也平静了一天时间。但他的心中,却没有一刻平静。

  所谓的镇北将军,已经除却。而太子谋臣是谁?还需要观察,皇宫内侍是哪一个,也需要排查,还有军方那位重将,自然也是重中之重。

  云扬知道,那个人,必然要比赵炳龙的身份,要高得多!

  还有那春寒尊主!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当天晚上。

  一封信,再次以诡异的方式出现在秋剑寒老元帅桌案上。九星拱卫,中间,乃是洪水滔天的形状。

  秋剑寒老元帅明白,这表示……做出这份资料的,乃是原本水尊的麾下。

  打开一看,不由的冲冲大怒。

  “元帅府夜袭人员,已经被除掉。天狼庄之事,也是事出有因。赵炳龙业已被清除;此三人,都是谋害九位大人的帮凶,下面是证据……”

  “罪该万死!死有余辜!”秋剑寒愤怒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只感觉心脏一阵绞痛。

  证据确凿!

  但老元帅只感觉到一阵心凉。

  他终于明白,九天之令的人为什么不和自己联系。

  那个神秘刺客李长秋且不说;只是这天狼庄庄主,就让秋剑寒感到了震怖。天狼庄庄主,与太子殿下有联系。

  天狼庄之事之后,太子殿下曾经四处打探,到后来,更亲自出面,接待四大家族的那几位公子,想要保住楚天狼的性命。

  而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参加了谋害九尊!

  老元帅只感觉心中一阵无力。事情牵扯到太子殿下?只是这样一想,就是锥心之痛。那是一国储君啊!

  还有赵炳龙,军方大将;居然也参与了谋害九尊的事情!

  这让九天之令的人,如何放心与自己联络?

  天知道,在玉唐内部,还有多少高官,还有多少位高权重的人,参与了这件事!

  老元帅闭上眼睛,只感觉心神疲惫。

  良久,他终于站起身来。

  “去皇宫。”

  这件事,必须要和皇帝陛下说;但,如何说?老元帅在路上迷惘了一路,也愤怒了一路。

  赵炳龙看起来,只是一个将军,但,老元帅知道,赵炳龙乃是三皇子的人。而天狼庄,却是与太子有联系。

  一下子牵扯到皇帝陛下两个儿子!

  而现在看来,这只是冰山一角!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心凉、震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