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邪煞

第六百七十七章 邪煞

重新回到地宫之中,陈海感觉犹如重新回到深海之中一般。

不过,有些不同的是,这次非但没有丝毫迟滞的感觉,浑身的筋骨穴窍还带有几分轻盈之感。

在三个明窍巅峰魔将的围攻下,他还能轻松自如地斩杀掉两个,最后在那头恢复到魔丹境巅峰修为的魔侯手中从容脱身,这令陈海对这段时间的修为精进,很是满足。

要知道,一年多前他在天武台上,面对实力要弱小许多的紫鳞魔,胜得都还有些勉强,此时重新开辟灵海秘宫,又在地宫之中锤炼灵脉窍穴数月,就能以一敌三,实力自然是远超以往。

虽然最后险些被那犀脸魔侯困住,但终究还是脱身了。

不过,那犀面魔侯这一次出手,他隐隐能感觉到犀面魔的实力也有明显的精进,不知道是不是将炎魔首领所留那枚炎髓珠炼化的结果。

陈海落回到地宫之中,姜赫、桓温和宁戚等人皆兴高彩烈,虽然最后也被迫退回地宫之中,但也杀得魔兵残骸铺地,出了一口恶气;关键大家也都能感觉着自身修为被困地宫短时间内就有长足的长进,意识到地宫之中,实是极佳的修炼武道的场所。

如此一来,大家也就不再急躁,耐着性子与魔物周旋,等宗门派人救援便是,如此想来,对陈海也更是感激,没有人再会将他当普通役魔看待。

这次虽说扔进来上百具魔尸,只是普通杂魔血肉不够精纯,又需要炼除魔煞才能食用,有些得不偿失,剔除掉七七八八,差不多还能有三四万斤精纯的魔肉能储存下来,让众人顶相当长一段时间。

众人与吴明宇身为同门,虽然不喜欢他的为人,但也会分一些魔肉给他,只是看着姜赫、桓温等修为精进如此之快,姜雨薇的修炼速度更快,真元已然凝炼为灵元,踏入明窍境中后期,这多少令吴明宇有些郁郁寡欢。

看吴明宇这般模样,陈海心中冷冷一哼,也不去理会他。

炙烤食物、值守缺口,自有姜赫、桓温他们安排人手去做,陈海则悠然自得地走到第二层缺口附近,准备继续潜修。

殊不料刚刚盘膝坐下,还没有入定,就被人打断。

陈海转头见是姜赫、姜雨薇走来,问道:“你们不去潜心精进,找我来所为何事?”

“这地宫之下定然还有蹊跷,我们何时下去一探?”姜赫舔着嘴皮子问道,刚才一战令他恢复不少信心,明知道地宫至少还有一层,入口就在他们眼前,他能熬到这一刻,才想着进去探索,已经算是极有耐性了。

“姜世子要是觉得有足够的把握,你们可以进去一探,说不定会有上古遗宝留存其中。”陈海淡然说道。

陈海这时候更能准确的估算出炎魔首领的实力,要不是重创之后被吴明宇偷袭,绝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斩落焰湖之中。

他想着要是炎魔首领已经进入过第二层,第二层地宫里很可能也是空空如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再说他此时参悟青光灵压的波动,收获极大,即使要探索第二层,也想等自己恢复明窍境修为、对这青光灵压的波动参悟更进一层之后再说。

不过,姜赫、桓温眼下是对他客气,但陈海心里知道自己此时“是魔非人”,也知道姜赫他们脑海人魔之别、上下之别的观念根深蒂固,非短时间就能彻底巅覆,因此他也不会直接阻止姜赫蠢蠢欲动的念头,只是表明他不会冒失进去。

姜赫摧动真元往第二层入口处的青光按去,直觉体内的灵元像抽水机般泄去,暗感没有姜青相陪,他们进入第二层绝对应付任何的异变,悻然耸了耸肩,说道:“看来还是要等禀报宗门之后,才能将这地宫从焰湖里取出,反正也快到新一轮血炼时间了,也不差这几天。”

见姜赫自信满满,陈海心里却是有些忧虑。

姜赫、桓温、宁戚等人在万仙山的地位,远远普通的内门弟子能比,即便是吴明宇也极有机会成为真传,这么多的核心弟子下落不明,万仙山都没有反应,或许有反应但没有发现北陵谷地底的秘密,他实在是不指望万仙山新一轮的血炼,真能让他们有机会脱困。

想起自己进入星衡域已经有三年时间了,非但没有什么作为,反而被困在这地宫之中,陈海内心都忍不住有些焦躁起来,心想,进入第二层,或许有别的发现能助他们脱困也说不定。

他强忍住内心的焦躁跟冲动,跟姜赫说道:“我这段时间参悟我族所传的风雷幻踪步,又有所得,姜公子倘若还想修炼,我可以将之传授给你们。”

“是吗?”姜赫欣喜的问道,又吆喝桓温他们过来。

他们最初要陈海传授他们筑基武道秘形,只是想着用筑基武道里炼气血为真元的基础神通,弥补血炼场没有灵气存在的大缺陷,然而这四五个月被困地宫之中,他们被迫时时刻都将筑基武道秘形融入一举一动之中,不知不觉间发现灵脉窍穴不仅比以往增强一倍,灵元也要远比踏入血炼场之前更加凝聚、精纯。

他们就算不是宗门的天之骄子,通过跟吴明宇的对比,也能看出陈海所传授给他们的四十八式武道筑基秘形,绝对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粗陋简单的武道筑基绝学。

而这段时间,他们或主动或被迫,对武道也有着各自不同的见解及参悟。

姜赫、桓温自然清楚陈海在魔族绝非普通的魔兵,也知道魔族像不灭邪域、轮回殿、玄yīn谷这些势力,传承绝不比万仙山稍弱,陈海愿意主动将一些极高深的“魔功”传授给他们,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再说天下至法、殊途同归,只要不去修炼邪法,魔功之中的武道以及炼体之法,他们宗门弟子也是可以借鉴修炼的。

再说陈海所传授的四十八式秘形,也绝不像是什么邪法、邪功。

陈海又将另九十六式武道筑基秘形,传授给桓温、姜赫、姜雨薇他们,便着他们各自修炼去,他继续盘膝坐下潜修。

这一次,陈海没有急于再去参悟青sè玄光之中的奥秘,刚才他内心那一丝躁动有些不寻常。

虽说拯燕州亿万生灵脱离魔劫,已经成为他内心最深的执念,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心性修炼到这一地步,不应该因为姜赫的一句话就变得焦躁、冲动起来。

陈海心神沉浸下来,也不去想什么六识感知之时,只是一遍遍默诵九元归神咒,仿佛阵阵梵唱仙音在他的体内鼓荡传扬,不仅他灵海秘宫之中的淡金sè真元像波涛一般涌动起来,牵动十二灵脉内仿佛溪流的真元也缓缓荡漾起来。

这时候陈海才发现手厥阳、手厥yīn两脉内,竟然附着着一丝淡如游丝般的黑煞,竟然都不知道何处让其侵入体内,竟然丝毫无觉。

他心念触及那丝黑煞,就觉得犹如万千鬼神在体内祸乱一般,心念被震碎,心神都差一点失守。

若是陈海没有察觉之前,或许还真就着了道,此刻他踏过尸山血海所修成的心性登时起了作用,再度凝聚心念,将那丝黑煞镇住。

陈海原以为他已经参悟到大破灭真意雏形,就应该不畏任何邪煞、心魔的入侵,如此看来并非如此。

陈海当下观想大破灭真意,想要借大破灭真意虚实皆斩的大能,将这缕黑煞斩灭,却发现并不能如意,暗暗推想,这道邪煞或许就是他修炼罗刹血炼秘法与大破灭真意的副作用。

罗刹血练秘法虽然能吸噬敌人的血肉精气快速补充真元,甚至能增进的修为,但同时也会不可避免地将对方的神魂碎片吸纳入体内。

陈海之前并没有受到怨魂煞灵的反噬,还是以为所吞噬的诸多神魂碎片,在他所参悟的诸多道之真意面前,都如汤沃雪,已经消融干净了,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化为一丝邪煞悄无声息的附着在他的体内。

陈海再细想大破灭真意,之所以被魔族称为大破灭魔意、大破灭魔道,或许也是有道理的,大破灭真意或许是能斩灭一切神魂碎片,但诸多神魂碎片所附带无穷的煞念,却被大破灭真意炼成邪煞留存下来。

陈海心想要不是身入地宫之中,自身时刻保持高度警醒,或许彻底沉沦入魔道也不自知。

既然发现邪煞的存在,陈海也不惊慌,九元归神真解作为玄门修神真法,其作用就是破灭邪煞心魔,当下他就耐着性子潜修起来。

在九元归神真解的作用之下,一缕缕玄之又玄的气息开始绕着那道黑煞旋转,肢解出丝丝缕缕的黑气,最终在九元归神真解所化的气息炼化下,纷纷化为虚无。

直到那丝黑煞被彻底炼除,陈海才宽下心来,他正想要收功,却感到眉心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痒动。

难道这一刻就要突破辟灵了吗?

陈海心中一喜,此时他灵海秘宫之中还储存着大量的真元,在他的引导之下,灿金sè的真元犹如脱闸洪水一般,滚滚向眉心祖窍冲撞而去。

一波、两波、三波……

燕州、血云荒地、星衡域,董宁、宁婵儿、姜雨薇、姜璇、苏倩,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被陈海所淡忘,那一点点残存的意识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眉心祖窍。

终于,在陈海将近真元几近枯竭的时候,恍然觉得头脑一阵巨震,紧接着,他仿佛站在虚空之中,能模糊的看到盘膝修行的自己,不远处,姜雨薇和姜赫、桓温等人正在讨论着如何让武道筑基秘形能更有效率地转化血肉精气,说了一阵之后,竟然又开始谈论起了如何将炙烤肉食才更为可口。

他的神识渐渐向外延伸,暗红sè的天幕之外,平台之上早已经变了模样,魔族已经建立了不少铜浇铁铸的关口,一队队魔兵手持闪着精光的长矛,时刻地注视着那四五丈方圆的缺口,仿佛生怕突然又被陈海等人冲出来肆虐一番一样。

再远处,滚滚的岩浆顺着地底焰河流入焰湖之中,那焰湖之中仿佛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孕育着,仔细体会一下那股能量的气息,和之前陈海所碰到的炎魔首领一模一样。

陈海会心地笑了笑,没想到这炎魔首领的元神逃脱之后,并没有逃远,竟然一直潜伏在焰海的深处,若非自己神识初成,敏锐无比,怕还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再远的地方,陈海就有些力不从心,就心念一转,将神识收回体内,一时胸怀大畅,睁开血红的魔瞳,纵声长啸起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七章 邪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