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五十三章 不用谢我

第八百五十三章 不用谢我

为首的幽族族人,看着很年轻,掌心抓住一个圆球。

球内,有一滴绿sè的鲜血,晶莹剔透,缓缓流转。

那位幽族族人,不时看向球中的一滴鲜血,不时以自身的血脉感知。

绿sè鲜血,转动着,绿莹莹光泽不断释放而出。

他的视线,顺势落下那早已变得澄净的湖泊,以异族语言说道:“大君的尸体,就在湖底!”

那滴鲜血,出自湖底事情大君的子嗣。

他们就是通过这一点鲜血,感知到异常,来找寻那具幽族族人的尸骸。

九阶血脉的幽族大君,即便死了,体内残留的血气,余留的毒素,对同为幽族的族人来说,还是珍贵无比。

这一行幽族族人,为首者名叫比利,出自幽族一个古老的家族。

他这趟踏入碎灭战场,就是因为奔着那位九阶大君的尸骸而来,那位死去的九阶大君,家族在幽族已经早就没落,族内强者都凋零了。

比利是从那位九阶大君的子嗣体内,剥离出一滴精血,依仗那滴精血,还有家族从碎灭战场带回的消息,确定那位九阶大君的尸骸,陨落在附近。

比利的麾下,之前遭遇了谢云海,他本人没有出手,就是为了找寻那位大君的尸骸,不想耽误时间。

没料到,最终他通过那位九阶大君子嗣的精血,根据同宗同源血脉的指引,居然又碰到谢云海。

“姐姐,就是他们。”谢云海沉声道。

他眼中闪过一丝痛恨,“我回来时,被他们差点袭杀。他们苦寻之物,极有可能,就是湖底那位幽族族人的尸骸!”

十几个幽族族人,被谢婉婷一一看过。

谢婉婷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她能隐隐感觉到,除了为首的比利外,其余幽族族人的血脉等阶,大多在六阶,只有一个年龄较大的幽族族人,有着七阶的血脉。

六阶和玄境相当,七阶,实力等同于灵境。

而他们,没有一个灵境者抵达。

“大君尸体!”

幽族的比利,以人族的语言,轻喝一声,忽地向那湖泊冲来。

其余幽族族人,都阔步跟随着。

也在此刻,聂天咧嘴一笑,扬声说道:“你们所找的,可是一具同族前辈的尸骸?”

比利点头,道:“不错。”

“给你们便是。”聂天笑容灿烂,心神传唤。

“哗啦啦!”

清澈的湖泊,水花飞溅,骸骨血妖庞大的骨身,从湖内漂浮出来。

在骸骨血妖的一只骨手内,抓着一具幽族族人的尸体,那具尸体,就是骸骨血妖这段时间,疯狂抽离残留的血肉精气,来补充自身损耗的那具。

“呼!”

那具被骸骨血妖,将残留之力尽数吸纳的幽族族人尸骸,忽地飞向比利。

比利眼中闪过一丝喜sè,急忙伸手,将辛苦找寻多时的那具前辈尸骨,稳稳抓住。

然而,在那具尸骸入手的霎那,比利的脸sè骤变。

他从那具九阶大君的尸骸之中,根本没有嗅到浓郁的气血之力,也没有能滋养他血脉,唤醒他血脉秘术的剧毒蕴藏。

这意味着,九阶大君的尸骸,对他已经没了价值。

聂天脸sè如常,优哉游哉地说道:“时隔千万年,你这位同族前辈的尸骸,残留之力,已挥发干净了。这个湖泊,以前都被剧毒侵蚀,可现在湖泊清澈,所有毒瘴气都散尽了。”

此言一出,谢婉婷面sè古怪。

众多水月宗的门人弟子,也目显讶然。

他们自然都知道,他们刚刚发现此处时,湖泊并非如此。

聂天的意思,那位幽族强者的尸骸,因时间的漫长,失去了应有的价值,残留的气血之力,都被耗尽。

可他们都明白,聂天没有召唤出那具血肉傀儡前,湖底还是弥漫着剧毒,连灵魂意识都不能渗透。

聂天借助那具血肉傀儡,以他们无法理解的方式,定然将幽族强者尸骸内的余留之力,给一一抽离了。

“不可能!”幽族的比利,望着那具尸骸,喝道:“这具尸骸,曾经的血脉等阶在九阶,为幽族大君!大君尸骨,历经千万年,也会有余留之力,绝不可能全部散尽!”

“那就不清楚了。”聂天摊开手,一副不知所谓的表情,“我们过来后,所看到的,就是如此。我的那具血肉傀儡,沉落湖泊,只是为了收集水属性的灵材,偶然看到那具尸体,就帮你带了出来。”

“好了,拿了尸体就去吧,不用谢我。”

聂天笑吟吟的,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他自然不惧怕这些幽族的来人,只是觉得和谢云海非亲非故,没有必要因为谢云海和幽族的私怨,去出力。

只要幽族族人离开,谢婉婷还是能下入湖泊,收集那些被毒素渗透,已经有了变化的水属性灵草。

这样,他也算是遵循了,和水月宗的约定。

他夺取幽族尸体,湖底灵草,不取分毫。

“没那么简单。”比利冷哼一声,吩咐道:“斐图,你下湖看看!”

他身旁唯一的一个,七阶血脉的幽族族人,轰然坠落湖泊,迅速沉入湖底。

半响后,那位斐图又返回到他身旁,低声说道:“殿下,湖底生长着很多灵草,那些灵草都是水属性的,不过被大君体内的气血沾染,在千万年后,皆含有剧毒。那些毒素,虽然不如大君的气血旺盛,还是有助于殿下的血脉进阶。”

比利皱着眉头,明显极为失落,这和他预计的收获,相差甚远。

他沉默半响,烦躁地说道:“湖底一切,归我们。你们都给我滚远一点!”

水月宗的谢婉婷,突然望向聂天。

谢云海也流露出,希望聂天插手,帮他们夺取那些水属性灵草的想法。

那些灵草,即便沾了毒素,有了变化,他们水月宗还是有方法,将毒素抽离剔除,为灵草恢复本来的面貌。

而且,具体是那些水草,他们还没有辨别出来。

说不定,那些被剧毒腐蚀的水草,就是世间极为罕见,能炼制珍贵丹药的哪几种呢?

“我们滚远一点?”聂天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真是不知好歹。我都帮助你们,将那位同族前辈的尸体,为你们取出来了,你们得了尸体,乖乖离开不好吗?难道,非要打打杀杀?”

“啰嗦的家伙。”比利冷着脸,吩咐道:“都给我杀了。”

谢云海听他这么一说,不惊反喜,似乎认定了,这些幽族的族人,必将在聂天等人手中,讨个大霉头。

“去吧。”聂天挥手,示意骸骨血妖大开杀戒,喃喃低语:“蚊子虽小,也是一块肉。”

这些幽族族人,血脉等阶不高,但那位七阶血脉者,还是能给骸骨血妖带来一定增幅,有助于骸骨血妖实力的恢复。

骸骨血妖巨大的骨臂膀,掀起滔天气血,死亡的气息弥漫开来。

骨臂如一根巨大的柱子,横着轰击而来,将几位飞来的幽族族人,都给撞的暴飞回去。

“轰!”

就连七阶血脉的那位幽族族人,被撞击了一下,也骇然急退。

“殿下!那具骸骨族的血肉傀儡,不易对付!”斐图大惊,吆喝道:“算了殿下!既然大君尸骸没了价值,那些水草,不要也罢!”

骸骨血妖没有动手前,他也没有觉察出,这具骸骨族族人炼制的傀儡,竟如此可怕。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三章 不用谢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