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玄金傀儡

第六百七十九章 玄金傀儡

听了陈海所言,姜赫都觉得有道理,而且他们第一次踏入二层,也是有太多的不适,需要反复适应几次,再往深处探索才更有把握。

众人回到地宫之中,将之前弃之不用的魔物鳞皮,分割成长条,连成长索;又反复在二层入口处去适应那恐怖之极的灵压,确认有一定把握之后,姜赫和桓温等人再正式开启第二次的探索之旅。

再次踏入地宫之中,众人已经能多少适应一些青蕴玄光的灵压,虽然他们的灵元法力还不足以让他们在第二层呆上多久,但是大体上能精准地控制自己的动作。

陈海缓步走在最前方,发现二层地宫要比第一层更开阔,走出四五百步都没有触摸到地宫第二层的边缘。

高等级的道器,就有变幻空间大小的大神通,众人心里虽然震惊,但也没有不能接受,只是二层地宫里依旧空无一物,多少令人有些沮丧。

很快隐约看到前方有一樽巨大的黑影在青蕴玄光之中若隐若现,众人心里一喜,但是靠近之后又都大失所望,却是一根七八丈粗细的巨柱矗立在那里。

这巨柱似用某种铜铁铸成,敲上去噗噗钝响,虽然与地宫在焰湖里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万年,偏偏柱面上光滑无比,也没有什么符文道篆的篆刻,隐藏在氤氲的青sè玄光之中,不知道空兀的矗立在地宫的中央,有什么作用。

陈海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舍了巨柱继续往前探索,发现有几具炎魔的残骸,而且都是修成火髓珠的炎魔残骸,将火髓珠捡入囊中,细看炎魔残骸及石质化的火髓珠,不像是受到什么意外打击,而是强闯入二层地宫被困其中,灵元耗尽而亡。

这时候姜雨薇等人的真元已经消耗掉近二分之一,若再不返回的话,到时候就消耗极珍贵的回灵丹了。

陈海当机立断,就让姜雨薇等人先行回去,自己则继续向里面搜索片晌。

刚刚分开没有多久,陈海就觉得青蕴玄光之中忽然传来一阵暴虐而狂躁的气息,其中隐隐间还夹杂着丝丝的灼热。

陈海察觉出这气息和炎魔首领的气息相差仿佛,心里一惊,难怪还有炎魔藏在二层地宫之中未死?

姜赫、姜雨薇他们在二层地宫所能发挥的实力太有限了,陈海来不及细想什么,顺着长绳就向后奔去。

此时全力奔跑之下,陈海才真正体会到了那青蕴玄光的真正威压,每一下抬腿,陈海都要使出顶碎钢板的力量才行。

刚跑了没有几步,陈海手中的长绳陡然一松,他心中大惊,难道姜雨薇等人已经遇险了不成?

没有了长绳的指引,他就算找到出口都难,又如何去求援姜雨薇他们。

不过没有等他头疼多久,就见到前方灵压涌动,当即不再犹豫就逆着灵压涌动的方向冲过去。

**************

姜雨薇和姜赫等人在和陈海分手之后,顺着长绳就向入口处走去,想回到一层地宫休整一下,再下来接应陈海。

正行走之间,最前方的姜赫忽然身形一滞,掣出了流火灵杖,就摧动真元涌入灵杖之中,众人都没有来得及问他察觉到什么,就听到一阵“咔咔”刺耳的闷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二层地宫里有活物?

然而没等桓温、宁戚等人反应过来,就觉得一阵沛然莫御的气息从虚空之中碾压过来,带动灵压仿佛狂浪,将众人冲得东倒西歪。

若非是众人在第一层修炼了一年多时间,实力早就今非昔比,怕是当时就要被涌动起来后增强倍余的灵压挤成肉泥了。

姜雨薇稳住了脚步,才发觉手中空空如也,手中的绳索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断掉了。

然而姜雨薇此时并没有时间去考虑如何跟陈海汇合,刚才瞬时的灵压涌动,就令他们体内的灵元法力消耗掉一成,这怎么不让姜赫等人又惊又惧?

更何况他们这时候都不清楚藏在青蕴玄光深处的强敌,到底有多恐怖。

众人纷纷祭出防御盾符,想要以盾符对抗灵压,以减轻自身的灵元消耗。然而防御盾符光芒一闪,光幕都没有彻底张开,就轰然碎裂。

这地宫之中的灵压竟然如此恐怖,连玄阶的防御盾符都不能张开。

关键时刻,桓温一抖手,将一枚艮坤盾符抛了出去,那艮坤盾符的光华迟滞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开了,将几人都护在土黄sè的光罩之下。

此时众人的法宝灵剑都在盾符之外悬浮着,时刻准备和潜藏在青sè玄光之中的敌人作战。

“咚咚咚”,沉重的步伐声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只是这青蕴玄光能扭曲众人的神识,一时之间,每个人都察觉敌人的来处不同。一时之间大衍剑、断阳尺等法宝四下散开,分别对向了不同的方向。

姜赫神魂修为在众人中最强,感知也最为敏锐,下一刻便感应到强烈的危机感在头顶上方骤现,抬头就见上方的青蕴灵压像巨浪般冲击过来,他朝天大吼道:“小心上面!”他同时祭出新的一枚艮坤盾符,以抵挡巨大的冲击。

这时候众人抬头看到青蕴玄光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碾压杀来,当即毫无犹豫摧动法宝灵剑攻去,众人联手,硬生生将那道身影,逼出十七八丈外。

此时众人才看清楚那道模糊身影的真面目,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那怪物五六丈高的身形,浑身犹如刀劈斧凿一般,身体表面散发着幽幽的冷光,浑若钢铁铸成一般。

“玄金傀儡!”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名词在众人心中浮起。

要知道一樽玄金傀儡可是能堪比魔胎强者的存在,而且看样子这樽玄金傀儡并不受到这青蕴玄光的影响,众人眼下真元已经剩下不到一半,又受灵压强烈的冲击,如何能敌?

正在众人想要祭出天阶符篆杀出第二层地宫之时,一道黑影从青蕴玄光之中投了出来,战戟与玄金傀儡的巨拳交击在一起,硬生生将玄金傀儡的冲势封住。

“那乃是玄金傀儡,最弱也要道丹强者神魂为引子,才能练制出足够驱动其的傀儡精魄来,威能无穷,姜青魔兄小心!”姜赫怕陈海吃亏,将玄金傀儡的来历传念说给陈海知道。

其实不用他说,陈海也能察觉出这玄金傀儡非同一般。

听姜赫说玄金傀儡的傀儡精魄最弱也要以道丹强者元神练制,心中顿时一惊,在燕州的时候踏入道丹就已经是地榜之尊了,在星衡域却只够格用来炼制玄金傀儡的精魄,真是道丹多如狗的世界啊。

那玄金傀儡被拦住之后,开始晃动着水桶粗细的臂膀朝陈海狂攻过来。

陈海虽然在这青蕴玄光之中也受到不小的影响,但他过去一年,主要时间就参悟青蕴玄光的奥秘,甚至将青蕴玄光那极致震颤节奏融入逆潮十二斩之中,因此等他真正施展逆潮十二斩,也能将灵压的限制降到最低。

当然,陈海也只能在施展逆潮十二斩时,才能勉强抵挡住玄金傀儡的攻势。

没想到陈海竟然强到这一步,竟然能以一己之力扛住玄金傀儡的攻势,姜赫、姜雨薇等人也不再吝啬,各自吞服一枚回灵丹补充灵元的消息,祭御法宝、灵剑,往玄金傀儡的头颅攻去。

那里是傀儡精魄的所在,即便玄金傀儡坚不可摧,只要他们能猛攻其头额、眉心,也能间接震害傀儡精魄。

有姜赫、姜雨薇他们从旁钳制,陈海更是肆无忌惮将逆潮十二斩一斩接一斩的施斩出去,带着虎啸龙吟之音,化出万千戟影在玄金傀儡身上斩出一道道如蛛丝般的细微裂痕。

在陈海打得正快意之时,那玄金傀儡忽然重重一拳向陈海砸来,陈海刚刚想横戟挡住,心神猛然一悸,直觉玄金傀儡的巨拳猛然间灼热起来,便毫无犹豫往身旁错步踏去,速度快得他脚下都暴出一团隐隐的雷光,在电光石火间,避开一道焚天烈焰的扫射。

相隔数步,陈海就觉那焰风灼人,暗感真被这道焚天烈焰扫中,不死也是重伤。

这玄金傀儡能释焚天烈焰,真是难对付,然而没等陈海再次扑杀上前,就见那樽玄金傀儡再起变化,就见它的右臂咔咔作响,不住的扭动着,最后探出一柄两丈余长的战矛,朝陈海当面刺来,而长矛之上还附上一层炽热的焚天火焰……

“快走!”陈海也觉得这头玄金傀儡不是他们在二层地宫能解决掉,当即硬着头皮强冲上去,掩护姜赫他们先撤到上层地宫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踏天无痕 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九章 玄金傀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