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击即溃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击即溃

“水草不算什么,可这些人,必须死!”

幽族的比利,冷硬地拒绝了斐图的建议,杀气腾腾。

“没那个必要啊。”斐图苦笑。

“蹬蹬!”

骸骨血妖阔步而来,两条巨大的手臂,像是参天巨柱,虚空摆动。

几名靠近湖泊的幽族族人,都在败退,很是颓丧。

他们都清楚,骸骨族的族人,因为对幽族血脉内的剧毒,天生有着超强的抵抗力,可以视为幽族克星。

幽族和别的种族生灵交战,依赖的,都是体内血脉内含有的剧毒。

幽族的血脉,自然也具备强悍的爆发力,威力不凡,但任何异族真正强大的,还是血脉内天然具备的神奇之力。

骸骨族的死亡之力,能蚕食生机,注入死亡气息后,令生灵迅速死寂。

幽族的剧毒,能腐烂血肉,让生灵躯体麻痹,化为血水。

血脉新奇的特性,才是他们强悍的关键。

但幽族的剧毒气息,面对骸骨族的族人,往往不会起到太多的效果,这也是斐图发现骸骨血妖的强悍后,劝他离开的原因。

“呼!”

一块绿sè幡布,从比利手中飞出。

绿sè幡布,似浸泡在绿sè血水内,黏糊糊的,带着刺鼻的酸味。

一滴滴精血,从比利指尖飞出,滴落向那绿sè幡布。

幡布陡然变得绿莹莹的,有浓烟的绿sè烟雾,从幡布内飘逸出来,烟雾向周边蔓延,瞬间笼罩众人头顶天穹,如绿sè云层遮住了天。

聂天脸sè微惊。

从那块绿sè幡布内,他感知到非常庞大的血肉气息,那幡布,仿佛是由一种奇特的皮制成,还有细密的纹络如绿sè电光闪烁。

“丝丝!”

出奇地,在那绿sè幡布,飞到空中时,从那澄净的湖泊中,也渐渐漂浮出,缕缕绿sè烟雾。

聂天细看之后,就发现那绿sè的烟雾,竟然来自湖泊底部的那些水草。

水草,在千万年时光的沉淀下,吸纳了那位幽族大君的气息,暗含剧毒。

而此刻,那些剧毒就仿佛被比利释放出来的幡布牵引,从水草内抽离,袅袅浮现。

不仅如此,很快又有很多绿sè烟雾,丝丝缕缕的,由骸骨血妖体内飞出。

从骸骨血妖飞出的烟雾,更为浓郁,含有的毒素,似极为恐怖。

骸骨血妖身上的变化,让比利眸中光芒一亮,就连劝说他的斐图,愣了一下,都尖叫起来:“大君尸骸内的毒素!”

绿sè烟雾如毒瘴,飘飘荡荡,弥漫到聂天这边。

聂天冷哼一声,周身燃烧出火焰,火焰汹涌,化为赤红光罩。

“嗤嗤!”

火焰和绿sè烟雾触碰,立即燃烧,刺鼻的酸味,迅速蒸腾。

人在火焰光罩内,聂天眯着眼,没有嗅一口外界的空气。

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见绿sè毒雾弥漫,也急忙凝聚灵力,隔绝血肉,以免毒素渗透。

水月宗的所有门人,也赶紧动用力量,死死庇护着周身,防止酸毒渗透,腐烂血肉。

“大君遗留之力!”

比利咧嘴怪笑,突然兴奋起来。

聂天眉头一皱,忽然就明白,被骸骨血妖抽离的那位九阶大君的血肉精气,其中含有的剧毒特性,被骸骨血妖本能排斥,不会对骸骨血妖的实力,有任何增幅作用。

那些九阶大君血肉精气的剧毒,对幽族族人来说,是精华。

但对骸骨血妖而言,那些剧毒为糟粕,即便没有比利动手,骸骨血妖也需要将那些毒素排出体内。

比利释放出来的绿sè幡布,既然有抽离毒素的妙用,骸骨血妖也顺其自然,很乐意将不利于他的毒素,给顺势逸出。

丝丝缕缕的毒素,从骸骨血妖体内飞离,绿sè的烟雾,变得愈发浓郁,如绿sè水液。

聂天等人动用体内的灵力,缔结出来的光罩和屏障,似忽然变得脆弱,在绿sè酸毒的侵蚀下,“嗤嗤”作响,如即将糜烂。

“杀了他们!”比利吩咐。

幽族的族人,畅游在绿sè酸毒雾气内,没有一个受影响,反而血脉之力旺盛,实力暴涨。

“呼!”

那一块浮在口中的绿sè幡布,在比利的灵魂掌控下,突然飞向骸骨血妖。

幡布陡然变长,如锁链般,猛地缠绕在骸骨血妖两腿,将他的两条腿,都给捆缚住。

从那幡布内,涌现出滂湃的血肉之力,那股力量虽然不掺杂剧毒,可纯粹的巨力,还是给骸骨血妖造成影响,令骸骨血妖不能一下子挣脱。

更多的毒素,从骸骨血妖体内飞离,一部分融入那幡布,另外一部分,散逸在空中。

“幽族的重宝!”

谢云海神sè惊变,他和他姐姐谢婉婷祭出的水蓝sè光幕,“喀喀”作响,如瓷器即将绽裂开来。

“来我这边!”

谢婉婷深吸一口气,两手捧着一枚珠子,珠子内,有一滴滴水液流淌。

一圈水波,从那珠子内释放开来,将谢婉婷周边的空间,都给裹在其中。

一众水月宗的弟子,急忙凑近她,如一滴滴水,融入那珠子形成的水波内。

八级冰血蟒,忽从殷娅楠体内飞出。

冰血蟒一出,便发出咆哮声,蟒蛇晶莹如冰。

一块块坚冰,几乎在顷刻间,就如鳞甲般,密密麻麻覆盖在那条冰血蟒,连带着,殷娅楠也化为一个冰人,如处于一块寒冰之中。

寒冰一出,殷娅楠似乎便不再受到绿sè酸毒的影响。

她骑着冰血蟒,率先杀向幽族族人,那位名叫斐图的七阶血脉的幽族族人,骇然失sè:“八级血脉的灵兽!”

“咻咻咻!”

漫天寒冰如棱刺,劈头盖脸地,将斐图淹没其中。

斐图厉叫着,血脉之力爆发,精血如绿sè钻石,一一炸碎。

恐怖的毒素,渗透向那条冰血蟒,将那一块块坚冰都给溶解,有细小的毒素,似渗透到冰血蟒体内,让冰血蟒发出痛呼。

“噗哧!”

一截冰棱,刺透斐图的腹部,让斐图凄厉惨叫。

下一刻,穆碧琼眼瞳冰冷,掌心那条黑sè妖花的根茎,像是妖物的触手,也突然狂暴飞出。

一名幽族族人,被那黑sè妖花的根茎,瞬间缠绕住。

“喀嚓!”

那人,被妖花勒成两截,直接跌落而亡。

聂天在酸毒的侵蚀下,咧嘴狞笑,将炎龙铠唤出。

炎龙铠化为炎龙真容,在几名幽族族人头顶飞逝而过,那几位幽族族人,立即汹涌燃烧。

幽族的比利,眼瞳暴突,呆呆看着聂天和殷娅楠、穆碧琼,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只是数秒,他便霍然反应过来,以异族语言怪叫一声,自己飞快地往后逃。

那块被他释放出来的幡布,黏糊糊的,似沾满血水,也从骸骨血妖脚步漂浮而出,如飞毯般,迅速追上他。

他一脚落下那幡布,幡布以更快的速度,眨眼间就消失了。

那位七阶血脉的幽族族人,也想要逃,可惜先被一根冰棱刺透,又被炎龙铠给盯上,很快便被滔天火焰吞没。

八级冰血蟒带着殷娅楠,虚空闪掠,剩余的幽族族人,欲图飞遁时,浑身结冰。

“蓬!”

他们的躯体,在极寒冰冻下,先后炸碎。

短短时间,除了那位比利,所有的幽族族人,尽数死绝。

覆盖周边的绿sè烟雾,在那比利消失时,如活动毒瘴气的,尾随着比利渐渐远去,令这方天空,迅速恢复晴朗洁净。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击即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