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孤注一掷

第六百二十九章 孤注一掷

哒,哒,哒。

金属战靴的脚步声,打破新光城如死一般的安静。金属战靴落地,飞溅的鲜血绽放暗红之花,偶尔有血滴溅落在战靴,它们会像荷叶上的水滴,无声无息滑落地面。

战靴纤尘不染,步伐不徐不疾。

青砖铺就的街道被鲜血浸透,从天空俯瞰,血街延伸到城市的尽头,红得刺目。一滩滩未干的暗红鲜血,就像雨后留下的水洼。然而没有雨后的清新,空气中弥漫充斥着呛鼻的血腥味。

行人浑若未觉,他们沉默地行走在空旷的血街。

几个血淋淋的人头拎在手中,血滴答滴答落下。这些首级瞪大眼睛,表情里凝固着恐惧和愤怒。

如果有人看到这几颗首级,一定会大吃一惊。

正在冲击宗师的尉迟霸、被称为【丑象】的新光城主安丑丑……

可是没有人人都已经死了。这条街,不,确切地说,以城主府为中心,整个新光城核心的区域,如今无一活口。

小宝走在最前方,他神情漠然,淡淡道:“告诉他们,落日之前不投降,屠全城。”

桂虎应了声:“是!”

刷,桂虎身形突然出现在半空,鼓荡元力大喝:“落日不降,屠全城!”

看了一眼正在下坠的太阳,小宝收回目光。

桂虎回到小宝身边,瓮声问:“何不直接屠城?”

小宝淡淡道:“都是夫人的子民,当心存怜悯。”

桂虎不以为然道:“要我说,这些不服管教的新民直接杀了就好,留着有什么用?哼,尉迟霸名头偌大,也不过如此。”

小宝道:“尉迟霸迟暮老朽,早就锐气尽失。安丑丑可惜了,此人还是颇具才能。”

桂虎心中也有些佩服,冷哼一声:“胖子本事稀松,没想到脾气还挺硬气。”

小宝淡淡道:“愚忠之辈而已。”

他们走到街道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前方出现一群人。

为首是一位颤颤巍巍的老者,看到他们,扑通一声跪下,拜伏在地颤声道:“新光投降!投降!”

其他人纷纷跪拜在地:“我等愿降!”

小宝没有看他们一眼,任凭他们跪倒在血泊之中,转过脸对其他人道:“新光平定,下一城,宫野。”

微风环绕,杀机无声。

赫连天晓此时心中有些懊悔,他低估了敌人。本来以为摧枯拉朽的战斗,变数横生。预想中的一触即溃没有发生,敌人的凶悍和顽强,让他感到吃惊和震撼。

端木黄昏展现出远超一般大师的实力,赫连天晓怀疑端木家的天才,是不是已经摸到了宗师的门槛?

以一人之身,阻挡大军冲锋,这份豪勇胆气……不是说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小白脸吗?

还有听风部这些人……原来他们也是有血性的!

如今的赫连天晓,对中央三部再不敢有半点轻视。神畏裁决联手,孤军深入,直闯大营,劫走叶帅和南宫无怜。听风部的这些人,为了能够阻挡他们,舍身成仁,没有丝毫迟疑。

之前觉得中央三部腐朽不堪,徒有其表,如今赫连天晓觉得他们实在过于愚蠢自大。连番失利,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对元修的轻视。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冲锋被阻,他们的处境立即变得异常危险。

其他人惊疑不定的时候,率先作出决断的是宋小歉。环绕的微风风声很小,但是她却感到极度危险。她摘下背上的弓箭,倏地朝头顶上方射了一箭。

流光一闪而逝,没入深深的黑夜。

她脸上掠过一丝喜sè,手臂微微下压,每下压一分射出一箭,连珠射出十二箭。十二道流光仿佛开屏的孔雀,最下方三道流光消失不见。

三道箭光无声无息被吞噬。

宋小歉心中发寒,刚才瞬间,她失去了三道箭光的感应。

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微风里面是什么,但是她知道里面一定极度危险!

不过,刚才的箭光,也让她试探出环绕的微风高度。

一百二十丈!

有了宋小歉作榜样,其他将领也纷纷效仿。箭光如同雨点般扑向环绕微风,绝大部分都被微风无声无息吞噬,但是众人很快勾勒出环绕微风的形状。

大家倒吸一口冷气。

本来以为是一个笔直圆筒形的风幕,这才发现,竟然是下宽上窄的钟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上方有直径大于二十丈的孔洞,没有微风。

赫连天晓心中有些庆幸,他猜测很有可能是发动此招的听风部元修数量不够,才导致留下一个如此大的空门。

赫连天晓的猜测没错,真正的【听风有信】,需要最少一半的听风部,才能够完成。

【听风有信】,听风部为了对付宗师所创的终极杀招。这种危险而安静的微风,在听风部被称为“信风”。它是一次惨烈的战斗中被无意发现。“信风”不属于五行之中任何一行,它源自于元力燃烧之后的产物。元修燃烧自己全身的元力,好比燃烧的蜡烛,而“信风”就是烛火的烟,它的数量极为稀少。

到现在为止,听风部依然没有掌握关于“信风”的核心,除了元修燃烧自己的元力,他们没有找到其他的办法。

燃烧元力的元修数量越多,“信风”就会变得越强。这种奇特神秘的风,同五行无关,但却能够与天地元力融为一体。

听风牢笼一旦形成,能够存在千年甚至万年而不崩溃。

哪怕宗师被困在听风牢笼之中,也只能在千载岁月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听着微风之音,安静地死去。

除非像修真晚期那样的天地大劫再次出现,天地元力消散,听风牢笼才会烟消云散。

可惜,小山他们的人数不够,【听风有信】无法全部完成。小山并非不知这一点,但是在此时此刻,能够阻挡住神狼银霜的冲锋,能够为塔炮联盟争取到时间,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现在来看,一切都很顺利。

神狼银霜将士们脸sè很难看,神狼银霜更擅长的是冲锋,而不是飞行,尤其是向上垂直飞行的能力几乎为零。

一百二十丈的环形风幕,最顶端的出口只有二十丈!

怎么出去?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众人越来越焦躁。他们可以想象,塔炮联盟慌乱的大营,正在逐渐稳定,一座座蜂巢重炮正在调转沉重的炮身,炮口指向他们。

就算冲出去,他们需要重新整队,重新冲锋。

失去速度,面对密集的炮火,他们无异于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宋小歉道:“往上筑冰梯!”

大家眼前一亮,好办法!

冰墙是银霜最常利用的手段之一,冰墙不仅可以充当防守屏障,也可以成为他们冲锋的路径。只要他们不断往上筑造冰墙,构成一座冰梯,就可以脱困。

银霜将士动作飞快,银霜狼扬起狼蹄,重重砸在地面,寒气四溢,一座冰墙拔地而起。

但是很快大家的脸sè就变得难看起来。

寒气四溢的冰墙,坚硬的棱角迅速变得圆润,冰墙萎缩,无声无息消融。让人联想到戈壁滩上被风蚀的岩石,就仿佛有看不见的微风,在短短的时间内,把这座厚实的冰墙侵蚀殆尽。

有人颤声问:“怎么会这样?”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疑问。

更糟糕的是,没有时间了。

一名大汉催动银霜狼越众而出,沉声道:“若是此战胜利,还请部首照顾属下家人!”

宋小歉还没有开口,大汉暴喝一声,连人带狼突然爆裂成一团奇冷无比的寒雾,尸骨无存。

一座比刚才更加厚实晶莹的冰墙再次出现,最奇特的是,冰墙呈现出淡淡的蓝sè,就像一块散发着寒气的巨大蓝sè宝石。

宋小歉心神一颤,这是银霜部独有的血爆,【霜爆】!

冰蓝墙横亘在大家面前,风蚀依然存在,但是速度变得缓慢许多。

一名银霜战士催动坐骑,扑上冰墙,发动【霜爆】!

其他人沉默下来,大家看着银霜部中,一道道雪白的身影不断出列,冲上冰墙,发动【霜爆】。

【霜爆】的声音不大,就像冰块碎裂声。

蓝sè的冰墙在不绝于耳的冰块爆裂声中,节节升高。

一百二十丈,四百六十人。

淡蓝剔透的冰梯,坡度陡峭,斜斜通往头顶的天空。

宋小歉眼眶泛红,牙齿死死咬着嘴唇,她说不出话来。

赫连天晓沉默目睹冰梯成形的过程,他的神情和往常一样的冷峻,他啪地朝朝冰梯躬身一礼。

赫连天晓抬起头,神sè冷酷,周身缭绕的杀意愈发深沉,恍如实质。他就像从地狱中刚刚走出来的杀神,眼眸中一片森寒。

他一言不发,率先朝陡峭的冰梯冲去。冰梯虽然陡峭,但是对于神骏的神狼来说,却是毫不费力。

其他人沉默着,紧随其后。

冰梯淡蓝的光芒,倒映着他们岩石般冷酷肃杀的脸庞和泛红的眼眶。

强有力的狼蹄落下温柔无声,它们仿佛知道,脚下是战友的身体。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九章 孤注一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