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百六十章 遇袭

第八百六十章 遇袭

“那丫头情况如何?”

待到聂天归来,殷娅楠斜了他一眼,嘴角泛出厌恶之sè:“你衣服好像换过一件了。”

“嗯,被她扒光了。”聂天神sè如常。

殷娅楠禁不住有点心烦,“你……”

“差一点。”聂天道。

两人的对话,水月宗的谢婉婷都听在耳畔,但却不明深意。

她好奇地看向两人,心想这两人,究竟是什么一个关系?

“差一点?是你没有乖乖听话,还是……她先醒了过来?”殷娅楠轻哼一声,“一定是她提前苏醒了吧?不然,以你的尿性,岂会主动叫停?”

“嘿嘿,你说怎样就怎样吧。”聂天不和她斗嘴。

这趟,没有等候太久,穆碧琼便主动寻来。

她一来,殷娅楠的眼神,如能看透人心般,死死盯着她不放。

“你这样看我作甚?”穆碧琼皱眉。

“我劝你,最好还是单独行动,不要继续跟着我们了。”殷娅楠语气冰冷,“你的状态不太好,指不定何时,会再次失去自我。到了那时,就白白便宜了聂天那混蛋。你也不愿意,真的发生意外吧?”

“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穆碧琼冷漠道。

殷娅楠哼了一声,“你不会看上那混蛋,故意拿共生花做借口,真的听你们宗门的吩咐,要将自己呈上吧?”

“闭嘴!”穆碧琼眸光怒焰一现。

“哼,你最好掂量清楚。”殷娅楠唤出她的那辆飞行灵器,飘然入内。

聂天摸了摸鼻子,也跳入其中。

谢婉婷犹豫了一下,悄然飞上天空,望着殷娅楠飞行灵器内,那不算宽阔的空间,想着要不要将她的飞行灵器取出。

“乘坐四个人,虽有些拥挤,问题不会太大,将就一下便是了。”殷娅楠发出邀请。

“也好。”谢婉婷不再犹豫,也顺势落下那辆飞行灵器。

穆碧琼最后一个飞起,她看着器物中,狭小的空间,略略皱眉,还是走了进去。

她坐在谢婉婷和聂天之间。

一行三人,盘膝而坐,膝盖相隔几寸,几乎都要贴上。

器物内,聂天入目所见,都是气质迥异的美女,嗅着幽兰清香,他淡然一笑。

器物狂驰而出,谢婉婷不时指引,点明飞向。

方向确定,四人都相继沉默,各自进行着修炼。

血葬山脉的方位,已经偏离碎灭战场的边沿,器物的飞行,也不再是绕着圆环,而是渐渐逼近碎灭战场内部。

一路无言,半月后,血葬山脉已映入眼帘。

一座座白皑皑的山川,连绵起伏,延伸向深处。

只是临近血葬山脉,聂天都能看到那边飘零的大雪,阵阵寒风吹拂而来,如冰光寒丝,渗透到血肉骨骼,令人躯体僵硬不适。

飞行灵器,抵达一座白雪山川时,寒气更甚。

除了殷娅楠修炼的灵诀属性,暗合这片天地,没有明显的不适,其余人,都暗自皱眉。

“很多尸骨。”

殷娅楠微微皱眉,玉指一点,器物就呼啸而去。

雪山的一处山谷中,有很多尸骨被大雪覆盖,隐隐有人形。

“呼哧!”

殷娅楠动用寒冰之力,灵力凝结为冰刃,刮去大片大片的雪花,将被大雪埋葬的尸骨,显露出来。

尸骨有男有女,有异族,也有人族。

其中一具尸骨,令聂天颇为意外,惊讶道:“地灵宗的裘冀。”

造化源井时,裘冀领着地灵宗的门人,想要趁着聂天突破时,将聂天斩杀,反而被木族的法拓,击杀了众多同门。

只有裘冀一人,侥幸逃了出来。

裘冀,也没有经历后续的变故,没有看到那位袁九川大开杀戒。

没料到,离开造化源井的裘冀,竟然沉尸于此。

殷娅楠飞落下来,徘徊在那些尸骨处,仔细检查了一阵子,说道:“这些尸骨,死亡的时间应该不太长,他们身上的器物,储物戒,都被剥离了。不清楚动手的是谁,不过能杀掉这么多人,实力恐怕不弱。”

聂天也暗自动用生命血脉感知,他从尸骨内,并没有嗅到太多残留的气血。

人族尸骨,对他几乎没有用,即便虚域级别的强者,如果不是和殷娅楠那边,修炼特殊体术,也不会在死亡以后,还含有未曾散落天地的气血。

血脉等阶较低的异族,死亡后,残留在血肉筋骨内的力量,也会慢慢消耗干净。

他感应了数秒,就知道被大雪淹没的尸骨,于他毫无价值。

他都没有下去查看的想法。

“只是血葬山脉的边沿,竟然……厮杀就已经如此激烈。”谢婉婷叹息一声,“外沿,还没有凶魂和尸鬼,没有太多可供采摘的灵材。而且,外沿还没有污秽的浓烈天地能量,厮杀其实没有太大必要。”

聂天愕然,“你以前,难道没有去过血葬山脉?”

“没有。”谢婉婷摇头,“我只是知道此处,以前有一次,我也在血葬山脉的边沿远远看过。那时我境界低微,是陪同宗门的师兄过来瞧瞧。我的那些师兄,倒是鼓起勇气深入了,可惜一个都没有能活着走出。”

“你的那些同门师兄,当年在什么境界?”聂天询问。

“都是玄境,而且有三人,走玄境后期。”谢婉婷满脸苦涩。

“三个玄境后期,加上更多玄境同门,在血葬山脉深处探察,竟然全部死绝。”聂天眯着眼,眺望着远处,咧嘴说道:“有趣。这血葬山脉看来还当真是一个凶地,据我所知,越是凶险的地方,高等级的灵材和宝物越多。”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要先保住命才行。”谢婉婷低叹,“如果不是有你们三个同行,即便今日的我,也有了玄境后期修为,自信比当年那些师兄任何一个强大,我还是没有勇气,孤身去血葬山脉深处寻找机缘。”

“走吧。”殷娅楠回归,再次御动器物。

飞行灵器如一道闪电,从山谷飞过,继续前行。

白雪下的越来越大,极寒的罡风吹拂而来,令一行人牙齿都在打颤。

后来,除了聂天仗着躯体强悍,气血旺盛如海,还能抵挡外,就只剩下修炼寒冰之力的殷娅楠,敢于置身在漫天冰雪中。

穆碧琼和谢婉婷,都早早动用灵力,凝结光罩,隔绝寒冰的渗透。

“越往内,越是如此森寒吗?”聂天奇道。

“不是,血葬山脉深处,似乎不是这样的。”谢婉婷解释,“极寒风雪,其实不算什么。血葬山脉内部污秽的天地灵气,更加要命。除此之外,凶魂和尸鬼,一旦碰见,会马上对我们发动攻击。”

“同样搜查灵草、灵材的,人族异族,也是凶残的豺狼,必须时刻小心。”

聂天缓缓点头。

殷娅楠的飞行灵器,途径另外一个白雪覆盖的山谷时,从谷内一个被雪淹没的人形躯体内,忽飙射出一道冰光。

冰光璀璨,寒气彻骨,有寒晶在冰光内,符文般蠕动着。

“蓬!”

冰光射在飞行灵器底部,极大的冲击力,令殷娅楠的飞行灵器,被直接洞穿。

冰光穿过器物,炸裂开来,化为一柄柄冰剑,刺向聂天四人。

“呼!”

聂天等人,从裂开的器物内,飞向半空,各自施法,将尾随而来的冰剑砸碎。

“轰轰轰轰!”

四人飞身坠落,在器物爆裂时,都站在白雪弥漫的谷内。

“喀嚓!”

岩冰碎裂,雪花散去,谷内一道道身影,逐个显露。

那些人,身穿同一种服饰,分明来自同一个炼气士宗门,皆寒气森森,先前他们将自己融入这方天地,连聂天都没能嗅到他们的生命气息。

“雪域,天冰宗的人!”

水月宗的谢婉婷,盯着他们衣衫看了一眼,脸sè微变。

……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章 遇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