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章 交战

第六百三十章 交战

深沉广袤的夜幕笼罩大地。

战场十分安静,只有轻柔微风穿过黑夜,就像穿越千年的呢喃,不知在叹息着什么。

元修们满脸震撼地注视着这个巨大的微光风幕,它的底部直径超过十里,越往上越窄,就像一座发光的山。深沉静谧的苍穹,好似深邃的黑sè眼睛,无声凝视着它。

它的光芒并不耀眼,只有微微的光芒,像轻风般流淌。

没有惊心动魄的元力波动,它和天地融为一体,没有半点不协调,好似原本那里就有一座山峰。除了巨大,似乎并无过人之处。

可是在场的元修大师,无不深受震动。

包括端木黄昏。

他飘浮在空中,凝视着巨大微光风幕,睁大眼睛,心中难以平静。

闭关中的由繁入简,万千变化归于一心,他终于创出威力惊人的【青花缠枝】。在端木家的历史上,他已经站在巅峰。【青花缠枝】不再是单纯的木元力,而是木为起点,生成的五元环,【青花】由此踏上了由虚化实的新境界。

出关的端木黄昏信心十足,通往更高境界的大门已然打开,他能看到门后那个神奇的世界。

可是,眼前的这座风幕,却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微弱的元力波动,却和天地无比契合,没有半点突兀之处。天地元力异常的混杂无序,微光风幕纯净清澈,明明性质迥异,但是却让端木黄昏生出两者同源的错觉。

很快,端木黄昏就明白,这不是错觉。

天地元力源源不断没入风幕之中,就仿佛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风幕的光芒并没有变得更加明亮或者更加暗淡,它很安静,没有丝毫变化。

端木黄昏心中惊叹,怎么做到的?倘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不会相信。

如果天地是一幅画,听风部这些人就是技艺精湛的画师,在画上增添绝不应该出现之物,可偏偏天衣无缝,好似理该如此。能做到这一点的画师,都足以令人叫绝。而天地时刻变化,都是活生生之物,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端木黄昏心中刚刚滋生的一点骄傲,瞬间烟消云散。

没有人能够摧毁这座微风之山,也许宗师可以?端木黄昏不确定,尽管他的老师就是一位宗师。只要天地元力不灭,这座微风之山,就会永远耸立在此地。

听风部的这些前辈,用他们的生命,在这个世界留下一座不朽的丰碑。

当千年之后,这里一定会成为人们瞻仰观摩之地吧。

绿草覆盖荒野,百花盛开,络绎不绝的游人从四面八方而来,在微风的呢喃里,笑语欢声。

端木黄昏第一次目睹何为不朽。

嗯?

他忽然注意到,微光风幕的顶端,似乎并没有完全封闭。

端木黄昏的脸sè变了。

祖琰拎着胖子,两人呆呆看着那座微风之山。胖子的飞行速度太慢,所以祖琰索性直接拎着胖子,穿过风桥,朝塔炮联盟营地飞去。

在半路上,他们正好目睹小山他们发动【听风有信】。

比起端木黄昏的惊叹和震撼,两人的情绪更加复杂。小山等人虽然来自不对路的听风部,但是大家并肩作战这么久。战斗中小山前辈他们从来没有半点退缩畏怯,更是屡次在危急时刻相助,两人早就把他们视作自己人。

如今目睹他们慷慨赴死,换来绝杀,两人心中又是悲伤又是激荡。

就在此时,祖琰的瞳孔骤然收缩:“不好!”

一人一狼,傲然站立在散发着微光的微风之山山顶。一个大汉坐在狼背上,顾目四周,神情冷峻,眼眸中流露出冰冷刻骨的杀意。

赫连天晓!

胖子忽然咧嘴一笑:“没死光也好,总要给我们留点。”

他笑得很开心,带着杀气,透着狰狞。

祖琰神sè恢复平静,嗯了一声,飞行的速度却陡然增加了几分。

因为来指导过柯宁他们不少次,塔炮联盟的营地胖子很熟悉,目光一扫就找在柯宁的身影:“在那!”

祖琰瞥了一眼,背后的云翼猛地一张,带着长长的流火,拎着胖子,就像从天而降的陨石,落在营地中央。

柯宁此时才注意到胖子和祖琰,眼中流露出一丝喜sè,连忙上前。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胖子就率先发问:“塔炮手都进入阵地了吗?”

柯宁连忙道:“都进入阵地了。”

胖子毫不客气道:“我来指挥,你自己找炮位。”

柯宁赶紧让出炮位,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sè:“胖师,我们怎么打?”

胖师的到来让柯宁大松一口气。敌人主力突破风幕,突然夜袭而至,柯宁能够带着大家没有崩溃,就已经非常不容易。刚才的【听风有信】,让他以为敌人完蛋了,没想到敌人竟然从微风中逃出来。当他看到赫连天晓出现在微风之山的顶端,他心中一片绝望。

来的可是敌人的主力,银霜和神狼两部,岂是他们一群菜鸟能够抵挡的?

他没有逃跑,因为知道无处可逃。坚守阵地,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之心,和临死之前要咬一口的血性。

胖子和祖琰的到来,却让柯宁看到一丝希望。

在塔炮领域,钱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无人能出其右。现有塔炮所有胜利的战例,基本都是出自胖子之手。柯宁亲身领略过,同一个塔炮阵地,在胖师手上和在他手上,截然不同。

胖子看了一眼源源不断从【听风有信】中出来的敌人。

看得出来,敌人兵力有损失,但是损失很有限。

柯宁有些紧张:“胖师,他们在集结。”

这是敌人发起冲锋的征兆,刚才神狼银霜冲锋的惊人威势,在柯宁脑海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一旦神狼银霜再次发起冲锋,柯宁不觉得他们能够阻挡敌人铁蹄洪流。

胖子似笑非笑:“集结了更好。”

不知为何,柯宁看到胖师的笑容,浑身打了个寒颤。

胖子也不管柯宁心中的疑惑,转过脸对祖琰道:“放个大炮仗吧。”

祖琰点头:“好。”

柯宁看着两人,心中一头雾水。难道不应该趁着敌人没有完成集结,率先发动攻击吗?此时双方的距离很近,已经进入蜂巢重炮的最远射程。

祖琰走出炮位,在距离胖子大约三丈之外停下来。

胖子深吸一口气,沉声大喝:“所有塔炮手准备。”

对面的赫连天晓似乎也听到胖子的口令,朝这边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赫连天晓神情冷峻如常,看向胖子的目光毫不掩饰轻蔑和不屑。

胖子冲着赫连天晓咧嘴一笑,好似人畜无害。

祖琰脚下地面,突然升起一团火焰,火焰中窜出几条火线。火线就像是游走的火蛇,以祖琰为中心,向四周激射而去。

赫连天晓在等待队伍完成集结,他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远处天空。他感知到深沉的夜sè中,藏着致命的危险。他脑海中浮现那次贯穿整个大营的风车剑,对手此时隐藏在暗处,只要他露出破绽,就会给他致命一击。

从突破风幕开始,赫连天晓最忌惮的就是犀利无匹的风车剑。

不过……赫连天晓敏锐地察觉到,藏在暗处的风车剑,给他带来的危险感,远远不如上次。

莫非是艾辉不在?

他脑海中下意识地升起这个猜测,但是转眼间,他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

他们如今失去速度,处境非常危险。敌人没有半点溃败的征兆,对面不是一群游兵散勇,他们是一群精锐,赫连天晓在告诫自己。

敌人有着丝毫不逊sè他们的血性和战斗意志,听风部的那些元修,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赫连天晓不敢大意,尽管失去了速度,冲锋的威力大减,但他出于谨慎,还是决定集结队伍。冲锋的威力虽然大减,但是冲锋能够凝聚起所有人的力量,防御力也远比小股队伍高得多。

对面的塔炮阵地,近在咫尺。

赫连天晓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匆匆赶来的塔炮大师钱代。

对方并没有发动,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杀招。不过这正合赫连天晓的心意,他也需要时间。在这样的攻坚战中,添油战术是大忌,集中所有力量,像一把重锤,把敌人的防线砸得稀巴烂才是王道。

对面的阵地似乎亮起火光,但是没有引起赫连天晓的重视。

塔炮阵地到处都是火光,灌满雪熔岩的火池,不时会喷发炽热的火焰,在夜空中异常醒目。

火线在营地间蜿蜒游走,速度飞快,灵活无比。

呼。

火线贯穿一座蜂巢重炮,塔炮手愣了一下,心头升起怪异的感觉,猛地抬头朝胖师的位置看去。

胖师朝他点点头,作了个准备战斗的手令,塔炮手脸上露出狂喜之sè。

火线不断在蜂巢重炮之间游走,从天空俯瞰,便会发现。一道道火线交错纵横,编织出一张巨大的网,就像蜘蛛网一般。

祖琰成名绝技,地火蛛网!

通红的蜂巢重炮,都落在地火蛛网的节点上。

地火蛛网正中心,祖琰就像一只深沉老练的地火蜘蛛,耐心地等待猎物上门。

三丈之外,胖子扛着沉重的蜂巢重炮,笑呵呵地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

塔炮联盟的营地安静下来。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章 交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