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7 那五人,如同流星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767 那五人,如同流星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事已至此,放过林婉儿,已经是板上钉钉,我的心中就是再多不愿,也已经无法改变现实。【择天记吧少年王】

世事就是这么难料,不久之前,我们还和林婉儿闹得你死我活,现在竟然又和她成了自己人,算是又应了那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但说实话,我还是不太放心林婉儿,我总觉得那娘们满肚子坏水,恐对左飞不利‐我当然不是怀疑左飞的安危,从青龙元帅和林婉儿的态度来看,这位龙组三队的队长,身上是有大本事的,无论实力还是智计,都是顶尖水平。

但我还是有点忧虑,所以就把左飞拉到一边,提醒他一定要小心提防这个林婉儿,这娘们就是条毒蛇,随时都要出来咬人。

左飞虽然本事很大、地位也高,但为人很是谦逊,他谢过我的好意,说一定会提防着林婉儿。又告诉我说,他之所以要把林婉儿留在身边,除了觉得林婉儿是个可造之才,杀掉太可惜之外,还因为他们马上就要攻打兵部,有林婉儿这样的人在身边,也能方便很多。

左飞的龙组三队突然出现在兵部附近的密林里,想做什么简直一目了然,所以他说攻打兵部,我也并没觉得有多意外。只是,原来他收服林婉儿。还存着这样的心思,倒是我没料到的。确实,有林婉儿在身边的话,进攻兵部无疑更顺利了,好歹是夜明的刑部尚书,能帮忙的地方可真不少。

从这一点上,我再次对左飞产生了浓浓的崇拜之情,别看人家只比我大个七八岁,比我看的、想的可远多了!

之前都是我和左飞讲述我的经历,直到现在,我才问他那边什么安排,以及我舅舅现在的情况。

不知是对我身份的认同。还是看在我是小阎王外甥的面子上,左飞对我同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告诉我说,这半年来,小阎王一直派人在兵部附近盯着,掌握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准备伺机攻打;也就是在一个礼拜之前,他无意中得到消息,知道“屠魔大会”马上就要召开,到时候夜明的高层都会到来,这无疑是个将夜明一网打尽的机会,所有的屠杀都发生在深山老林里面,不仅省去了南北对战的麻烦,还能够不打扰到平民百姓,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小阎王立刻调集了大部队,往凤城的方向转移,也要得益于现代运输的便利,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调到兵部附近来了,隐藏在重重的大山之中。也就是在这时,小阎王又得到一个消息,夜明的太后娘娘竟然死了,屠魔大会之上要直接树立公主为尊!

这样的消息,对小阎王来说当然是天大的喜讯,如趁这个时候攻击兵部,对方自然不战自乱。轻轻松松就能获得胜利。但小阎王不愧是已经在江湖中沉浮几十年的人物,担心其中有诈,所以没有轻易冒进,而是考虑再三之后,把龙组三队的队长左飞请来帮忙。

这么一来一回,就拖延了一些时间。我在密林中碰到左飞,正是他全力前进、去和我舅舅汇合的时候。从表面上看,好像是错过了最佳战机,没有趁着对方混乱的时候进攻,但我舅舅既然这么做了,必然有他自己的考量,而且把三队队长左飞请来,胜率无疑大大提高。

之前我还想方设法想把屠魔大会的消息传递给我舅舅,以至于暴露掉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看来是低估了我舅舅的能力,他既然已经掌握到了兵部的具体位置,还有进山的详细路线图,怎么可能不派人把守在附近盯梢?

好在,虽然绕了一大圈子,最终还是化险为夷。

得知左飞是要去和我舅舅汇合,然后一起攻打兵部,我也不敢浪费他的时间,便提出跟他一起前往。

但左飞说不着急,他和我舅舅本来就是约的天黑之前汇合,等到天黑之后,才会攻入兵部。

我看看西边即将落下去的余晖,知道左飞和我舅舅商量的没错,古人说月黑风高杀人夜,等到天黑之后再杀进去,确实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虽说时间尚早,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早点见到我舅舅,所以再次提议左飞现在就走。

但左飞说道:“你受伤不轻,青龙元帅也怀着身孕,实在不便再和我们一起进攻。这样,你先和青龙元帅出山,我带着我的兄弟,还有万毒公子和林婉儿过去。你放心吧,你舅舅既然筹谋了这么久,一定有着必胜的把握,你就踏实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左飞这话说得没错,现在的我身受重伤,还带着怀有身孕的青龙元帅,就算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会成为他们的累赘,不如早点出山。我考虑了一番,便答应了左飞的安排,又预祝他们马到成功,说我在凤城等着他们。

最后,我又着重告诉左飞,说有个事,麻烦你转告我舅舅。

我要说的,当然就是怀香格格。怀香格格虽然已经是夜明的首领了,但她对我却是有着大恩,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哪怕发生了“怀孕”的事,她也没有杀我,而是把我和青龙元帅一起赶走。

怎能无动于衷?

所以我希望我舅舅别杀怀香格格,哪怕将她绑出来也行啊。

左飞点头,表示他记住了,一定会转告给我舅舅。一定不会杀掉怀香格格。

虽然我和左飞一见如故‐当然可能只是我单方面这么觉得,左飞虽然对我不错,但他貌似对谁都很不错,并没显出我有什么例外‐该分开的时候还是要分开,左飞和我短暂地告过别后,便带着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以及他的那帮兄弟继续往前赶路。

万毒公子这个王八蛋,对我没有一点不舍,跟个癞皮狗似的缠在林婉儿身边,一口一个媳妇的叫着,跟着左飞一起远去,渐渐消失在密林之中。

等到左飞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我才回头走向青龙元帅,跟她说:“我们走吧。”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青龙元帅也是疲累不堪,而且伤痕累累,要不是她身体素质过硬,搁到一般的孕妇身上,早不知流产多少次了。当然我的情况也很不好,同样一身是伤,但比她还稍强些。

青龙元帅坐在树下休息了一阵,才被我慢慢搀扶起来。

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了,整片大地笼罩上了一层昏暗。不用多久就要彻底入夜。入夜之后,猛兽出没的就更频繁了,还有数不清的毒虫藏在暗中,而且青龙元帅这身体状况,也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走了一会儿之后,我便提议休息一下,青龙元帅没有拒绝。

我点上了一堆篝火,一方面震慑猛兽,一方面也烤点东西来吃。

我捉了只野鸡,又捉了只野兔,处理干净上架去烤。当然,野鸡给青龙元帅吃,野兔是我吃的‐虽说吃兔子会生兔唇是迷信的,专家早就辟谣无处次了,但这东西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愿意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

夜sè已经完全笼罩,但是战斗应该还没开启,夜深人静才是最合适的时候,兵部的人都睡着了,一群人突然杀进去,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我正胡思乱想着,坐在一边的青龙元帅突然幽幽说道:“王巍,之前遇见的那个左少帅。是打算和你舅舅一起攻进兵部,将整个夜明一网打尽的吧?”

左飞虽然没有当众说出作战计划,但以青龙元帅的聪慧,怎么可能猜测不到。龙组三队的人突然出现在这,总不能是来集体旅游的吧。这事也实在没有隐瞒的必要,更何况青龙元帅已经不是夜明的人了,所以我便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默认此事。

接着又说:“你也不用担心怀香格格,我和左队长说了,请他务必别杀怀香格格。”

我知道青龙元帅在担心什么,整个夜明之中,还能让青龙元帅有所留恋的。也就只有怀香格格一个人了。她和我是一样的,都很感激怀香格格的网开一面,怎么着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怀香格格送死。

有我这一句话,青龙元帅才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

看到青龙元帅不再忧心忡忡,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地了。正好野鸡也烤熟了,我就把野鸡递给了她,照旧还是没盐巴的,但是现在这种条件,也只能凑合下了。

青龙元帅一边吃,一边幽幽地说:“我可真没想到你和你舅舅都是龙组的人,你舅舅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竟然会是龙组的人,这太出乎我意料了,国家还真是不挑人啊,什么人也往龙组里招…;…;”

青龙元帅这话说得不大好听,我听了也觉得很不舒服,但我还真找不出什么辩驳的理由来,因为我舅舅在江湖上的名声确实不怎么好,出了名的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只能说道:“是啊,我刚知道我舅舅是龙组的人时,也是吃了一大惊的,怎么都不敢相信。但是仔细想想。或许国家就是看中了我舅舅这个特质,才命他来对付你们夜明的吧,这就叫以毒攻毒、以暴制暴。事实证明没错,你们没一个人把龙组和他联系在一起,就以为他是个活跃在民间的地下王呢,这不就给了他可趁之机了吗?”

青龙元帅不再说话,低下头去,不知在想什么。

而我仍旧在烤着野兔‐兔肉比鸡肉可难烤多了,哔哔啵啵的声音不断响起,野兔被烤得两面呈现金黄。在这无边和安静的夜sè之中,我假装不动声sè地问:“青龙元帅,你到底是怎么怀孕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对这事实在太好奇了,因为我完全没有一点印象。要知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处男,结果却莫名其妙地当了爹,简直让人无语,不搞清楚都睡不着觉了。

结果青龙元帅冷冷地说:“我不想说这件事情。还有,我告诉过你,我肚里的孩子和你无关,你也不用顺杆子上来当这个爹。你要是有点良心,还是等公主殿下出来以后,用心对她好吧,她有多喜欢你,你也不是不知道。”

青龙元帅还是老样子,对这件事绝口不提,我也不便再问下去。

至于怀香格格…;…;

我们两个虽然两情相悦,但是发生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还在一起?她只要一看见我,就想起青龙元帅怀了我的孩子,还能坦然地面对我才算有鬼。

但我也不想和青龙元帅深究这个问题,只好又转移了话题,询问她有关左飞的事。

我对左飞并不了解,但却对他非常好奇,很想知道他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做了龙组三队的队长,而且这人的人格魅力确实无穷,我只和他短暂地交流了一会儿,就彻底地被他给征服了,如果我不是小阎王的人,真想和万毒公子一起跟随他了。

而青龙元帅,好像还蛮了解左飞的,所以才想问她。

果不其然,说起左飞以后,青龙元帅就像开了话闸子似的,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起来。说在七八年前,有一伙年轻人纵横整个华夏,主要的成员有五个人,分别是猴子、黄杰、左飞、郑午和马杰,这五个人风头最劲的时候,几乎一统整个华夏的地下世界。

就如林婉儿所说,那个时候夜明就已存在,但是因为他们风头太盛,所以只能暂时隐忍不发,偷偷摸摸地搞着自己的活动。那个时候,几乎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视这五个年轻人为偶像,其中当然也包括林婉儿。

林婉儿对那位左飞左少帅真是迷到不行,很多次都想脱离夜明去跟随他,要不是太后娘娘管得太严,恐怕就成功了。

那个时候,这伙年轻人的名字传遍整个大江南北,真的是天纵奇才、一时无两。他们的实力、智计,在这个世界都是顶尖的存在,要说他们能够凭借自己手中的力量创立一个新的国度,也没人会去怀疑。

只是好景不长,在他们最风光的时候,却秘密接受了国家的招安,开始为国家做事,铲除奸佞、邪恶。

说到这里,青龙元帅轻轻地叹了口气,一点也没隐藏自己的惋惜之情:“自古以来不都是这样吗,你看水浒传里的一百零八好汉,多么风光荣耀,还是被朝廷给招安了,开始征田虎、王庆和方腊,反而把屠刀对准了和自己一样出身的人…;…;”

和水浒传里的故事一样,这五个年轻人被招安后,虽然为国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最终仍旧难逃迫害。无他,就因为他们手中的力量太强大了,引起了国家的怀疑和不安,其实以他们当时的能力,奋起反抗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为了避嫌,又远走他乡、踏入东洋…;…;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没人知道这五个年轻人后来到底怎么样了,他们就如同天上的流星,虽然耀眼,却一闪即逝。等到他们消失以后,华夏大地之上再次风起云涌、群魔并起,夜明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壮大,才有了今时今日的辉煌。

直到今天傍晚,青龙元帅和林婉儿见到这位左少帅时,才知道他们又回来了,甚至还加入龙组,仍在暗中为国家做着事情。

面对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林婉儿立刻投诚,圆了自己多年来的梦想,终于能够追随在左飞的身边了。

按照青龙元帅的说法,像林婉儿这么聪明的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事,除了想要活命,以及对左飞十分崇拜以外,还因为她知道这几个人一来,夜明的势力就是再大,也难逃一死了…;…;

青龙元帅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林婉儿一直都是这样,永远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所以,要说她还心怀不轨,想暗中谋害左少帅,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青龙元帅虽然已经讲完整个故事,但我仍旧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对那五个人年轻人的所作所为和光辉事迹更是钦佩不已。虽然,没人知道他们为何遭到国家迫害,远渡东洋之后又返了回来继续为国效力,但我却觉得能够理解,但凡我华夏铁骨铮铮的男儿,又有哪个不愿国泰民安、四海昌平!

换句话说,谁又愿意一辈子做贼呢?

我对左飞仍旧心驰神往,缠着青龙元帅多讲一点他的故事,尤其是对“左少帅”的称呼由来很是好奇。但。因为青龙元帅从未见过左飞,也只是听别人说起过他的故事,好像是因为左飞曾经有过一个组织叫将军盟,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称呼。

青龙元帅又说,这五个年轻人,各有特长和本事,单说人缘的话,还是这位左少帅最为厉害,四海之内皆有他的朋友,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应。就因为他待人温和又仁义,所以愿意和他交朋友的人也特别多,我舅舅之所以请他过来帮忙剿灭夜明,恐怕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听过青龙元帅的讲述以后,我对左飞的仰慕之情就更深了,尤其知道他的朋友遍天下后,更是又羡慕又嫉妒。因为我漂泊了这么多年,能称得上朋友的人确实屈指可数,走到哪里都是孤家寡人,来到夜明这么长的时间,也就万毒公子这么一个朋友,还跟着左飞一起跑了,让人无语凝噎。

而他们那五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铁板一块、不离不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可能这就是我的命吧。

当然,说归说,我也不指望有朝一日能和人家混到一起,毕竟无论地位还是身份,我和他们都相差甚远,何必腆着脸去凑那个热闹?他们就像天上耀眼的繁星,而我只是地上一颗卑微的枯草罢了。

我还想再缠着青龙元帅多听一点有关他们的故事,谁知青龙元帅说着说着,突然跳了起来,面sè严肃地说:“我一定要回去,把怀香格格给带出来!”

我吃了一惊,万没想到青龙元帅会突然突然做出这个决定。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说青龙元帅,你不用这样的啊,我之前不是已经和你说过,左少帅已经答应了我,会把怀香格格平安地带出来吗?

虽然我知道左飞是龙组三队的队长,也知道左飞已经不喜欢这个称呼,但在不知不觉之中,也忍不住称呼他为左少帅了。

青龙元帅的面sè仍旧非常严肃:“我不是怀疑左少帅的人品,我相信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我怀疑的是你舅舅啊!小阎王那种人,心狠手辣、独霸专行,为人又很跋扈无情,不见得能听进左少帅的劝告。而且,对付夜明的事,还是你舅舅的龙组七队做主,左少帅只是来帮忙的,如果小阎王硬要杀死怀香格格的话,恐怕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他!”

说完这句话后,青龙元帅转身即走,马上就要原路返回。

我又拉住了她,焦急地说:“青龙元帅,你相信我啊,我舅舅是心狠手辣、独霸专横不假,可他知道我和怀香格格的关系,也知道怀香格格对我有救命之恩,一定不会杀死她的!你挺着这么大的一个肚子,好不容易走了这么远的路,如果再返回去的话,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就算你赶到了,战斗恐怕也早结束了!”

“就算已经结束,我也一定要去,公主殿下待我恩重如山,我必须要亲眼看着公主殿下平安才行!”青龙元帅猛地甩开我的胳膊。

“青龙元帅,太危险了…;…;”

我还想再拦住青龙元帅,但是就听“唰”的一声。青龙元帅猛地拔出猎龙刀来,明晃晃的刀锋对准了我,恶狠狠道:“我警告你,再敢拦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看着青龙元帅如此坚定的模样,我也彻底没辙了,只能说道:“好,你别冲动,你一个人终究不太安全,我和你一起去吧!”

看网友对 767 那五人,如同流星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