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8 背后的声音

768 背后的声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之所以答应青龙元帅,愿意和她一起返回,除了实在拦不住她以外,还因为我也估算过了,我俩现在才往回赶的话,等到了目的地后,战斗恐怕早就打完了,我们那个时候再到,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

虽说青龙元帅对我舅舅很不信任,但我还是很相信我舅舅的,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对怀香格格下手。毕竟不看僧面还看佛面,怀香格格好歹和我有过一段情,我舅舅就是再心狠手辣,不会不顾我的感受!

见我愿意一同返回,青龙元帅也没表示反对。显然她觉得有我在的话,总能劝住小阎王别对怀香格格下狠手的。

说走就走。

让我意外的是,本来已经身心俱疲,还挺着一个大肚子的青龙元帅,或许是太担心怀香格格的安危了。现在竟跟开了挂似的行走如飞,如同一道残影似的穿梭在密林之中,我这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竟然差点跟不上她。

‐要知道这一天走下来,青龙元帅可是没少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现在返回去的路上却又无比飞快,让我都有点怀疑人生了,这女人的潜力未免也太大了点!

我实在很想提醒她慢一点,小心伤到肚子里的宝宝,毕竟那可是我的血脉。不过始终也没敢开口。只能默默跟在青龙元帅身后,当爹当到这个份上也是没谁了。

最终,之前我们走了一天的路程,竟然仅用几个小时就赶回去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兵部的大本营,严格来说设立在某个山涧之内,利用几十丈高的悬崖峭壁铸造出了这么一个钢铁似的堡垒,青龙门、白虎门、玄武门、朱雀门,各占一方,如同一头四爪怪兽,安静地矗立在黑暗之中。

‐是的,很安静。

这不免就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在我的想像中,现在已经夜深人静,兵部的人应该都休息了,正是大举进攻的最佳时机,战斗应该正在进行,怎么会这么安静?

不可能已经打完了,兵部两千左右的人,还有老桥、剑西来这些高手,不会那么容易就结束的。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没开始?

就算还没开始,可按理来说,左飞和小阎王已经汇合,应该就在这周围了。小阎王既然把他的部下都带来了,而且要进攻兵部。怎么着也得双倍于对方的人数吧,但我举目四望,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要么是小阎王藏人的技术太高,要么是他根本就不在这附近。

缩在一棵树后的我和青龙元帅面面相觑,谁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得进去看看。”青龙元帅说道。

这当然是很冒险的行为。不过我知道拦不住青龙元帅,同时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所以决定跟她一起疯狂一把。

从正门肯定是不能进的,除非我们嫌自己活得太久。

我们知道,屠魔大会虽然已经结束。但是那些尚书、皇帝等人,肯定还没离开青龙门,最终的主战场肯定也在青龙门。我们绕了一截路,来到青龙门南边的山坡上,也就是我们平时练功的地方。

直接从甬道穿过去,我们同样没那么大的胆子,对面但凡有人巡逻的话,我们就妥妥地暴露了。

青龙元帅当机立断:“攀到石壁上去。”

石壁的另一边就是青龙门广场,如果能够攀到石壁顶端,当然能将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但我还是吃了一惊。抬头看看近百米高、光滑如镜的石壁,用一种“你在逗我”的表情看着青龙元帅。

我们又不会飞,怎么上去?

所谓的轻功,又是电视剧里胡编出来的,压根没可能上得去啊!

青龙元帅却用一种看智障一样的表情在看着我。

“你的功夫也算高了。还是兵部本年度的战神,难道只会用来打架,不会运用到现实中吗?”

青龙元帅一边说,一边走到石壁下方,接着摸出猎龙刀来,先在石壁上凿了几个口子,接着手足并用的往上攀爬,一边爬一边持续地往上凿口子,和那些登山的人一模一样,只是登山者需要安全绳。青龙元帅完全不用,因为我们练功的人能够抓得很紧。

青龙元帅像只壁虎一样,不一会儿就爬了十多米高,看得我是叹为观止、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操作?!

这也不能怪我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练功夫。有师父也是几年前了,也没人教我这种技能。我舅舅虽然教过我不少的生存本领,但那个时候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完成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所以同样没教过我。

我瞪着眼、张着嘴,抬头看着青龙元帅,要不是她怀着身孕,我怀疑她还能够爬得更快。看着青龙元帅越爬越高,我也不再犹豫,立刻奔跑过去,沿着青龙元帅凿出来的口子往上攀爬,对于我们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就算已经伤痕累累,但是攀爬这点高度仍然不在话下。

唯一让我内疚的是,我一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竟然还让怀着身孕的青龙元帅在前开路,简直不要更惭愧了。

不用多久的时间,我们便爬到了石壁顶上,像是两只夜猫,匍匐身体,慢慢朝着前面爬去,一直爬到边缘才往下看。不出我的所料,青龙门已经变得很安静了,兵部成员都各回各的房间休息,灯都没有亮着一盏,只有天上的明月和星辰照着广场,像是一片水银泻地。

虽然青龙门的广场非常安静,但爬到边缘往下张望的我和青龙元帅,还是吃了一惊。

不是因为青龙门的广场一片缟素,上上下下都挂着白布和白灯笼,迎风一吹还晃晃悠悠,整个广场看着就像个yīn气森森的大灵堂,仿佛随时都有黑白无常跳出‐太后娘娘既然死了,搞出这种阵仗也理所应当。

让我们真正感到吃惊的,是在中央的高台之上,太后娘娘的棺材还摆在那里。而棺材后面跪着两排的人,全都戴着白帽、穿着白衣,并且一动不动,要不是偶尔传来的悲怮之声,几乎以为这是一群死人。

两排队伍的最前方,当然是怀香格格,其余人则是各部尚书和那十几个皇帝,反正都是夜明中的高层,显然正在守灵。不知他们已经跪了多久,一个个就像风化中的石头。看着还挺渗人。

这么晚了,他们竟然还跪在这,是因为对太后娘娘无比忠诚吗?我觉得不是,肯定是怀香格格主动要跪在这里守灵,其他人又不好意思离开,所以也才跪在这的。

至于其他的兵部成员,则被打发回去了。

一看这副架势,我就明白小阎王和左飞为什么直到现在也没行动了。按照之前左飞透露给我的作战计划,他们准备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杀进去,趁着他们都在睡觉,杀他们个猝不及防;但是现在怀香格格和一帮夜明高层都没有睡,如果就这样杀进去,对方就能很快反应过来,小阎王他们的作战计划也就

不能完美的实现了。

对于小阎王这样略带强迫症的完美主义者来说,这确实是件无法忍受的事‐当初在罗城,即便是打他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宋光头,也是等到时机彻底成熟的时候才去下手。

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贸然出手,这就是小阎王用二十年牢狱生涯换来的教训!

石壁顶上,我和青龙元帅低声交流。

我问:“等着?”

青龙元帅斩钉截铁地回答:“等着!”

我发现我和青龙元帅在一起,没有任何的主动权,任何事都是被她牵着鼻子走。只要她一瞪眼,我就没了任何脾气,技不如人就是这样,就算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也只能默默受气。

看来没有个结果之前,青龙元帅是不会走了,左飞和小阎王一起到了,她知道夜明的人今晚肯定玩完,一定要亲眼看着怀香格格平安才行。这个地方确实适合观望全局。之前一袭白衣的万毒公子就是站在这里,利用玉笛操纵万千毒虫助我离开青龙门的。

我趴在青龙元帅身边,沉默不语地往下望着。

不一会儿,高台之上有了一些动静,是老桥站了起来,同样戴着白帽、身穿白衣的他,小心翼翼走出人群,下了高台,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嗯,人有三急,守灵就是再重要,也得上厕所啊。

我和青龙元帅都没关注他,而是继续望着高台上的怀香格格,青龙元帅几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看着看着,眼圈都红了起来,我知道她还是心怀愧疚,以至于看到怀香格格就难过得想哭。

闹到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默默叹气。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低喝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谁?!”

我和青龙元帅趴在几十丈高的石壁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差点没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我们猛地回过头去,只见月光之下、石壁之上,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头戴白帽、身穿白衣,正是老桥…;…;

看网友对 768 背后的声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