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9 一块都不能少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769 一块都不能少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老桥,我始终都有一种畏惧感,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从省城到凤城,他都是吊打我,我也数次差点死在他的手上,虽然我的实力已经大有长进,但就像某句老话说得一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即便是现在的我,突然看到老桥,也会猛打一个哆嗦!

这家伙不是去上厕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这一瞬间,我和青龙元帅都懵了,完全不知如何应对老桥。

意外的是,老桥看到我们两个以后,也是一脸震惊,显然没有想到我俩会出现在这。

我们两边面面相觑,愣神了足足有十几秒钟,老桥才轻声说道:“你们怎么在这,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老桥的语气很轻,像是担心惊扰到下面的怀香格格,而且他的问话也不含着任何恶意,似乎就是善意地询问我们而已。这是怎么回事,记得屠魔大会上面,支持杀掉我和青龙元帅的派系中,他可是坚定的支持者啊,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温和?

但不管怎样,既然老桥没有表现出要杀我们的意思,我们当然也不会傻傻地挑起战事。青龙元帅也轻声说道:“我放心不下公主殿下,所以回来看一看她!”

青龙元帅也真是耿直,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是怎么说的。如果老桥问她为什么放心不下公主殿下。估计她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小阎王和左飞的事都说了,那才真是倒了血霉,我就自尽也不能弥补过失。

还好,老桥并没往多处去想,以为青龙元帅就是担心怀香格格伤心过度而已,摇头说道:“这有什么放心不下,我们几个都在这呢,会照顾好公主殿下的!公主殿下既然已经大发慈悲让你们走,你们就不要回来了,是嫌自己命长?赶紧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说到最后几句,老桥的语气才变得严厉起来,对我和青龙元帅下了逐客令。对我和青龙元帅来说,老桥不杀我们已经谢天谢地,我们怎么可能违背他的意思,于是连连说着是、是,往山壁的另一边退了过去。

攀上石壁,我们费了一点力气,也让我长了见识;但要下去的时候,竟然更加轻松,青龙元帅直接往下一跃。当时可差点没把我吓死,要知道这石壁近百米高,摔下去还不粉身碎骨,功夫再高也不能这么折腾啊!

我“噔噔噔”奔到边上一看,只见青龙元帅的身体正往下面呼呼直坠,但她在下降的过程中,手中的猎龙刀时不时划拉一下石壁,以此来减缓自己下降的速度,火花闪动之间,也就十几秒的功夫,青龙元帅便安然坠地!

还有这种操作?!

我再一次发出这样的赞叹,实在叹为观止、大开眼界。原来功夫不仅能用来打架,还能运用到现实生活之中。

我突然想起之前朱雀元帅和玄武元帅联手攻打我舅舅的时候,发现打不过后,便纷纷去跳窗子。那时候我还以为他俩太惭愧了所以要自杀,现在看来他们是想用这种法子逃跑而已!

服气,真的服气,这世上实在有太多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了,这就是自学成才、没有师父教导的悲哀啊!

片刻之间,青龙元帅已经落到地面,并且回头仰望着我,等我下去。我摸出打神棍来,准备如法炮制地跳下去,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老桥,老桥黑着脸说:“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滚蛋!”

老桥对我说话,和对青龙元帅完全不同,对我要凶得多了。

不过这也正常,他也从来没有看得起我过,甚至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还是那句话,他不杀掉我已经谢天谢地,我也不会故意去触他的霉头,所以也没回嘴,不声不响地纵身往下跃去。

呼呼的风声在我耳边刮过,这还是我第一次从上百米高的地方往地上跳,说一点都不紧张那是假的。我学着青龙元帅的模样,用打神棍在石壁上面不停划拉,以此来减缓我下坠的速度,随着清晰可见的火花不断迸出,十几秒的时间过后,我也终于安然坠地。

既然被老桥给发现了,我们肯定不能继续观望下去,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我们一前一后,刚往前走了十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两位,就这么走啦?”

还是老桥的声音!

我和青龙元帅吃了一惊,立刻回头去看,只见老桥也跟着我们跳了下来,正站在我们身后的不远处,手里甚至还握着一柄极宽的开山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眼神之中更是透着凶狠的戾气。

“你…;…;你什么意思?”青龙元帅立刻皱起了眉。

“什么意思?”老桥冷笑一声,慢慢将手里的开山刀举起,刀锋在月光下闪着道道寒光:“难道我这样子还不够明显吗?”

老桥这是要杀我们!

我和青龙元帅都是震惊不已,老桥要杀我们的理由当然有千万条,可为什么他前后态度的差别这么大,为什么在上面的时候不杀掉我们,非得下来才要动手?

像是猜到我们在想什么似的,老桥幽幽说道:“很简单,在上面动手的话,势必会惊动公主殿下。到时候公主殿下又要喊停,那我就杀不了你们啦,到这下面就好办多了,你们就算喊破了喉咙,公主殿下也不会听到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

老桥一边说着,一边yīn气森森地往我们这边走来。身上的杀气也逐渐暴涨,再配上他白sè的衣服和帽子,让他看上去像个勾魂的白无常。

事已至此,我们已没有了逃避的可能性,无论能不能打得过他,都得硬着头皮上了。

青龙元帅握紧了猎龙刀,我也握紧了打神棍,随着老桥一步步走近,青龙元帅咬牙说道:“公主殿下已经放过我们!”

“对啊,所以我才避着公主殿下来杀你们…;…;”老桥脚步不停,手里的开山刀愈发杀气四溢。

真是完美的逻辑!

无论怎么看。这场恶战都不可避免了。我在兵部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对老桥的实力也有了一定了解,知道这位都察院的院长比不上剑西来,但又比四大元帅稍强一些。

以前他说我舅舅的实力不在他之下,这话本身是没什么错的,就如比尔盖茨的财力也不在我之下。

如果我和青龙元帅的体力都在巅峰状态,联手对付他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我们两个现在一身是伤,连林婉儿都打不过,就更别提老桥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要试一试看。没准就会出现奇迹?

我握紧了打神棍,正准备和青龙元帅一起扑上去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青龙元帅,却猛地推了我一把,喊了一声:“快走!”

接着,她便握紧猎龙刀,单枪匹马地朝着老桥扑了上去!

我一下就明白了青龙元帅的意思,她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拖住老桥,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和时间!但我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来,我堂堂七尺男儿,更何况青龙元帅还怀着我的孩子,怎么着也该是我缠住老桥,护着青龙元帅离开!

片刻之间,青龙元帅已经扑到老桥身前,猎龙刀和开山刀迅速交缠在了一起,“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火花也在不断溅出,二人已然开战。

现在的青龙元帅,真是把自己所有的潜力都拿出来了,这一天下来,她已经经历过太多的恶战,这对一个孕妇来说实在很伤身体。她就像是一盏快要燃尽的油灯。仍旧拼了命在发光发热,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是老桥的对手,两人交战了也就十多招后,老桥便抓住了一个机会,狠狠一刀朝着青龙元帅胸前砍去!

老桥那把刀实在大得夸张,这一下过去非把青龙元帅斩成两截不可,要知道青龙元帅可是个孕妇,肚里还怀着六个月的胎儿,老桥怎么就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老话都说,“劝君莫食三月鲫。万千鱼子在腹中”,对鱼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对人?

之前在密林中遇到龙组三队的人,那时候左飞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以为我们都是夜明的人,尚且不肯伤害身为孕妇的青龙元帅!与之相比的话,老桥实在惨无人道、丧心病狂!

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青龙元帅受死,所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手里的打神棍去阻挡老桥斩过来的开山刀!

打神棍直窜而上,犹如一条黑蛇,拦在了老桥和青龙元帅中央。但可惜的是,我就算是全盛状态,也未必能挡得住老桥这刀,更何况我还一身是伤,实力大减;这一棍窜上去,确实拦在了中央,却挡不住老桥那巨大的力道,开山刀仍旧往前猛劈,带着我的打神棍一起,撞在青龙元帅身上。

打神棍的边缘虽然极其锋利,但也好过开山刀直接斩上去强,青龙元帅胸前迅速划出一道血痕。整个人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道震飞。

就听“哇”的一声,青龙元帅口吐鲜血,整个人已经往后飞出,重重摔落在地。落在地上的同时,青龙元帅一边手捂胸口,一边恨恨地说:“你为什么不走?!”

“我要走了,我还是个男人吗?!”

我大喝一声,又撩起了打神棍,猛地朝着老桥劈出。这一瞬间,我几乎把我生平所有绝学施展出来,体内的龙脉之力也在源源不断地翻滚。两只手臂都分别释放着一寒一热两种能量,丝丝白气也从指缝中间不断渗出,仿佛要把这天地都灼伤、冻裂;我像发了疯一样劈、斩、撩、刺着老桥,希望能够一鼓作气将其击垮,但我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现在的我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也就那么十几招过后,老桥便抓住一个机会,开山刀发出“嗡”的一声,一样朝我胸口斩了过来。

这一刀的威力,真的有如劈天斩地一般,在这一瞬间里,我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不仅整个天空都被宽大的刀背遮住,闪烁的刀芒也完全刺瞎了我的眼睛。

我只能拼尽全力举起打神棍来抵挡!

就听“砰”的一声重响,我就觉得自己双臂被震得发麻,打神棍几乎都要脱手而出了,接着整个人也被这恐怖的力道压垮,完全没有任何悬念地往后倒飞出去。

“咚”的一声闷响,重重落地。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想要再次站起,但是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在刚才的较量中,不光是我的身体,就连精神都被摧毁了。我就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在强大的老桥面前,一点翻身的希望都没有了,除了乖乖受死之外,别无他路。

脚步声再次响起。

我抬起头来,看到老桥正往我这边走着,他手里那柄宽大的开山刀,仍旧散发着惊人的杀气,这次显然要真的要我命了。

“老桥…;…;”

另外一边的青龙元帅气喘吁吁:“你可以杀我,但别杀他!你忘记了?公主殿下还让他带话给小阎王!”

之前怀香格格说过,让我带话给我舅舅,说是一个星期不肯归顺夜明的话,夜明就要大举侵入北方。青龙元帅就用这个理由,希望老桥能够放我一条生路,但青龙元帅也不是不知道,我舅舅已经埋伏在这附近了,今晚就要一举灭掉整个夜明,根本不需要我带话了,所以这只是个理由而已。

但这番话,并没有阻碍老桥的脚步。

老桥一边走,一边yīn沉沉地说着:“带什么话,没必要带!以我对小阎王的了解,他肯归顺夜明才怪,他只会倒打一耙,反而杀到南方这边!既然带不带都一个样,不如把这小子杀了,彻底激怒小阎王,愤怒能让一个人丧失理智,到时候我们就能找机会反制他了!”

老桥打的如意算盘倒是不错,只可惜他看不到那一天了,小阎王今晚就会灭掉整个夜明。

老桥说话的同时,已经来到我的身前,一脚踩在我的半边脸上。他的力气很大,我的整张脸都变了形,另外半边脸也埋在了土里,想开口骂他两句都做不到。

接着,老桥又把开山刀举了起来,并且对准了我的腰间,显然准备将我一劈两半。

“老桥,不要,不要…;…;”

青龙元帅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带着哭腔说道:“你别杀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杀他!他是公主殿下最爱的男人,如果你杀了他,公主殿下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少他妈用公主殿下来威胁我!”

不等青龙元帅说完,老桥便咆哮了起来:“明明是你舍不得他,还往公主殿下的头上扣帽子?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背着公主殿下做出这么龌龊和肮脏的事,竟然还好意思拿公主殿下出来说事?青龙,我他妈就不明白了,以前你的眼光多高,朱雀元帅都看不上。多优秀的男人在你那里,你的眼睛连眨都不眨。而这小子呢,你到底看中他哪了,竟然不惜背叛公主殿下,也要和他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那真的是个意外…;…;”

“我不想听你解释!”老桥大吼着说:“我今天一定要把这小子杀了,就是因为他的存在,才搅得我夜明如此动荡!从公主殿下到你青龙元帅,一个个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我今天一定要替天行道,帮我们夜明铲除这个祸害!”

不管青龙元帅如何哀求、说情,也难以改变老桥想要杀我的决心。在青龙元帅的哭腔之中,老桥龇牙咧嘴、满面狰狞,巨大的开山刀从天而降,带起呼呼的风声,就要当场将我斩为两截。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了过来:“哟哟哟,我说这么热闹呢,原来是你啊老桥!”

因为这个声音的响起,老桥猛地停住了刀,抬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虽然我半张脸都被老桥踩着,但我也吃力地转了下头,同样看向声音来源的地方。只见漆黑的山坡之上。一个身穿白sè旗袍,手里还打着一个小黄伞的女人,正往这边袅袅婷婷地走着,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和温婉,正是刑部尚书林婉儿!

此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了,整个大地都被一片黑暗笼罩,绝无可能还有半点阳光,林婉儿竟然还打着太阳伞,再加上她那一身很显眼的白sè旗袍,这幅场景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浑身发毛。

但我看到她的瞬间,更多的却是吃惊,她不是跟了左飞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的?

总不能是…;…;把左飞给害了吧?

青龙元帅和我一样震惊,呆呆地看着慢慢走来的林婉儿,完全想不明白林婉儿怎么会出现在这。

唯有老桥并不怎么吃惊,反而语气有些埋怨地说:“林尚书,你不是带人追杀他们俩吗,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林婉儿叹着气说:“可别说啦!我带人追出好几十里地去,结果愣是没有发现他俩的踪迹,只好又回来了,没想到竟然在这,你怎么抓到的?”

林婉儿这么一说,我和青龙元帅的心里反倒松了口气,她并没有说实话,说明她还是左飞的人。

也就是说,我和青龙元帅肯定有救了!

说话之间,林婉儿已经来到老桥身前,来回看着我和青龙元帅。

老桥说道:“我刚才正为太后娘娘守灵,无意中往后一瞟,发现石壁顶上竟然有人,所以就不动声sè地绕了上来,结果发现却是他俩…;…;”

老桥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尤其着重描述了自己有多聪明,担心怀香格格察觉,所以没在石壁顶上动手,而是等我俩下来以后,才露出了真面目。

林婉儿听完以后,捂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是又返回来了,怪不得我没追到他们,这两家伙也太狡猾了,害的我白跑一趟!老桥,你让开吧,让我亲手杀掉他们,好出一出心里的气!”

林婉儿要亲手杀掉我们,老桥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好歹是刑部的尚书,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然而,就在老桥准备把脚挪开的时候,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似的,面sè一变,说道:“林尚书,跟着你的那些人呢?还有,你不从正门进来,怎么从这绕过来了?”

老桥这问题问的,让我心里都是一个咯噔,这家伙实在心细如发,竟然连这都能察觉得到,不愧是夜明都察院的院长。

林婉儿却不动声sè地说道:“既然没有什么收获,跟着我的那些人,当然都回去休息了!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这,当然是因为我也想到他们两个可能又逃回来了,所以才想在这附近找找看的。老桥,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什么呢,难不成你以为我和小阎王也串通一气。要不要把我带回你们都察院查查看啊?”

“没有没有…;…;”

面对林婉儿的质问,老桥讪笑着:“我怎么会怀疑你和小阎王是一伙的,我只是随便问问,职业病犯了而已。来,这家伙交给你处理了。”

老桥这才把脚收了回去,林婉儿又把脚伸了上来,踩住我的脑袋,接着又跟老桥借刀。

老桥把刀交到林婉儿的手上,还咬牙切齿地说:“实话说吧,我对这小子的愤恨已经超过小阎王了,就是因为他的存在,咱们夜明才动荡不堪!你一定要把这小子大卸八块,一块都不要少!”

“好的,一块都不能少。”

林婉儿笑嘻嘻的,高高把刀举了起来,还让老桥帮她倒数计时。

老桥也真听话,喊着:“三、二、一!”

“一”字落下,林婉儿手里的刀也猛地落下。

林婉儿虽然不是玩刀的,但用刀杀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宽大的开山刀从天而降,刮起呼呼的风声,着实威猛霸道。但就在这刀劈到一半的时候,林婉儿的双手突然一转,宽大的刀锋陡然间改变方向,反而朝着老桥的腰间猛地斩去…;…;

看网友对 769 一块都不能少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7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