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1 血溅青龙门 为旧时光′的第1枚玉佩加更

771 血溅青龙门 为旧时光′的第1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西来竟然想杀了怀香格格,取而代之!

这实在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以至于我和青龙元帅,以及林婉儿都瞪大了眼睛,极其吃惊又不可思议地望着剑西来,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又理所当然,剑西来如此狂傲的人,在整个夜明之中,除了太后娘娘还能让他有所忌惮之外,根本就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过。现在太后娘娘死了,已经没人能再制约他了,当然不肯屈尊别人之下。

小阎王选择这个时间点来进攻兵部,不也是看着太后娘娘死了,夜明内部可能会有动乱,所以才大举进入凤城境内的吗?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动乱会起源于剑西来罢了。

林婉儿虽然已经跟随左飞、加入龙组,但她听过剑西来的话后还是惊得不轻,一者她确实没有想到剑西来会想篡位,二者她是来带怀香格格走的,剑西来却想杀了怀香格格,确实让她有点乱了手脚。

“这,这不妥吧…;…;”林婉儿的声音都有些打结了,眼睛里也闪现出慌乱的神sè。

“哎…;…;有什么可不妥的?你想想看,对待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最忠诚的老桥已经死了,剩下的人都是些墙头草、随风倒,只要我剑西来登高一呼,哪个敢不从的?夜明在南方这么大的基业和势力,让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执掌,你觉得最后会有好结果吗?婉儿,等我做了夜明的首领,就让你做都察院的院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样?”

都察院的院长,表面上和各位尚书平级,但是因为多了个督察权。确实要高上半级。可别小看这半级,就如剑西来所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确实是个极大的诱惑。

由此可见,整个夜明之中,除了太后娘娘和怀香格格是真的想“光复大明王朝”之外,其他人都是趁机捞点利益罢了,否则不会这么容易分崩离析。

看到林婉儿还是有点犹豫不决,剑西来继续循循善诱地说道:“你是担心三公吧?那三个老家伙也没什么可怕,如果他们真敢誓死保护公主,我就把他们都给杀了,正好还能在夜明之中立威!”

三公的实力也很不错。否则也不会有今时今日之地位,但是比起剑西来仍旧差了一截,剑西来号称夜明第一高手,说能把他们全都杀了,并非吹牛。

剑西来,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唯一能让小阎王身受重伤的人啊!

剑西来的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而且动不动就“杀、杀、杀”的,浑身上下都弥漫着煞气,如果林婉儿再不答应,没准也会成为剑西来的剑下亡魂。林婉儿不敢直接拒绝,只是迟疑着说:“可你要篡位的话,总得有个正当的理由,如果上去就把公主杀了,恐怕会引起很大的动乱啊,到时候如果所有人都反对你,你这位子也坐不稳啊!”

林婉儿这话说得没错,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大到一个王朝的更替,小到一个公司的谋权,如果对外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没有一个出师的名义,肯定会引起较大的反弹,位子也坐得不会稳当。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

林婉儿的本意,是想打消剑西来的想法,毕竟她受了左飞的命令,还要把怀香格格给带出来,可不能让怀香格格死在剑西来的手里。谁知剑西来早有准备,指着我和青龙元帅说道:“这个简单,咱们就拿他俩做文章!他俩不是杀了老桥吗,咱们就把他俩带到公主身前,以公主优柔寡断的性格,肯定还要放过他俩。到时,咱们就借题发挥,和公主大吵一架,指责她没资格再做夜明的首领,我挑头、你跟上,言辞激烈一点,大家肯定站在咱俩这边,那时再废掉公主也就顺理成章了!”

怪不得剑西来不让林婉儿杀了我和青龙元帅,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条计策可太毒了,竟然把我和青龙元帅当棋子下,不过确实天衣无缝、滴水不漏。老桥都死在我们手上了,怀香格格却还是要放过我们,当然会引起大家的不满,剑西来再跳出来反对怀香格格,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毒,实在是毒!

看来,剑西来的篡位之心早有,只是苦于没有一个契机,现在终于有了理由。剑西来都把话说成这样了,林婉儿再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如果她不想死在剑西来的剑下,就只能按照剑西来的计划做事。

“好吧…;…;”

林婉儿又迟疑地说:“可是,到时候他俩乱说话怎么办?”

我和青龙元帅,可是一字不落地把剑西来的计划听在耳朵里了,他想利用我们来干谋反的事,我们当然也能当众戳穿他的计划。

剑西来却嘿嘿地笑了起来:“林尚书,我记得你那里有可以让人暂时失去语言能力的药物,现在正好可以拿来一用啊!他们就是想说,也让他们说不出来!”

林婉儿身为刑部尚书,从小就爱研究各种毒物,什么乱七八糟的药物种类都有。

剑西来这么一提醒,林婉儿也恍然大悟,说是是是,确实有这种药。接着,林婉儿便把我和青龙元帅扔在地上,从自己怀里摸出两颗药丸,往我和青龙元帅的嘴巴里一塞。

做这件事的时候,林婉儿也忧心忡忡,显然在剑西来的淫威之下,她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面对老桥,她还能伺机偷袭,面对剑西来,她可没这个胆子,只能乖乖照做。服下林婉儿的药后,我马上觉得自己的舌头变得粗大、麻木起来,并且占满了整个口腔,果然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转头看看青龙元帅,她也是一样的状态。

先不评论林婉儿这人的人品怎样,就说她能做出种种发挥奇效的药物,就让人不得不感到佩服。她和万毒公子,两人各有所长。一个擅长操控毒虫,一个擅长制作药物,确实有点天生一对的意思,珠联璧合的话岂不天下无敌。

剑西来的心思着实缜密,林婉儿都喂我们服下药了,他还要亲自过来检查一下,掐住我们的腮帮子往里面看。确定我们说不出话来,又掏出绳子将我俩捆好,才嘿嘿笑道:“不错,这样就万无一失啦。”

接着,剑西来和林婉儿又商量了一些细节,待会儿见了怀香格格要怎么说。如何一步步将怀香格格逼到绝路等等,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天衣无缝,要多毒有多毒,听得我和青龙元帅都浑身发毛、不寒而栗。

暂且不说剑西来的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功,仅仅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来看,小阎王都已经杀到门口来了,剑西来还不自知,仍在这里筹谋篡位的事,这样的夜明不完,谁完!

商量完了之后,剑西来便回过头去,提起老桥的尸体往前走去。林婉儿则回头看了黑暗的密林一眼。忧心忡忡地将我和青龙元帅提起,跟在剑西来的身后朝着甬道走去。

很快,我们便进入了青龙门广场之中。

广场之中仍旧一片寂静,四周空无一人,处处挂满白绸缟素,还有随风一晃一晃的白灯笼。中央的高台之上,放着一口红木棺材,怀香格格等人依旧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惨白的月光从天上照下来,整片大地都朦朦胧胧、yīnyīn森森的,置身在这环境之中,忍不住就不寒而栗。

想到剑西来一会儿就要向怀香格格发难,并且借机将她杀了,我和青龙元帅都是心急如焚,可我们现在除了干着急外,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林婉儿了,这娘们一向狡猾yīn毒,或许能有意外之举,但是看她同样忧愁的面孔,显然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不多时,我们便穿过青龙门的广场,沿着台阶一步步往高台上走去。高台之上,一群人仍旧跪在那里,因为谁也没有回头。所以直到我们走上了台,他们才发现剑西来手里提着老桥的尸体,而林婉儿则提着被五花大绑的我和青龙元帅。

可想而知,他们当然大吃一惊,并且发出了一些声响。

听到声音,跪在最前面的怀香格格也回过头来查看情况。怀香格格哭了一整天,哭到已经没有泪了,眼睛也红肿不堪,整张脸上也弥漫着悲伤;但她看到老桥的尸体,以及后面被绑着的我和青龙元帅时,还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一张脸上也满是震惊和迷茫。

“噌”的一下。怀香格格站了起来:“怎…;…;怎么回事?”

众人也哗啦啦站了起来,自动靠到两边,为剑西来和林婉儿让路,三公则站在了怀香格格身后。

剑西来慢慢靠近,将手中老桥的尸体轻轻放下,接着双膝跪地,头往地上一磕,语气悲痛地说:“公主殿下,都察院院长老桥,不幸死于王巍和青龙之手,我和林尚书虽然赶到,但是终究迟了一步…;…;”

在剑西来说话的时候,林婉儿也把我和青龙元帅搁在一边,双膝跪倒在了地上,匍匐在地不发一语。

“究…;…;究竟怎么回事?!”怀香格格仍旧吃惊不已,看看剑西来和林婉儿,又看看我和青龙元帅,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sè。

剑西来开始讲述整个事件的经过。

当然,在剑西来的嘴里,完全颠倒了是非,成了我和青龙元帅图谋不轨,怀香格格已经放了我们一马,我们还要再返回来欲图对她不利,就在接近青龙门的时候。恰好被老桥所发现,于是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老桥就成了我和青龙元帅手底下的亡魂。

都察院的院长老桥,在夜明中绝对是中流砥柱,生前就是太后娘娘最为宠信,也是最为倚靠的人物。据说太后娘娘病重、濒危之际,就不止一次地召见过老桥,希望老桥以后能够用心辅佐公主,老桥也信誓旦旦地保证,定会忠心不二;结果太后娘娘还尸骨未寒,老桥竟也随之而去,还是死在我和青龙元帅手上。这让怀香格格怎么能够接受得了!

对于怀香格格来说,今天的噩耗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太后娘娘的仙逝,接着又是青龙元帅和我的不伦之情,现在才刚刚缓过来一点劲儿,都察院的院长老桥又死去了,这些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要把这个不经世事的姑娘击倒、压垮!

剑西来跪在地上,语气悲痛地说:“公主殿下,老桥一生忠于夜明,忠于太后娘娘和您,为夜明效尽了犬马之劳,是我们夜明人尽皆知的大功臣啊!如今他惨死在恶人之手,还望公主殿下能够为他报仇雪恨,当众处死青龙和王巍这两个奸佞小人!”

剑西来讲完以后,两边的人均是怒火中烧,大声斥骂着我和青龙元帅,说我们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要求怀香格格立刻将我们处死。

就连三公都对我们怒目而视,将我和青龙元帅骂的狗血淋头。

一切都在按着剑西来的计划前进,分毫不差。

因为高台上的声响,也把青龙门里的人都惊醒了,众人一个个睁着惺忪的双眼走出,围聚在了高台两边。一开始,他们还不知怎么回事,但是听着高台上的声音,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立刻跟着义愤填膺起来,呼吁怀香格格处死我和青龙元帅。

我和青龙元帅有口难言,其实我俩被冤倒是其次,关键是我们知道,剑西来最终的目标是怀香格格。我们说不出话,只能看向林婉儿,希望她能讲出真相,但林婉儿自始至终都匍匐在地,连头都没有抬上一下,显然并不准备发声;其实我们也知道,在这种群情激昂的情况下,无论林婉儿说点什么都没人会信,没准还会招来杀身横祸,倒不如明哲保身、一言不发。

同样一言不发的还有怀香格格,即便四周的呼声已经如同一锅沸腾的水,她还是一脸震惊地望着我和青龙元帅,显然不敢相信我俩会做出这种事,一双眼睛痴痴呆呆、犹如木鸡。

这一幕,剑西来全部看在眼里,他知道时机已成熟了,便高举双手,示意现场安静下来。等到现场慢慢没了声音,剑西来双膝跪地、挺直腰杆,言辞激昂地说:“公主殿下,请立刻处死青龙和王巍,以慰老桥的在天之灵!”

剑西来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回荡在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虽然众人沉默不语,但从他们坚定的眼神可以看出,每一个人都赞同剑西来的提议。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剑西来的这几句话,也如千斤重担一样压在怀香格格身上,身为夜明首领的她,必须得做出一个决断,否则威严就会尽失。怀香格格面sè惨白,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青龙元帅,似乎仍旧不敢相信我们能下如此毒手。

“公主殿下,请下令吧!”剑西来再次大声说道。

“公主殿下,请下令吧!”青龙门中,每一个人都在大声喊着,声势震动遍布星辰的整个夜空。

在如此强有力的呼声之下,怀香格格似乎有点扛不住了,身子微微晃了两下,嘴唇轻轻颤抖,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出来。看她这副模样,我的心里真是难过极了,甚至忍不住产生一种想法,她还不如杀掉我们两个算了!

但是最终,一连串微小的声音从怀香格格口中说出:“不…;…;不可能吧,我记得青龙和王巍都受了重伤,绝对不是老桥的对手,怎么…;…;”

“是偷袭啊公主殿下!”剑西来悲痛欲绝地说:“因为您说过了要放他们一马,所以老桥一开始只想赶走他们,并没有动杀心,但是他们却抓住这个机会。反而把老桥给杀死了!否则的话,他们何德何能,能够杀死老桥?不信的话,您可以检查老桥的尸体!”

怀香格格站着没动,三公和各部尚书、各位皇帝倒是上前查看,他们都看到了老桥的致命伤,一眼就认出是我那根打神棍所造成的。

证据确凿,再无逆转的可能。

众人纷纷转头,面向怀香格格,证实着剑西来的话,以老桥的实力,以我和青龙元帅的身体状态,除了偷袭之外确实再无其他可能。

“公主殿下,难道您还要心慈手软,放过这两个奸诈小人吗?!”剑西来的演技爆棚,眼眶都发红了,字字泣血、句句含泪。

“公主殿下,下令处死他们俩吧!”以三公为首,各部尚书、各位皇帝也都跪了下来。

“公主殿下,下令吧!”四周的人也都纷纷跪下。

也就其他门的不知道这里的事,否则也要赶过来跪在这了。但是即便如此,给予怀香格格的压力也足够大了,搁在一般人的身上,哪能承受得了。早就顺从民意了,但怀香格格也是执拗的很,仍旧轻轻摇着头说:“不…;…;不可能啊…;…;这事还是有些蹊跷,大家不要着急,等我问问清楚…;…;”

接着,怀香格格又看向我和青龙元帅:“青龙,王巍,你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青龙元帅当然说不出话,只能露出一脸焦急的神sè,拼命地冲她摇头,暗示她事情并没这么简单。怀香格格和我之间到底是有情在的,不能说完全心有灵犀,但也能够察觉我的异状,直接走到我的身前,伸手一捏我的嘴巴,看到我的舌头粗大肿胀,又去捏青龙元帅的嘴巴,发现也是一样状况,才知道我俩为什么说不出话。

怀香格格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她回头看看剑西来,又看看林婉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疑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说道:“这事还有蹊跷,大家稍安勿躁,等我查清楚了,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可想而知,怀香格格此言一出,必定在现场引起一些骚动,不满的声音渐渐响了起来。这个时候,剑西来又添了把火,他猛地站起身来,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说道:“公主殿下,老桥已经死了,如果你不给他一个公道,这让大家怎么服气!公主殿下,你不能再袒护他们俩了!”

剑西来说到了众人心坎上,大家虽然不敢高声喧哗,但也在小声地支持着他。怀香格格涨红了脸,说道:“我没想袒护他们,我只是想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可您的一言一行,都是在袒护他们两个!”

不等怀香格格说完,剑西来竟然就粗暴地打断了怀香格格,怒火中烧地说:“公主殿下,因为王巍,我手底下的四个元帅全军覆没,死了三个,还有一个怀了他的孩子!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兵部成员,更是不计其数!现在,老桥又死在他的手上,如果你还要维护他的话,你让大家怎么甘心,怎么对你服气!”

剑西来前面的话还好,最多只是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绪,发了一些牢骚而已,但是说到最后一句,情况无疑就严重多了。

“放肆!”

三公中的太师,适时地站了出来,冲着剑西来横眉冷对:“剑西来,你不服气,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你想谋反?”

另外两位太傅和太保,也站到了太师两边,狠狠瞪着剑西来。

在夜明中,三公的地位不用赘述,几乎是仅次于太后娘娘。这三位老人一发怒,吓得现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说半句话了。放到平时,三公都发怒了,剑西来就算再狂。也得偃旗息鼓、忍气吞声。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剑西来要得就是现在的效果,他就是故意在逼三公发怒,这样才好做出一副“官逼民反、不得不反”的模样,才好赢得现场大多数的人心。

“反就反!”

“唰”的一声,剑西来猛地拔出长剑,大声叫道:“这样昏庸的公主,没有资格做夜明的首领!我今天要替天行道、血溅青龙门,将她杀了,重新选择一位明主!太后娘娘就是在天有灵,也会赞同我的行为!愿意支持我的,就跟我一起上,不愿意支持我的,就冲老夫来吧!”

剑西来的声音响彻云霄、惊天动地。

他手里的长剑,亦杀气腾腾、光寒四野!

看网友对 771 血溅青龙门 为旧时光′的第1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