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72 顺从天意、替天行道

772 顺从天意、替天行道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我们穿过甬道开始,青龙门广场中的每一步动向,都在严格按照剑西来的计划有序进行。【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位老谋深算、阅历丰富的兵部尚书,几乎猜对了每一个步骤,他算到怀香格格一定会袒护我和青龙元帅,算到大家一定会为之不满,算到三公一定会出来斥责他。

表面上看,是他被逼到了绝路,是三公和怀香格格逼他反的。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这就是剑西来给大家的感觉,他对夜明是忠心耿耿的,只是实在受不了这样昏庸的首领。他要替天行道,他要奋起反击,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战,而是为了夜明的未来而战!

他给自己找了足够强大、足够站得住脚的理由,所以现在堂堂正正地拔出了他的长剑,并对准了站在他面前护着怀香格格的三位老人。

除了我和青龙元帅、林婉儿三个知情人外,没有人知道这是剑西来早就预谋好的,都以为剑西来这是被逼到没办法了才做出的决定。只是大家怎么都没想到剑西来竟然真敢做出谋逆的事。所以一个个都傻了眼,没人起哄也没人叫好,更没人跟风或是支持,就连三公都愣住了,整个青龙门广场之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微风吹过。剑西来的长剑依旧杀气腾腾、光寒四方。

只是稍微多了那么一丢丢怪异的气息。

剑西来稍稍皱了皱眉,脑袋微微侧了一点,眼角余光撇向身后的林婉儿。

剑西来本就口歪眼斜,所以他的动作并没引起任何怀疑,也没人知道他正在偷看林婉儿。但是我却知道,因为按照之前的计划,剑西来拔出长剑、宣告将要血溅青龙门的同时,林婉儿就要立刻站起跟着登高一呼,表示支持剑西来的决定,这样大家才会纷纷跟风,站到他们这一边来。

剑西来对人心的把握非常准确,知道大多数人并没什么思考能力。看到哪边人多就会本能地站在哪边。他的计划本来可以很顺利地完成,但是偏偏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本来应该站起来帮他点火的林婉儿,现在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似的。

剑西来轻轻咳了一声,试图提醒一下林婉儿。

但就这么一咳,恰巧打破了现在微妙的平衡和气氛。林婉儿没有被提醒到,身为三公之首的太师反而清醒过来,太师一大把的年纪,头发、眉毛、胡子全都白了,此刻气得头发和胡子全都飞扬起来。

“剑西来,你好大的胆子!”

太师一声狂啸,握拳便朝剑西来打了过去,太傅和太保也立刻跟上,纷纷各施手段围攻剑西来。他们三人或动拳、或动掌、或踢腿,打得虎虎生风、气势磅礴,显然要把剑西来当场置于死地。

虽然计划出现了一点疏漏,但是时至此刻,剑西来也只能应战,何况杀掉三公,本来就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于是,剑西来也迅速舞动长剑,朝着三位老人攻击过去。

剑西来不愧是夜明的第一高手,虽然之前在省城已经看过他和小阎王的较量,但是现在再次看到他的出手,仍旧觉得叹为观止、心潮澎湃。剑西来的每一次出手,就如水银泻地、大江东流,仿佛不像杀人的手段,而是一场艺术的盛宴,一时之间。整个高台都被他的杀气所笼罩。

在我认识的人里,除了我舅舅外,我真的想不到能有第二个人是他的对手了!

‐左飞或许也能和他一战,但我并没怎么见过左飞出手,只知道林婉儿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能妄下定论。

所以可想而知。即便是三公一起出手,也依旧不是剑西来的对手。三公的实力,其实比老桥还要强些,但在剑西来手中长剑强力的压制之下,愣是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而且渐渐落入下风!

剑西来之前在山坡上就曾说过。三公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果然没有吹牛。

夜明的第一高手,这“第一”两字,确实当之无愧。

就连三公,也知道自己再这么打下去,非得死在剑西来的手上不可,趁着这样的事情还没发生,太师忍不住大吼一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大家一起上啊,干掉这个叛贼!”

太师这一番话,当然是说给左右那些尚书和皇帝听的。这些尚书和皇帝,实力虽然有强有弱。但也各个不同凡响,如果和三公联起手来,制服一个剑西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本来,以太师在夜明中的地位,命令这些夜明高层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因为对手是剑西来。他们心里不免就要揣测一下,因为剑西来的实力实在太强,就算一拥而上将其拿下,也得付出几条人命的代价。

‐谁愿意去当那几条人命?

人都是自私的动物,所以一时之间,他们也有点踌躇,犹豫着不敢上前。毕竟这里可是兵部,是剑西来的地盘,到时剑西来一声令下,几千名兵部成员围攻上来,谁能承受得住?

但是,他们也不敢完全不听命令。如果三公最后把剑西来制服了,反过来又要制他们的罪。总之,就是两边都不能得罪,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他们站了起来,假装游走在四周劝架。不停说着不要打了,但是谁都没有上手。

这些家伙的心思,连我都能猜得出来,更别说三公了。

太师顿时恼火地说:“你们什么意思?!太后娘娘刚刚仙逝,你们就要集体反了不成?”

高手交战,胜负往往就在一瞬之间,所以最忌讳的就是分心。趁着太师骂人的同时,剑西来倏地一剑刺出,这一剑扎得又准又狠,直接就穿透了太师的心脏,并且从背后刺了出去。

这一瞬间,太师像是突然被冻住了,身体一动不动,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两边的太傅和太保也愣住了,一脸震惊地看着太师。

高台之上,也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鲜血慢慢从太师的前胸、后背弥漫而出,从后背露出的剑尖之上,也有鲜血一点点滴出。

剑西来的嘴角勾出一丝冷笑。

“唰”的一声,剑西来又将长剑拔出。

“你…;…;你好狠…;…;”

太师仰面倒下,“轰”的一声躺倒在地,但他还没有完全死去,嘴角仍在抽搐着说:“保…;…;保护公主殿下…;…;”

“太师!”

一声凄厉的喊叫响起,愣了半天神的怀香格格,猛地朝着太师扑了过去,痛苦的哭嚎声顿时响彻整个青龙门广场。既然是第一批跟随太后娘娘的人,平时肯定也没少给予怀香格格关爱,养大怀香格格的人里,或许就有太师的一份子。

很久很久以后,我和怀香格格做过一番深入的谈话,也印证了我现在的猜测。

怀香格格是太后娘娘收养的孙女,那是在怀香格格四五岁的时候,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

在南方,下一场雪可不容易,可是一旦雪下上来,一样天寒地冻。街灯都熄灭了,行人也寥寥无几,一个空荡荡的垃圾桶边上,缩着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女孩,哆哆嗦嗦的几乎快要冻死,卖火柴的小女孩手里起码还有火柴。可她手里除了流着血的冻疮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这个小女孩快要失去意识,眼前也越来越模糊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却渐渐走近,来到她的身前停了下来。

那个时候,小女孩还不知道,他们几个都是远近闻名的大恶人,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杀十几个人,手上沾满了罪恶的鲜血,心肠也比谁都要硬、比谁都要狠。

但是再恶的人,也有心存善念的瞬间。

“这个小女孩看着还蛮可怜。”

“咱们正好缺个干杂活的,不如带她回去。”

“呸。你让这么小的女孩干杂活,还有良心吗?”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咱们也能谈论‘良心’这两个字了吗?”

本来已经快要冻死的小女孩,因为身体不断颠簸,所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被某个人扛在肩上。她看到洁白雪地之中,留下了一连串散乱的脚印…;…;

她又昏了过去。

青龙门广场的高台之上,怀香格格的哭嚎声凄厉而悲凉,接着又是“砰砰”两声,又有两位老人倒了下来,他们无一例外,胸前都有一个血洞。

这一天,对怀香格格来说,是人生中最昏暗的一天,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孤独无依、绝望无助。只是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将她扛在肩上,带她离开这一片充满痛苦的地狱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

早已哭得双眼红肿的怀香格格抬起头,看到剑西来正朝自己一步步走来,他手里的长剑还滴着鲜血。

而两边的人都表情木然,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似的,只有我和青龙元帅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可是这些叫声并不足以唤醒众人的冷漠,更不足以阻止剑西来的脚步。

这一刻,怀香格格破天荒的面sè平静起来,没有了悲伤,也没有了畏惧,她的双眼之中犹如一片死水,什么都没有了。

早就该死了,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如果不是几个恶人的出现,她根本就不会活到现在。

死亡对她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恐怖,只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情。

很快,剑西来就走到了她的身前,将手中滴血的长剑对准了她的脖颈。

“你没有资格做夜明的首领。我这么做是顺从天意、替天行道。”剑西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怀香格格没有反驳,只是面sè平静地望着他。

我和青龙元帅急得几乎要满地打滚,可是我们的手脚都被绑着,半步也无法靠近。

剑西来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剑西来很是诧异,他没想到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有人敢让他住手。

在这整个青龙门广场中,还有人敢阻止他?

他回过头去,看向声音来源,发现是一直匍匐在地的林婉儿。

“你说什么?”剑西来皱起了眉,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住手。”林婉儿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

看网友对 772 顺从天意、替天行道 的精彩评论